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古言  >  大晋医女  >  第五十三章 好坏

第五十三章 好坏

3091 2017-11-06 21:54:00

有一句话怎么说来着,叫做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但是有的人就是喜欢过来找麻烦。

沈语谙这边的动静不小,女夫子抬起头来看了一眼便问了一声怎么回事。

沈语谙恭敬的站起来说是墨石断了。显然女夫子听到这样的话也有些吃惊,反而是另外坐在前面的沈芮青开了口,“二妹妹从来不曾进入过学堂也不会读书识字,想必不怎么会用墨石,断了也就断了吧。可人,我这里还有一块,你交给二妹妹。二妹妹,以后可要小心些。”

沈语谙看了沈芮青一眼,继续恭敬道,“是,大姐。”

来学习的人到底是怎么样的一个关系女夫子是知道的,不过她既然有这么多的学生要教导,那么她肯定也有自己的一番规矩,沈芮青不知不觉间触碰了这个不能在课堂上摆架子的规矩,又带着一个小丫鬟,心里的火漆便也就这么上来了。

只是她教养还不错,又做了这么许久的夫子,经验十足倒也没有发作出来,反观一看,那沈二姑娘一副委屈的模样也就叫了自己的小书童给沈语谙整理一下,顺便教导怎么研墨。

沈语谙都一一接受了,然后还对着那小书童到了一声谢。

小书童看起来也不过就是一个八九岁大的小姑娘,对于沈语谙的示好也是露出了自己的小虎牙笑起来。

不过就是一刻钟的时间,这屋子里的人便就一一坐满了。沈语谙坐在最后最角落的位置里,身边便是沈未初,前面是沈湘荷。

现在倒是十分的相安无事。

不过让沈语谙一个用惯了硬笔的人来写毛笔字,实在是有些困难的,就算她出生医学世家,就算她的家庭还算十分的古典复古,但是也不代表她喜欢这些东西,也就还好的便是沈语谙在这里是一个不折不扣的不受宠的小傻子,沈和端以前不许她来学习,所以沈语谙不会写字这件事还有回旋的余地。

女夫子显然也是知道这件事的,这么两个时辰下来对沈语谙都十分的照顾,不过看在别人眼里就不是那么回事了。沈湘荷最近憋了一肚子的火气,不由得就想要对着沈语谙发泄出来,但是女夫子一直站在她们身边不管怎么都不好发作。

一直到中间休息的时间,女夫子被请出去吃茶了,沈湘荷才忽然转过头来啪的一声将沈语谙桌上的砚给掀翻在地,“我看着你就恶心!你怎么这么阴魂不散啊,哪里都有你!”

沈语谙看了看那砚,还是好的,只是里头才磨好的墨已经完全被打翻出来了,还有那块沈芮青拿过来的墨石也是再一次不负众望的摔成了好几块。

沈语谙看了一眼,然后又将目光看向了前面正看着自己有些得意的沈湘荷。

沈湘荷排行老三,这个人对自己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意见沈语谙表示十分的不解,之前自己不起眼的时候她喜欢来找麻烦,后来她稍稍崛起了这个人依旧看不惯自己,而且最关键的是,沈湘荷和沈芮青走的也不算太近,柳姨娘看起来就不是一个简单的货色,这样的人能够让自己的女儿成为一个这么白痴的人么?显然不怎么可能,但是左右看来,这个沈湘荷也不像是在扮猪吃虎。

沈语谙都已经放弃了自己要和这个人搞好关系的想法了,但是也不代表沈语谙会这样任由别人欺负,她就愣愣的看着眼前的沈湘荷,有些委屈,半晌才低头回答了一声,“三妹妹怎么对二姐有这么大的意见呢。”

沈湘荷有些没有听清楚,不过也并不妨碍她继续不满沈语谙,“不晓得你一天的饭吃到哪里去了,声音这么小,你是蚊子的亲戚么?”

沈语谙有些夸张的张开了嘴,嗫嚅道,“三妹妹怎么这样说自己呢。”

沈湘荷一听,脸色又是不好看起来,啪的一声拍桌而起。沈语谙却已经转开了目光走到了砚台边上蹲在那儿看着有些手足无措,“这是刚才大姐才给我的墨石,我才刚刚开始用呢,但是现在却已经变成这样了,不知道还可不可以用。三妹妹有什么不满冲着我来就好了,何必将大姐牵扯进去呢?”

