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古言  >  大晋医女  >  第五十八章 上门

第五十八章 上门

3096 2017-11-09 09:54:10

“求求姑娘了!让贱妾见见老爷吧!”

见老爷?在沈府?求明儿?

沈语谙一下子就明白了过来,这个是怕是沈和端在外头欠下来的那一笔风流债了。嘿,这沈和端当时竟然没有将人给带进来就出去了,瞧也知道这人到底是什么心思,估计对这位有过一段露水情缘的女人已经没有了那些心思。

沈语谙是不知道沈和端给了这人怎么样的承诺,但是这个人既然敢自己找上门来,就足以看出来这个人的勇气了。沈语谙来了兴致,便不着急着下车,一看,那边竟然聚集了不少的人。

也不晓得是这姑娘运气不好还是故意的,竟然挑了一天安庆街开业的时候找来,一般这样的戏码需要的就是观众,只有有了观众才有舆论压力,这样才能将她给迅速的送进去,毕竟就一般而言,这样的府邸最不需要的就是人言,人言就像是污点一样,沾染了就洗不清了。

不过到底还是有些人,就像沈语谙这样的人,没有去凑安庆街的热闹的,不知道怎么就被吸引过来的,总之这里围着的人到也是不少。至于里头是不是有被那情缘给请过来的,又有多少是请过来的,那就不得而知了。

那边的动静显然也不只是吸引了沈语谙,马车夫显然也有兴趣,主人家的笑话当然是要看的,于是在见到沈语谙忽然不下车之后,就很上道的将人给带了过去,只是他没有这个胆子走近,只能在人群外围看看。

沈语谙也不在意,她的位置本来就比较高,在人群外面一样可以看见,周围的一些马车甚至还能给自己做一个掩护,便偷偷摸摸的看着外面。

跪在人群包围圈里的是一个哭得梨花带雨的姑娘,这个姑娘的年纪看上去甚至不超过二十,没有施粉黛的脸有着少女特有的水润光滑,就算是满脸的泪痕也只是给人一个梨花带雨的感觉而不是感到厌烦恶心。

果然到处都是一个看脸的世界。

沈语谙这样想着,便看见那跪在地上的姑娘又磕了两个响头,再一次抬起脑袋的时候脑门上都已经带上了乌青。

哦哟,真是下得去手。

沈语谙啧啧两声,然后将目光放在了明儿身上。沈夫人不适合直接出来面对这样的场面,但是若是将人放进府里去只怕就不好摆脱了,于是这个年纪看起来和自己差不多大的小姑娘就站在了这里,面临周围人的眼神攻击。

“这人这么可怜,这沈府怎么就不为所动呢?沈夫人呢?”

“嘿呀!你家里忽然来了一个找上门来的小情儿,你妻子会让人进门?”

“这姑娘倒是长得漂亮,只可惜被别人糟蹋了。”

“······”

“姑娘!求求你好心让贱妾见一见沈老爷吧!贱妾不是想要争什么,只是不希望贱妾的孩儿生下来就没有爹啊!”小情儿继续磕头,明儿继续不为所动。

顺便还扫了一眼小情儿,嘴角勾起的笑容让小情儿抖了抖,“你确定这是沈府的孩子?”

“贱妾岂敢撒谎骗姑娘!”小情儿见明儿开始动摇,舆论开始往自己身上倾斜,于是磕头更加卖力起来,“只要老爷见到了贱妾就一定知道的,贱妾肚子里的孩子真的就是老爷的!”

明儿眼神一扫,看向了人群里闹腾得最厉害的,“我沈府可不是什么随便阿猫阿狗就能够进的地方,随便一个大着肚子不检点的女人都找上门来说是我沈府的血脉,难道都要我沈府都照单全收?”

那男人被明儿呛了一下,不待他继续说话,只见人群里忽然冲出来女子,那女子看起来有三十来岁的模样,踉跄了一下跪倒在那男人面前,一手捂着肚子,神色戚惶,“公子!你不能这样欺骗奴家啊!你说过要为奴家赎身的!你说过会将奴家和肚子里的孩子一并接近家里去的!公子你不能骗奴家啊!”

人群哗然。

小情儿对面前的这场面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见那女子磕了两个响头,道,“奴家其实不求什么的,只是希望这个孩子能够在一个完整的家庭长大,只是希望他有一个爹,不会被别的人瞧不起。奴家虽然只是一介风尘女子,但是孩子是无辜的啊!”

沈语谙看了一眼明儿。那明儿不晓得是不是一接到消息就找人安排了,总之这有些眼熟的场景落在众人眼里忽然就将小情儿的脸衬托得无比苍白。

小情儿哭得更加带感起来,“姑娘你何必这样羞辱我!贱妾虽然人微,但是肚子里的可是沈家的血脉!以后你也要叫一声主子的!”

