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冒险  >  猎奇档案人  >  第19章:阴司来客

第19章:阴司来客

2150 2017-10-07 16:01:00

讹火是目前压住死魂封印唯一的顶梁柱,眼下讹火一灭,就算是有司马家的强力阵法,那封印石下的邪气也依旧开始蠢蠢欲动。如此下去,不出几天,整个死魂封印就会松动,届时后果不堪设想!

事情果然朝着最坏的情况发展了,司马红双赶紧联系了本家人回窥天阁商量办法。而大家各执一词,书卷资料翻了一堆,最后也还是没有能够服众的解决之道,叽里呱啦吵的十分厉害。

却这个时候,司马晴听到了黔墨的心念传音:

“小晴,之前说的那个人又来了。”

“什么!”司马晴大惊,这么多天不出现,偏偏是在现在的节骨眼上来了,“快告诉我,精怪妖神,他到底哪一路的?”

“黔墨?”

“黔墨!”

司马晴用心念喊了半天都没回应,知道黔墨多半是遇上对手,争强好斗的毛病又发作了。而那男人的来路还没查明,这个节骨眼上,司马晴不想说出来节外生枝,更不想大家跟着一起冒险。

“奶奶,各位,洞口冒出来的邪气好像又变多了,你们继续开会,我先过去看看。”司马晴找了个理由离开,而封印的事本就是她在负责,族里也一直在考察她的能力,因此并没起疑,反倒觉得她比以前更有责任感了。

窥天阁出来,司马晴就去了地下室。黔墨跟了司马家六百多年,对手少之又少。司马晴虽对他有信心,可这次总觉得不安,匆忙拿了两个弹夹就去汇合,岂料刚出空间门就是被谁飞身抱起,一个蹬地,霍然跃到了山壁上。

这一跳看似简单,实则万分惊险。要是迟上半秒,司马晴定被那赤腥色的刃锋劈成齑粉!

此时此刻,头顶上月光明亮,清楚照着脚下一片狼藉的山洞口。而断木残草中,黔墨杀气沸腾,正手持两米长的赤腥骨刀——这刀造型怪异,没有挡手和柄,犹如一条完整的脊梁,刀刃亦随骨节分成小段,中间都嵌一颗锐利獠牙。

尽管骨刀造型瘆人,但远不及黔墨杀气的万分之一,那深黑眼瞳早已泛起绿光,刀刃直指山壁上的人:

“混蛋,快给我放开她!”

那人正是之前的红发男人,似乎并不是来找茬的,否则早让司马晴被黔墨误伤,根本没必要在躲闪时冒险去救下她。

只是男人不找茬也不合作,毫无把司马晴还回去的意思,静静在山壁上俯看着黔墨,又若有所思的打量起司马晴,忽然微微勾了嘴角,一抹浅笑美得惊天动地:

“难怪眼熟,竟是那时的……”男人喃喃自语,看着横抱在怀里的司马晴,“女人,你可是司马家现任家主?”

男人的语气是冷的,眼神是冰的,整个人都仿佛是从极寒中孕育而生。司马晴分明感觉不到他的杀气和战意,却依然被这股势不可挡的冰冷气场所束缚,下意识点了点头。

男人还要继续说些什么,一道赤红刃光便是迎头劈来,猝不及防的他只能放开司马晴闪过,谁知双脚才刚落地,韧性极强的血鞭就把身体缠成了线轴。

“你没事吧?”救回司马晴,黔墨终于松了口气,忙带她从石壁上跳下来,却立刻发现手中感觉有异,抬眼就见男人已经挣脱了血鞭,甚至头发都没乱掉一根,也不知是用的什么方法。

黔墨这次只在左手食指上凝了一条血鞭,见状后驱指即攻,舞鞭如蛇。而男人没有携带任何武器,只是一路闪避防守,谁知黔墨挥鞭同时,一旁的骨刀突然解体成刃,从四面八方冲着男人飞斩而去!

砰砰砰!

连声脆响后血鞭断裂,被挡下的骨刃也已重新成刀,回了黔墨手中。而两人这才看见,那男人的黑皮手套上不知几时伸出了一副铁爪——那铁爪黑得发亮,覆满细小的倒勾,爪尖弯曲处内外都是极快的刃口,仅看着就觉得十分危险。

见男人终于亮了武器,司马晴想着战斗才刚刚开始,却谁知道,那铁爪立马就收了回去。

这情况,黔墨在司马晴赶到之前已经遇过好几次,现在实在忍无可忍,猛地把骨刀插进地里,指着男人破口大骂:

“你吃多了撑的?不想打就滚!”

“我并非来打架。”男人由始自终都没动手的意思,不像说谎,又看着司马晴,“女人,解开这里的封印,我要进去。”

介于上次的事,司马晴修复封印时进行了多层加固,还有黔墨守卫,男人想再破坏自然不容易。只是话音才落,黔墨就又一把提起骨刀,表示拒绝。司马晴也默不作声。三个人就这样沉默相对,气氛十分微妙。

却蓦地,有人手机响了,而那铃声竟是……

《地藏本愿经》?

司马晴和黔墨瞬间惊呆,都怀疑自己的耳朵是不是出了什么毛病,但更可怕的是,那神曲一般的唱经声一直在山里回响,而一身军装、气质超凡的红发男,竟还享受似的听了一会儿才接通手机!

“……”

黔墨和司马晴的眼珠都快掉出来了:这家伙显然病得不轻啊!

不过吐槽归吐槽,黔墨可没有忘记去偷听红毛的电话,只是即便听力如他,也听不清电话里说了什么,只有一阵电波干扰般的聒噪。

之后没一会儿,那家伙就挂了电话,还沉沉叹了口气,随后淡淡瞟了被封印着的洞口一眼,毫无温度的蹦出句题外话:

“立刻跟我走一趟湘西龙山,有事找你们帮忙。”

“你脑子有包是吧?命令谁呢!”黔墨简直莫名其妙,更对他那态度忍无可忍,提刀就要砍过去,却是男人眨眼窜到跟前,生生压下了他的手。

“我只问一句,龙山有异象,司马家管是不管?”男人忽略着黔墨,只看着司马晴,眼神和语气还是那样冷,似乎天生便是如此,只有这一种没有情绪的情绪。然司马晴并不买账,没等他说完,枪口就抵上了他的头。

“你到底为什么要进死魂封印?”

“去了龙山自会明白。”

“我要你现在就说。”

“哼,司马家这点斤两,还不足以胁迫我。”男人冷笑,压根不在意脑袋上的枪,手中稍用力就拧得黔墨松了骨刀,一个反手便将黔墨死死擒住了,“司马家的人虽然不济,可这只犬神还能顶点儿事。”

“女人,你若不肯去龙山,我便直接把他掳走了。”





请输入5到80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