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古言  >  大晋医女  >  第二十一章 虚惊

第二十一章 虚惊

3064 2017-10-12 21:01:03

给玉麝换了药之后,两人便出了门。

玉麝还有些紧张,看着蒙蒙亮的天空又看了看身边仿佛变得勤快了不知道多少倍的小姐,咳了一下,“小姐,现在我们可以出去吗?”

“为什么不可以?”沈语谙反问道。

“就是出门吧,都是需要夫人或者老爷的令条的,现在夫人和老爷只怕是还没有起呢。”

出门还需要令条?那怎么不在安排一个进门也需要令条啊?

沈语谙眯了眯眼,昨天虽然搞得有些鸡飞狗跳,有好些事情都没有吩咐清楚,但是可以说的是,自己的一举一动肯定全都在沈夫人的眼里。沈夫人应该知道自己今天会出门去见见那对母女的,所以才会在昨天的时候警告自己不要随便抛头露面。

沈语谙计较了一番,看着还浸泡在蒙蒙白雾中仿佛仙境一般的沈府,然后摇头,“我忘记了弄出门的条子,但是这不代表我们不能出去。我是小姐,难道还会被人死拦在那里不曾?”

玉麝有了昨天的经验,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的主子不但变得十分的自信,而且也仿佛被好运光顾了一样没有在收到更多的伤害,但是也足以说明她对要听从自家小姐的话的决定了。

今天是玉麝带路,不过和昨天走的路不一样的就是,玉麝并没有带她走正门。

“沈府除了正大门之外,东西还各有一个偏门。今天我们没有马车了,从西偏门出去的话距离那妇人的家里更近些的。”玉麝走了两步之后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竟然回头解释了一番。

这个丫头果然不是真的笨的,至少在某些方面门清。

越靠近了偏门,沈语谙就越能够听到外面传来的喧闹声,不像是在打架,反而和热闹,祥和一片。

“西偏门出去有一个小型的早市,沈府的丫鬟在平日里采购就来这里,若是大采购的话,则是走的更远一些,去阳城的市场上买东西。阳城的市场足足有五条大街,也是整个阳城最为繁华的地方。”

沈语谙点了点头,这阳城的构造,应当和现代差不多,所谓的市场便是商业区,这边则是住宅区,虽然会有早市或者夜市来供应一般的需求,不过和闹市区那边比起来,这边肯定安静多了,适合居住。

如果不是要急着去给那妇人治病的话,自己肯定是先在早市里逛一逛的。

转过围墙的拐角,沈语谙就看见了西偏门,和正门比起来,这个西偏门就小了不少。守门的依旧是两个,看着沈语谙到来之后却没有像昨天的那两个守卫一样视而不见,反而十分听话的行礼了。

虽然说不上恭敬。

玉麝有些疑惑,这一次不但玉麝疑惑了,就是沈语谙都疑惑。不过她的重点不在这里,只是点了点头就带着玉麝,先一步走了出去。

两个守卫依旧弯着腰,并没有阻拦。

直到走出去了好远,玉麝都没有想通,“小姐,为什么我们能出来啊?我们明明都没有出门的令条啊。”

沈语谙笑而不语,微一转身看了看背后的围墙,喃喃道,“我也想知道啊。”

玉麝的记性还不错,而且也就是昨天的事情,所以很快就带着沈语谙找到了妇人所在的屋子里。

虽然也是在住宅区附近,但是这里和沈府就完全是两个极端。低矮的土胚房带着风霜的味道,竹篱看起来也已经败坏了一半有余。

现在天色已经要亮堂一些了,虽然太阳还是没有出来,但是土胚房的轮廓已经可以看出来了。玉麝站在门前有些犹豫,看样子对昨天见到的场景还记忆尤新,现在根本不敢进去了,就连脸色都变得煞白起来。

沈语谙站在她身后,等着玉麝做出决定。

如果连这一步都不能克服的话,那玉麝以后只怕是和这一条道绝缘了。

不过好在玉麝并没有让沈语谙失望,只见她深呼吸了几口气,然后伸出手敲了敲门。

和早市的热闹不一样,这里安静得过了头。更远处可以看到群山起伏,黛色的山岳缠绕着袅袅白雾别有一番韵味。在这样宁静的环境里,敲门的笃笃声就格外的刺耳起来。

不过让沈语谙和玉麝意外的就是,里头半点动静都没有。

这有些不应该啊。

要知道沈语谙最开始想着那个小姑娘这么担心自己的娘亲,应该是一早就起来了等着自己的,如果自己不来的话说不定还会找到沈府上,但是现在看起来这家人不但小姑娘不见了,就是那妇人的动静都没有传出来。