真是不客气啊。沈语谙又笑,明儿在沈府是什么样的低位,这个女人是什么样的低位,她现在趁着沈和端不在过来闹事不过就是想凭借着舆论的压力进入沈家罢了,但是却没有想过以后沈和端回来了,听到这样的消息,那个注重名声的男人会怎么想,只怕是小情儿连明天的太阳都见不到了。

沈语谙便敲了敲马车门,车夫十分激灵,立刻就吼了起来,“让让!让让!沈二小姐回府了!”

到现在为止沈家都没有出来一个主子类型的人物,虽然沈语谙只是一个庶女,但是却也担了一个小姐的名声,马车夫这一吼,立刻人群就让出来一条路来。

倒不是沈语谙想要来绞这趟浑水,只是这个机会实在是不能放过啊。

“这是怎么了,我沈府门前怎么这么热闹。”沈语谙从马车上下来,一眼便见到了明儿微微皱起来的脸。她可以从明儿眼眸里看到一些情绪,这个人不希望小情儿进入沈府,不管用什么方法。所以她对于沈语谙的突然出现一点都不满意的。

之前明儿就看到了沈语谙的马车,但这个人一直没下来的意思,现在却看了这么久的热闹之后忽然问一声怎么回事,心思也是够沉的。

“沈二小姐沈二小姐!”小情儿见来了一个小姐,于是立刻开始求人,“沈二小姐慈悲心肠发发善心吧!让贱妾见一见老爷吧!贱妾真的只是想让孩子有一个家!只要孩子生下来贱妾立刻就走!”

沈语谙立刻就挥手制止了她,“你是谁?怎么一口一个,妾的?沈府里只有一个柳姨娘和一个陶姨娘,你是哪位?”

小情儿脸色又是一变,改了口,“是奴家不知轻重,惊扰了二小姐,但是孩子——”

“你有孩子啦?”沈语谙夸张的惊叫一声,看向女人平坦的小腹,女人被沈语谙给吓了一跳,然后摸了摸自己的小腹脸上适时的流露出一抹为人母的欣慰来,“嗯,大夫确诊说有两个月了。”

沈语谙又是夸张的叫了一声,“是我父亲的孩子吗?”

“是······”

“但是我父亲两个月前根本就不在阳城呀!”沈语谙张嘴说瞎话,两个月前她还没有来这里,但是却也挺玉脂说起过,两个月前的时候沈和端便开始准备着要迎接选秀队伍的事情了,甚至有一段时间跑到了别的城市里去学习经验,不可谓不认真。

反正两个月前的事情,大家都没有什么印象的。

女子脸色又是一白,另外一边不知道是不是明儿安排的人,似乎想了想,也跟着道,“这么一说我倒是也想起来了,我那个守城的大哥说过两个月前看到过沈老爷出城的,听说是为了选秀的事情跑到别的城市去了。”

“不是的!不是的!沈老爷有回来的!这真的就是沈老爷的孩子沈家的血脉呀!”

沈语谙又挥了挥手,“真的?可是我父亲那段时间这么忙,怎么会和你车上关系呢?姑娘,你是哪里的人?”

“奴家是醉春楼的头牌······”小情儿喃喃一声,然后又开始磕头,“求二小姐明鉴,这真的是老爷的孩子!奴家不敢撒谎的!只要让老爷见一见奴家一切都会真相大白的!”

沈语谙有些为难的皱起眉头,“真的是父亲的孩子么?可是现在······”

她的话语还没有说完,便感受到了身后射过来的一道锐利的目光,不用说,那是明儿。这个明儿对沈夫人倒是十分的忠心的,只是有些事情最好的办法就是以退为进啊。

“但是现在父亲可不再府上呀,也不知道多久才能回来。这样吧姑娘,你等着孩子生出来在过来找我们吧,到时候滴血认亲,只要是我沈家的血脉我沈家肯定不会放任不管的。”沈语谙说的话语十分的轻松,但是也让小情儿的脸色蓦地苍白起来。

“这样一说也有道理啊!反正这妓子也说了自己只是想要孩子好好长大而已,生了在报过来也一样的嘛!到时候滴血认亲,若是沈家还不认这孩子,咱们在看笑话也不迟啊!”

“我看着沈家就是不想要这孩子,什么让生了在过来,这个姑娘离开这里之后还能有命么?”

沈语谙夸张的捂着自己的嘴,指着那开口的男人道,“我知道了!这个孩子是你的吧!你想要等我们沈家给你安胎然后等孩子出生之后在认回去!大哥你早说吧,我沈家安胎的法子收费不贵的!”





请输入5到80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