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古言  >  大晋医女  >  第二十三章 胭脂

第二十三章 胭脂

3086 2017-10-13 21:04:00

沈语谙是被玉麝叫醒的,她眨了眨眼这才想起自己之前就告诉了玉麝在正午的时候将自己叫起来这件事。玉麝脸上还带着些许的心疼,不过让沈语谙不解的是,她竟然对于自己的事情半点都不疑惑或者怀疑。

明明差距这么大的。

玉麝不说,沈语谙也不会自己去解释说自己每天晚上梦见一个白胡子老头教自己之类的借口了,她揉了揉自己的额头,问道,“你现在手上还有多少钱财?”

玉麝掰着手指算给她听,不过刚刚醒过来的沈语谙对这些更加头疼,总结了一句用到十天之后自己发月钱是足够了,便打断了她。

“小姐,你不多休息休息么?”玉麝还是有些担心的,但是却一般不会去阻止自己的小姐,最多就是跟在她身后一起走罢了。

之前她就告诉了沈语谙,正午只阳城最热闹的时候,那几条街道人来人往最为密集了,所以沈语谙这才动了要在这个时候过来走走的念头。

既然已经决定了要发展自己的老本行,沈语谙自然需要打探一下市场。

两人在客栈随便吃了点便出了门。

走了不远,沈语谙便走上了一条店铺林立的街道。这里还不是阳城的中心,但是却也是车水马龙好不热闹,商铺更是五花八门琳琅满目。

玉麝为了防止两人走散一直走在沈语谙的身边,不断给沈语谙介绍。

“那是钱庄,小姐你看钱庄的招牌上画着的,两个圆一朵六瓣小花的标志,那是穆家的钱庄。不过穆家的钱庄也就在阳城开设了,其他地方基本上没有听说过。”

“整个夏国都通用的钱庄是洛家的钱庄,如果招牌上画着的是两只燕子的就是了。”

“这个是国立的医馆,听说是当朝丞相组织的,不过也没有什么好大一回事。有的时候还和咱们沈家有合作,不过咱们沈家可是民间医馆。这个医馆旁边的呢就是药材铺,这个药材铺也是国立的,最开始呢是用来给皇家收集珍贵药材的,不过后来因为收集的药材多了起来,也就变成这样了。里头的药材最为全面,我昨天就是来的这里买的药材。”

沈语谙点了点头然后又问道,“沈家不是也有药材铺么?而且沈家仓库里也应该有药材吧?”

玉麝苦笑道,“小姐你以前没有拿过沈家的东西不知道,要经过上头报备,然后守库房的管家才会给你放权限进去拿,而沈家的药材铺,小姐,那群狗眼看人低的东西,只会讹钱!”

是自己太天真了。

“小姐你看,那边可以看到的最大的建筑,就会是阳城最大的酒楼,阳川酒楼。阳城最然比不上京城,不过到底算是夏国比较大的城市了,在这里当最大的酒楼每天的收入十分可观呢。”

沈语谙跟着玉麝走着,听着她的介绍,顺便看了看周围哪里是女人喜欢去的地方。

沈语谙直接将自己的问题问了出来,玉麝笑道,“我当小姐是真的想要了解这民间疾苦,原来是为了打扮自己啊。”

沈语谙只是笑,也没有搭理玉麝的调笑,便跟着玉麝去了。

“一般大家的小姐出行,喜欢去的地方不外乎有两种,一种呢就是宴会,一种呢就是让自己变得更漂亮的地方。有的时候在路边也能够看见一些带了自己做的胭脂水粉来卖的小摊,不过那些胭脂水粉一般也很粗糙,买的都是些平民人家。小姐你看,那妇人推过来的小车上便是农家自己做的胭脂水粉。”

沈语谙对这个有些兴趣,便招呼了玉麝等等,自己上前去看看。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今天日头有些晒的缘故,那推着车过来的妇人面前竟然没有一个小姑娘或者老姑娘,看见沈语谙和玉麝走上前去倒是十分的热情,一个劲的招呼道,“姑娘姑娘,你看看吧,这都是今年才开的花做出来的胭脂,新鲜着呢!我家的胭脂都是十分好的,细腻有光泽,用久了还对皮肤有保护作用呢!”

玉麝笑道,“大娘,你也别自吹了,每个时间的说辞都是一样的呢!”

大娘被玉麝当面拆穿也有些讪讪,伸了几次手指了指自己面前的胭脂倒是不在说话了。

“小姐,先前远了我没瞧见,这家娘子做的胭脂可是整个阳城最干的,而且容易掉,也没有见对皮肤如何好,小姐若是想看胭脂还是去翠胭楼吧!”

沈语谙摆摆手让玉麝不用说话,自己则是对着那妇人道,“大娘,我能看看吗?”

