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古言  >  大晋医女  >  第十二章午睡

第十二章午睡

2087 2017-10-09 10:09:55

沈语谙现在的屋子不算太大,也没有到达让人看一眼就觉得寒酸的地步,视线晃了晃,透过屏风,沈语谙就看见了放在桌上的一小袋一小袋的药包。

显然就是玉麝才买回来的药材。

“现在是什么时刻了?”

“小姐,祖宗!”玉麝服侍沈语谙也是服侍惯了的,三下五除二便将她塞到了一件素锦的百花长襦里去了,将她推到梳妆台面前递给她擦脸的帕子,又急急忙忙拿了一件浅青色的小衣让她披上,“您现在知道时辰晚了?哎哟早干嘛去了,现在都已经是未时了!”

沈语谙对这古代的记时方式不敏感,好半天才换算过来应该是下午两三点的样子了。

自己这一觉睡了四个多小时?

哎哟难怪这么饿。

玉麝现在也不能给自己的小姐梳什么复杂的头饰了,只从两边各自分了一缕头发挽到后脑,用一根青色的发带束好,坠了两粒珍珠坠子便推着人出门了。

沈和端和沈家的夫人越氏并没有太深厚的感情,小妾一房一房的娶,不过越氏夫人的位置倒是没有动摇过。

玉麝说,这多半是因为越氏身后还带着一个越家。虽然比不上沈家,但越家好歹是阳城钱权排的上号的家族,只可惜没有官位在身,始终低人一等。

沈夫人为沈家生了一儿一女,女儿便是沈芮青,沈家的大小姐。

沈芮青上一次在穆府吃了亏,肯定会讨要回来,只是沈语谙没有想到沈芮青竟然这么没用,竟然要自己的娘亲出面给自己讨回来。

沈夫人所在的院子是整个后院最大的一处,别致优雅,只是门前站着的几个粗使婆子脸上的戾气生生破坏了这里的祥和氛围。

玉麝上前去对着两个婆子行礼,抬起脸讨好道,“二小姐来了,还请两位妈妈通报一声。”

“哟,二小姐来了?”一个婆子压低了声音,仿佛粗砂刮过玻璃,十分刺耳,“等着吧,夫人在午睡呢!”

沈夫人对自己一向不怎么友好的,但是这对于沈语谙来说并不是什么大事,之前的恩恩怨怨自己不了解也就罢了,但是之后的恩恩怨怨,如果这沈夫人真的要报复在自己身上,那就不要怪自己不客气。

现在正是四月间,在春天的范畴之内,沈语谙虽然才恢复过来体质不算太好,单在这样的天气下还是能够撑住的。

玉麝听到那婆子的话一下子就愣住了,瞪大了眼睛不知道应该怎么办才好了。

之前沈夫人虽然不待见沈语谙,但是都是直来直去的给一个名堂就可以惩罚了,现在却连理由都没有,直接让人站在这里等着,心里不免升起些委屈和不忿。

“瞪什么瞪!在瞪给你眼珠子抠下来喂狗!”婆子火气倒是十分大的,见玉麝的模样直接瞪了回去。

玉麝只能缩回了沈语谙身边,满脸的委屈之色,“小姐,张婆子让我们等着,夫人在睡午觉呢。”

沈语谙笑笑,点头却是看着那张婆子道,“既然如此,我是不能打扰母亲午睡的,那就先回去罢。”

玉麝心里更是发苦,这摆明了就是因为小姐你没有在第一时间过来而受到的惩罚,现在竟然要直接就离开,夫人只怕是更生气,那就不是被罚站这么简单了!

玉麝心里发苦,是玉麝的事情,沈语谙完全不在意,看了她一眼,转身就要走。

“诶!小姐!”玉麝回头看了一眼张婆子,只见她脸色发青,显然就是对沈语谙的不上道表示了分外的不喜,不晓得在夫人面前又要怎么添油加醋一番。

沈语谙闻言停下来,微微转过身子看着玉麝,“怎么?你舍不得走?”

玉麝见沈语谙根本没有等自己的意思,想着伸头一刀缩头也是一刀,既然都已经得罪了夫人了,也不在乎到底得罪了多少了,于是一拍腿跟了上去。

“慢着!”

沈语谙停住脚步,转过身,看着那叫住自己的张婆子,“怎么,张妈妈还有什么指教么?”

“二小姐,既然夫人请了你过来,就算夫人在午睡,也应当在这里等着夫人午睡醒来,这般直接转身就走的做法,只怕是不怎么恰当。”

沈语谙完全不在意,也是笑起来,勾起来的嘴角呈现一个非常漂亮的弧度,让她一张普通的脸呈现出一种神采来,“母亲一直都对我们几个孩子疼爱有加,若是让母亲知道我在门前等着母亲醒过来只怕是连觉也不好睡了,语谙受了母亲这么多年来的疼爱,自然不能做这等让母亲不安的事情。”

“二小姐也莫要扯这样那样的理由了,只怕这心里没有孝心才是真正的原因。”张婆子脸上的嘲讽已经变得十分的明显了,毕竟沈语谙在他们的眼前一直都是一个受了委屈也只会自己偷偷哭泣的姑娘,哪里会有这样的口舌来和自己争辩?

沈语谙脸上露出难为的表情,也不提着要走的事情了,看着张婆子行了一礼,“语谙不知道做了什么事情让张妈妈这般误解,语谙为人怎么样,张妈妈是清清楚楚的,对母亲也是绝无二话。”

“行了行了,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心里想的是什么,这样的话语也就不要在说了。”张婆子见沈语谙服软,心里也是好受多了。只是原本只是想让她站一站,站够了一个时辰在让人进去的念头现在也放了一放,不让眼前的人站过了晚饭时间,张婆子并不打算放过她的。

沈语谙便站着了,她原本也没有打算离开的,这婆子给了玉麝脸色看,沈语谙虽然并不打算和她过不去,但是也不代表她会轻易放过她的。

玉麝曾经说过,沈夫人虽然时常惩罚她,但是却总是有理有据的,沈语谙以前又是嘴笨的,根本不会为自己辩解,所以才会时常受委屈。

这些线索已经足够了,沈夫人绝对是一个在乎颜面的人。

阳城虽然不是京城,但是其繁华程度却绝对可以在这个国家排的上号的。在这样的城市里,一个大家族最重要的,就是内里的事情了。让一个大家族的奴才随随便便欺负一个小姐,这名声传出去了,只怕这沈夫人——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