玉麝显然也有些奇怪,她愣了愣,然后又敲了三下门。

不过门里依旧没有动静。

“小姐?”玉麝转过头看着沈语谙。眼神动了动却没有想好自己应该怎么办,只能像沈语谙求助。

沈语谙疑惑,不过也只是一瞬间的事情,她叹了口气,拉了拉背着的行囊。

不能擅闯民宅和不能见死不救比起来,显然是不能见死不救更加严重一些的。

沈语谙下一刻就做好了决定,刚刚准备点头,伸出手搭在了玉麝的肩膀上,将人往后拉了一步,“算了,是我们没有约好时间,我们等着便是。”

玉麝不疑有他,只是点了点头,然后就跟着沈语谙退了出来,站在了篱笆外。只是她和沈语谙到底有一些距离,根本没有发现沈语谙浑身紧绷着的身体。

直到太阳出来,暖红色的阳光照射在沈语谙僵硬的身体上,这才打了一个寒蝉恢复了过来,才有功夫去想,自己刚才见到的是不是真的。

有人站在房屋后面监视她们。

那个人并没有动,甚至在有些暗淡的天色下连影子都没有。但是那双凌冽的眼眸却仿佛是刀子一般刺入了沈语谙的内心。

那样的眼神,仿佛看着的不是活人,而是一具冰冷的尸体。

沈语谙并不怕死人,或者是鬼神,但是那个活人,能够让沈语谙变成死人。

是的,沈语谙怕死。

自从有人一刀将她捅到这个世界来之后,她就怕死。

她不算是真正的死过,却又是真正的死过,沈语谙不想要在感受那种生命流逝力量流失的无力感。

那个人,是谁?

玉麝应该是没有发现那个人的存在的,不然的话她肯定不会像现在这样的平静。

沈语谙叹了口气,对上了玉麝透过来的询问的目光,“我猜想,那个小姑娘应该是将自己的娘亲带走了。”

“带走了?”玉麝稍稍一愣就反应了过来,“可是将那妇人带到了沈府门前等着?那小姑娘原本也是十分着急的,现在又得到了小姐一个和那所谓的神医一样的回答肯定心里不安。若是一早就等在沈府门前也还说的过去。”

沈语谙点点头,“我就是这样想的,玉麝,你快去沈府门前瞧瞧是不是那妇人和那小姑娘在那里等着了,若是碰见了,你就将人叫过来。我在这里等着,若是那母女只是出门了一趟回来也能够见到人。”

沈语谙的说法让玉麝将为什么你不跟我过去的念头打消了,只说了一声让沈语谙在这里等着不要乱走自己很快就回来,便转身离开了。

直到看不到玉麝的背影了,沈语谙这才深呼吸一口气转过头来。

土胚房还是那样,不过在这样的金灿灿的阳光下却显得有些渗人起来。

沈语谙将视线转移到刚才自己看到的地方过去,但是现在却什么都没有看到了。

错觉?

还是那个人已经走了?

沈语谙疑惑,刚刚准备往前走一步的时候,就见到房子后面转过来一个人。他穿着一身的黑衣,就连脸上都蒙上了黑纱只露出一双眼睛,但是不得不说这个人给人的感觉还是很冷。

“我不知道你是谁,和这家人有没有什么关系,但是我只是答应了那个小姑娘的请求过来帮助她的,没有其他的意思。”沈语谙想了想还是解释了一声。

她之前并不确定这个人到底有没有注意到自己已经看见了她,但是她僵硬的动作肯定落入了这个人的眼里,为了让自己以后不再有莫名其妙的麻烦,沈语谙只能在现在支开玉麝然后单独和这个人说话。只是没有想到的是,这个人竟然自己走了出来。

这算什么?对将死之人不在隐瞒?

“我知道。”那个人开口,竟然是个姑娘,声音如同她的眼眸,半点情感都没有。不过沈语谙至少从这三个字里没有听出有杀意。这就够了。

场面有些尴尬,沈语谙松了一口气,指了指房子,“我想问问,我的病人还在里头吗?”

黑衣姑娘摇摇头,然后转身就走,“记住,不许告诉任何人你在这里见过我,否则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

我记得我记得我记得。

沈语谙还没有来得及点头,眼前的黑衣姑娘就消失了踪影。

真是快啊。

看来在古代的确随处都是不简单的人。

黑衣姑娘都告诉了自己这人不在这里,沈语谙也没有在等下去的必要了,立刻就动身往沈府门前走去。不过她去不是见那母女的,而是在路上找了一家客栈,开好了房间。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