这妇人听言先是一愣,随后便急忙点头,从堆得慢慢的桌面上挑出几个木盒子装好的送到沈语谙手上,“姑娘看吧看吧,这几个都是老妇人我亲自操刀的,绝对是里头品质最好的!”

沈语谙也不客气,笑了笑就将木盒子打开来。

自己手上拿着的应该是一盒桃花胭脂,粉色的胭脂看起来细嫩细嫩的,她伸出手指抹了抹,果然如同玉麝说的这样有些干燥。但是看成色倒是不错的,就单单是保存和研磨来看,眼前的妇人手艺是存在的。

买这样的生意的人一定要自己的脸蛋能够看得过去,才好做推荐。沈语谙最开始就是看着这个妇人的脸色,按照她的穿着,应当是一个中年偏老年了,多半连自己的孙儿都有了,棕褐色的粗布麻衣看起来十分的粗糙,只一个实实在在的乡下人。

但是她脸上却没有什么皱纹的,看起来也听光滑,至少比自己这张脸细嫩多了。

所以她才会在看见这个人拿着木盒装着胭脂也会前来看看。既然这妇人自己都会抱养自己,那么她做出来的东西应该是不错的。但是听玉麝的说法在这里上当受骗的人也不少。

只能说明,这妇人的胭脂差了些功底。

手上见到的东西果然是么有让她失望的,古代的胭脂和现代的化妆品到底是不一样的,现代更多是化学成分,但是古代纯天然无污染,不但要考验这些人的手艺,甚至还有智慧,例如保存这方面就值得深思。

沈语谙是过来学习经验的,不过现在却淘到了宝贝。这大娘在研磨了保存上都做的不错,这样的人,是自己需要的。

沈语谙想到这里,也就不在犹豫,手腕翻转胭脂盒子便落入了她的袖带里,“大娘,这几盒我就要了。”

妇人先是一愣,随后就开始惊喜起来,“好嘞好嘞,姑娘你若是用着好的就继续在来找我许大娘,我一直在这阳城里卖胭脂的。”

玉麝见到自家小姐都做了决定了,也就不在劝导,只能颇为不甘心的付了钱。

沈语谙见妇人看着钱十分惊喜的样子微微眯了眯眼。这许大娘看起来,似乎有些缺钱啊。

“小姐,现在你看了看了,咱们可以去翠胭楼瞧瞧了吧?”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沈语谙光顾了许大娘生意的原因,许大娘更加热情起来,听到玉麝这样说不由吐槽道,“姑娘怕是没有去过那翠胭楼罢?”

这模样看起来似乎有什么内幕啊?

“的确是没有去过,以前身体不要几乎都不出来走走的。”

“姑娘可要保重身体,”许大娘先是开口感叹了一声,然后才道,“其实不瞒姑娘说,翠胭楼的东西的确是出了名的好,这阳城里的小姐姑娘都喜欢去那里消费。除了一般的胭脂水粉,甚至有些头面首饰也可以在里头选购。”

“许大娘,你这语气听起来可不像是在夸赞翠胭楼啊。”沈语谙笑了笑,打趣道,又拉扯了一把玉麝,让玉麝暂时不要开口。

“哎,若是之前我也不清楚,只是我那媳妇。哎,”许大娘叹气道,“我那媳妇也是跟着我学做胭脂的,后来去翠胭楼做事。最开始还没事,只是后来我媳妇开始乏力,整个人都清瘦了下去,到了现在更是浑身都长满了米粒大小的红色痘痘,连门都不敢出了。”

去了翠胭楼回来之后长痘痘?

沈语谙一愣,就听到旁的人开始打趣许大娘,“许老婆子,你这是又在诋毁翠胭楼了?谁不知道你那媳妇是用了你做的胭脂才变成这样的?这才是导致你现在胭脂根本卖不出去的原因吧!”

许大娘脸上变得通红,和身边的人辩解,“我媳妇嫁进我许家多少年了,用了我老婆子胭脂多少年了,就单单是进了那翠胭楼才变成现在这样的!哪里是我胭脂的问题!”

沈语谙忽然想到,这婆子需要钱,估计是为了自己的那个媳妇罢?这倒是一个好方法······

“许大娘,你若是不嫌弃,我倒是可以帮你。”

“姑娘你说什么?”许大娘微微有些错愕。

“我从小在医药世家长大,对这些花花草草有些了解,若是许大娘不嫌弃的话,我想为许大娘的媳妇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沈语谙微微笑起来,一张原本粗糙不能看的脸忽然就变得动人起来。

“诶诶诶!好好,不嫌弃不嫌弃!姑娘真是菩萨心肠!老天保佑老天保佑哦!”许大娘立刻就开始收拾自己的摊位,然后又停下来看着沈语谙,“姑娘,这出诊费?”





请输入5到80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