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冒险  >  猎奇档案人  >  第49章:不请自来

第49章:不请自来

3110 2017-12-03 15:08:01

叮铃铃……

下午六点半,放工的铃声准时响起,工人们放下手中的活,成群结队的离开工地,往不远处的板房区吃饭休息,却在保安室看到了一男一女。女的黑衣干练,男的青春洋溢,两人胸前挂着工牌,手里拿着纸笔还有相机,像是哪里来的记者。

两人在保安室同保安聊了一会儿,之后进来拍了几张照片就是走了。等保安老胡也过来吃饭,工人们便拉着他唠嗑起来:

“老胡,刚刚那两个人干什么的?”

“哦,是个什么地产杂志的人,说是要给咱们江总写篇报道,过来取材的。”

“给江总写报道怎么不去公司采访,跑来这深山老林子做什么?”

“这我怎么知道。”老胡一个白眼,觉得自己也是被采访过的人,并且刚刚那男的还给自己照了相,说不定自己还能登上杂志,这会儿在工人面前也就几分自视甚高起来。却他做梦都不会想到,拍照的相机此刻已经被司马晴丢在自家地下室里了。

“看来奶奶说对了,腾跃地产果然就是那个江家的。”司马晴在地下室里翻找东西,挑来挑去,最后还是只拿了一根甩棍。

之前才被奶奶骂的狗血淋头,司马晴现在才不想去跟她碰面,于是拿完东西便就直接画了空间门前往无锡。

司马家的分部遍布全国,对外都是坐落在不起眼角落里的档案管理所,当然,平时所里也都是空空如也,只有个值班的后勤。

不算大的办公室里黑灯瞎火,大白天却把窗帘拉的严严实实,唯一发光的就是那台32寸的显示器。电脑前的人戴着耳机,全神贯注在竞技游戏里,手中鼠标和键盘的操作行云流水,额头上还贴着一张符。

这符不为别的,只为在十指不够用的时候召唤出一个分身,如此四手齐动,游戏里想不赢都难。

“yes!”一局结束,成功拿到了本局MVP,看到队友发出的无数赞叹,司马元严心里直乐呵,却蓦地浑身一个激紧:

背后有人!

瞬间,空气中暗潮涌动,司马元严转身霎那已然幻刃在手,一道斩击凌厉似电,可划了个空空如也,只有空气被切断处哧哧冒着几缕电光。

啪啪——

他的头顶响起了掌声,随后就是一个男人温润的嗓音:“司马家旁系里,你们元字一脉的雷光刃果然厉害,只可惜,你怎么就这么宅呢?”

“你谁啊?”司马元严紧了眉头,死死盯住了天花板昏暗的一角,怎料男人早就不在那里,此刻已经一把拉开了办公室的窗帘。

阳光极具攻击性的入侵,刺的司马元严有些睁不开眼,片刻后才看清了窗前的男人——三十上下,棱角分明的脸庞,精致的金丝眼镜,休闲夹克配白衬衫。这整洁的文艺范同自己的宅男形象对比鲜明,并且那张脸一眼就能认出来。

“怎么是你啊!”司马元严差点被他吓死,还以为是什么棘手的敌人,“到底怎么回事,是不是本家那边有什么任务?”

司马元严边说边把桌上乱七八糟的零食垃圾往袋子里装,谁知这个时候,画在办公室墙上的空间门忽然开了。

“小晴,我们先去吃东西吧,我都要饿死了。”黔墨一头从门里钻出来,话才说完就是愣住。随后司马晴也是一样,相当意外的看着那个男人。

“小晴,好久不见。”男人微笑走来,十分绅士,却黔墨一个箭步就挡在了他面前。

“司马玹蔺,你怎么在这里。”黔墨不友好的瞪着他,而司马玹蔺依然微笑。

“黔墨,你也在啊,不好意思,刚刚没看见你。”司马玹蔺说话不带火药味,可措辞相当气人,说着目光又是回到了司马晴身上。

“小晴,只要有你在的地方,我的眼里永远都只能看到你。听说你从法国留学回来了,我就马不停蹄的来见你了。之前泰山那事我实在抽不出空,现在来给你赔罪的。”

司马玹蔺甚是殷勤,而司马晴狠起了一阵鸡皮疙瘩,一个字都不想多说,拽上黔墨就走,却司马玹蔺屈指一动,如旋风般绕到了他们前面。

“我知道你们去哪儿,我的车就在外面。”

“不用!”冷冷两字,司马晴拉着黔墨绕过了他,头也不回就上了一辆出租车。但一路上,司马玹蔺的车就跟在后面。

黔墨一直臭着脸,连吃的事都不提了。司马晴越看那车越烦,最终拿出了手机打给了奶奶:“你什么意思,是不是你让司马玹蔺来找我的?”

