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古言  >  大晋医女  >  第四十八章 谈判

第四十八章 谈判

3057 2017-11-02 23:17:01

山庄里头和外头呈现出来的都是一样的朴素,新鲜的油漆味道还没散干净,江禅走在院落里的时候不知道是不是有了之前的反应,现在看起来平静多了,不过到底将之前的慌乱给展现了出来,沈语谙勾起唇角,依旧不怎么着急的。

院落里的人并不怎么少,沈语谙这么一路走过来就见到了不少扫撒的丫头,不知道这些人是不是江禅自己找的,每个丫鬟看起来都是一副宠辱不惊的模样,不过脸蛋却都是比自己好看多了的。

江禅应该是之前就给管家吩咐了,现在就直接将沈语谙带到了会客厅里。会客厅里设计的八面通风,全是镂空的门帘设计,暗红漆花的屏风配着四季常青的花草看起来别有一番韵味。看来这个江禅是在这里花了一番功夫打造的。

沈语谙在下位坐好,立刻就有丫鬟上前来给自己倒茶,浅黄色嫩绿色的茶汤从嫩白的瓷器嘴里倒出来,升起袅袅白烟,整个会客厅里全是茶香味。

“这是早春茶,味道较涩,但是胜在清新自然,不知道沈二小姐可还习惯。”江禅端起茶杯,看了一眼沈语谙。沈语谙对茶的了解并不多,唯一知道的就是茶,小型灌木,喜热喜潮长在排水好的山坡之上,含有茶多酚茶色素茶多糖,对心脑血管有软化作用,对人的神经有刺激作用,常年饮用会导致睡眠不稳······

这样的想法从脑子里一闪而逝,沈语谙便对着江禅笑道,“江大公子难道请语谙来,便是品茶的么?”

姜茶不说话了,沈语谙也就垂下了眼眸认真的喝茶。不过这茶她实在是不怎么会和,只觉得有些苦味在嘴里化开,也没有什么甘甜回味的后韵,心里想着自己和这茶果然是无援的。

江禅虽然不说话,但是一双眼却依旧看着沈语谙,见她在喝茶的第一口便皱了皱眉,然后又轻轻的在抿了一口,似乎是觉得自己实在是不习惯,便将茶水放下了,抬起一双亮晶晶的眼眸和自己不期而遇。

有些尴尬。

“沈二小姐······”江禅嘴里唤了一声这个名字,然后道,“我与沈二小姐也算是有缘,第二次见面了,沈二小姐不若直接称呼我为江禅,我也厚着脸皮称呼一声沈语谙。”

沈语谙心里想,这个人现在这是要和自己拉近乎了然后开始砍价么?沈语谙来这里的意思很明显的,但是对方显然并不相信自己有这个能力帮助到他,说不定只是抱着一个死马当做活马医的意思来碰碰运气的。

沈语谙捏在手里的茶杯陡然放在桌上,磕出清脆的一声响来。

“江大公子有什么话,不妨直说。姑娘家的名字还是不适合随便被叫来叫去的。”沈语谙倒是并不反感眼前的人,但是这个人似乎有些畏手畏脚,不知道在怕些什么。若是以后自己的合作伙伴真的是这样的一个人的话,沈语谙觉得自己要操心的事情只怕不少。

既然这样,不如一开始就摆出自己的姿态来,若是这是一个能够改变的,也就变化了自己少操心,若是一个不能变化改变的,那就从一开始被自己压倒了放在下头管着的比较好。

江禅闻言,浑身也是轻轻的一抖,然后道,“在下只是听说,沈二小姐在我城东附近打听着樱山的事情,便自作主张请了小姐上来一叙。”

沈语谙接着笑道,“既然江大公子知道我来的目的,不妨直接就将你的条件说出来,我们也落得个轻松。”

“沈二小姐要什么?”江禅深深的吐了一口气出来,脸上却依旧没有在如同他最开始的时候一般显现出来一些疲惫的样子。

沈语谙摇头,“江大公子只怕是还没有弄清楚罢,不是我要什么,而是你能拿什么,在我这里来交换。”

江禅眼神一冷,看着沈语谙的眼神带上了不友好的气息。

“江大公子现在的处境相比自己是明白的,既然这样,江大公子还有什么可以和我谈条件的资本呢?与其完全做了他人的嫁衣成全了别人,不如找一个合作伙伴在伺机而动,岂不是更好?”

