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古言  >  大晋医女  >  第一章 醒来

第一章 醒来

2090 2017-09-25 11:30:26

夏日的正午,太阳正是毒辣的时候,穆府庭院的青石板上趴着一个紫衣的少女,头发瀑布般的披散着,只是身上没有一块好地方,被鞭子抽得鲜血淋漓,甚至四周的石板都染上了猩红色。

来来往往的丫鬟看到她老远就躲开,仿佛她身上沾染着瘟疫一般,偶尔有两个必须经过她身边人也都是一脸鄙夷。

过了许久,地上的人突然动了一下,或许是伤的太重,努力了很久才抬起头。

看着面前古朴的装饰,沈语谙一阵恍惚,她下班的路上遇到了公狼,她拍下了证据,并当众揭穿了那人的行为,没想到那人羞愤之下竟然掏出了刀子…….

但,现在她应该在医院才对,这里是哪里?

此时一个穿着蓝色衣裳的男子走了过来,站到了沈语谙的跟前“呦,还活着呐!”

“你..是谁?”沈语谙强撑着问道。

蓝衣男子用脚狠狠的踢了一脚沈语谙的手臂,沈语谙忍不住痛呼出声“既然活着,就赶紧收拾东西滚回去,别在这里碍眼”

而这时,不知道从哪里走来两个壮硕的婆子,两人扯着沈语谙的两只胳膊,把她拉了起来,丝毫不顾及她身上的伤,拖着沈语谙就往走。

直到把沈语谙扔到了一处小院,院子里林立着不少丫鬟,只是谁也没有理会她,仿佛刚刚什么事都没有发生,根本没有人来过一样。

沈语谙过了很久才支撑着抬起头,不远处就站着一个丫鬟,沈语谙的声音沙哑的吓人“你好,这是哪里啊!”

那丫鬟目光冷冷的看了一眼沈语谙,仿佛在看一个死人,什么话也没说,只是换了一个离沈语谙更远的地方位置站着。

过了许久,沈语谙觉得自己快要疼死了,才有一个粉衣的丫鬟跑进来,满脸的泪花,眼睛更是哭的通红,扶起了沈语谙,向两旁的丫鬟福身行礼,才回到院子旁边两个人居住的小屋子里。

说是小屋子,一点也不委屈,除了一张床任何家具摆设都没有,但沈语谙已经没时间去观察这些,知道烫到了床身,沈语谙才感觉身体舒服了不少,那小丫鬟一直跪在床边低声的哭,沈语谙受不了便道“别哭了,我还没死呢!”谁知,那丫鬟哭的更厉害了,一边哭还一边说着“玉麝无能,不能保护小姐”

沈语谙看着快哭闭过气的丫鬟,语气只好温柔了一点“我没什么事了!”沈语谙语气一顿,试探着问“你去哪了?”

那丫鬟抽噎着回答“穆少爷把您带走,我就跑回家里去找人为您求情,谁知道刘管家竟然说是您主动出诊的,治好了名动天下是您的厉害,诊不好,被打死也是你活该,自不量力!”

沈语谙听了丫鬟的话,眸光渐冷,这样一个大环境,一个仆人敢说出这样的话,除了这原主没什么势力,就只能是背后人有授意。而这两种情况,无论哪一种,对沈语谙都没有丝毫益处。

“先上药吧!”沈语谙对玉麝说,衣服被鲜血浸透,太阳暴晒后,仿佛念在了身上,不舒服是次要,汗水侵入伤口的疼痛才最折磨。

玉麝拿着剪子丝毫下不了手,沈语谙一向是雷厉风行的人,抢过剪子,三两下就把衣服简称了碎片,同时也撕开了刚刚愈合的伤口,新一波的鲜血很快便将床单染红,沈语谙被疼的满头大汗。

玉麝看着这样果敢的沈语谙,被吓的楞在了那里!她服侍沈语谙十年,十年来,每次受到委屈,沈语谙除了偷偷哭,什么都不会做。而现在她竟然自己下手剪破了衣服,并且一滴眼泪都没掉!

衣服退尽,身上的伤口全部显露了出来,满身血污,后背的伤口看不到,但只手臂与前胸就足够骇人!看着一身的商,沈语谙的眼神几乎冻成冰。

她是美容师,又是出身医学世家,从小洗澡盆里都是养肤的草药!一直以来,她都是肤如凝脂的典范,身上别说疤痕,连印子都没有一个。玉麝端着热水,小心翼翼的给沈语谙擦伤口,上药,更加尖锐的痛苦袭来,沈语谙咬紧银牙,发誓一定要让打他的人好看!

一身的伤口直到天色渐暗才上完药。上了药,沈语谙在玉麝的搀扶下到了那位穆小姐的房间。

沈语谙在商场上打拼,早已练就了七窍玲珑心,几句话就套出了这种没什么经验的小丫鬟知道的全部内容。

原主也叫沈语谙,是沈家的庶出二小姐,沈家更阳城是数一数二的大户,已医术著名,这位穆家的二小姐穆同心是要被送去京城参加选秀的,现在却不知道因为什么,脸上起了很多疹子,穆家又不敢声张,只好暗地里找了沈家,而沈家在看到穆小姐的脸后,都觉得治不好,又不敢得罪穆家,只好送来了这个不受重视的庶二小姐,当这个炮灰。沈语谙不敢暴露自己什么都不会的真相,只好在穆家的大夫勉强装作自己非常厉害。

可怜这个二小姐,平日里连三七、白芷都分不清,几日下来穆同心的脸没有丝毫变化,反而愈加严重。穆家的族长非常生气,把她拉到了前院用鞭子狠狠的抽了一顿。想到这,沈语谙身上的伤口仿佛又疼了起来,看着房门前站着的丫鬟,沈语谙深吸了一口气,她倒要看看这穆同心到底是什么病,没有人能治!穆同心院子里的丫鬟依旧站成一排,没有人理会突然出现的沈语谙。

商场打拼的时候沈语谙什么没见过,这些丫鬟如此浅显的招数在她眼里自然不算什么,但玉麝却有些不舒服。

沈语谙没有理会那些丫头,一把推开了穆同心的房门,顿时感觉到一股闷热的空气迎面而来,沈语谙皱起眉头,这个湿度也太大了吧!

穆同心则坐在离窗子最远的一处美人榻上,穆家自己的大夫林医正则正在给她拆纱布,看到穆同心层层纱布下的脸沈语谙惊呆了!那是伤痕累累的一张脸,丘疹,水疱甚至还有很小的糜烂面。沈语谙尽量的稳住自己,不叫表现的太吃惊,缓步走了过去,看着穆同心“大小姐,我来给您换药了!”





请输入5到80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