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冒险  >  猎奇档案人  >  第32章:这是命令

第32章:这是命令

3076 2017-10-30 19:04:00

是啊。她还是回来了,别无选择的回来了。

司马家有太多的故事,太多的矛盾,每个人都背负和隐藏了太多太多。每个人不管看着谁,都好像是在看着镜子里的另外一个自己。所以“过得好不好”、“有没有什么烦恼”这样的寒暄,与其强颜欢笑的撒谎,还不如不闻不问。他们都是坚强谨慎的人,不问别人痛处,也就不会揭自己的伤疤。

短暂的家族聚会很快就结束了,毕方族的撤离之后,司马兰英和几个人就把勘测的结果汇报给了司马红双。

作为奶奶,司马红双来泰山后没有跟司马晴多说一句,比起祖孙,他们似乎更像是上下属的关系。

“小晴,山洞里面的邪气不可估量,族里只有你是……”

“我知道,入口解封之后我来净化邪气,至于喷出来的大量邪气,就麻烦你们了。”司马晴打断了奶奶的话,作为下任家主,她很清楚自己应该怎么做,因此一开始就没什么好犹豫的。

却黔墨冷不丁一声嗤笑:“我就知道。”

“你过来。”黔墨把司马晴拉到一边,没什么好气,“别告诉我你又准备用净灵诀。”

“那不然呢。”司马晴耸肩,凤眼中满是不以为意。面对这样级别的邪气,不用净灵诀还能用什么?

不料黔墨竟说:“什么情况你也清楚,而且就你净灵诀的那个水平,弄不好就把命搭上了!”

“呸呸呸,你就不能说点儿好的?”司马晴埋怨,为自己辩解,“之前已经用过一次,熟能生巧,这回肯定比上次顺利!”

“我不管,总之我不同意。”黔墨脸一甩,白眼一翻,抱着胳膊,跟个孩子没两样。而司马晴则像家长一样叉起了腰。

“不同意又怎么样?不然你说个更好的办法。”

“只要你不用净灵诀,那就都是好办法!”黔墨瞥眼看来,“司马家虽然就你和我有契约,但你毕竟是个凡人,就算有我在身边,抵御邪气入侵也是有限度的,谁知道极限是多少?到时候你用净灵诀耗损过度,再加上邪气侵蚀,是想让大家给你收尸还是怎么的?”

黔墨现在说话当真难听,可这也代表了他有多担心:“小晴,与其你没头没脑的去冒险,不如直接让我上。不管有多少邪气,我全部都给吸光就是。”

这话让司马晴一怔,脑海中当即就闪过了黔墨在龙山时异变的样子。

“不行!”司马晴否定的斩钉截铁,之后无比强硬的说道,“这次怎么也是我作为家主的考核,我必须做出点样子让大家肯定我的能力,而不是只会躲在你的背后。要不然,我以后还怎么领导司马家?”

“哈!”黔墨不禁冷笑,“你我之间有契约,我就有保护你的义务。再说了,你什么时候对家主的位置这么关心了?”

“那是我的事。”司马晴不愿再说,以蛮横的方式堵住了黔墨的嘴,转身就去找奶奶和四叔商量细节。她不会告诉黔墨,自己宁愿以身犯险,也不愿他再变成那种邪异的模样。如果黔墨这犬神真出了什么问题,司马家说不定会消灭他。这个成天把正义和天道挂在嘴上的家族,为了大局,有时候可是相当绝决的!

司马晴了解司马家,所以在黔墨的事情上半步都不会退让,哪怕是会让他觉得无法理解。

净化邪气的事情很快就部署完毕,长辈们会分别带人组成十二个小队,围绕山洞站定八卦阵上的十二个的方位,起阵全面控制住喷涌的邪气。而十二小队中央——死魂封印的洞口外,则由司马晴以净灵诀施展净化。

当然,这需要黔墨的配合。

刚才还人声鼎沸的山洞外已然寂静。毕方族早就躲在了八卦阵外,而四叔、奶奶和长辈们也已经各就各位。只要司马晴解开遮挡山洞的禁制,所有法阵都会在一瞬间展开。

星夜下,站在山洞前的司马晴和黔墨显得很是突兀,而两人之间的气氛也份外压抑。为了事情顺利进行,司马晴觉得还有必要协调一下:

“那个,黔墨……”

“开始吧。”黔墨不看她,只是淡淡一句,站在了她的面前,已经准备好为她抵挡解封一瞬间最猛烈的邪气喷涌。

这三个字没什么特别,但却让司马晴心里沉了一下:“你先答应我,等会儿不准自己吸邪气。”

“好。”黔墨没回头,回答的很干脆。可这样的他让司马晴很不放心。然而时间有限,如果午夜之前不能修复死魂封印,那么死魂封印就会再松动一层。越是松动,修复起来就越是困难。

半径一公里外的长辈们还在等待山洞这边的动静,之后还有毕方一族。这不是司马晴一个人的任务,眼下应该顾全大局。

司马晴就站在黔墨身后,目光一直锁定着他的背影,手中已经捏起了术诀。死寂的山腹中浮动起灵气,封住山洞的禁制随之闪烁起了金色的微光。

“散!”

