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古言  >  大晋医女  >  第五十章 败退

第五十章 败退

3076 2017-11-04 23:15:00

玉双一见这阵仗,心头火起。

这个男人看起来邋遢得很的,头发一缕一缕的交接在一起,脸上呈现出一种灰败却又让人厌恶的光彩,仿佛饿了许久的夹尾巴狼忽然见到了一盘美味的肉。

这个人不说走上了绝路但是生活状态绝对好不到哪里去的,竟然将这个念头打到了自家小姐身上来。玉双还没有站上前来将那人的视线挡下去,沈语谙就拉住了她往身后带,然后自己迎上了那目光。

“这位先生所说的贵人可是指我?”沈语谙虽然那张脸不怎么能看的,但是浑身的气度在哪里摆着,何况这小姑娘身上穿着的可不是便宜货色。沈语谙之前的衣服先不用说到底是不是好的坏的,就是这一次她从穆府回到沈府之后几乎所有的东西都焕然一新,也不知道是不是为了做给外人看的。

男子嘿嘿笑了笑,指了指那媛儿的娘亲道,“姑娘,你可知道这嫁出去的婆娘泼出去的水,就是这婆娘的娘家都不敢随随便便将人给召回去,你不经过我的同意便将我婆娘带走了,这笔账只怕是不好算清的吧。”

沈语谙和媛儿母女回来的时候已经是上午了,这个时间做农活的人也慢慢的往回走,上街的开始上街,总之身边来来往往的人多了起来,那男子的声音又半点不压着的,于是来来往往看热闹的人便停住了脚步,一个一个将视线放在这边来。

身边聚集的人越来越多,讨论的声音越来越大,媛儿原本挂在脸上的笑容也在不知不觉间淡了下去,她有些不明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但看着那个脸上拧着笑的男人,忽然觉得陌生起来,那个人是自己的父亲么?

媛儿又看了看身边站着的沈语谙,沈家二小姐的脸还是不能看的,但是这个人面对那个让自己感到害怕的人半点都没有退缩,心里只觉得有些温暖,又仿佛有了一些勇气,能够面对接下来的一些事情。

“嘿?那不是老钱么?好多天不见怎么今天回来了?”

“什么好多天不见?我看啊那是死在了温柔乡里!如果不是没钱了只怕还想不起来自家还有一个婆娘——哎哟?那不是钱家的婆娘么?怎么变成这番模样了?”

“怎么变得这么漂亮了?哎哟,脸上的疹子脓疮都好了啊?这姓钱的是走了什么狗屎运了?竟然有人出手帮他们这穷得连女儿都养不起的一家人?”

“那个好像是沈二小姐?沈二小姐自从给穆府的大小姐治好了脸——该不是沈二小姐给钱婆娘治好的脸吧?”

“······”

沈语谙听着身边的讨论,又看着眼前站在不远处的男人面上不断闪过的神色,有些担心媛儿。媛儿才不过一个五六岁的小姑娘,这个小姑娘现在还在等着有一个完整的家庭和爱自己的父亲母亲,但是眼前的男人怎么可能在回到那样的状态上去呢?

“原来是沈二小姐,失敬失敬!”姓钱的男人拱了拱手,想要走进两步,沈语谙这一次没有拦着玉双,任由她站在自己面前对着那男人横眉冷目道,“站住!”

男人常年游走青楼赌坊,在青楼里一贯是让人捧着的,就算是在赌坊里也是冒充有钱人一掷千金,现在却忽然被人这样掉了面子,脸上一阵难看,便开口训斥道,“哪里来的小贱人,我和你主子说话有你说话的份嘛!”

玉双脸色一冷,沈语谙依旧面无表情,反而是将玉双拉开,缓声道,“莫要气着了,和他计较岂不是拉了自己的脸?”

玉双知道沈语谙这是在维护自己,眼前的男人看起来可不像是一个善茬,这样的人也许现在还不敢明面上骂沈语谙,但是对于自己这个小丫鬟肯定是不会轻而易举放过的,不晓得待会又会骂出来怎么样的难听话来。

玉双点了点头往后退了一步,点头道,“小姐教训得是。”

媛儿只是看着那个男人,还想要从男人身上找到一点自己父亲的模样,但是被酒色掏空的男人那里还看得见往日的风采,浑浊的眼神里闪烁着的是世俗的光彩,让人看一眼便觉得恶心。

“娘,他是我爹呀?”媛儿睁大了眼睛,往自己母亲身边退了一步,放低了声音,不知道是在询问还是在陈述这样的事实。

媛儿母亲只能抱着自己的女儿,看着女儿脸上失神的神色愁得不敢回答。

男人也听到了沈语谙的话语,张口就想要骂,但是一见到沈语谙一身的名贵到底将话语给吞到了肚子里去,嘿嘿笑了两声才道,“沈二小姐,这样吧,我也不跟你计较你这样说我的事情了,只要你给我五万两银子,我连这婆娘最近跟你离开的事情也不计较,二小姐认为这笔买卖如何?”

