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冒险  >  猎奇档案人  >  第9章:泰山之上

第9章:泰山之上

2254 2017-09-27 15:49:00

这上头派来的调查组已经在泰山离奇失踪了一队,现在疏散游客又是出了这档子事情。如果这个陈骁真的死了,那他这个市长的责任可就背锅背大了!

不过市长的身份现在并不管用,陈骁的父亲也根本不认识他,现在只一心想救自己的宝贝儿子。况且这种时候,为人父母的怎么可能冷静的了?

“你给我让开!我不管你……”

陈骁父亲的话半路打住,一转眼的功夫,刚刚的女孩竟然已经从眼前消失了。随即听见房顶上的响动,才知道这么高的屋顶,她居然不用梯子就哧溜上去了?

“黔墨!”司马晴一步就跳上了阁楼屋顶,而一看到她,黔墨就是抱怨起来。

“小晴,你也太慢了吧?你看看,我都要给他身上的邪气臭死了!”黔墨一脸恶心和嫌弃,而司马晴也是忍不住捏了捏自己的鼻子。

是的。陈骁身上散发着浓郁的邪气,此刻青面獠牙,凶神恶煞,俨然就不是个正常人的模样。所以司马晴才不准别人靠近,否则事情泄露,到时候解释起来只能是无尽的麻烦。

“你抓好了。”司马晴捏着鼻子过去,却怎料陈骁陡然猛地发力,竟然把黔墨都甩了起来。

“啊!”陈骁大叫着,两颗牙齿显然变得比正常人要长。他似乎在害怕司马晴的靠近,似乎知道,司马晴是要来收拾他的宿敌!

而陈骁把黔墨一甩,阁楼下顿时又炸起了一片尖叫——黔墨被甩了出去,但依然没有忘记抱着陈骁,两人眼看就要从楼上摔下来,竟是黔墨手中忽然飞出了一条极细的”红线”,直冲司马晴。

司马晴反应极快,立刻就用一只手臂挽住了”红线”,千钧一发拉住了陈骁和黔墨。众人眼中,此刻并没有在意那”红线”有什么奇怪之处,他们关注的,是司马晴力气真大!一个女孩子,居然可以单手就拉住两个男人!

“这,这姑娘到底是……”市长看的目瞪口呆,而这仅仅只是开始。随即就见司马晴手臂使力,身体往后一跳,就这么轻而易举的把陈骁和黔墨拉了上去。

“啊!啊!”陈骁疯狂的挣扎着,但早在被拉上去的瞬间,那”红线”就已经回到了黔墨手中,转而又是出现,像是有生命的藤蔓,一圈圈迅速的缠住了陈骁。

黔墨拽着”红线”,拉的很紧,陈骁此刻已经动弹不得,只能用一种惊恐的眼神看着步步靠近的司马晴。

“……啧!”司马晴再次嫌弃的捏了捏鼻子,陈骁身上的邪气真的很臭,而且这股邪气,世上不会再有谁会比司马家更熟悉,司马晴和黔墨在几百米外就已经能清楚的闻出来:

这正是恶修罗的臭味!

恶修罗来自地狱,皆为穷凶极恶之灵,怨怒冲天,喜欢以生魄为宿主,吸取他们身上的精气,同时会导致人类心中的阴暗面和绝望被放大,从而厌世,选择自杀。

近来泰安市离奇自杀事件暴增,此事背后正是和恶修罗有关。导致宿主自杀,是被恶修罗缠上的最明显特征,但是恶修罗数百年来一直都是被抓捕的重点对象,何况他们本身也不强,看到司马家的人更是避恐不及,再者阴司鬼捕一直和司马家有协议,双方合力,一起抓捕恶修罗。

不过从数量上说,恶修罗毕竟多如牛毛,能像今天这样——每隔十年才在某地集中爆发一次,已经是控制的非常好的局面了。

而至于为什么会有这么多的恶修罗……

“唉!”司马晴叹息,祖上造的那些孽,她可不太愿意回想,之后便是两指点在了陈骁的眉心,默念过一段术文,就见一丝丝黑气从陈骁身上散出,在她手中凝结成了一颗小小的黑色五角星。

“搞定。”司马晴拍拍手,十分随意的从口袋里拿出来一个小瓶。瓶子里装的都是黑色五角星,今晚抓到的这个恶修罗当然也不例外,最终被收了进去。而这时候,房顶边上又艰难的冒出来了一个人。

那是陈骁的父亲,废了九牛二虎之力才终于是爬了上来,却抬眼就看到儿子已经昏倒:“陈骁!儿子啊!儿子,你是怎么了呀!”

陈爸爸一把鼻涕一把泪,抱着儿子当真是叫一个撕心裂肺。可陈骁并没有昏迷太久,邪气一旦清除,人都能立刻清醒过来,面相也会恢复正常。当然,也不可能会记得被恶修罗附身时候的事情。

“……爸?”

陈骁这一声迷糊的呼喊虽然虚弱,但却有足以撼动人心的力量。一声爸爸,一切平安,暴风过去,皆大欢喜。

所有人都松了口气,之后一家人在壶天阁下抱头痛哭。等市长终于从抚慰工作中空出来,才发现,司马晴和黔墨不知几时已经不见了。

此时此刻,他们两个早已远离了喧闹,顺着阶梯,往泰山的更高处去。整个景区都已经封闭,越是往高处走,人烟就越是稀少,大概不过半个小时,山路上就只剩下了司马晴和黔墨,还有呼啸而过的阵阵风声。

两人心里都很清楚,这次的事情没这么简单。恶修罗对司马家人避恐不及,而且对付这样的孽畜,司马家也犯不着劳师动众,更别说四叔之前带了一队人进山。

所以恶修罗只是偶然,而四叔要对付的,绝不可能是恶修罗!

蓦地,司马晴停下了脚步,犀利的眼神眺望着四周:

“黔墨。”她沉声唤道,黔墨已经闪身跳到了山壁的高处,鼻子灵敏的搜寻着风中的气味,很快便锁定了一处无名的山峰。

呼啦——

转瞬间,黑风于山崖骤起,司马晴脚下一蹬,就是朝着那黑风跳去。而黑风已然化成了一只漆黑的巨犬,驮着司马晴直接飞向了远处的山峰。

夜风飒飒,青云掩星,泰山中始终盘旋着一些令人很不舒服的气息。这种气息很冷,很阴,充满了浓郁血腥!而那处山峰,正是气息最重之处!

却面的如此情况,司马晴此刻是一脸讽刺:“还以为四叔是来查什么事,肯定又是为了奶奶。难怪奶奶之前在电话里那么着急,原来是怕这家伙跑了。”

“话是这样说,但我觉得应该不是你想的这样。”黔墨劝道,“这本来也就是司马家的职责范围之内,小红双其实也只是顺便吧。”

“顺什么便?她是我奶奶,我还不知道她?你就别替她说好话了。”司马晴丢了个白眼,却眼看就要到山巅,竟忽然之间乌云开始急速汇聚,在头顶叠成重重漩涡。

司马晴神色骤变,蹙眉抬头的霎那,已是电闪雷鸣,而那猝不及防的紫色闪电,早就道道向他们劈来……





请输入5到80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