沈芮青和沈未初也是看着这边的,不过话题牵扯到自己身上来了,沈芮青也有些不怎么高兴的,她才抬起手来却忽然被王可人给握住了,沈芮青立刻便换了嘴里的话,“二妹妹,三妹妹,这里可是学堂学习的地方,可不是用来吵架的。”

沈芮青果然聪明了好些,沈语谙看着那墨石,里头青青的颜色就那么暴露在自己的面前,还没有让她看仔细了,王可人就已经走到了她身前来用手帕将那东西给包裹着捡起来了,“二小姐,这东西都已经破城这个样子了,已经不能在用了。”

这里是沈家,是一个医学世家,里头的人不管天赋好不好都是要学习医术的,就是姨娘也要学的,虽然学得没有正式夫人那样系统和深入,但是也就是说这里的人对药材都是认识的,沈芮青竟然将一块掺杂了不知道什么东西的墨石交给自己使用,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有这个把握让别人发现不了。

沈语谙又看了一眼沈湘荷,沈湘荷有了沈芮青出言阻止已经没有在多说什么了,就伸了伸脖子有些不甘愿的重新坐回了自己的位子,坐的笔直的拿起毛笔来开始练习。

女夫子离开的时候已经是接近中午的时间了,不过她不会在这样的家里用膳,反而是坚持回家之后在吃饭,沈语谙和沈芮青四姐妹便将人送到了门前。

女夫子倒也不推辞,带着自己的小书童上了马车。

“我瞧着那二小姐是个好的。”小书童看着女夫子,见她表情没有什么不耐烦便继续开口道,“夫子出去的那么一小段时间里那二小姐又被欺负了呢。但是就算是这样,那二小姐也没有哭鼻子。”

女夫子噗嗤一声笑出来,“你便是这样来判断那人简单还是不简单,好还是不好的?”

小童子皱了皱自己的鼻子,问道,“那夫子应当如何看呢?二小姐虽然脸上的确是不怎么好看的,但是笑起来却还是让人很舒心,而且呀,那二小姐眼眸里很干净,看着就让人很舒服。”

女夫子揉了揉小童子的脑袋,道,“你现在还小,那二小姐在沈家吃了这么多的苦恼,若是一个这么容易被欺负的日子岂不是要过得十分的难受?对于她来说,用尽自己的能力上位,开拓自己的人脉关系才是最重要的,所以你呀,也别傻乎乎的让人骗了去。”

小童子睁大了眼,想要点头又想要摇头,最后只能保持了沉默。

沈语谙许久没有动过笔了,就算之前给玉麝写的那些药方都有些鬼画符的嫌疑,现在忽然写了将近两个小时的字只觉得自己的手腕都快要废了。但是又一想,自己可还得好好学习呢,中午才睡了一小会儿之后便起身开始继续练字起来。

只是一门心思却半点都没有放在练字上头。江家那边没有了动静,沈语谙也不是很着急,但是自己真正在意的没有了动静,沈语谙就不怎么能够静得下心来了。

正想着,房门就被敲响了,“谁?”

“小姐,是玉脂。”

玉脂这个人小是小,但是人家却真正是个脑子聪明的,学东西快,而且理解也很快,沈语谙不过将自己要知道的粗略的说了一遍之后,玉脂便能够将她想知道的还有暂时没有想到的都给调查清楚了放在她面前来让她看。

玉脂进来之后将门关上,缓声道,“小姐,现在外头的确是开始流传出关于一个安于城的人的消息了。这个人倒也真是瞒得住,悄无声息就在阳城扎根了,而且关键是人家还对这个人没有什么概念,许多人都猜测这个叫做安于城的男人是京城安丞相家出来历练的公子。不过这人也是在是低调,流传出来的消息实在是少之又少。”

沈语谙点了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让玉脂接着说。

“安于城在阳城购置了不少的土地房产,看样子是打算做生意,不过那些门帘还在装饰当中倒是看不出来到底是打算做什么,而且听说最近安于城又将目标指向了城东的樱山那一部分地面,但是樱山的地面又被放在了江家发出来的帖子里,不晓得安于城会怎么做。”

身孕想,这不应该是安于城应该怎么做啊,应该是江家在得知了这个消息之后应该怎么做。

玉脂将这一部分的事情说完之后,又转了话题,说到江家来。

“听说江珊珊似乎已经病入膏肓了,若是在没有人救治的话,估计要香消玉损。”玉脂皱了皱眉头,“但是江家老爷倒是十分的看得开的,到了现在也没有要来找沈家人救命的意思。反而在开始想办法接触安于城。”

沈语谙笑了笑,便听到玉脂疑惑的声音道,“但是根据玉脂的了解,丞相并没有一个叫做安于城的儿子,而且他的儿子现在要么在京城,要么在边塞要么领兵,却没有一个应该在阳城的。”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