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冒险  >  猎奇档案人  >  第2章:青色巨兽

第2章:青色巨兽

2075 2017-09-21 15:56:58

司马晴的这个态度也不是第一次了,记得前天四叔还在电话里劝她:

“小晴,你奶奶现在年纪大了,你就不要再惹她生气了。司马家宗亲血脉就你一根独苗,你奶奶现在只是暂代,家主的位置你迟早是要坐的。”

“四叔虽然帮你争取了留学的机会,但并不代表你就脱离司马家了。有什么事情,你还是得担着些。”

……

四叔的这些语重心长,司马晴都明白。四叔对她的好,她都知道,可并不意味着她就非得听四叔的话。四叔背后总归有个奶奶。奶奶是四叔的大姑姑,又是代理家主,四叔也不能一味的护着自己。

类似的电话,四叔打过很多。无非就是奶奶希望她在留学期间,也能处理一些突发事件。

但她为什么要这么做?

对司马家的使命和天职厌恶至极的她,为什么要处理?

说好留学期间能做个普通人,现在又为什么要承受司马家的压力?

司马晴不爽,但更让她生气的是,为了追查那个裴昶,自己最终还是拿起了降魔棒!虽不知道这个仓库里的邪祟是否就是四叔所拜托的事情,但既然这里没有裴昶,那她也就没有继续留下的理由了。

只是……

“汪汪,汪汪汪。”

身后忽然传来了狗叫,一声一声的打着回音,在这布满碎尸血腥的仓库里显得格外的阴森。回头,便见集装箱后面出来了一条十分可人的小狗。

司马晴眯了眯眼,这小狗身上虽都是血,但却没有邪气。而仓库中邪气浓郁,可并没有找到邪气的源头。

这点确实有些奇怪。

“汪汪。”小狗冲着司马晴叫了几声,像是在示好,然后一步三晃的朝着这边来。看上去,似乎是受伤了。

司马晴并没有动,冷脸站在原地看着小狗过来,并且先收起了降魔棒。大概见她收了武器,小狗瞧着更高兴了,摇晃着尾巴,加快了步伐。

可,这黑到不见一丝光的仓库,这只狗居然不是凭借气味,而是准确的用眼睛看到了自己,所以……

“小可爱,想骗你司马姐姐,早着呢!”嘴角勾起弧度,那指尖就是光华骤放,倏地铃声大盛,她腰间之物嗖一声直冲而起:

嗡——

霎时间钟鸣沉闷,声波犹似热浪,镇煞铃于半空鼓噪叱咤,震的那小狗伏身低吼,口中獠牙外露。

“唔唔唔……”它在镇煞铃的钟鸣中变得暴戾,愈见凶狠,转眼一团黑气从体内爆出,原本可人的虚像顷刻尽碎,成了约三米来高的一头巨兽!

“吼吼!”

伪装被破,这巨兽呲牙咧嘴,一身青色皮毛令人背脊发凉,血盆大口里甚至还能看到被嚼碎的人的头颅!

“……这么大?”

司马晴稍稍吃惊,脚下早就习惯性的蹬地而起,直接跳到了它的头上。手中毛笔已然就位,如行龙走马,速速画符描印。却不料,巨兽突然跃起,利爪一挥,将镇煞铃打了个翻船,随即浮空一个翻转,狠狠甩飞了司马晴。

轰!

她把集装箱撞出了一个大凹,整个人都被砸懵了,而巨兽的爪子已经摁住了她,那血盆大口就在面前:

“吼!”

作呕的血腥扑面,滴落在脸上的口水腥臭。司马晴就要吐了,后悔早知道对手这么大个,就应该把斩龙刀带来的。不过也万万没想到,它竟然能打翻镇煞铃。

《山海经·海内北经》记载,蜪犬与狗相似,全身青色,吃人时和穷奇相反,喜欢从脑袋开始。除了拥有打翻镇煞铃的力量,这个块头和伪装技术也着实叫人意外。

“……你妹……”司马晴拼死抵抗,眼下也只能先拿降魔棒当牙签,顶在那张大嘴里。如果被黔墨知道自己现在的窘境,肯定会被他无情的嘲笑。

“小晴,你干嘛呢?怎么和蛤蟆一样被踩在地上?”

没错,就是这样的嘲笑。

但此刻耳边熟悉的声音居然并不是幻觉!

“黔墨?你怎么在这里?”司马晴惊呼,看着旁边不知何时出现的青年。

“当然是想你了呗!”青年冲她调皮一笑,转而就沉了眸光,看向蜪犬的一双眼深黑如潭,蓦然发出的杀气只叫巨兽都感觉颤栗。

“这女人可是我罩的,起开!”

眨眼间,他已是猛地跃起,飞起一脚就撂翻了这庞然大物!

“嗷——”蜪犬惨叫,但立马翻身,重整了态势。只是此刻不敢贸然进攻,警惕和青年对峙,喉咙深处发出着唔唔的低吼。

“敢和你祖宗闹,活腻了吧?”黔墨不屑,却眸光更凶,杀气更盛。仓库中邪气弥漫,怪味恶臭冲天,但他周身所散发出的戾气,竟远远胜过了蜪犬的邪气。

“你别杀它,抓活的,这个不是一般的蜪犬!”司马晴赶紧叮嘱,五指一收,降魔棒和镇煞铃就都是回了手中。

但黔墨却告诉她:“小志都已经查清楚了,半年前,昆仑虚那块,穷奇和蜪犬起了冲突,一些败阵的蜪犬违背了和司马家的约定,逃出了异方四界,到了现世。”

“沾染的浊气和腥气越多,进化和异化的速度越快。像这样的大个头,国内已经抓到好几只了。至于这个是怎么跑来法国的,背后黑幕太深,上头也就不让多查了。只是下命令,赶快把这最后一只给收拾掉。”

话到此处,司马晴不禁嗤笑:“下命令?还真拿司马家当他们的驱魔队了。”

“我倒觉得没什么,反正做的事都一样。这回蜪犬异化的细节,小志也都已经整理好了,只等你回去,更新到档案里就行了。”黔墨说着又是想起了什么。

“小晴,之前小志给你打电话说这事,你不是挂了吗?最后还是良心发现,出手了?”

“那是我四叔,别再叫他小志!”司马晴答非所问,心烦自己的预感果然对了,这蜪犬还真就是四叔之前说的任务。

他们旁若无人的絮叨,在蜪犬看来正是绝佳的机会。蓦地,仓库中的邪气又加重了几分,而蜪犬通身都绽放出了青色的光。

那光十分刺眼,却也就是一转眼的功夫,司马晴的天眼竟都被邪气吞灭,陡然落入了无尽的黑暗里!





请输入5到80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