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古言  >  大晋医女  >  第三十六章 心悸

第三十六章 心悸

3060 2017-10-26 20:47:01

玉麝吃了一惊,立刻起身对着来人道,“陶姨娘。”

陶姨娘现在不过二八年纪,穿了一身宽松的孕装,水红色的大花流烟长裙衬着一张脸蛋如花般娇嫩,八个月的大肚子高高挺起。

沈语谙在打量陶姨娘的同时,陶姨娘也正在看着眼前这个慢慢站起身来的女子。她容貌不经,甚至可以说得上是丑陋了,但是那双眼角轮廓斜挑起孕满了沉着的眼眸却致命的吸引人。

沈语谙穿着一身米白色的春装,上头只能依稀看见几个针脚细密的玉兰样子,卷了裙边。这个人还真是变了好多。陶姨娘想起沈语谙在离开沈家之前怯懦的样子,又看着眼前的这个不慌不忙的人,心头怪异的感觉越发的明显起来。

“陶姨娘。”沈语谙是一个庶女,陶姨娘也只是一个姨娘,两人的低位说起来还是沈语谙比陶姨娘稍稍高些的,不过陶姨娘现在有些恃宠而骄的意思,沈语谙也不想在这个时候让这个沈和端眼前的是很得宠的人和自己对着来,毕竟沈语谙现在更加关注的是如何赚钱。

陶姨娘对沈语谙的恭敬十分的满意,她可是知道的,这个人在从穆府回来之后就像是一个刺头一样连沈夫人都没有办法制服得了。但是现在却对着自己这样的恭敬,陶姨娘心头高兴,脸上就显现出来,笑着在沈语谙面前坐下然后招呼沈语谙也坐下来。

玉麝现在是不敢做了,虽然姨娘的身份在府里的确和丫鬟没有什么两样,但陶姨娘现在得宠,肚子里还有一个孩子,若是生了一个儿子,只怕她连歪心思都要动起来了。

“我听说二小姐医术了得,最近我这肚子里的孩子胎动的厉害,想要让二小姐给瞧瞧。”说着,陶姨娘便伸出了手来放在沈语谙面前。这分明就是有了些逼迫的意思。

沈语谙看了一眼陶姨娘,然后将自己的手指给搭了上去。沈语谙脸上的确不好看,皮肤粗糙暗黄还有一块胎记,但是这双手是漂亮的,白白嫩嫩,又修长,搭在陶姨娘的皓腕上竟然还要美丽几分。

陶姨娘一瞬间就变了脸色,她将视线落在沈语谙脸上认真的看着,但是沈语谙脸上半点表情都没有,依旧平平淡淡冷冷静静的。陶姨娘心思又一转,反正眼前的人对自己没威胁,而且就是手好看又怎么样?

沈语谙没有学过诊脉,虽然她出生医药世家,但是现在她连一些医学都忘了更别说自己没有接触过的诊脉了。之前面对萍脆的时候还有借口抵挡过去,现在面对着一个陶姨娘,沈语谙在心里计较自己应不应该随便找个借口忽悠过去。

只是这样的念头才从脑子里转过去,沈语谙就察觉到不对劲了。她的确不会诊脉,但是却也能够摸到一个人的脉搏,对这些也有些了解的。陶姨娘的心跳在自己受伤显得有些急促,让人觉得后继不足。

这分明就是身体有亏的征兆。

沈语谙将视线放在陶姨娘的脸上,但是后者面若桃花,殷红又有水色,分明就是气血十足的表现。所以这不可能是一般的身体亏损,反而是有人故意而为。

古代的毒药多种多样,有的甚至只是听了名字就会让人觉得恐惧,但是沈语谙到底不是古代的人,以她现代的药理知识,她甚至不知道眼前的人到底是不是中毒了。

“姨娘最近休息可好?”

沈语谙收回手,慢条斯理的提问,一举一动竟然真像是一个行医许久的大夫,陶姨娘原本只是想要戏耍一番眼前的人,但是看她脸色忽然变了变然后实现在自己脸上转了一圈就收回了手开始对自己询问,不由得一愣。

难道自己真的出了问题?

“休息自然是十分好的,老爷心疼我怀胎辛苦,又拨了两个丫鬟给我放在院子里伺候着。”

沈语谙点点头,忽然又问道,“不知道陶姨娘最近是不是经常感到心悸,偶尔觉得喘不上气来?”

陶姨娘又是点了点头,然后有些小心翼翼的问道,“难道这不是产前的症状么?”

