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古言  >  大晋医女  >  第二十七章 惊吓

第二十七章 惊吓

3073 2017-10-18 11:02:14

沈夫人眼神微微一闪,开了口,“湘荷说的是什么话,你二姐这是在助人为乐,行善积德。是好事。”

“若不是平日里坏事做多了,哪里需得着用这样的方式行善积德?”

有的时候连沈语谙自己都不清楚为什么沈湘荷对自己有这么大的敌意,毕竟自己和她一样也都是庶女,自己还是一个没有了娘的庶女。

这样一说,沈语谙这个一直都被虐待这长大的孩子怎么会让人这么针对呢?

沈语谙走到自己的位置上,并没有坐下,而是对着看上了挑衅完就挑着下巴盯着自己的沈湘荷,“母亲,可以开饭了么?这样的话题未免太无聊了些,沈家的后辈虽然一直都做着这样的事情,却也并不是每一个后辈的思想水平都一样,而且思想水平不在一个高度是很难交流的。”

沈夫人对于沈语谙的表现十分的满意,又这样就是将沈湘荷和她的仇恨拉得满满当当的了。在看沈湘荷,在沈语谙已经镇定自若的落座之后都还是憋红了一张脸不知道应该怎么反驳,只能狠狠的盯着沈语谙。

说沈湘荷思想水平低,不就是说她俗么?

沈家一直以来都是行医治病之家,自语清高,现在这样的一个家庭里忽然出现了一个认为救命就是在赎罪的人,无疑就是自己打自己的脸,沈湘荷不敢反驳,却也不会轻易吞下这口气。算上昨天晚上的事情,这已经是沈语谙在最近让她第二次不快了。

沈湘荷看了一眼坐在沈夫人另外一边的沈芮青,见她只是神色淡淡的半点情绪都不露出来,不由得在心里暗骂了一声婊子。

“母亲知道你最近会一直需要出门,所以吩咐了西偏门的人给你行个方便,不用找我开出门的令条也一样可以随意进出的。不过还是要在门禁前回来的。毕竟是一个姑娘呢。”沈夫人招呼人上菜,然后又拉起了沈语谙的手放在手心里拍了拍。

沈语谙现在穿着的是一件淡红色的大袖衫,内衬一条抹胸长裙,看起来竟然有几分高雅和素养在里头。沈夫人心里暗暗揣度,这沈语谙若是连带在白一点,胎记去掉的话,也不是那么不能看啊。

至少这一身的气度是不错的。

之前怎么没有见到过。

难不成真的不是······

“多谢母亲。”沈语谙有些吃惊,这竟然会是沈夫人安排的,要知道昨天的时候沈夫人可是告诉了自己不要随便抛头露面的,之前她就觉得自己会被冷嘲热讽一番,但是没有想到现在的沈夫人竟然处处维护起自己来了。

沈语谙将视线巧妙的越过了沈夫人,看着沈芮青。今天的沈芮青竟然只是穿了一件素白的裹肩长裙,坐在那里看起来格外的柔弱,竟然比之前盛气凌人咄咄逼人的模样好上了许多。

沈芮青没有找自己麻烦,就是找玉麝的麻烦也没有。

但是沈夫人前后的转变却有点大。

难道是昨天或者今天发生了什么自己不知道的事情?但是她现在身边只有一个玉麝丫头,而玉麝又跟着她出了门去,所以都没有一个人会告诉自己到底府中发生了什么事情。

沈语谙暗恼,自己是不是应该多要几个丫头了?

沈芮青身为嫡长女,身边跟着的是四个小丫头,就是一般的庶女,身边也是有三个丫头的,一个贴身丫鬟一个二等丫鬟一个三等丫鬟,房里扫撒的婆子以及整理杂物的婆子两名。这样一比较起来,沈语谙身边所有的事情竟然都是玉麝一个人在做啊。

她在心里摇摇头,玉麝被一个人当做五个人来用,工钱还没有长,的确是个小笨蛋。

开始吃饭之后饭桌上的气氛和谐了不少,毕竟有了东西来堵着一些人的嘴。而且另外的一些人也有了可以转移话题的目标。

“你是饿了许久没有吃过——”

“诶!这道芦笋味道很鲜美啊!脆生生的,吃起来好像还裹了些药材的味道,二姐你能吃出来么?”

