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古言  >  大晋医女  >  第五十九章 缪兰

第五十九章 缪兰

3065 2017-11-09 20:03:04

“你说什么!”

小丫鬟有些瑟瑟发抖,看着摔碎在地上的茶杯流下了冷汗,心里直接想为什么明儿没有在这里,沈夫人的脾气也就只有明儿和沈夫人的奶娘能够管得住了,但是奶娘去了安庆街,明儿在外头负责应付那个找上门来的人。

小丫头普通一声跪下来,“是,是夫人,是二小姐回来了!正在门口呢!”

沈语谙不是去安庆街了吗?怎么现在回来了?沈夫人脑子里不知道想到了什么,脸上满是疲惫的神色,“外面怎么说?”

“啊?哦,哦,是二小姐在帮着对付那个贱人呢。”小丫鬟现在可不敢用什么别的词语来形容那个人,沈夫人已经十分的不开心了,整个人的呼吸都显得有些急促。

沈语谙会这么好心?沈夫人冷笑一声,刚准备挥手让这个丫头继续去探听情况,便听到另外有人来报,说是柳姨娘和陶姨娘来了。

这个时候来找自己,只能是想着让自己出手将那个女人赶跑罢了,到时候沈和端真的发火了发怒了,也只会对着她一个人而不会波及到他们,这心思这算盘倒是打得好。

沈夫人点了点头让人进来,柳姨娘一进门就哭着喊着仿佛要命了一样,而一边的陶姨娘,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上一次胎动的事情现在倒是显得收敛了许多。不言不语,但是脸色也有些苍白。

之前她以为沈和端是爱自己的,但是后来她坏了身孕之后就不能和沈和端同房,哪里晓得就在这么短短的一段时间里沈和端就让别的女人大了肚子。这个认识忽然让她觉得惊惶起来。

联系到自己在沈家的低位,一直以来都是在沈和端的保护之下的,除了那一次的胎动事件竟然没有收到一点点的伤害,以至于她快要忘了这是一个吃人不吐骨头的大宅院。

“柳妹妹不用着急的,明儿已经去看了,不晓得是不是哪家走投无路的小姑娘找上门来寻求庇护了,以前也不是没有发生过这样的事情,不用担心。”沈夫人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说出来这样的话来的,不过她和柳姨娘倒是没有撕破脸皮,现在忽然来了一个威胁,自然是要同仇敌忾的。

柳姨娘点了点头,眼泪哗哗的,“是,还是姐姐镇定。”

陶姨娘是被柳姨娘拉过来的,江姨娘前两天染了风寒身子骨不爽朗柳姨娘便没有去拉人,是以只有他们两人来了。沈夫人虽然要和这两人同仇敌忾但是也不代表她会傻乎乎的真的将这件事给揽在自己的身上来。

三人又说了一番话,表面上有的惶恐着急可怜有的惴惴不安有的镇定自若,但是内心里到底想的是什么却没有人知道,这样的尴尬持续了才不过短短的不到一刻钟的时间,就见到小丫鬟跑了进来,脸色也是煞白煞白的,“夫夫,夫人,二小姐将人带进来了!”

陶姨娘觉得自己的耳朵忽然嗡鸣了一声,什么话语都听不见了。沈和端现在的孩子都集中在十来岁左右,现在沈府也就只有她肚子里还有一个,她一直幻想着自己的孩子是沈和端的最后一个孩子,这样的话,人老的时候就会格外的疼爱老幺,现在却有一个另外的胎儿要进门了!

这可是天大的威胁!

沈夫人咬唇,她就知道沈语谙没有这么好心!所谓请神容易送神难,沈语谙将这么一个麻烦引进门以后只怕是自己也不想要过安生日子了。

明儿干什么去了!怎么会让沈语谙这样胡来!

其实明儿也很疑惑,她怎么会被沈语谙说动的呢?就因为沈语谙说,与其放在外头作妖不如放在自己的眼皮子地下,父亲已经见识到了这个女人的泼辣和麻烦程度,以后和她接触的时间肯定是少之又少的,等孩子生下来随便安排一个思恋过度而亡,岂不是什么事情都没了?

这样甚至还能让沈和端看看沈夫人的明事理,对待庶子宽容大度,连之前陶姨娘身上的事情都摘除了下去,一石三鸟何乐不为?

夫人应当要生气了,明儿这样想着,又看了一眼一样跟在自己身边走着的人。两人走在中间位置,后面跟着了四个人,将那小情儿困在中间,一直往沈夫人的齐园走去。

沈语谙的脸似乎变化了不少?

