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古言  >  大晋医女  >  第五十二章 夫子

第五十二章 夫子

3084 2017-11-06 16:43:01

春日过了大半,先不说沈语谙来的时候就已经过了倒春寒的时间,现在又过了这么大半个月,已经渐渐的接近了夏天,夜晚里倒还没有觉得,就单单是这白天的时间,日头越发的毒辣起来。

日头毒辣的时候沈语谙就不怎么喜欢出门了,一般的消息来源也就是自己身边的两个三个小丫头和一个盛妈妈。盛妈妈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前段时间被冷落了的原因,现在倒是喜欢往沈语谙身边凑上来了,沈语谙原本可以带两个妈妈在身边,不过她嫌人多了繁杂便知留下了一个,后来又自己上前去给沈夫人解释了一番,只说自己这番是在为沈家做事,所以导致后来的沈芮青一干人等身边的丫鬟也被削减了一小半下去。

真真是引发众怒。

不过有了沈芮青的事情在前头摆着,沈湘荷倒是收敛了不少,至少现在在饭桌上的时候不会自己凑上来找不痛快了。沈芮青的事情之后沈和端惊觉自己的府里小丫头和小小姐们的教育实在是有些天大的问题,贱人这样的话语是随随便便就能够说的吗?

有了沈和端在前头守着,沈湘荷也就不敢在光明正大的造次了。

沈府请过来的女夫子也就差不多三天来一次,每次来也就教导两个时辰便作罢了。沈语谙不知道其他的人家是不是也这样请了这个女夫子去自家里教导女儿们,不过看女夫子来去匆匆的模样应该是八九不离十了。

今天便是女夫子前来教导沈家女儿的日子,沈语谙早早就被玉麝从被子里拖了出来梳妆打扮,前天才被沈语谙教训了一顿现在的玉麝可不敢随便乱跑动了,不过让她待在床上却也是待不住的,于是便积极的挑选了一些不怎么费力的事情来做。

招来这些丫头这么些天了,一般的分工也就差不多了,像盛妈妈,也就是做做整个院子的清洁,从里到外打扫一遍,晚间和玉双玉脂玉麝轮着值夜,玉脂也做些琐碎的事情,与玉麝差不多,也就是玉双稍微要累一点的,除了整理沈语谙栽种在院子里的花花草草,还有沈语谙在后院搭建起来的简易药棚一般也是她在整理。

沈语谙算了算时间,那建立在阳城之中的女子学院也差不多快要完成了,最多不过一个月的时间,要是自己能够在这一个月的时间里和女夫子混熟了被带过去一起上课也不是不可能,而这也正是沈语谙希望的。

所谓有人的地方就有是非,错了,所谓有女人的地方就有关于胭脂水粉的讨论,要给自己打出招牌,这样的地方沈语谙怎么会放过呢。

玉麝最后在整理了一下沈语谙的发型,这一次她就简单的扎了个随云髻,让沈语谙看起来更加的成熟了一些,穿着一身简单的浅青色春装却不会让她整个人看起来偏黑。

“小姐······”玉麝透过铜镜看着坐着的姑娘,微微愣了一下,“玉麝怎么觉得,小姐的脸好像,变化了很多?”

沈语谙闻言也就抬起头来看了一眼,铜镜里的女人有着一张小巧带着点点婴儿肥的脸蛋,杏眸稍稍吊起眼角看起来有几分的威严气息,这张脸和她原本的样子比起来也就显得游戏稚嫩罢了。

“有什么变化的?”沈语谙毫不在意,如果不是左脸上的青色胎胎记,这张脸和自己之前的脸几乎完全重合起来了。

但是没有如果,胎记又大又青,沈语谙想了好些办法也没有办法能够将这东西从自己的脸上祛除掉。

“玉麝觉得,小姐的脸似乎便得更加光滑白嫩了些。”

沈语谙就笑着摇头然后站起来,“光滑白嫩这样的词只怕是不适合我的。”

玉麝闻言也就不在多说些什么了,不过在将沈语谙送到教学的地方回来之后又拉着玉脂问道,“玉脂,你觉得小姐最近的脸有什么变化么?”

玉脂手里还拿着抹布,闻言便认真的想了想,然后摇头,“我来的时候也不过就是这么四五天的时间,对变化还没有深刻的体会。”

玉麝有些失望,不过很快便听到玉脂接着道,“但是若是变化,和小姐之前的变化比起来,倒是不小的。”

玉脂年纪还小,不过十三四岁的年纪让她看着人的时候总是带着一种天真和让人不由觉得可爱的东西在里头。玉麝犹豫了一会儿,才狠下心来问道,“你以前见过小姐?”

