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冒险  >  猎奇档案人  >  第52章:找你有事

第52章:找你有事

3118 2017-12-09 15:07:01

落寒的夜里,两个年轻男人都是穿着偏嘻哈的休闲衣装,大衣服大裤子,瞧着就相当占地方,此刻站在那小小的路灯帽上,怎么看都觉得相当危险,但事实上,他们的脚下稳如泰山。黔墨自然不用多说,司马元严则早就施术稳固了鞋底,就算是在灯杆上直立行走都不会掉下去。

司马家人从小就苦练各种基本功,这类术法和反应能力对他们来如同呼吸那般理所应当,已然成为了身体的一部分。那红发的男人微微挑动眉梢,却一张丽颜一贯冷然,让人摸不透在想什么。

双方就这么一高一低静静对视着,谁也没有率先动手,谁也没有开口说话。蓦地,从江家老宅的方向传来了脚步声,黔墨立马就嗅到了熟悉的气味,而黑暗中隐约出现了两个人,身影从虚无缥缈的幻影渐渐变作了实体——

司马晴和司马玹蔺用隐身术偷偷离开老宅,但司马晴在距离一个路灯的地方就住了脚。那前方路灯下的身影看的再亲清楚不过,红发军装的人实在过于招摇。

“是他?”司马晴些许惊愕,下一秒黔墨已咻一声跳到了她的跟前,而红发之人同样电光瞬移,出现在了面前。

“你来干什么?”黔墨拦在鬼王同司马晴之间,对红毛一贯的不待见。司马玹蔺也早是紧了神色,术法就攥在手里,直觉告诉他这个红毛相当危险。而那边的路灯上,司马元严一直做好着准备,一旦动手,便可前后夹攻这个红毛。

这样的处境确实十分糟糕,但那张丽颜上依然看不出半点情绪,绛红的眼瞳只是浅浅从司马玹蔺身上扫过,最后落在司马晴那儿:

“女人,你就是这么欢迎我的?”

“哼,我可没心情欢迎你。”司马晴冷冷,瞬间金属声闪过,甩棍已赫然指住了他。却那漂亮的下颚上,唇角拉起了一丝绝美且玩味的弧度。

“这次怎么不用枪了?”

今次来江家,司马晴当然不会带枪,否则进门时连管家的安检都过不了。现在的大户人家对陌生客人都有这手防范,也算是小儿科的常识。但如果知道多恶鬼王会突然出现在这里,司马晴何止会带枪,还会把家伙都带上。

司马晴可不想被他牵着鼻子走,不答反问:“你不会又挖了什么坑来找我跳吧?”

“我以为上次之后,我们已经是并肩作战的同伴了。”鬼王悠悠说着,手指轻轻推开了指住自己的甩棍,却这个动作让司马玹蔺和司马元严吃惊不已。

即便只是甩棍,司马家的甩棍也绝不一般,上面都刻有降魔除煞的咒文。而这家伙显然不是普通人,竟咒文对他毫无反应。

“有份好差事想找你和你的犬神帮忙,站在司马家的立场上想必不会拒绝。”

这红毛还是这么自说自话,目中无人,好像他提出的要求,别人都应该无条件答应。也不知是怎么养成了这种性格,态度着实让人一肚子火。但现在司马玹蔺和司马元严都在,有些话确实不好说。

“小晴,黔墨,你们认识他?”司马玹蔺有些浆糊,司马元严这会儿也已经到了跟前。

黔墨没有说话,一直打量着多恶鬼王,想找出一点他是否真去了阿鼻地狱的线索。司马晴同样已经把多恶鬼王打量了好几遍,但他看上去和之前并没有什么不同。难不成,是带炎箐长老去了趟假地狱?

无论如何,不管这家伙又想搞什么鬼,既然他现在出现了,在弄清楚爷爷的事情之前,绝不能让他走了。

“算认识吧,他是阴司的鬼捕,之前死魂封印帮了不少忙。”司马晴随便解释了一下,而黔墨心里有谱,并没有说什么。可当事人依然自以为是、一副世界都该围着他转的态度。

“女人,我有事找你,走是不走。”

“你……”黔墨果然还是忍受不了这家伙,却才要炸毛,司马玹蔺居然炸在了他前面。

“阴司和现世互不干涉,就算阴司想找司马家帮忙,也不应该是这种态度。别说你一个鬼捕,就算是十殿阎罗,也没资格命令司马家做任何事。尤其还是司马家的家主。司马家的荣誉和自尊,可不是你一个小小的鬼捕就能践踏的。”

司马玹蔺虽不是大吼大叫,但怒意相当明显,似乎是司马家和司马晴最忠心的拥护者。而这么一段说教,成功让那双绛红的眼瞳落到了他的身上。

多恶鬼王打量着司马玹蔺,没有情绪和表情的脸上却隐约透着某种戏谑,像是在无言嘲讽什么:

“这位是……”

“小晴的未婚夫,司马玹蔺!”他推了推金丝眼镜,目光炯炯有神,一句自我介绍底气十足,却黔墨彻底炸了。

“什么未婚夫!你还真有脸说出口?不过就是族里定下的一个备胎,你还蹬鼻子上脸,真把自己当那么回事了?我告诉你,咱家小晴可是已经有喜欢的人了,就算没有,你个假惺惺的死眼镜这辈子也不会有机会!”