“的确有些人会有这样的产前症状,被称为产前焦虑症,严重的会出现失眠幻觉等症状。不过陶姨娘,那些都是生产前几天或者前一旬开始的,你现在怀胎才刚刚八个月,距离产期还有好些时间。”

沈语谙到不是真的在吓唬眼前的人,陶姨娘对自己的性命十分看重,对自己肚子里的孩子更是看重,所以有了那样的症状肯定是先找大夫看过了,只是得到的回答却是产前忧虑之类的。

陶姨娘脸色蓦地发白,她张了张口,想要骂沈语谙不要打胡乱说晦气自己,但是又想到眼前的人的确是说出了那些自己有过相似症状的话来,一时间竟然不知道应该怎么办才好了。

“语谙医术不精,陶姨娘还是找父亲亲自看看吧。”

陶姨娘这症状出现的时间应该还很短,沈和端最近又在忙着选秀的事情好几天没有回家了,陶姨娘自然不可能撒娇让沈和端回来给自己看,所以便随便找了府里的大夫。但是一想到府里的大夫多半都是听沈夫人的话她心里就开始止不住的往下掉。

说了一声感谢的话陶姨娘便匆匆告辞了去,连最开始想要找沈语谙麻烦的念头都没有想起来了。玉麝知道陶姨娘完全离开了这才重新走到沈语谙身边来,俯身道,“小姐!你这样做岂不是太冒险了吗!”

冒险?

“陶姨娘看起来虽然是个得宠的,但是却也是个没有脑子的,不知道好些人想要将她除去免得碍眼。小姐如今这样直接卷入姨娘夫人间的纷争,岂不是将自己推到所有人面前成为众矢之的吗?可不是太冒险了吗?”玉麝对沈语谙刚才的举动十分的不满,对陶姨娘个更加的厌恶起来。

如果不是陶姨娘来了这里,只怕也不会让自家的小姐卷入进去了。

沈语谙却是笑了笑,“玉麝,你可觉得今天的陶姨娘有些反常?”

“是反常,往日里哪里会来搭理小姐?”玉麝说话的语气还是十分的冲,带刺一样。

沈语谙笑笑,“我是说啊,她这个姨娘身边,怎么一个丫鬟都没有带着呢。”

玉麝张了张口,吐出好几个因为就是接不下去,只能自己生闷气去了。反过来还是沈语谙去安慰她,“好了,我知道你是为了我好,但是只要是麻烦就觉得躲不过去,与其让麻烦自己找上门来忙得焦头烂额,倒不如我们自己迎上去,给她来个釜底抽薪?”

玉麝想,自己到底是什么时候修来的福气啊,别家的丫鬟听说就算有些好待遇也要时常面对主子的打骂,若是主子心情不好了甚至拿来做出气包的。但是自己还能和小姐闹脾气,最后还是小姐来哄着自己,这样的感觉真是幸福死了。

“好了好了,快去准备准备,现在时间还来得及,你找上一辆马车,我们去看看许家娘子。”

沈语谙昨天离开前边告诉了萍脆自己今天过来,只是没有想到竟然耽搁了这么久。马儿脚步踢踏了一阵,扬起一串灰尘来,屋子里的萍脆听到声音便走了出来。

依旧还是一身浅青色的粗布麻衣,只是脸上的红疹却已经消失了大半,剩下的一些疹子也已经开始消散了。远远看去,这个不过十七八岁的姑娘竟然十分的漂亮。

真是人人都比自己漂亮啊。

沈语谙感叹了一声,然后招呼萍脆,“萍脆姐姐,我昨天给你的药可是好用?”

萍脆脸上依旧带着非常热烈的笑容,她之前便是一个爽朗的人,现在还能够将自己的脸医治好萍脆更是高兴了,知道沈语谙来了连自己身上的围裙都没有来得及放下来就迎了出来。

“沈姑娘!你给的药自然是好极了的,你看我的脸,已经消失了一大半了,你瞧不见我身上,也已经好了个七七八八,我相信若是在用上两天肯定就能够完全好起来的。”

萍脆一边说着一边伸手欢迎沈语谙,将她往屋子里迎接去,“沈姑娘进来坐坐吧,娘去城里了还没有回来,尝尝看!这是早春的桃子,整个阳城,只有这一片才能够这么早就结出来桃子的。”

沈语谙一边笑一边跟着萍脆进屋去,玉麝则是去吩咐马车夫停车了。才进门,萍脆便端上来一叠桃子,刚刚浸过水的桃子看起来水灵灵的分外能够勾起人的食欲。

沈语谙拿起一个咬了一口,只觉得桃子肉细腻,水分也是十足的充足,味道甜而不腻,半点没有早春桃子营养不良没有桃子味的现象。

沈语谙心里一番计较,“现在的桃花已经谢得差不多了吧?”

萍脆点点头,“的确是的,还剩下最后一批桃花了。沈小姐,可要看看我们家的花田?那可是娘的珍藏宝贝,几乎所有季节的花都能够在这里找到。当时娘为了这片花田,甚至差点和公公闹翻呢!”

花田?沈语谙眼神一亮,点了点头,“求之不得!”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