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冒险  >  猎奇档案人  >  第24章:红毛鬼畜

第24章:红毛鬼畜

3138 2017-10-12 16:02:00

黔墨不明白,黔墨受不了。作为司马家守护兽的他,如此眼巴巴看着缔结契约之人行于危险边缘,当真是一种残酷折磨。

“不……”他想让她住手,可知道现在已经不可能了。

那灵力汹涌,撕扯得司马晴的发张扬而狂乱,更让脸因超负荷而渐渐失了血色。但她咬紧了渐白的唇,终究是扛到了最后:

“请万千神佛护九州万疆,驱邪魔恶灵诸煞,收凶腥顽鬼伏法,急急如律令!”

霎那间光华绽放,汇聚之灵力似虎啸龙吟,奔泻四面八方,驱散邪煞凶灵,如扫荡阴霾的雷霆,尽散了村中的滔天邪气,更将恶修罗从附身的生人体内一瞬赶出!

“啧!”黔墨揪心极了,却不得不得与司马晴擦肩而过,不得不由着她脱力倒下。

机会只有一瞬。恶修罗离开宿主的一刻最弱,黔墨必须在它们逃窜、去寻求夜叉庇护之前将其一网打尽。否则,小晴的牺牲就白费了!

“噢呜——”

那黑犬长啸,凶邪暴戾,杀意仿若来自地狱的业火,尖锐的獠牙和利爪撕咬吞嚼,漫天尽是恶修罗痛苦凄厉的惨叫哀嚎!

远处,红发的男人一身军装拘谨不苟,微微仰头蹙了蹙眉:“说好不动阴司之物,这犬神当真是被司马家宠坏了,怎如此缺乏管教?”

夜风拂着那红艳的秀发,男人的语气亦如他的丽颜冷凉,而在他的身后,却早已经没有了身形高大的夜叉,只有十来个鼻青脸肿的人趴在地上。

“你、你有什么资格说别人!作为阴司之人,你……你竟还不是对现世之物出手!”伤势最重的男人铮铮责难道,看着红毛的眼睛里充满了不甘心。

而那红毛笑了,淡淡扯起弧度的嘴角,美的连月光都显黯然:“所以这次扯平,我不会向十殿阎罗禀报,司马家违反了约定。”

“哼!那也就是说,你现在要亲手杀了这些‘人’咯?”那男人咬牙笑着,被打的脸都变形了,却依然还有力气说话。

只不过他的声音,同之前的夜叉首领一模一样。

“我既然找了司马家来,又怎会亲自动手?”红毛几分戏谑,俯看男人们的眼色犹如鬼畜,“不过你们竟学会了恶修罗那套,能寄宿于生人体内,这确实挺意外。我想对于你们的异变,司马家应该十分有兴趣研究研究。”

“你、你!你居然想把我们交给司马家?”夜叉首领气得直喘,而红毛耸了耸肩膀。

“成王败寇,俎上鱼肉。现世躲了三百年,竟这点道理都不懂麽?”红毛淡淡说着,紧了紧自己的手套,又拍了拍身上的灰尘,转身看着走来的人。

而那双绛红色的眼瞳里,神色微微变了变。

黔墨背着司马晴踏月色而来,而司马晴显然消耗过度,现在如一滩烂泥般使不上力,还难受的要死。

“你倒是很拼命,竟一招解决了那般数量的恶修罗,司马家的血脉果然名不虚传。”红毛看着司马晴,脸上也没个表情,不知道是挖苦还赞许。

不过之后他对黔墨说的话,倒是责备的很明显:“司马家同我阴司有契约在先,即便是犬神,也无权将那些恶修罗处决吧。”

红毛微微压低着嗓音,不太愉快,但黔墨现在可是更不愉快:“少罗里吧嗦的,今天就算十殿阎罗都在,老子也照样让那些恶修罗形神俱灭!”

“黔墨……”司马晴喃喃唤了一声,让他收敛点脾气,之后又看了看那十几个鼻青脸肿的家伙,“这什么情况?”

“如你所见,夜叉同恶修罗厮混太久,似乎也学会了寄宿于生人体内。”红毛没情绪的介绍说明,而黔墨和司马晴都是紧了紧眉头。

想不到这年头,就连夜叉族都开始异变了。

但之后又听红毛说:“你们大可以放心,算上它们,名单上在逃的夜叉已经全部缉拿归案,现世不会再出现如此麻烦的情况。”

“不过现在麻烦的是,你伤成这样,怕是无法尽快将这些夜叉从宿主体内赶出来了。”红毛倒真是说到了点子上,可这也不是什么大问题。只要打个电话,让司马家其他人来做就是了。

却红毛并没有让司马晴说出这话:“女人,你也知是我破了泰山死魂封印,眼下连你都对我心存芥蒂,怕是司马家的人来了只会更麻烦。毕方之讹火专烧死魂,要逼出夜叉绰绰有余。死魂封印破裂只剩不到三天,如今上古毕方已死,终归是要往毕方族一趟求援。”

“所以不如现在出发,也免得浪费时间。”红毛说着已经拿出了手机,准备叫鬼驹来接,但黔墨已经气炸,一把抢过了手机。

“你以为你是谁,凭什么都要听你命令!我告诉你,我可不相信你是什么十殿阎罗!”

