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冒险  >  猎奇档案人  >  第23章:始料不及

第23章:始料不及

3225 2017-10-11 16:06:00

恶修罗对生人气味十分敏感,如此血腥一起,所有的恶修罗全都朝着司马晴这处疯狂而来。而夜叉对血腥气味更是欢喜,只不过,它们现在并没有凑热闹的机会。

夜色里,那一身军装之人就站在它们面前,一头红艳的秀发比血气更加招摇。而面对多高的巨人般的夜叉,男人张冰冷的丽颜依然淡定如水。

夜叉族虽是半鬼半神,不过面相却非常狰狞丑陋。它们瞠目赤舌,嘴上还露着长长的兽牙。这群夜叉约有十来个,而领头的最为高大,力量也最为强劲。

“是你?”那领头夜叉微微蹙眉,显然是认出了这一身军制服的红发男。而男人并未跟它们寒暄,掌中风过,就是唤出了一本册子,翻开之后比对了一下画像。

“名册上在逃的夜叉基本都已经抓获,现世作恶三百余年,你也是该回去好好赎罪了。”男人清幽说着,阖上册子的一瞬,册子就是从手中消失。

但领头夜叉冷笑:“我祖上乃多闻天王座下八大夜叉氏族之一,凭你一个小官,也够资格捉拿我?”

“哦?”男人挑眉笑笑,“论官位资格,我倒真不是很清楚。但有句话我想你也应该听过,能者居之。你在逃三百余年,如今进了我的名册,结果显而易见。”

怎料领头夜叉听完大笑:“哈哈哈,你还是真落魄了啊,而且还傻!看来自从那件事情之后,你这贬职也贬的太厉害了。如此还不算。上头还竟将些麻烦差事丢来为难你。听说你这次连死魂封印都动了,怕是你就算抓一百个我,也收不了场啊。”

“死魂封印之事我自有安排,不劳挂心。”男人对夜叉的话毫不在意,悠哉的紧了紧自己的皮手套,“还有一件事,我想你说错了。我那名册可不是上头丢来的麻烦,和贬职一样,是我主动要求将功补过的。”

“好了,废话也说完了,你们准备伏法吧。”男人扬起了他那漂亮的下颚,一双绛红的眸如炼狱中的烈火。

他周身没有丝毫杀气,可夜叉们却显然有些怯场。只不过,能逃避追捕三百余年,它们靠的可不是所谓的运气。

轰!

深夜的大山中炸起了巨响,极其可怖的邪气和腥臭味犹如生化武器般在村中喷发!

“……唔!”司马晴瞬间就呕了出来,黔墨更是立即被熏得晕了,身体一软,从半空掉了下去。

不过好在他反应快,最后还是四肢稳稳落地,只是忍不住骂:“那红毛是不是有病啊!哪有这么做事的!好歹也做点防护、呕!”

黔墨没骂完就呕了一口,这些夜叉的邪气也太可怕了吧,连他这祸斗邪兽都有些顶不住。然而,或许是和夜叉在一起多年,此刻的邪气和臭味并没有让恶修罗们觉得发毛,反倒是兴奋起来,似乎……

似乎夜叉的邪气可以为这些恶修罗们增强力量!

司马晴自知不妙,临时起了一阵暂且挡住恶修罗们。只是若维持这个阵法,那么就无法施展将恶修罗一网打尽的大招。

“黔墨,你怎么样?你顶住啊!”司马晴现在能指望的只有黔墨,而黔墨作为她的守护兽,自然是会替她承受大部分的邪气。

黔墨现在的样子看上去很不好,十分吃力的喘着气。司马晴眼下也别无他法,只能咬牙顶着阵法,将恶修罗们挡在外面。只是,有了夜叉们的邪气,恶修罗们的力量显然比之前更强了,但这邪气却会让司马晴越来越感觉吃力。

怎么办?

现在好像只能等红毛那边先搞定夜叉了。可是,如此强大的夜叉,那红毛一个人能行吗?而且让人头疼的是,只能感觉到夜叉的邪气和力量,那红毛的鬼气完全没有丝毫。

司马晴一直以为红毛是隐藏了鬼气,但现在如此事态,那红毛真的还能够隐藏起来?

想不通,司马晴实在想不通,担心红毛是不是还没出手就已经被夜叉给干掉了。毕竟这些夜叉,可是连上古时的神兽毕方都吃了!

“小、小晴……”

正在紧要关头,黔墨终于给了司马晴回应。他变回了人形,额头上大汗淋漓,而且那双眼睛,此刻竟是没有眼白的漆黑!

司马晴一怔,怎么会这样?

此时此刻,黔墨的一双眼邪异无比,那气息竟让司马晴有些毛骨悚然。难道他也受了邪气的影响?

一瞬间,强烈的不安向司马晴袭来,但好在黔墨似乎并没有什么变化:“你没事吧,你有没有觉得好一点?”

