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冒险  >  猎奇档案人  >  第46章:混世魔王

第46章:混世魔王

3109 2017-11-27 15:58:48

绑架毕方去龙山的明明是那个红毛,现在竟要算在司马晴头上。黔墨看不得司马晴委屈,立刻就要跟这些臭鸟理论,但被阻拦下来:

“说好的别冲动。”司马晴提醒他别忘了约定,之后依然对毕方们客气道,“我有些事想问一下炎箐长老,能不能行个方便?”

“不方便!”那毕方鼻孔朝天,一点面子都不给,“别说我们长老现在不在,就算他在,对于司马家、尤其是你们,根本没有什么好说的!”

“信不信我……”黔墨抡起袖子,可被司马晴瞪了一眼之后只好打住,却又怕自己实在忍不住,最后干脆转过身去不看这几只臭鸟。怎料见状,几只毕方越发得意起来。

“司马晴,这异方四界确实是你们司马家的地盘,但一码归一码。这东方大陆上的现世归你们司马家管,也就是说看守死魂封印你们司马家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但你们非但没有守好,还连累了我们老祖。如果你们及时收拾了龙山的夜叉,最后那个红毛又怎么会……”

话到一半,这毕方突然住嘴。它们之前同多恶鬼王约定过对其身份保密,这会儿确实差点说漏了嘴,殊不知司马晴其实早就知道了这些事。瞧毕方那模样,真不会撒谎,什么都已经清清楚楚写在了脸上,却还要继续装模作样的转移话题、冲着司马晴发难:

“如果你们非要问什么事情的话,那也不是不行。看在在异方四界住了数千年的份上,我们也不是不给你们面子。只不过有个条件。”

“说。”司马晴挑挑眉毛,尽量为了双方友谊而保持良好的态度,怎料毕方的话简直让她火冒三丈。

“其实也不是什么难事,只要你们能想办法让毕方族从死魂封印脱身,让你们见一下长老也是可以的。”

“什么?”司马晴眸光骤冷,盯着那毕方,“这是炎箐长老的意思?”

那女人一身杀气,一双凤目尖锐得犹如刀锋,若不是眼角的泪痣,此刻她的气场恐怕连恶鬼修罗都要忍不住退避三舍。

“……你管谁的意思!总之,总之做不到就别再来了!”毕方们心里发颤,硬着头皮叫嚣完两句就是闪身匆匆飞走了。

它们当然不是司马晴的对手,就算不要命,也相信司马晴有一百种方法能把自己整的很惨。尤其还有个黔墨。都说狗拿耗子多管闲事,而司马家这只犬神玩起鸟来,绝对比猫厉害多了,它们可不想吃这个眼前亏。

毕方族在地界外依然设下了禁制,尽管不那么厉害,可司马晴并没有去追它们,而黔墨已经怒不可遏的准备往里冲。

“我说你就少找点事行不行?司马家跟毕方之间的矛盾够乱了,你再破它们禁制,就不怕死魂封印那边又出问题?”司马晴赶紧拽住了黔墨,一脸头大的拉着他这个惹事精离开。

黔墨心里不爽,三两下从她手里挣脱出来:“咱们凭什么要受到这种气?害死它们老祖的明明就是多恶鬼王,就因为那混蛋说要下阿鼻地狱赎罪,所以洗白了?这黑锅又成了我们背?”

“凭什么呀?我们司马家可不欠这群臭鸟,在异方四界住这么久,还一分钱租金都没跟它们收呢!帮忙镇守个死魂封印又怎么了?”

