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古言  >  大晋医女  >  第三十二章 沈四

第三十二章 沈四

3052 2017-10-23 11:34:43

这一路上来见到了不少文人墨客,沈语谙看着那些人或作诗或作画,看起来颇有几番风度韵味。在反观自己,想着的却是要何如挣钱,实在是不应该啊不应该。

沈语谙摇了摇头,觉得自己现在真的不能在继续浪费时间下去了,于是转身预备对着北郡侯福礼然后告退,毕竟现在樱山也上了,大会也来了,就剩下离开了。难道言颂还要在继续将自己留下来不成?

“我说你这画的是野草!听不明白吗?呀熬我说三次四次千千万万次都是!野!草!”

说话的姑娘声音清脆悦耳,只是话语实在是有些刁蛮任性,沈语谙并不打算去凑热闹,毕竟之前凑热闹结果将自己给凑到这里来了,现在在去凑热闹不知道又要变成什么模样。

“诶?这不是沈家四公子么?”

沈家四公子?

沈语谙一愣,将刚刚低垂下去的脑袋抬起来循声看去。

长亭修建得十分的宽敞,虽然人来人往络绎不绝但是也绝对不会觉得拥挤,但是那边站着一堆人就让整个长亭显得有些拥挤起来。被围在中间的人看起来年纪不大,不过八九岁的模样,低垂着脑袋手上还捏着一张纸。

听到有热闹过来的人是越来越多,沈语谙从回家到现在都没见过沈嘉熹,听说是身体不好一直在养病,最近身体又发生恶化然后直接送到了京城里去寻求大夫,但是现在怎么会在这里见到沈嘉熹?

这个真的是沈嘉熹么?

沈语谙悄悄看了一眼玉麝,玉麝也有些吃惊,但是很快就看到了沈语谙递上去的眼神,然后疑惑道,“奴婢瞧着背影的确是像沈四公子,但是四公子不是在京城么?”玉麝显然也十分的疑惑,她对着沈语谙福礼然后道,“小姐,奴婢过去看看。”

玉麝很快就挤进了人群里,沈语谙也站起身来。言颂看了她一眼,忽然问道,“沈二姑娘要去帮忙么?”

帮忙?若真是沈家的人,自己肯定要帮的。不是她畏惧沈夫人或者是要讨好沈夫人,不过那小孩低垂着脑袋的模样看起来真让人心疼。何必这样对待一个小孩子呢?

玉麝挤进人群里也有了一段时间,但是沈语谙却一直没有见到她挤出来,要么就是玉麝也被拦住了,要么就是那还真是沈嘉熹。

沈语谙走上前去,还没有走近便听到了那娇俏的声音拔高了一个度,开口的话语依旧不好听。

“沈家四公子?沈家四公子又怎么了?沈家四公子作的画不好难道就说不得了?我说的分明就是事实!别以为有沈家做后盾就能够目中无人,连自己的儿子的病都治不好还敢号称神医?我看是庸医才对!”

这姑娘说的话的确是没毛病,沈语谙甚至没有办法反驳,周围传过来的迎合声应该更加助长了那姑娘的气焰,沈语谙甚至听到了一声得意的冷哼。

这人莫不是和沈家有仇吧?

“胡说!”玉麝有些着急,原本应该在京城的四公子竟然出现在了阳城,而且还被人给骂成这样了。小孩子这样低垂着脑袋抱着自己的画站在身后一言不发的样子一如既往的让人心疼,但是眼前这个人也不好惹 啊。

阳城到底是整个夏国排的上号的城市,虽然比不上京城,但是里头住的有钱有权的人家也并不少。

穆家是阳城第一大家,在皇宫里还有当官的照应着,在阳城可谓是风生水起。接着便是凭借着一手医术在阳城横行的沈家。

之前说过的沈夫人赵氏的娘家赵家虽然不算太出名,但和沈家也算是门当户对。除了这几家之外,还有城东的江家,城中的和家和王家,城南的徐家陆家等等,不说比不上沈家或者超过沈家,其中隐藏低调的家族也不少,哪里是明面上都能够说清楚的。

例如眼前这个穿着粉色春衫,看起来不过十四五岁正是豆蔻年纪,长得不说有多漂亮但是好歹算的上是一个清秀佳人的小姑娘,就是城东江家的人,江珊珊,江家老爷的四女儿,虽是从姨娘的肚子里爬出来的,但是去是从一个盛宠不断的姨娘肚子里爬出来的,所以江珊珊在江家的低位完全不比嫡女嫡子差,甚至隐隐有盖过江家嫡长女江常安的风头的意思。

“我沈家的医术天下闻名!”