一字解封,金色的光砰然碎裂,随之而来的是洞中喷涌而出的铺天盖地的滚滚黑雾——那恶臭铺面,黑油般的邪气仿佛惊涛骇浪,犹似爆破现场浓郁的烟尘,像某种巨兽一口就吞掉了司马晴和黔墨的身影!

庞大的邪气如喷发的岩浆奔流,涌泄四面八方。即便距离一公里之外,邪气出来的一瞬间,司马家人也都能清楚看到那浓郁的黑色雾气。毕方族人更是惨白了脸色,不敢想像如果自己没有撤离现场,那将会是什么后果。

可是,司马晴她……

如此超出预计的场面让大伙儿心里都捏着冷汗,死魂封印居然已经松动到了这种地步。司马志紧紧盯着黑雾弥漫的远方,连眼都不敢眨。而司马兰英份外揪心,无比同情自己侄女儿的遭遇。但司马红双,似乎没有任何的动容,一双眼中镇定无比,也不知是笃信还是隐忍,静谧的眸中只默默倒映着星空下的那片黑。

那片黑,穿不透,摸不着,犹如一张巨大的网罩住了司马晴。她完全看不见黔墨的位置,无比浓郁的邪气叫人直犯恶心。

“啧!”司马晴咂嘴,情况远比预想中糟糕得多。本以为有黔墨在,怎么也能够支撑一会儿,但眼下还是得先起阵低档一下邪气,否则怕是没有时间施展净灵诀。可谁知才拿出了毛笔,周身的邪气竟忽然逆流起来!

司马晴猛地怔住,此时此刻,前方就像是有个无形的缺口,邪气正如流向下水道的泥浆,在她的面前搅出了漩涡。

“黔墨!”司马晴瞪眼,炸了般惊呼,一声黔墨把喉咙都喊的疼了。她就知道他不会听话的,就知道他肯定还是会吸收邪气!

可恶!

可恶可恶!

“黔墨你住手!停下!”司马晴喊着,慌张的想要靠近,但却被汹涌回流的邪气推的近不了身。而漩涡的那头,黔墨故意不给她半点回应。

“黔墨!”

“黔墨你听到没有!我要你停下!我不准你这么做!”司马晴就像个惊慌的孩子,甚至眼角都快急出了泪。

但黑暗那头依旧没有声音,回答她的只有回流越发凶猛的漩涡。而片刻的沉默之后,她冷下了嗓音:

“黔墨,我以主人的身份命令你:马上停下,净灵诀完成之前什么都不许做。”一句话没有起伏,却比之前任何惊慌失措的呼喊有效。邪气逆流的漩涡即刻停止,但这次却换了司马晴再不说话。

“小晴你干什么!疯了吗!”黔墨暗黑的另一面叫喊着,对于主人的命令,有契约在身的他无法违抗。可司马晴不会再听他一个字,留给他的,只有净灵诀开始咏唱的咒文的:

“白气馄饨灌、我形……高步相催,合登明!天回地转步七星……”司马晴咬紧了牙关,眼下已然是分秒必争。闹了一出之后,邪气导致的恶心越发严重了,恐怕已经没有多余的时间和力气去布置防御结界。

既然这样,那就拼尽全力的一搏吧!

山腹周围的八卦阵已经开始运转,就算是遮天蔽月的邪气也掩盖不了远处十二道通天的光柱。八卦阵将外泄的邪气堵在一公里之内且加以净化,但这些量同山洞中心处相比根本是九牛一毛。只要山洞处的邪气主体没有净化,源源外泄的邪气迟早会让把八卦阵超出负荷。

远从高空俯看泰山腹,那里就像是一个巨大的被光柱围住的黑气蒸笼。滚滚的黑气好似某种炼狱,任谁看到都会不由得将眉心揪紧,就连冰冻脸的多恶鬼王也不例外。

此时此刻,那人就在云层边缘,绛红的眼瞳注视着泰山腹地中的黑雾。月色皎洁,比黑夜更深的邪气在特殊的视觉中并不难找,而他那藏匿在星光里的身影,地上的人却难以瞧见端倪。

“这司马晴倒真是没有让我失望,不过嘛,下任家主的位置,自身能力的成败,今夜就在此一举了……”他喃喃自语,腰背挺直坐在鬼驹之上,似乎担心什么,手下意识抚着鬃毛。

“有胆气,有实力,但就是不知道,运气如何了。”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