明儿恍然间想起自己听说的事情,看了又看,最后得出结论,还真是变化了不少。至少在这张脸上,那些粗糙起来的皮肤已经慢慢的在恢复了,脸色也开始慢慢的变白了。若是这样下去终有一日会变成一个漂亮的小姑娘的。

只是这样的念头刚刚转过就看到沈语谙转过来对着自己笑的脸,哪里还有一块巨大的胎记。

没有办法变成一个漂亮的小姑娘了。

小情儿还在不停的说着感谢的话,沈语谙却是知道,这个人肯定是连三天都过不了的,而且是一尸两命。啧啧,真是一个没有脑子的。

刚刚走进齐园,门口的嬷嬷就冷漠的扫了一眼这一路过来的人,开口道,“进来吧,夫人等着了。”

沈语谙率先一步走进去,身后跟着明儿。明儿直接走上前去就走到了沈夫人身后低着头说了些什么,沈语谙可以看到沈夫人的面色送了不少,就知道沈夫人对自己的方法还是选择了默认观望状态的,唯一的不爽和问题应该就是她会觉得十月的时间实在是太长了。

“奴家见过沈夫人!”小情儿跪在地上五体投地行了个大礼,态度十分的恭敬只进退,仿佛刚才砸门前哭得那么惨的人不是她一样。

“怎么半路就回来了?”沈夫人坐在高位上,却是没看地上的小情儿,先看了一遍的沈语谙,沈语谙对着沈夫人行礼,“母亲,安庆街的人太多了,母亲也知道女儿喜静,不乐意和别人抢,于是就回来了。不过却也将丫头留在那里了,不知道丫头会淘到什么宝贝。”

沈语谙现在也很配合沈夫人,沈夫人要忽视地上的小情儿,沈语谙就跟着一起忽视地上的小情儿,眯起眼眸笑的模样看起来十分的顺眼。

沈夫人对自己的这个词语挑了挑眉,又将视线在沈语谙的面上转了转,道,“语谙最近过的不错。”

“女儿知道母亲诸事繁忙,若是还要在这个时候生病什么的岂不是给母亲添加麻烦么?于是将自己照顾得很好很好。”沈语谙依旧是很给沈夫人面子的问一句回答一句,而且回答的都是沈夫人话语的两倍之多。

这样的说法方式,能够给对方一个心理暗示,我在讨好你。沈夫人对这样的方式很满意,和沈语谙拉了家常,又与一边的柳姨娘陶姨娘一起说了一顿沈语谙,于是这才转头看了看地上跪着的小情儿。

小情儿现在已经不敢在造次了。她刚刚进门的时候虽然很给面子很低头做小的给人跪下了,但是明眼人也可以看出来到底她那一跪的姿态是什么样的。

很桀骜,感觉自己已经成为了一个贵妾一样。

赵氏不晾着你才怪了。沈语谙见沈夫人转移了注意力便自己往后缩了缩窝在了角落里看着这一出戏码。

陶姨娘的脸色还是有些不好看,惨白惨白的看着跪在地上的女人。

沈夫人道,“你抬起头来我瞧瞧。”

小情儿抬起头来,的确是一个美人胚子,额头上的乌青不但没有破坏美感,反而还添加了不少可怜的感觉。只是在做的都是女人,在可怜里头的狐媚劲还是让在场的人都深深的不喜欢。

就算同样是一双眼眸仿佛会说话一样的陶姨娘,也一样看不上前去的人。

““长得到是不错。””沈夫人点了点头,态度没有很和谐和善,反而是上位者十足,仿佛在挑选一块砧板上的肉食一样。“叫什么名字?”

“奴家缪兰,醉春楼的头牌卖艺戏子。”说完,缪兰又对着沈夫人磕了个头。

沈夫人皱了皱眉头,面前的人显然是在解释自己是青白的,这个孩子是沈和端的,不过这样的解释并不能让沈夫人满意,她考究一般的大量着眼前的人,然后道,“你说这孩子是老爷的,你可有证据?”

“老爷认识奴家的,只要老爷一件奴家便知道了!”缪兰继续磕头,沈语谙看着她肿起来的额头眯了眯眼睛。

“是了!老爷还送过奴家一块玉佩!”缪兰仿佛才想起来一样,摸出了怀里的那块玉佩。沈夫人半点没有想到缪兰竟然还藏有这样的东西,她没有刚才在外面拿出来,应当是想留着一手的,只是玉佩到底不是皇帝的免死金牌见金牌如见皇帝一样威武。

沈夫人也眯起了眼眸笑了笑,露出了森森的牙齿来,“哦?明儿,你将玉佩拿上来我看看。”

明儿闻言便直接走到了缪兰身边,缪兰被明儿的气势吓了一大跳,下意识的抓紧了手里的玉佩。这个东西她现在还不能给。

明儿一下子没有能够拿到,缪兰又往怀里塞了塞,上面便传来一声冷笑,“怎么,还怕本夫人枪你的不成?”





请输入5到80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