“都是一家人,玹蔺也是想帮你……”

嘟!

不等司马红双说完,司马晴就是挂了线,再是不想多听一个字,随即冲着司机喊道:“停车!”

出租车一个急刹停下,司马玹蔺差点追尾,抬眼就见司马晴怒气冲冲的过来,便是赶紧下了车,迎头就是司马晴一张脸顶过来:

“你什么意思,你到底想怎么样?”

“不说了吗,泰山的时候我没去帮忙,现在空了,专门来帮你处理江家的事儿。”司马玹蔺倒是像个好好先生,不管司马晴摆多臭的脸都是心平气和的保持微笑。但在黔墨眼里,这家伙就是假君子,看见他的假笑就来气。

“江家的事不要你插手,你哪儿来的回哪儿去!”黔墨顶了一句,司马晴看司马玹蔺的眼神则越发不快。

“好,既然奶奶已经把事情都告诉你了,那你能帮我什么?”司马晴甩着脸子,而司马玹蔺依然是那副文质彬彬的笑容。

“当然是能帮你顺利进入江家。”司马玹蔺很是自信,推了推他的金丝眼镜,“我可是知名大学历史系教授,随便找个课题研究做幌子就能混进去了,不然,你们自己还有更好的办法?”

司马玹蔺的提议确实不错,从身份上讲,他这个历史系教授确实好使。江家势力庞大,后台也硬,对司马家的存在当然知晓。而这样家大业大的人往往很讲究,当然,说好听了是讲究,说直白点就是迷信,因此才想私下找司马千风做法事,但司马千风当然拒绝,最后弄的不欢而散,江家从此对司马家也就老死不相往来。

江家的背景很深,绝对是司马家惹不起的,何况上面对司马家也不是没有提防,早就秘密组建了一批能人术士,随时都能替换掉司马家的地位。如果现在贸然以司马家的身份让江家停止阴山的开发项目,十有八九是要惹祸上身。对于这样的情况,司马晴确实还没有想到什么好方法,所以……

“江家的情况我已经都调查过了,几个子女都在北京总公司,一年难得回老家一趟。现在祖屋里就只有江老爷子一个人住。虽然他现在退居二线,颐养天年,不过董事长的位置还没有让出来,公司里大小项目都还是要他签字点头。”

司马玹蔺汇报着手头掌握的线索,而后座的司马晴和黔墨全程望着车窗外面,装没听见,一路都这么臭着脸,心不甘情不愿。

无锡不大,但历史悠久,而江家祖宅并不在市区内。司马玹蔺在高速驶过一段就下了小路,大约又是一个钟头才到了某处小镇。小镇基本都已经是现代房屋,独有一片保留着明清时候的宅院风貌。

没错,这占地约十亩地老建筑群,正是江家祖宅!

“江家自古就是此地的大户,只不过现在家里人丁不比过去兴旺了,省里也曾跟江家沟通过许多次,想把这里作为博物馆对方开放,不过江老爷子没答应。”司马玹蔺还在自满的介绍情况,黔墨冷不丁就甩了一句。

“一个破房子而已,咱司马家的一个书库都比它气派。”

“那是,始皇帝送咱们的窥天阁当然厉害,历史价值可不是这个能比的。”司马玹蔺到底是历史系教授,不过现在可没人听他讲课。曾经沧海难为水。都是见过大世面的几个人,此刻对这阔气的江家祖宅并不觉得惊叹,可才到大门前,司马晴就紧了神色:

“黔墨你别过来。”

“为什么?”黔墨赶紧驻脚,但很快就发现了异样。头顶上,江家祖宅的牌匾金碧辉煌,可上面九枚金钉的排列却非同一般,且刚对上眼就觉得头疼欲裂。

“这什么鬼……”黔墨连连退开好几米才缓过来,而司马晴已开天眼,金色的眸将这宅子外围看了个透彻——宅子确实被设下了强力的禁制,一切牛鬼蛇神都妄想靠近,那九枚金钉只不过是禁制的辅助,核心的力量应当在宅子的正中央,且有九股主杆,分支则无数!

司马玹蔺同样开了天眼,所见一切同司马晴一样,得出的结论也是一样:

“……奇门九遁?”

“什么炖?这里是饭馆?”黔墨跟他们完全不在一个频道,但也不能怪他。犬神本就是开过天眼,只是由于禁制,现在对宅子的异样根本看不见。

司马晴没工夫和这吃货啰嗦,奇门九遁是相当古老且玄妙的局,如今被人运用到禁制上,可见施术者的道行非同小可,而且这局甚是危险,若胡乱硬来,难保不会骤变为大凶之势伤了他们。

尽管心里膈应,但眼下司马晴也没有别的选择。





请输入5到80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