“哼,天下闻名会生出一个病秧子小子出来?会连自己的儿子都医治不好?”江珊珊从来都是一个不讲理的主,现在又有理,更是不会饶人了。

而且玉麝到底是奴婢,江珊珊是个主子,还是在一个财力低位不低于沈家的家族里备受家主宠爱的小姐,玉麝就是在伶牙俐齿现在也不能说什么,何况她原本就比较嘴笨。

现在被江珊珊一番说道,脸色也是开始泛红起来,但是却抵死不让,“穆大小姐的病可就是我小姐治好的!”

沈语谙笑了笑,言颂闻言也是弯起了眼角,“你的丫头还真是单纯啊。”

“小姐!”玉麝瞧见了言颂,猜测自家小姐也应该在言颂身边,于是放声大叫了一声。在这么几天的相处里,沈语谙表现出来的镇定已经渐渐的让玉麝将她当做主心骨了,只要有沈语谙在,仿佛所有的事情都不是事,现在知道自家小姐过来了,一颗心都放下了,脸上也不由得扬起了笑容。

玉麝这忽然而来的一声,让人群一下子就发现了站在他们身后的人,自觉的就让开了一条路来让人进去。沈语谙和言颂走过这一条人为让出来的甬道,自然能够听到周围人的议论。

说她脸的有,说她治病救人是假的也有,毕竟她连自己的脸都没有办法拯救,当然说她是真的艺术超强的也有,敬佩不已甚至想要上前来问问题的。

不过沈语谙半点没有将这些话语放在心上,甚至全部无视,直接走到了玉麝面前。这才看见了站在包围圈里的三人,那个小姑娘沈语谙并不认识,不过还好她的丫头虽然不是十分的会说话,但是还是足够聪明的,在沈语谙走近之后便开口道,“小姐,江家四小姐诋毁咱们沈家呢!”

沈语谙其实对沈家并没有什么归属感,毕竟她才来没有多久,也没有从沈家感受到什么温暖温馨,反而是被人明里暗地的整了几次,虽然沈语谙并不放在心上,但是到底是留下了坏印象。

玉麝这样说只是为了告诉自己,对方是江家的四小姐,至于这江家是哪个江家,沈语谙现在并不知道,不过自己这个聪明的小婢女肯定会在晚点只剩他们两人之后告诉她的。

现在沈语谙更感兴趣的是玉麝身后护着的小孩子。

小孩子远看只有八九岁,但是如果她真的是沈家四公子沈嘉熹的话,那他就应该是十一岁了,一个十一岁了但是身形却想八九岁的小孩子,这算是营养不良还是因为身体不好所以拖累成了这样?

不过这个江家四姑娘连这么一个营养不良的孩子都不放过,到底是有多么的心肠狭窄啊。

之前还走在自己身后的言颂在走进来之后便隐身到人群里去了,半点没有引起别人的注意,沈语谙现在自然不会去找言颂,也没有必要。

“哟?瞧瞧这张脸,这身沈二小姐吧。”

沈语谙走到玉麝身边看着那个低着头的小孩子,放缓了语气,半点没有想要回应江珊珊的意思,“抬起头来。”

江珊珊被沈语谙这样直白的忽视了,气的脸色泛红,眨眼间就继续开口,“沈语谙!本姑娘在和你说话呢!”

沈嘉熹浑身抖了抖,那四个字看起来有些轻薄的意思,但是眼前这个人说话的语气根本就是不容反驳,尽管她使劲的放缓了语气,让自己显得温柔起来。

沈嘉熹犹豫了一会儿,还是抬起了头,眼前映入的是一张带着一块青色胎记的脸。这张脸的五官其实很精致,但是皮肤才黑沉太粗糙,将她的所有美好都隐藏了下来。

“二,二姐。”沈嘉熹觉得如果自己不开口的话,自己可能会被眼前的这个比自己只打了三岁的人给揍一顿,所以他犹豫了一会儿还是开了口。

沈语谙对沈嘉熹的表现还是十分满意的,笑着摸了摸他的脑袋,完全将一边气急败坏的江珊珊给忽视了。

“乖,告诉二姐,刚才是不是被被一只疯狗无缘无故吠了一顿?”

“沈语谙!你说谁是狗!”江珊珊急了,冲上来直接想要抓住沈语谙的肩膀,不过玉麝在一边也不是拿来当摆设的,直接就挡住了江珊珊,并且开口回击到,“谁回答说谁!”

沈嘉熹看着眼前笑眯眯看着自己的姑娘,忽然觉得自己离开了这么些时间,已经足够改变一个人了。而且能够让一个人变得亲切和蔼,变得让人想要亲切起来。

沈嘉熹愣愣的看着沈语谙,然后展开了自己的画在她面前,“二姐,嘉熹是不是没有画画的天赋啊?”

沈语谙愣了一下,这个孩子怎么也这么单纯呢?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