沈语谙前世可是一个美容师,对于一个将脸看的十分重要的人来说,自己的脸有了变化她会不知道吗?来了这里一个月的时间多了,沈语谙一直都没有放弃过任何一点点的能够让自己的脸变好的方法,直到最近才有了那么一点点的能够看出来的表现。

说来也奇怪,沈语谙之前的脸更多的是粗糙暗淡,摸起来不顺滑细嫩,这样的脸沈语谙在前世不知道处理过了多少,不说立杆见效但是也不会花费了一个多月的时间也没有变化,但是现在却是真正的出现在了自己的身上,说不惊奇是假的。

但是有了变化,也不一定说就是要自己说出来的。

女夫子今天穿着一身的白衣,头发挽成了堕螺髻,看起来是十分的端庄,她进门的时候嘴角微微翘起来看得出来心情不错。沈语谙坐在自己的位置上不动,一边看着身前的矮几上摆放着的浅黄色山石玉,上头架了两支粗细不一的狼毫了兔毫,一边的青黑色砚台里是没有干涸的墨迹和墨石,看来今天要学习的是练字。

沈语谙忽的想到了上一节课的内容,刺绣。上一节课可不是女夫子前来教导的,是专门请的女工妈妈进屋来教导的,听说这女红妈妈在年轻的时候可是纺织局专门做进贡丝织品的,后来年纪稍微大了便被替代了下来。

女夫子来教导写字,也不知道是不是沈和端亲自吩咐的。

沈语谙看着女夫子带着的做童子装扮的小姑娘小书童,将一张一张的纸轻轻的放在每一张矮几上,放到沈语谙面前的时候抬起头对着沈语谙眨了眨眼笑。

女夫子也是一进门就见到沈语谙了,她嘴角的笑意更是隐藏不住,便道,“沈二姑娘又是来得最早的。”

沈语谙不知道女夫子从哪里知道的,她一共就来了两次,那一次女夫子还只是上了小半节课,还是后面的小半节课,哪里会知道自己来的早还是晚呢。

她谦逊的站起来对着女夫子拜了拜道,“能够得到夫子的教导是语谙的荣幸。”

女夫子对沈语谙的谦逊态度十分的满意,便让沈语谙坐下准备准备今天要练字。说完便自己在前面的矮几前坐下开始研磨墨石。

沈语谙见女夫子虽然开心但是却并没有和自己要亲近的意思,却也没有看着自己的脸流露出不满不耐烦的意思,对着女夫子的印象更是好了几分。

沈芮青是第二个来的,她身体不舒服,在祠堂里带了这么久虽然没有真的收到什么其他的折磨却额依旧有些亏空的意思,沈和端给她配了药方让她可以休息一天今天不来的,不过看来这沈芮青在祠堂里呆了一段时间之后倒是机灵了不少,至少现在忍者身体不适来了。

只是放在自己身上的眼神让沈语谙实在是觉得不舒服。

沈语谙干脆松开手抬起头去看沈芮青,沈芮青脸色有些苍白,抿着唇一言不发的看着沈语谙,慢慢的走到了自己的位置上坐下。沈语谙因为来得晚,所以位置就是在后面的,沈芮青则是因为是嫡女的缘故所以位置在最前面。

这间屋子并不算小,就是装十个二十个人都是不会显得拥挤的,不过就是女夫子不喜欢他们这些小姐做派放到学堂上来,不允许他们带着自己的丫鬟,但是因为沈芮青现在身体不适,身边带了一个王可人,女夫子虽然皱了皱眉头却也没有说什么。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上一次在自己这里吃亏的时候身边的丫鬟没有给她帮助,沈芮青原先的那个贴身丫鬟已经给在这一次的削减人数里头被一并给辞退了。

王可人自己也是一个小姐出生的,知道应当怎么被照顾,在这方面到还算不错,虽然没有很得沈芮青的心思,不过却也没有让她感到厌烦。这个大丫头的职位就这么当下了。

沈芮青坐下之后,沈语谙便也收回了目光,只要这个人不来招惹自己,自己也就没有必要去招惹她。上一次沈芮青被罚祠堂的事情沈语谙在见到沈夫人的时候就已经能够看出来她眼里的不满了,不过那几天有沈和端在家里带着沈夫人没有怎么动手,但是现在嘛,若是自己在做什么事情来招惹了这位大小姐,只怕沈夫人也是要真的和自己撕破脸皮了。

沈语谙的想法还没有转完,便忽然觉得手感不对,一看,那块修长的墨石就那么断在了自己的手里,一截还在手里拿着,一截已经从砚里掉出去了,弄得全是漆黑的墨迹,断裂口一看光滑,能够照影出沈语谙一双不带感情的星眸来。





请输入5到80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