“好一点?”司马晴真听不懂了,如此强劲的邪气入侵,她一个凡人怎么可能会好,越来越难受了还差不多。

可看黔墨的样子,倒真像是精神了不少。

“也不知道为什么,刚刚还觉得挺难受的,不过现在适应了一下,感觉好多了。”黔墨活动着手脚,思考着,“怎么说呢,刚刚有点儿像醉酒,突然就是来了那么一下,但慢慢的就是好了。”

醉酒?

适应?

司马晴对这两个词眼很在意,还有黔墨的那双眼睛。黔墨似乎还不知道眼睛的异常,而司马晴现在也没空管这事。

“既然你好了,那我们速战速决。”司马晴沉声,准备撤了法阵,可黔墨竟是拦住了她。

“不是我吹,我现在感觉非常之好。这阵不用撤,我来顶!”

“什么?”司马晴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黔墨并不擅术法,而且他们的力量原本就不是一路,现在怎么顶。

可黔墨的手,已经朝阵法伸了过去。

“黔墨!”

司马晴抓住了黔墨的手,在碰触阵法的前一秒钟制止了他。司马晴心中很不安,担心黔墨一旦碰触了阵法就会发生更加措手不及的变故。而黔墨还是一贯没心没肺的模样:

“放心吧,信我。”

信他?

司马晴不敢,可却找不到理由阻止他。他此刻的异变,司马晴不敢讲,怕一旦讲了、他意识到了,会惹得异变更进一步。所以终究只能眼睁睁看着他,将手覆到了阵法上——

这阵法宛如一个小球,阻隔着恶修罗们疯狂的进攻,而当黔墨的手掌碰上去的瞬间,原本明亮的球面顿时染成了一片漆黑,又有黑色的火焰砰一声高窜燃起!

这些黑火是黔墨的力量,但同样也是黔墨的邪气。黔墨与司马家有契约存在,正如黔墨可以为司马晴抵挡邪气,司马晴的血脉也同样能为黔墨净化邪气。所以黔墨的邪气不会存在恶臭,因而能发现黔墨这犬神实则是邪兽之人,世间少之又少。

黔墨的触碰令阵法成了黑色的火球,强大的压迫感马上就让恶修罗们退后了好几米!

这万家灯火的夜宁静而祥和,谁也不知道湘西龙山的深处正发生着怎样的异变。冲天的邪气遮天蔽月,作呕的恶臭滚滚扑鼻,还有恶修罗对生人充满了吞噬欲的吼叫。

它们就像狮子,就像饿极了的豺狼,前仆后继的、如蚁群看到蜜糖般涌向司马晴。

这些恶修罗已经好一段时间没有吸到生人精气。为了维持夜叉们的“储备粮”,没有夜叉的准许,恶修罗必然不能也不敢外出觅食。而正在此处的司马晴,无非是恶修罗眼中香喷喷的“肥肉”。

但可恨的是,这“肥肉”正被一道如漆黑火球般的阵法阻隔着。

“看吧,我就说了没问题!”黔墨很是得意,他也是第一次能够控制术法,可司马晴的忧心更重了。她能感觉到,黔墨的力量膨胀得厉害,甚至或多或少的在无意识的吸取着夜叉的邪气。

这实在是太可怕了。司马晴不敢想像,如果黔墨继续这样吸收了夜叉的更多邪气,那会是什么后果。

“那我撤手了?”司马晴试探道,一直通过阵法感知着黔墨力量的变化。而当她完全从阵法里撤走了自己的灵力时,阵法外的火焰陡然变得更加凶猛!

果然,果然是夜叉的邪气对黔墨造成了影响!

司马晴心里确定,不敢怠慢。现在为了黔墨,必须速战速决,赶紧结束龙山的危机,将夜叉搞定。她不能让黔墨有事,绝对不能!

“白气馄饨灌我形,高步相催合登明,天回地转步七星,摄罡履斗齐九灵,亚指伏妖众邪惊,众灭消灾净天明。”

步踏七星,一步一语,这术法讲求人咒合一,每一步所对应的姿势都不能有丝毫偏差。司马晴苦练二十年,今天还是第一次用,心中难免忐忑。但随着周身灵气汇聚,如泉漫涌,她知道自己的用功并没有白费。

邪气混杂的月色下,女人应咒起舞,灵气缭绕中的身姿是那般与众不同——她黑衣冷厉,却妙曼纤柔;她有遗世的孤傲,却也有似水的清灵;她骨血里流着属于司马家的刚毅,但又何尝不是一种令人心疼的固执。

“六甲九章,天圆地方,四时五行,青赤白黄,太乙为师,日月为光……”

腕至九寸,指转三行。随着咒文推进,愈渐汹涌的灵力开始让司马晴觉得有些吃力:“青龙扶毂,白虎伏行,引辟不祥,去降凶殃……”

“五神从我,周游八方,当我者死,妒我者亡……”字字句句似如履薄冰,暴涨的灵力吞着她的骨,噬着她的心,稍有松弛,一寸舞错,失控的灵力便会夺去她半条性命!

“小晴……”黔墨目不转睛,一刻都无法让视线离开她的身上。他明明就在身边,可司马晴为何还要用风险如此巨大的一招?

这和之前说好的不一样,他们的计划里根本就没有如此凶险的一步啊!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