沈语谙夹菜的手一顿人,看了一眼话语被打断生生憋红了脸的沈湘荷,然后看着沈未初笑道,“应该是加了不少的铁线蕨,能够祛湿保暖。在春季这样的冷热交替季节十分的适用。”

晚饭之后沈夫人单独留下了沈语谙,让其他的人都先回去休息。

沈语谙不知道沈夫人为什么要留下自己,不过正好她也动了要找丫鬟的念头,正好趁着这个机会问一问,若是能够找到自己心仪的人,在接下来的一些事情上肯定能够得到很多的帮助的。

怀抱着这样的想法,沈语谙安安静静的等在大厅里,等着被人召唤。

沈夫人晚饭之后和沈芮青单独呆了一会儿,然后沈语谙就看见沈芮青脸色有些不怎么好的从里屋里出来,路过自己的时候连一个斜眼都没有给直接离开了。

看起来还真是生气了。

她正大量着,面前又走来一人,明儿对着她福了福礼,道,“二小姐,夫人有请。”

沈语谙盯着明儿垂下来的眼眸,微微上翘的眼角不管怎么样都没有办法让她表现得如同她表现的那样低眉顺眼,只是沈语谙现在疑惑的是,仿佛在那一瞬间,她觉得明儿像极了一个人,但是又完全不知道像谁。

沈夫人斜斜的靠在软垫上,微微揉着她自己的眼角,看起来有些疲惫。

“母亲。”

“啊,你来了。”沈夫人指了指一侧的凳子,让沈语谙坐下,“知道我为什么要单独留下你么?”

沈语谙微微皱眉,道,“语谙愚钝。”

沈夫人睁开眼眸,一反刚才的疲惫姿态,反而有些精神奕奕的,“沈语谙,我可以不管你的这一身医术是哪里来的,也可以不管你和青儿之前的矛盾到底是谁对谁错,但是从现在开始,你以后若是敢做出任何损害青儿,损害嘉熹,损害沈家的事情,我绝不轻饶了你。”

沈语谙没有想到沈夫人竟然会在这个时候可以说是撕破脸皮了,虽然脑子没有转过弯来,但是身体还是很直接的就站了起来,替她做出了反应。

她噗通一声跪下,语气里带上了些许的着急,“母亲明察,语谙若是包藏有半点祸心,必当天打雷劈,下十八层地域!”

沈语谙态度看起来十分的诚恳,就差磕头明志了。但是沈夫人的眼神还是没有半点改变,只尖锐的看着沈语谙,仿佛要将她看穿一样,审视的目光从沈语谙的脑袋发顶扫描到双腿鞋尖,依旧带着一点点的不相信。

沈语谙也没有在动过了,也没有在说过,只是一双眼眸依旧紧紧的看着沈夫人,带着殷切和希望被信任。

沈夫人忽然一下笑起来,让明儿将沈语谙从地上拉起来。笑道,“你也是,我不过开一个玩笑还这么认真,是不是我在不让你起来你就要以死明志了啊?”

只怕你是巴不得这样的吧。

沈语谙在心里暗暗吐槽,脸上半点不表现出来,反而露出一副泫泫欲泣的模样,“母亲,这玩笑岂是可以随便开的?”

“好了好了,你也莫要气了。还有八天时间府里又要招一批新人进来,我瞧着你那院子是个人丁单薄的,到时候就多挑几个,好歹将屋子里的人给补全了才是。”沈夫人依旧笑眯眯的,不过很快就收齐了脸上的笑容,靠在了软垫上,衬着酒红色的软垫让沈夫人原本就苍白的面色更加可怖起来。

这算是打了一巴掌在给一甜枣啊。沈语谙心里冷笑一声,做出感激的状态,又是一番道谢感激,这才被明儿送出了齐园。

玉麝没有跟着沈语谙进去,只在齐园门前等着她。见到沈语谙出来立刻就迎了上去,刚要开口问,但是一想到昨天自己遇到的事情额头上的伤口又开始疼得厉害起来,便将所有的话语就吞回了肚子里去。

沈语谙对玉麝的表现很满意,捏了捏她的手掌让她放心,直到回到了自己的院子才开口说沈夫人将她留下只是想告诉她八天之后去管家那里挑些人回来将这院子的空缺给补全了。

玉麝有些吃惊,愣了好半天才道,“怎么又让补全了?之前不是说小姐您克亲,身边的人才一个一个的被调走的么?”

“这还不简单么?”沈语谙笑着拍了拍玉麝的脑袋,“之前是之前,以后是以后。我给穆同心治病的事情现在已经算是全城皆知了。以前人们对我的影响不过就是丑,但是以后,恐怕得给一个沈家的后人的身份了。沈夫人是一个在乎脸面的人,在我收到关注的时候自然是要做好她当家主母身份应该做的事情的。”

只是,沈夫人今天的那一番说辞,到底是因为什么呢?

沈语谙将沈夫人的话语在脑子里在过了一遍,沈夫人的话听起来仿佛是在放狠话。但是对一个庶女,对一个之前自己完全看不上眼的庶女,对一个和自己可以说得上是没有什么太大的利益冲突甚至发生过矛盾的庶女,用得着放这样的狠话吗?

沈语谙想不通这件事,也就没有跟玉麝提起。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