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古言  >  大晋医女  >  第四十章 花言

第四十章 花言

3062 2017-11-06 16:41:24

整个花厅蓦地一静,管家倒是松了一口气,虽然神遇到延后了这么一段时间才过来,但是到底是来了的自己的任务也就是完成了的。

沈语谙的确是沐浴之后才过来的,身上没有带着水汽但是头发却还是湿漉漉的。漆黑的头发披散在身后显出了一份安静的乖巧来。

她穿着一件浅青色的对襟夹袄,长长的素色长裙上只零星的绣了几朵白色的牡丹花纹样,看起来恬静高雅,半点也不显庶女的低微,就是说这是一个嫡女的气质也没有人会不相信的。

沈夫人看着沈语谙的眼神微微一变,却不在开口了。同样在打量沈语谙的还有沈和端和江夫人和云姨娘。沈和端最近一直在忙着,直到现在才稍稍有了空闲,算得上是真正的见了见自己的女儿。

这么长一段时间来也只是听说了沈语谙变化很大,但是到底有多大却半点不清楚的,现在看着,这个女儿眼里不但没有了那些怯懦的神情,反而变得自信起来。

简直让人不敢相信。

江夫人同样是听说过了沈语谙的变化的,这样的变化她也只是听说了。听说沈语谙这个沈家的二小姐自从从穆府回来之后就变得和之前完全不一样了,但是这个不一样到底在哪里她却也是不清楚的,毕竟她江家夫人完全没有必要去在意一个庶女,时时刻刻让人关注着。

在场唯一稍稍知道沈语谙底细的也就是沈夫人了,但是沈语谙对沈夫人算是有恩,有了沈嘉熹这一层关系在这里维系着,沈夫人到底会如何做沈语谙还真是猜不到,但是在这里见到沈夫人的那一刻开始,沈语谙心里也就有了些许的数。

云姨娘见到这样的沈语谙先是变换了一阵脸色,这才哭丧着脸在沈语谙开口之前就开始叫道,“沈二小姐,你是菩萨心肠,江家四小姐不过是年纪小些贪玩了些,可是你也用不着这样来折磨她呀!”

沈语谙半个眼神都没有给云姨娘,直接忽视了她站在沈和端和沈夫人面前恭声道,“女儿给父亲母亲请安。”

沈和端点了点头,没有开口说话,沈夫人便将沈语谙拉起来,语气怜惜,“语谙受苦了,被别人平白无故泼了脏水,不晓得是些什么样的心思呢。”

江夫人脸色也变得不好看起来,因为江珊珊和云姨娘的隐瞒,她半点准备都没有的就来了,何况她原本就不想过来的,从占理到不占理不过是一句话的时间,但是这场面就变得相当的尴尬起来。

“沈夫人,现在下结论还为时过早了吧。”江夫人缓了缓才开口,不过语气已经算是软化了一些了。

江珊珊出事对她来说也算是一件好事。

沈语谙这才将目光放在了江夫人和云姨娘身上去,云姨娘看起来的确年轻貌美,但是有了江珊珊这么大的一个女儿现在至少也有快三十来岁了,只能说是她保养的好,让人一眼看过去就觉得是哪家宠坏了的大小姐。

反观一边的江夫人,一身蓝色的锦色缎锦,头发规规矩矩,上头只有一支金不摇。耳垂各坠了一粒拇指大小的白玉珍珠看起来颇有几番端庄和贵妇人的气质,和身边的云姨娘果然是天壤之别。

这就是正室夫人和小妾的区别啊。

沈语谙从沈夫人身边起来,对着王氏行礼,“沈语谙见过江夫人。”

沈语谙脸上的胎记面积过大,青色泛着黑的不规则模样看起来有些恐怖,但是那双杏仁一样的眼神却是格外的明亮,仿佛能够让人被一眼看穿一样。仔细看去,却又觉得里头明明白白透着的都是天真和灵动。

“沈二小姐安好,”王氏点了点头算是对沈语谙的回礼,然后开口问道,“想必沈二小姐也知道我是为何而来的吧?那我也就不绕圈子了。沈二小姐,你和姗姗发生了冲突是么?”

沈语谙眼神单纯,脸上表情不变,站直了身子回道,“是。”

没有辩解,只是简单的回答了一个是字。

王氏忽然觉得沈语谙变化的不但是她的医术,更多的是让她变得像是一只让人难以捉摸的老狐狸。

“我们家姗姗还动手推了你一把是吧?”王氏接着问道。

沈语谙点头,“是。”

依旧只是一个字,一个十四岁的小姑娘能够这么淡定么?江夫人皱了皱眉头,叹气道,“是,我承认姗姗脾气是着急了点但是二小姐你也不应该给姗姗下毒啊。她做错了事情你直接告诉我,我自己会教训管教她的。那二小姐,你吧解药拿出来吧?”

