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冒险  >  猎奇档案人  >  第21章:龙山怪村

第21章:龙山怪村

3098 2017-10-09 16:01:00

司马晴一脸僵硬,脸色是越来越难看。如果印象分的满分是一百,那司马家早被阎罗王们扣得和零蛋没差,现在又捅出这娄子,怕是扣到无限负分都不够了啊!

但黔墨此刻异常冷静,死死盯着男人那双绛色的瞳,显然也是在怀疑什么,谁知却被对方抢先堵了话头:

“夜叉族祖上有八大将追随多闻天王为护法,一族属半鬼半神,素来不太受管教。现下它们与恶修罗结党,还杀了上古镇压死魂封印的毕方。”

“司马家应当明白事态的严重性。倘若你们只想内讧不想帮忙,那我也不强求,二位自便。”男人淡淡说着,丽颜冷得好比冻霜的石头,不料司马晴瞬间火了。

“少来激将法!只要牵涉到恶鬼修罗,我司马家就算赔了全族的命,也非管不可!”

这家族的宿命或许并非什么值得歌功颂德的事,但仅这传承了数千年不断的毅力,也当是一种荣耀。别说他是十殿阎罗,就是那神界的天王老子,也绝不许小瞧他们司马家!

黔墨见司马晴真生气了,想着司马家和阎罗王的关系原本就差,不怕一万就怕万一,也不好再站出来质疑男人的身份,便是把她拦在背后,向这不男不女的红毛让了步:

“说吧,你想怎么样……”

黄泉之境分十王共治,每王设一殿,每殿掌大小地狱无数,但凡最穷凶极恶之鬼都称恶修罗。恶修罗怨怒冲天,喜欢以生魄为宿主,吸尽生魄精气。而夜叉族是黄泉住民,热衷整蛊人类,生人血肉对它们更是极为诱惑的甜品,常会忍不住犯错食人。

现世之生死全有命定,扰乱命理为冥界大罪,犯错的夜叉知道会被打入地狱,多一直躲在人界。它们很精明,为躲避鬼捕化整为零,绝不会在同一区域出现两只或者更多的数量。这回与恶修罗共同行动,着实还是头一次发现。

谁也料不到夜叉族半路杀出,毕方之死完全是意料之外。每每想到这里,司马晴就恨不得咬死这个自称阎王的男人,尤其是在黔墨让步之后。尽管那张脸的表情看上去毫无变化,可就是觉得像在暗爽什么。

“毕方乃上古神兽,夜叉只是半神,可这里却没有太激烈搏斗的痕迹。要闷声干掉这么强大的毕方仅两种可能:一是,夜叉族占有绝对的数量优势;二是,里面有个相当厉害的大将。”

“别古里古气的讲废话,以夜叉族的习惯,只可能是第二种!”司马晴白了男人一眼,抚顺了火气继续说,“泰山封印崩溃的期限还剩三天,我们没空和你耗,今晚速战速决!”

“它们杀了毕方,自己应该也占不到多大便宜,肯定还没走远。我们找块地方,先布下束魂锁,然后我以自己做祭,起召凶恶鬼阵,等它们……”

“这个不行,谁知道它们到底有多少,万一赶不及,把你生吞了怎么办?”黔墨护主心切,才否决就盯向身边的红毛,试探道,“咱家小晴是女孩子,你身为十殿阎罗之一,怎么也得喊些阴兵手下来吧?”

男人没做声,静静看着他俩,威风撩拨着那垂在腰际的艳红发梢,好一会儿之后,凉薄的唇里才淡淡送出一句:

毋须劳师动众,我们三人足矣。

***

龙山县地处武陵山脉腹地,周围山峦叠叠,讹火所在的山坳十分偏僻隐蔽,即使直升机低空搜寻也很发现。所以,就算那私人飞机大小的神兽尸骸再次展翅,也不会有半点招摇。

操纵尸体,制造毕方还活着的假象来诱敌上钩——司马晴不是没想过这招,只是控尸术源于苗族神秘蛊术中的赶尸,就算经过司马家的钻研改良,可始终无法在湘西以外的地域成功施展;尽管现在位置没问题,但此术极耗灵力。

司马晴并不想耗损灵力过度,那感觉简直比死还难受,但现在事情摆在眼前,司马家人又怎能找这种借口。而黔墨可不管这么多,凶巴巴冲着那红毛妖孽吼:

“你不是十殿阎罗之一吗,你这么本事,法子也是你提议的,控尸这事你来做吧。”

黔墨没什么好语气,针对着红发男人。但司马晴多少已经看出来了,黔墨并不相信他真是阎罗王。

仔细想想,司马晴也觉得这家伙的身份很是可疑,便跟着黔墨一起说:“是啊,虽然找了司马家,但你作为阴司的代表,总不能什么力都不出吧。阴司不可插手现世,但现在毕方已死,就不归阳间管了。”

