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古言  >  大晋医女  >  第五十四章 见面

第五十四章 见面

3070 2017-11-06 16:43:15

沈语谙得到消息赶过去的时候会客厅里已经坐着一个表情不怎么好看的沈和端了。一并脸色不怎么好看的还有沈夫人,在沈语谙出现的那一瞬间脸上的表情就不怎么待见沈语谙了。

不过沈语谙看着的却是另外一边坐着的人。

上一次见到言颂的时候自己被带到了樱山,然后捡到了自己的四弟弟,并且和江家的四小姐江珊珊有了些小小的冲突。不过等沈语谙将沈嘉熹的事情解决了之后,在转眼看的时候言颂已经不再自己身边站着了,她甚至连言颂是在什么时候离开的都不知道。

从那天以后两人又是一只没有见面的,结果没有想到现在竟然又见到了。和言颂比起来,沈夫人自然是不怎么够看的。

这一次不知道是不是为了让自己的女儿不要在那样的丢人现眼,沈芮青沈湘荷竟然是一个都没有来的,倒是沈未初因为一直都是一个安安静静的小姑娘在一边待着了,沈家的两个儿子,沈语谙也是第一次见到了沈琦。

沈琦虽然排在第五位,不过看起来倒是比第四位的沈嘉熹要大了不少,好歹像是一个十二三岁的人了。

“语谙给父亲母亲请安,见过北郡侯。”沈语谙一边行礼悄悄的看那边站在沈夫人身后的两个男儿。

沈嘉熹的脸色比起之前看来还是没有半点起色的,不知道之前将沈嘉熹送到京城的人到底怎么样了,最近沈语谙也没有在关注过沈嘉熹的事情,或者说她几乎没有怎么在意过沈府的事情,毕竟她是一个要赚钱的人,对于沈语谙来说,沈家不过就是一个暂时落脚的地方,这些人只要不来招惹自己就没有事情,但是一旦招惹到了自己身上来,沈语谙并不介意让对方脱一层皮的。

昨天在学堂的事情她记在心里,不是不报,不过是不计较罢了。

沈嘉熹也正在看着沈语谙,从上一次匆匆见面一别之后沈嘉熹便想要去见见沈语谙自己的这位二姐的,不过沈夫人拦着,也一并照顾着他的身体,身边跟着的婆子丫头和小书童一堆一堆的,根本没有办法做到神不知鬼不觉的去找人。

至于为什么要做到神不知鬼不觉,沈嘉熹抿了抿唇,觉得自己也说不清楚。

现在站在下面的小姑娘一张脸似乎变化了不少,至少能够看得过去了,虽然还是有些粗糙,那块青色的胎记也很明显,但是那双闪烁着光彩的眼眸却是太过的美丽了些。

这个人最近过的不错。

沈嘉熹想道,然后垂下了脑袋。

沈琦是柳姨娘的儿子,和沈嘉熹同年只是小了月份,不过这个身体健康的小子可是比沈嘉熹那个病秧子要好了不知道多少。脸上的表情也没有变化的,安安静静的仿佛是一头被驯服的狮子。沈语谙不由得又看了一眼。

柳姨娘是没有在这里的,这个庶子为什么会在这里来呢?难道是沈和端为了让自己的儿子在北郡侯面前露个面?沈语谙被自己的想法逗笑了,这又不是选妃子,露面什么的想法还是算了吧。

沈琦显然比沈嘉熹要老实得多了,沈语谙在沈嘉熹看自己的时候就已经发现了,但是这个沈琦,却防仿佛是没有见到自己的视线一样,纹丝不动。

倒真是一个有趣的,这才像是一个被柳姨娘教导出来的孩子啊。

“不知道父亲母亲让语谙过来,是为了什么?”沈语谙一礼毕之后偏了偏头问道。

“这件事说来还是怪小侯。”言颂将手里拿着的瓷杯放下,眼眸笑得弯弯的,眯缝起来的眼眸让人根本就看不透。

沈语谙的话语被人接下来,便也就跟着看了过去,言颂这才继续道,“是小侯之前见过沈二小姐妙手回春医治好了穆大小姐的脸,现在得知江家四小姐江珊珊也遭受了这么一番病痛,便想着——”

“侯爷!”沈语谙陡然拔高了声调打断对方,眼里直接就显现出来一种不满,“侯爷莫不是忘了,那江家四小姐可是看不上我沈家的医术呢。”

哪料到言颂却是严肃的点了点头,“真是如此呢,若是最后让江家四小姐得知是沈二小姐医治好了自己,岂不是自己在打自己的脸么?”

这是什么逻辑?