“合作伙伴相交的是心,但现在在沈二小姐眼里,我只怕是一只肥羊罢了。”江禅也不在乎直接说出自己现在在沈语谙眼里的感觉,沈语谙点点头,“江大公子倒是十分的有先见之明。”

见江禅似乎是还想要说话,沈语谙又笑道,“江大公子,我知道你现在在想什么,只要你能够拿出利润来和别的人合作也不是不可以,但是既然其他人都收到了消息又有那个不将你当做是肥羊在看待呢?若说是真心的伙伴,也不是找不到,毕竟你江大公子的名头还是结交到了不少朋友,只可惜寒门更多。而你现在更需要的,却是时间啊。”

江禅眼神又是一沉,似乎就要反驳,沈语谙伸出手摇了摇,“江大公子不妨听语谙将话说完,我和你的敌人有矛盾,所谓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在这一点上,我可以做出比其他商家更大的让步,我知道,也许就这么一点并不能打动你,不过若是我说,我能做到的我想做的,不只是你想的那么简单呢?”

玉双这是第一次跟着沈语谙出来走走,但是现在她看着不知道什么时候站起来的人,看着她背影上的那一抹倔强和坚毅,仿佛天塌下来也不会让她改变一下表情弯一下腰,那样的姿态神色,让玉双只觉得向往至极。

若是有一天,自己也能变成那样就好了,就没有人能够在将她使唤来使唤去了。

江禅在听完沈语谙的计划之后,深深呼吸了一口气,沈语谙已经能够看到对方眼里的松动了,也就不在说话,只是又回到了自己之前的位置上坐好。

江禅眼里闪过了一丝挣扎,看着眼前这个坐在那里面无表情的人,虽然那张脸第一眼看到的时候的确是会被吓到,但是在看久了之后却并没有觉得那么吓人了,尤其是那一双仿佛带着星星光彩的眼眸更是让人移不开眼。

这个之前传说的沈家又丑又蠢的庶出二小姐,明明是一个这样深不可测的人,脑子里的想法这样的完善,但是为什么会被观赏这样的名头呢?而这个难听名头的主人却半点都没有要反驳的意思,只是安安静静的坐着自己的事情。

江禅吐出一口气,声音里带上了些许的疲惫,“沈二小姐,你应该知道,我现在最差的,就是钱。但是你有么?或者说,你有这么多么?你的构想你的构思的确很惊人,也很让人有试一试的冲动,但是这条长长久久的生产链条也是需要一笔不菲的资金来推动完成的,二小姐······”

“钱的事情我自然会想办法,”沈语谙又抬起头来,眼神古井无波,“我现在只是需要一个答案而已。江大公子,你的答案呢?”

沈语谙半点考虑的时间都不给江禅,就如同她所说的,江禅已经没有时间了。

江禅张了张口,然后点了点头。

沈语谙这才战起身来走到江禅面前,嘴角都戴上了笑意,而正是这番笑意,让那一章毫不出彩的脸看起来熠熠生辉,“那么,江大公子,预祝我们合作愉快。”

说完,沈语谙便抬起脚步往外走,走到一半的时候忽然又转过头来,看着江禅的眼神在阳光里看不真切,但是里头的嘲弄意味却十分的明显。

“江大公子,钱财这样的身外之物尚且难不住我一个小女子,却已经让你一个堂堂七尺男儿弯腰了吗?如果不是这里的确是一个好地方,这样的合作伙伴,我还真是一点也不想要呢。”

沈语谙这话说的半点都不客气,但是江禅却又半点没有办法反驳,等到沈语谙的背影已经完全看不见了,他这才低头看着浅色沉淀下来的清亮茶汤,茶汤已经冷了,平静小小的茶杯口倒影出来的男人的面容,是一种仿佛已经走上了绝路的无助。

嘿。

沈语谙的动作其实很快,她在离开城东之后便又让人带着她将整个阳城都走了一个遍,将身上的十万两银票花了将近一半出去,不但购置了房产甚至连人员都已经安排妥当了,等到再一次踏上回家的马车的时候,沈语谙手上拿着的就是一份一份的卖身契和那些人的名字了。

玉双坐在她的身边,看着沈语谙的雷厉风行有些没有办法转过神来,对方的眼里到了现在都还是一种漫不经心的疲惫姿态,只是微微的将自己的眼眸和起来,看着眼前手里拿着的一分一分的东西。

“小姐。”玉双忍不住开口,将沈语谙的心神集中到自己的身上来,她摇摇头,“小姐,为什么不将这十万两银票直接给江家大少爷,反而是先花出去了这么多。”

沈语谙便笑,“江禅不是认为我没有这个能力么?那我就给他看看好了啊。”

玉双还是摇头道,“但是小姐,我还是不明白。”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