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古言  >  大晋医女  >  第九章可笑

第九章可笑

2084 2017-10-09 10:11:16

而在暗处的言颂则注意到了沈语谙微微翘起的嘴角,几乎迈出去的步子又退了回来。

“妹妹前些日生病,就盼望着姐姐来看看我,可是几次递了帖子过去,姐姐都不愿见我,若不是嫌弃我,还能是怎样”沈语谙的眼泪几乎浸湿了整条帕子。

穆同心很快便明白了沈语谙的目的,快步走到沈语谙身前,扶着她,眼神带着责备的看着沈芮青,“沈大姑娘,谙儿当日确实病的不轻,穆府虽然带她好,但是怎么也不是亲人,谁知沈姐姐根本不见我派的人,就是哥哥人去了,你也不来,就是我,遇到这样的事情也要发发脾气的!更何况谙儿比你我还要小两岁。”

一席话说的周围的人都点头附和。沈芮青则有些傻眼,她什么时候不见她的人反而见穆翀的人了?这话说的难听一点就好像她与穆翀有什么不清不楚的关系!

沈芮青眼睛飞速的向四下瞟了一眼,果然有不少人已经低声说着什么,看向她的眼神也都带着审视。

沈芮青正要解释,就听沈语谙带着浓重鼻音的哭腔说道“都怪我,医术浅薄,治不好自己的脸给沈家丢人!”

这句话一说出来,周围的小姐们可都不同意了!别的不说,就凭着她能将穆同心几乎毁了的脸恢复的更好,就可见医术高明了,而沈芮青不懂医术是全城人都知道的事实。

“二小姐千万不要这么说,怕是有人嫉妒你呢!”人群里一个女子大声说道。一时间周围的人都嗤嗤的笑了起来,看向沈芮青的目光都也都带着轻视。

沈芮青脸烧的通红,瞪了沈语谙一眼, 掩面跑了出去,人群更是哄堂大笑。

此时穆同心扶起了沈语谙,交代玉麝带她去换衣服,又略有深意的看了沈语谙一眼,沈语谙微微点点头,穆同心才跟着众人又回到水榭。

自从沈芮青出现,玉麝就一直跪在地上,知道现在腿还直打颤,见到周围没人了,她才小声问道“小姐,穆小姐真的给大小姐报信了吗?”

“自然没有,她想装成好姐姐,我只是顺着她的人设往下演罢了!不过,我的剧本她比她有意思多了!”沈语谙一笑。

“哦”玉麝还是有些没明白,但多少也清楚,这次她的二小姐把沈芮青斗败了!

沈语谙换了身干净的衣服,解了头发,坐到了院子里,刚刚穆同心的那一眼便是告诉她,可以不用来了,剩下的她来解决,估计明天沈芮青温柔敦厚的名声就会变成阴险恶毒了!

“这是受了委屈在难过吗?”言颂的声音带和几分调笑。

“侯爷!”沈语谙看清来人,连忙起身行礼。

“不必了!”言颂坐到了沈语谙旁边“刚刚听说你被人欺负了,特地来安慰你”

“侯爷不是在一旁看了全程吗?”其实沈语谙一早就看到了言颂,她本意识在等言颂出来,谁知道沈芮青却先一步跳了出来“金丝线绣的鞋子,可就只有您能穿了!”

“今日才见识到二小姐的伶牙俐齿啊!”言颂也没有否认。

“她爱演,我就陪着好了!”沈语谙转过头“毕竟这种事情,早晚都会发生!”

言颂看着沈语谙的侧脸,想到沈芮青在外面都敢对她发火,可见平日里对她有多狠。

“今天是十五吗?”沈语谙突然抬头看见天上的圆月。

“嗯,是十五”言颂也看向了月亮。

沈语谙没有说话,以前月中的时候,不管一家人多忙都会聚到一起吃晚饭,聊聊天谈谈心,而现在她连自己在哪个时空里她都不知道!

“我小时候是生活在京城的!”言颂突然张口。“我父亲是北齐王,是先皇的胞弟”

沈语谙看向言颂,不知为何他会突然说这些。

“十岁那年,我父亲受贪墨案连累,削爵查办,最后别发配南疆,病死在路上,我母亲更是瘴气侵体,到了南疆没几日便去了!”言颂的语气很平淡,仿佛是在说别人的故事“我被留在宫里,直到新皇继位,才继承了侯爷的身份”

“代价是此生不能进京,否则斩立决,”言颂低下头,掩饰掉眼中的情绪“虽然,沈家对你不好,但那终究是你的家”

“思念家,不过是思念那份温情”沈语谙此时才明白言颂意欲何为,许是怕她回去与沈家闹矛盾,这是在教导自己“倘若从未有过温情,自然不会怀念”

言颂看着沈语谙的表情,没有丝毫的虚假,仿佛那就是她内心的真正想法。

“二小姐的见解,总是异常独特”恍然间,沈语谙发现言颂了整体的情绪发生了变化,现在仿佛非常的高兴,嘴角都带着笑意。

言颂本就好看,月光又仿佛给他磨了层皮,整个人温柔的像是刚上了釉的瓷器一般。不知怎的,沈语谙突然脸红了起来。看见言颂的转头,连忙将视线转向了月亮。

言颂笑笑,他一直不大喜欢沈家,不愿与这样的人合作,本想除了徐家就是沈家,谁想到半路杀出来沈语谙,打乱了他的一切计划,而得到了沈语谙的态度,他大概是可以落下一颗棋子了!

沈语谙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睡着的,醒来的时候天已经大亮了,玉麝已经收拾好了包裹,站在门口守着她。

穆同心也派了人过来,给她送了一块玉石,说是日后有事,拿此玉便可以获得穆府的帮助。沈语谙对着丫鬟说了几句好听的话,将玉石收起来,但心下却并未当回事,不日穆同心就要进宫了,以后这穆家就是穆翀的天下,她是不可能原谅穆翀的,肯定要收拾他,只待她腾出手。坐在马车里,沈语谙撩开帘子看着逐渐远去的穆府,过去的一个月时间里,她都待在这里,现在她要做的就是回到那个抛弃原主的地方,为那个可怜的女孩报仇,也算是占了她身体的一种补偿吧!

沈宅与穆府隔了三条街,但坐着马车,并没有浪费很长时间,下了马车,门口没有任何人出来迎接,沈语谙嘴角一挑,果然是不受重视啊!

沈语谙正准备进门,却不知从哪里钻出来一个小孩子,一把抱住她的腿。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