司马晴把话的没有退路,而那红毛妖孽依然表情淡薄,没还嘴也没生气,随即五指灵动,指尖红铜色的光华似流苏翻飞,宛若簌簌一弯星尘,缓缓旋绕,慢慢进入了毕方尸骸的中。

蓦地,毕方已死的眼中闪出红芒,庞大且残缺的尸骸机械的动了起来,能听到断裂的关节咯嘣作响。很快,僵尸一般的毕方再站了起来,一声鸣叫惊得山林中群鸟齐飞:

“咿——”

那幽远且刺耳的叫声穿破阴霾,山中某个小村中的人,都齐齐朝着叫声传来的方向看去。只是他们一个个都神态哀怨,犹如木偶,空洞无神的眼睛静静盯着叫声传来的方向,不知在想些什么……

***

夜幕降临,山中响起了孤独窸窣的脚步声。这村民没有拿灯,却一双眼犹似黑暗里的鬼火,幽幽亮着诡异的光!

山中虫鸣吵耳,但这人所经之处,草木枯委,虫鸣寂灭,就好像是行走的“死亡”在泼洒蔓延。

终于,他来到了毕方的尸骸前,可毕方却和之前无异,倒在地上,死的透彻。

他似乎有些吃惊,但僵硬脸上看不出表情。之后围着毕方的尸骸转了转,透光的眼中也并没有神采,眉宇间依然呆滞,犹似一个活着的傀儡。

在尸骸前站了片刻,这人就是离去,踩着窸窸窣窣的脚步,没多久便回了村子。村里是一片死寂,夜晚了也没有一家亮灯,透着阴森诡谲的气息。他拖着游魂般的步伐往村里的高处去,不知司马晴一行人正跟在后面。

如果没人带路,这黑灯瞎火的小村还真找不到,而且黔墨的鼻子一路上都没闲着,但并无发现,可刚过了村头的石牌坊,恶臭就是铺天盖地,害得他差点吐出来。

“他们居然遮盖了自己的邪气?”司马晴蹙眉。尽管这样的隐蔽手段并不新鲜,可恶修罗本身不具备施展术法的能力。也就是说,这里的这帮恶修罗,当真是和夜叉族联手了。但想不通的是,夜叉族比恶修罗强大的多,这样的合作又有什么好处?

而那红发妖孽似乎看穿了司马晴心中的疑虑,冷凉的嗓音没什么感情的说道:“这个村子的情况,阴司已经暗中盯了很久。此处恶修罗日渐猖狂,族群壮大,十五年前阴司对此处发起过一次总攻,怎料惨败。”

“惨败?”司马晴不敢相信,黔墨也斜眼看了过去。

但红发妖孽还是只注视着前方,似乎任何人都如不得他的眼:“若真要说来,此事未曾告诉司马家,还是阴司为了顾及颜面。司马家六百年来的贡献不小,阴司总不能显得比你们没用吧。拿下一单大功,也就不会老被人说是靠司马家了。”

“不过可惜的是,十五年前居然败了。如此,阴司就更没颜面找你们司马家了。”男人像是无甚所谓,黔墨则已经嘲笑起来。

“这就是死要面子活受罪,到最后还不是得找上我们。”黔墨几分得意,但人家根本不搭理他,只继续自顾自说着。

“若非毕方之死,我也不会想到恶修罗背后竟有夜叉族撑腰。它们远比恶修罗谨慎。我接手此事十年来,进展也不多,未免再次打草惊蛇,一直也未曾进来过。只知这里的恶修罗从不出去,而且因为十五年前的事情,还不断有恶修罗来到这里寻求庇佑。我便打算,干脆等此处成为一个庞大的据点,届时也方便一网打尽。如今算下来,此处藏匿的恶修罗少说也有千余只。”

“哼!”听到这里,司马晴不禁挖苦,“为了这个方便,你就去动了泰山的死魂封印,还真是想的‘周到’啊!现在娄子捅大了,就又拉着我司马家跟你一起背锅。”

这红毛妖孽一直鼻孔朝天,也不怎么听人说话,但对于司马晴的这番话,他却看了过来,似乎想要反驳,但又把话收了回去:

“也罢,现在还不是时候。”他自言自语着旁人听不懂的内容,随后又是自动跳过了他捅娄子这事,继续说着他那独到的“见解”。

“毕方之死纯属意外,何况它被黄帝骗了数千年,这因果孽债,总归是有该偿还的一天。而现在,便正是偿还的时候了。”

这人不说话的时候还好,就一直当个寡言少语的冷面瘫也不错,至少他给人的形象就是这样。但此刻这么一大段话下来,尤其是最后这句。司马晴真觉得他有点像罗里吧嗦的老头子,而且,什么因果什么孽债,讲起话来完全和电视里的菩萨似的。

还有那个手机铃声:《地藏本愿经》……





请输入5到80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