沈语谙全程没有说一句话,只是看着江夫人,江夫人说话越来越僵硬,只能生生转变。

“我没有下毒。”沈语谙等江夫人说完之后开口道,“我没有和她动过手,当时在场的人都知道。”

“但是在场的人也都知道你沈二小姐当时放出了话来威胁江四小姐!说完了威胁的话之后江四小姐就生病了!这件事又该如何解释?”云姨娘有些忍不住了,她还记得江珊珊痛苦的模样,如果让她在抓下去只怕一张脸都要没有了。

没有了江珊珊,自己的低位肯定会下降许多的!

“这位······姨娘。”沈语谙又转向了云姨娘,“我希望你以后也不要生病,既然你的女儿瞧不上我沈家的医术想必您也是一样瞧不起的,以后若是生病了求到我沈家头上,我沈家只怕没有这个能耐给您治病。”

云姨娘话语被噎了一下,眼前这个小蹄子这是在用实际行动表示她当时是怎么威胁江珊珊的,这样的话语看起来又完全没有半点差错的,就是兔子急了都要咬人呢,何况人家最为得意的医术被人推翻了。

“既然事情都清楚了,那江夫人就请回吧,”沈夫人坐在上头,眼神冰冷,“嘉熹身体的确不怎么好,才回来需要照顾,只怕没有这个心情来招待江夫人了。”

“夫人!”云姨娘看了一眼身边脸色已经十分难看的江夫人,叫了一声,情真意切起来。如果这个时候离开了岂不是说沈家的确没有下毒么?那她的女儿怎么办?找来的大夫几乎都说找不到病灶,根本医治不好。

江夫人犹豫了一下,只能继续开口道,“我们家姗姗现在生了病,不知道沈老爷能否抽出一点的时间为姗姗诊治······”

“我沈家的医术可是入不了江家的法眼的,既然如此,老夫也就没有这个必要走这一趟了。”沈和端拒绝的毫不客气。连说没时间这样的借口都没有拿出来。

显然在这一次的事情上沈和端气得不轻。

江夫人咬牙说了一声走。云姨娘还有不甘,却被江夫人的眼神给吓住了不敢在开口说话。

江夫人显然有自己的考虑,和江珊珊比较起来,自然是和沈家的合作更为的重要的,趁着现在沈家还没有真的要和他们江家断绝合作还是早点走吧。

倒不是她害怕沈家,毕竟就是真的比起来江家还要略胜一筹的,只是谁没有个生病的时候?

沈语谙倒是半点不轻松,她目送了江夫人和云姨娘离开之后就转身对着沈和端和沈夫人普通一声跪了下去,“请父亲母亲责罚!”

沈夫人便将她从地上拉起来,“责罚什么?我心疼还来不及呢,你这孩子从小就喜欢闷着,受了委屈也不晓得说出来,现在被人欺负到家门口来了泼了脏水竟然还想着是自己的错,怎么能这么的心善呢?”

沈语谙摇头道,“是女儿为沈家惹麻烦了。”

沈和端伸出手摆了摆道,“这件事你不用在管了。”

沈语谙欲言又止了两下,最后还是点了点头。悄悄看了一眼沈夫人身后站着的沈嘉熹。

沈嘉熹也正看着他,但是却毫无波澜,半点让人看不出来他到底在想写什么。

玉麝在院子里等得有些着急起来,走来走去走了好几圈,好不容易等到自家小姐回来了急忙就迎上去,一边打量她是不是受了委屈一边问道怎么样。

沈语谙笑了笑伸出手指将玉麝推开些,“不过就是找麻烦而已,道理都没有攥在自己的手上就过来了,哪里还会让我吃亏了去?”

玉麝这才笑了笑然后点头,“小姐果然是最厉害的。”

“厉害什么呀。”沈语谙叹了口气,“明天就是第八天了,我原本计划今天去买几个人回来现在也已经没有时间了,明天不晓得要挑些什么样的人回来呢。”

说起这件事,玉麝啊了一声,然后道,“小姐,刚才管家来过了,他送了一份名单过来。”

名单?现在送名单过来?

管家不是跟着沈和端还在花厅的么?

“不是府邸的李管家,是赵管事,是夫人.奶娘的夫家,夫人的奶娘随着陪嫁过来,赵管事也就一并过来了,虽然在沈府里低位比不上李管家,不过却也是说一不二的主。”

“拿过来我看看。”沈语谙大体整理了一番,现在送上一份名单,这是在讨好自己做感谢呢还是让自己放低戒备心呢?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