黔墨冲司马玹蔺炸了一通,而多恶鬼王的眼神却越发讽刺:“听闻司马家本家向来对子嗣后代极其看重,为了不让血脉断绝,家主继承者自幼有会与旁系中同辈的继承人候补定下娃娃亲,以防万一。如此说来,你就是继承人候补,若是这女人生孩子前出了意外,家主的位置就会由你取代,而你们旁系一支从此就会是本家了。”

或许是因为他文绉绉的古语措辞,或许是因为这段话的犀利,这个瞬间,所有人都是沉默了。司马玹蔺静静看着那张读不出情绪的丽颜,半响才是冷声嗤笑了一道:

“哼,你这话可真有意思。”司马玹蔺的眼中杀意尖锐,但也只是短短一瞬间,下一秒,他就又成了那副彬彬有礼的绅士模样,对司马晴好言好语。

“小晴,不管你有没有喜欢的男人,我对你绝对都是认真的。”

“呸!渣男都是你这么说的!”黔墨跳脚骂道,他可不喜欢这道貌岸然的家伙。尽管族里是有这样的备胎计划,可从来没有实施过,一来感情的事不可强求,二来毕竟是家主继承人的候补,背后是否有野心谁也说不准。从古至今数千年来,司马家内部的争斗一直都有,所谓日防夜防家贼难防,为了家族的安定,本家一脉一般都不会考虑候补一脉的这个备胎。

类似的事件不是没有发生过,当然,其中也有真心相爱的两人。只是在平衡家族权力的大条件下,他们的爱情不得不以悲剧收场。而当时的那任家主,也是司马家历史上唯一一个在留下子嗣后毅然殉情的人。

没有谁能对他们的爱情指手画脚,谁也不能否认,那是家族里最大最沉痛的悲哀,但同样,也是司马家最大的污点。

司马家固然强大,极深的背景和至高的权限也固然令人觉得他们很酷,然而除了司马家人谁又能真正知道,这光鲜的背后究竟藏着多少血泪和阴霾。

对话似乎被引到了奇怪的地方,司马晴不想和司马玹蔺多做纠缠,想想便给了多恶鬼王一个眼神:

“你过来。”司马晴去了旁边,而那红毛竟真乖乖听话跟了上去,不过那张脸妖孽脸上,眉眼间似乎藏着不易觉察的玩味,好像一直在看司马家的热闹。

司马晴懒得研究他阴阳怪气的态度,只冷冷低语道:“你说有事找我帮忙,但我现在手头也有事情要处理,不然你先帮我解决这单事,我再帮你解决你那单?”

“也好,反正不急。”多恶鬼王的回答十分爽快,甚至连一秒钟都没有考虑,好像司马晴的提议全都在他意料之中。

就红毛这泰然自若且恨不得要君临天下的态度,司马晴心里已经不爽到了极点,一把拽过他的胳膊,贴着耳根子咬牙切齿:

“你少这么得意洋洋的,别以为你藏的很好,我已经知道你的身份了。如果你现在不想逃走,那最好做个心理准备。我爷爷的事,之后非让你给个交代!”

司马晴不过是想扳回一城,怎料这红毛竟没有一点惊讶和动摇,还抽出被拽住的胳膊,反过来搂住了她的肩膀:

“你我好像没这么亲密吧?不过,若你想用我来打击那个未婚夫,倒是个明智之选。”他同样贴着耳根轻语,姿势甚是暧昧。而居然连这样的心思都被看穿了,司马晴惊得愣住,只觉得自己完全输了个一败涂地。

当然,这个瞬间,某吃货就如原子弹一般炸裂,倏地冲上前来,一把夺回了自家主人:“你这个臭不要脸的死变态,居然敢吃我家小晴豆腐?爷爷今天非撕了你!”

唰——

黔墨咆哮着就是唤出骨刃,却被司马晴拦下:

“别闹了,先做正经事。”她不甘心的瞪了红毛一眼,回头就见一脸浆糊的司马元严似乎有话要说。

“瞎想什么,普通朋友罢了。”司马晴抢先堵了宅男的嘴,而司马玹蔺依然微笑着,只是那藏在金丝眼镜后的眼神,似乎远不止表面上的大方那么简单。

司马晴第一次见司马玹蔺是在十三岁的生日会上,从那时候她就已经知道,这家伙是个黑心的笑面虎!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