却怎料这时候,夜叉头领忽然大笑了起来:“哈哈哈哈!你竟冒充十殿阎罗?你可知这是什么罪名!你不过是……”

山野寂静,死村中甚至听不到虫鸣,而夜叉头领话到一半,忽然就是口不能言。其他的夜叉也都不约而同的捂住咽喉,似乎被什么无形的力量给勒住了。

司马晴和红毛并没有看到红毛出手,但事实毋庸置疑,也只能是他对夜叉们做了什么。为了,掩盖他的身份!

“事不宜迟,我们还是快些去毕方族吧。”红毛无甚情绪,完全当夜叉方才的话不存在一般。

而黔墨的敌意更加明显了:“你果然不是阎罗王,你到底是谁?”

“我是何人,同捉拿逃犯、修复死魂封印并无关联。等时候到了,你们自然会知晓我的身份。”红毛还是不打算说,只是多看了司马晴和黔墨几眼。

“女人,作为司马家继任家主,孰重孰轻你应当知晓。我如今助你们便够,其他的,无需多加揣测才是。”他歪理一堆,实在让人听着生气。

“助我们?你是不是搞错了什么。”司马晴盯着他,眼中深深烙印着那一头红色的秀发,“破坏死魂封印的可是你,现在给你擦屁股的是我司马家,你别想撇的这么干净。这次的事情,我绝对会找十殿阎罗告状。”

“告状?”红毛挑了挑纤长的眉,“你家犬神缺乏管教,违反约定,私自处决上千恶修罗这事,怕是告起状来,你我乃是半斤八两呢。”

“你要挟我?”司马晴眯眼,但消耗过度的后果实在难受,此刻眼神再是犀利,也显得很是虚弱。

而那红毛依然冷着一张丽颜,轻巧拿回了黔墨手里的手机:“不过是免生事端的商议,何来要挟一说?”

他们的交谈到此结束,之后只有红毛拨通手机的声音。并非是黔墨害怕被告发,而是一旦告状告到了十殿阎罗那里,要受惩罚是整个司马家,并非黔墨一人!既然此事能够私了,自然没必要意气用事的去碰钉子。

大家都是明白人,不过这般被红毛牵着鼻子走,着实让司马晴和黔墨窝了一肚子火。

片刻后,距离几人不远处的空气就是出现了波动和扭曲,随即便有浓郁的鬼气凭空冒出,就见黄泉的马夫牵了一辆架有鬼驹的马车走了出来。

“请吧。”红毛彬彬有礼的模样,可那一身军装配上红发,再加上皮靴手套,司马晴怎么看都觉得他是个抖S的鬼畜变态。不过他现在叫了马车,多半也是顾及司马晴的伤势。

此人不坏,但性格着实是差到爆,但眼下事情别无选择,黔墨也就先扶着司马晴上了马车,之后撩起窗帘,便见那红毛再次回到了夜叉面前。

呼哧一道光芒闪过,红毛手中竟是唤出了佛光耀眼的一把伞!那伞有一人多高,珠光宝气,质如琉璃,甚是华贵。

此物一看就是不凡,并且同司马晴小时候看过的资料图鉴如出一辙。那是多闻天王的法宝混元伞,这般佛光绝对是货真价实!

多闻天王坐下天龙八部无数,而八部署正是夜叉族八大将为首。此次捉拿犯事夜叉,多闻天王竟拿出了自己的慧伞,看来这个红毛的来历绝对不简单!

司马晴和黔墨在马车中有些目瞪口呆,这鬼畜男居然有这么大面子,连四大天王都肯将法宝借给他?难怪他一个人对付这么多个夜叉,最后连头发都没有乱掉一根!

而璀璨的佛光中,那红发鬼畜的背影依然优雅,屈了手指,默念了什么咒法,就是那混元伞悬到了夜叉们的头上,撑开瞬间,强有力的金光就是完全笼罩了夜叉,将他们困在了里面。

“……”

现在的司马晴和黔墨有点像没见过世面的土豹子,在马车里瞠目结舌的呆呆看着,而红毛为人似乎还挺低调,上车的时候依然什么表情都没有,也没有显摆丝毫,只淡淡吩咐着黄泉马夫:

“出发吧。”

不知为什么,司马晴几个人之间原本还十分尖锐的气氛,这会儿已然沉默起来,而且空气中还夹杂着一丝尴尬。但红毛还是面无表情,美丽的容颜美的本就不真实,此刻细看起来,越发让人觉得他是不是软件里P出来的。

黔墨到底是个急性子,终于还是忍不住抱着司马晴吼道:“我家小晴现在伤重,我要先给她疗伤,找地方休息休息!”

“也好。”红毛想都不想就是答应了。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