沈语谙眯了眯眼眸,并不表态,只是转身看着坐在上位的沈和端和沈夫人。

她现在是为人子女,并且是一个没有什么自由的小小庶女,也就是最近她一直待在家里没有怎么出去的缘故,不过也能够大概猜到自己的小特权是已经没有了的,也就是说她的西偏门已经不能让他继续来去自如了。尽管还是没有让她继续去沈夫人面前早晚安的请安,不过倒是可以预计这件事已经提上日程了。

但是现在的沈语谙已经有了一个好像很厉害完全不将沈府当做一回事来去自如的师傅万毒王,所以沈语谙到现在还觉得十分的轻松的,而且她手头上也开始自己制药了,只要有了这个东西到时候自己来去自如还不是就是说说的事情么?

沈和端和沈夫人在家里的低位才是完全不可动摇的,现在的沈语谙不想要和这两人撕破脸皮,从她给沈夫人面子没有和沈芮青计较就可以看出来了,沈夫人是一个在宅院里混迹久了的女人,如果这样的示好都看不懂的话她这夫人的位置只怕朝不保夕。

沈和端的脸色还是不怎么好看,沈语谙猜不透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就因为言颂来请自己没有请沈和端所以就不高兴了?但是若是真的是沈和端出面的话,沈家的面子岂不是才是真的掉光了?

而且沈夫人的面色为什么也不怎么好看呢?

只是这件事如果真的是自己出面的话,自己的一些计划可能就要冲突了,到时候和江禅说的话没有办法联系在一起只怕更是头疼。

“语谙还小,上次不过是误打误撞罢了。”沈和端最后还是开了口,这一开口就是满满的拒绝意思。

沈语谙虽然猜不到里头的缘由但是却并不妨碍她的认同,依旧垂头站在一边。

“侯爷若是真心想要帮江家小姐还是请些入流的大夫吧。我沈和端虽然是大夫但是也不是什么拿自己的脸去给别人踩的软骨头。”

这肯定不是沈和端拒绝的理由。

沈语谙还是站着不动,不管沈和端到底是为了什么样的原因,总归是将这件事给回绝了的,言颂难道还能逼迫沈和端不成?心里这样想着,沈语谙便悄然退了一步,直接将自己从这个场面里揭了出去。

只是她还没有退两步,便感觉到一道视线落在了自己身上来,随后便是言颂不怎么带着情感的声音响起来,“哦?沈大人何不问问沈二小姐是怎么样的想法呢?”

“语谙自然听从父亲的安排。”沈语谙不知道言颂怎么了,就要扯上自己来,一边行礼回话一边又看了一眼那个男人。

男人面若冠玉,就算是在这里吃了这样的闭门羹脸上也依旧带着笑意。一身青色的华衫看起来修长挺拔,但是沈语谙却依旧觉得有些奇怪的。那双仿佛天生带笑的桃花眼里没有什么感情,将整张脸都衬托得有些冰冷。

不是。

不是被衬托了才显现出来的,而是这个人似乎脸色真的变得十分的苍白了。至少比起前几天看到的模样,现在的言颂——沈语谙蓦地又想起了之前自己去言颂府上的事情,当时的男人就是半靠在床边看着自己的,脸色也是十分的不好看,只是后来在沈家来的事后她可疑要躲开,后来在阳川酒楼见到的时候也是不怎在意的,竟然将这件事给忘记了。

那么现在看来,这是风寒再一次复发了?

沈语谙空学了这么多的知识,但是望相这件事还是不怎么在行的,无法确定眼前的男人到底是怎么了,心里仿佛有一只小猫儿在抓一样,痒痒的,就想要上前去掰开男人的唇检查一番,是不是真的生病了。

“那在继续劝说下去岂不是小侯的不是了?”言颂笑了笑,半点不见被拒绝的窘迫,直接就站了起来对着沈和端拱手道,“小侯还有些事情需要处理,就此告辞!”

沈和端这才站起来回了一礼然后一路将人给送了出去。

沈夫人看了一眼沈语谙,表情倒是不怎么显得厌恶了,只是高高在上的让沈语谙十分的不舒服,“二姑娘,这江家的事情你可不要在插手了。这一次倒是因为你的出手牵扯出许多的事情出来,让人焦头烂额。”

沈语谙点点头有些惶恐,“是,是女儿让母亲费心了。”

牵扯出事情让人焦头烂额?

沈语谙在心里冷笑,只怕是你最近事情太多分身乏术甚至连自己的丈夫都有些照顾不好了吧。沈语谙虽然没有怎么在意沈府的事情,不过玉脂却是一个尽职的情报专家,在两天前的时候沈语谙便听说了,沈和端在外头不晓得怎么又和一个风尘女子有了些关系,现在那女子大着肚子闹起来了,这沈府里只怕是要在添一位姨娘了。





请输入5到80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