周围的人发出一阵哗然的声音来,想也知道,这个人忽然一下子狮子大开口。钱家不算是什么有钱人家,连穷人都比不上,家里几乎揭不开锅来了,就是他真的将自己的媳妇女儿给卖了,能够卖出去五十两银子就该透着乐了,现在竟然要让沈语谙拿出五万两银子来。

沈语谙偏了偏头,忽然笑了起来,“我凭什么要给?”

“你敢不给?你不给我就报关!说你沈二小姐抓走了我的婆娘和女儿!”

沈语谙脸上继续变成了面无表情的模样,声音不徐不疾,“那好,你报关吧。”

男人又一向,现在都是官官相护,虽然沈家没有做官的人,也不屑花钱买爵位,但是到底是整个阳城鼎足的势力之一,自己可得罪不起,又一件她身边站着的身体单薄的两母女,换了一个方法道,“我和二小姐开玩笑呢,小姐可不要当真。”

说完,一指媛儿和她的母亲,“我看小姐是真的喜欢这对母女,不妨花钱买下她们放回家里去让她们伺候小姐?”

“我凭什么要买?”

男人又是一窒,后面价钱的事情都来不及说出来就被打断了,现在忽然被这样反问,一双眼珠子都快要突出来了来,“你敢不买?你若是不买我就每天虐待她们!让她们做牛做马!”

“你的家人,随你。”沈语谙点了点头,仿佛真的是就打算转身就走了。不过身边看热闹的人可不许沈语谙就这么离开了,纷纷开口劝说让沈语谙买下来,免得两母女受苦。

沈语谙便停下来,道,“我沈家也不过就是一般的人家罢了,我这个做二小姐的每年能够拿到的月钱连这位钱先生给出的零头都不到,我现在才多少月钱?你们让我买了这母女二人?是要我将自己卖了么?”

沈语谙说完,看热闹的人一静,马上就又有人要开口说话,估计是让她拿沈家的钱来买,沈语谙抢在这些人前头开口道,“你们也别太高看我了,我不过就是一个小小的庶女罢了,做大夫的谁不是见惯了生老病死?既然你们这么有爱心,便自己买了这母女去吧。”

媛儿母亲拉着媛儿对着沈语谙的背影就跪下来,磕头道,“是贱妾给二小姐添麻烦了!二小姐不嫌弃贱妾不但不收钱治好了贱妾的脸,更是给贱妾好吃好住照顾着,现在贱妾却只能让二小姐担负这样黑心的骂名,贱妾心里不安,不若舍去这条贱命,也不让恩人为难!”

有的时候流言蜚语这种东西,打中评论这种东西,不过就是一个风向问题,媛儿母亲自己上前来作证沈语谙到底是多么好的一个人,立刻就将沈语谙之前背负的东西给驱散了,那些被打脸的人不知道说什么一见到那边还站着的钱姓男子,便立刻将矛头指向了他。

沈语谙转过身来,玉双便上前去将母女二人给扶了起来,媛儿这个时候也是跟着自己的母亲泪流满面,似乎总觉得刚才发生了什么大事。沈语谙给媛儿擦了擦脸上的泪水,又看着那个男人,“你尽管打骂好了,我不会买下她们。但是我会报官。”

“就是!报官!我阳城境内竟然有这样随便打骂自家媳妇的男人,哪里是一个男人的样子,分明就是给我阳城抹黑!”

“这样吃喝嫖赌的男人,就是给抓紧监牢里秋后问斩都不为过!”

男人见风向开始对自己不利,恶狠狠的放了狠话便落荒而逃,这个时候媛儿母亲才带着媛儿进屋去坐坐,周围看热闹的人才慢慢的散开了。不过这个话题,估计会成为阳川酒楼说书先生接下来的谈资。

媛儿母亲是真的十分的抱歉,虽然已经聊到了自己的男人会这样对待自己但是真正经历的时候心里还是十分的难受的,何况现在又连累了沈语谙,心里更是不好受了。

玉双上前两步,拉住媛儿母亲的手,塞了一张银票进去,上头整整的一百两。媛儿母亲烫得手哆嗦了一下但是却没有能执拗得过玉双。

“婶子你便接着吧,不过可千万不要让人找到了,这点钱还够你带着媛儿生活一段时间的。等媛儿在大点了,婶子若是愿意,我可以给婶子找个能够工作的地方。”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