黔墨就是这脾气,而这大概也是犬族的天性。一旦主人受了什么委屈,家犬还不都是喋喋不休的“吠”个不停?不过这样的黔墨,司马晴有时候觉得也挺可爱。

“别唠叨了,你堂堂犬神,干嘛和一群鸟一般见识。”司马晴笑笑,见前面有溪水就过去洗了把脸,“炎箐长老在毕方族颇有威望,刚刚它们说的条件,长老应该不知道。”

“最好是不知道,不然我一定不放过那个老鸟!看我不把它的毛都拔下来!”黔墨咧咧嘴,准备也洗把脸消消气,却忽然伸长脖子四周围嗅起来。

“噗噗,噗噗噗……”黔墨循着气味探了探,最后猫进树林,打着手势让司马晴赶紧跟上。

此处溪水蜿蜒跌宕,地势参差不齐,两人猫在石树之间,居高临下,能清楚看见溪水下游有群人正喝水休息。

这些人的着装还比较正常,不像毕方族各个花枝招展,而是清一色的白色风衣,但背后都长着黑色的羽翼,脸上戴半张面具。乍一看,这些家伙确实挺像哪里来的专业coser,身材和半张脸颜值绝对无可挑剔。

“天狗?”司马晴眯了眯眼,暗觉不妙,屈指便是打了一束细微的光芒出去,转而那光就化作了一只飞虫,悄无声息的停在了溪边的石缝里。

“这次那些毕方绝对想不到我们会来,看待会儿不把它们打得抱头乱跑!”

“就是,现在那个炎箐不在,正是我们报仇雪恨的好机会!”

“不过我听说炎箐好像是受邀去了阴司,似乎还要下阿鼻地狱,背后到底怎么回事?”

“管他怎么回事,反正炎箐不在,我们一定不能错过了这个好机会。我听说那些蠢鸟对炎箐下地狱的事还挺高兴的,可见它们的脑子病得不轻。”

“嗬,那些鸟的脑子就从来没好使过!你们可别忘记了,三百年前它们开宴会,结果自己把自己老巢给点着了,简直蠢死了。”

“哈哈哈!就是就是!亏它们还是神兽,我看啊,天帝当年就应该封它们个蠢兽!”

“哈哈哈哈哈……”

天狗们在溪边说的不亦乐乎,全然不知这些话都已经进了司马晴和黔墨的耳朵。司马晴的表情越发凝重,眉头又深了一层:

“炎箐长老受邀去了阴司,还要到阿鼻地狱……”她喃喃重复着天狗的话,眼中的惊讶很是明显。如果一切属实,那么解释只有一个。

多恶鬼王之前承诺过会给毕方一族交代,因此现在是让炎箐长老亲自去监督他赎罪了?

“黔墨,你说那个红毛……是不是个脑残啊?”司马晴有些错乱的看向黔墨,而黔墨同样吃惊。

“脑残肯定毋庸置疑,而且还是个变态、疯子!”虽然心里不爽,但黔墨对多恶鬼王的做法着实意外。如果换做是自己,多半会耍小聪明,骗骗毕方族说已经去过阿鼻地狱了。可是那红毛,居然会这般老实得像个白痴?

传闻同认知出入太大,两人此刻四目相对的愣了好一会儿。如果这一切都是真的,那么黔墨也无法再反对司马晴的想法。可如果爷爷司马千风的死真有隐情,为什么这么多年来,多恶鬼王却从不露面给司马家一个交代?就连泰山死魂封印一事,都要那样偷偷摸摸的找司马晴帮忙。

两人实在想不通,觉得逻辑上充满了矛盾,可阴司不得擅入,否则会吃大亏,更何况司马家在十殿阎罗心里的形象已经差的可以。

多恶鬼王确实是个头大的问题,想要问个明白,似乎也只能等他再次出现。但,如果他之后都不再出现了怎么办?

司马晴的担忧此刻全写在脸上,黔墨看得非常清楚,正要提议些什么,就见溪水边的天狗们陆续站了起来。

“啧!”司马晴心烦,一蹬地就是纵身跳下,如一道漆黑的闪电赫然落在了天狗面前,并且怒气冲冲,抬眼瞬间就已用眼神震慑住了这群伪coser。

“你、你们怎么在这儿?”

天狗们大吃一惊,脚下已不自觉退了两步,甚是惶恐的指着司马晴背后的黔墨:“臭黑狗,你要是敢乱来,我、我们就要你主人收拾你!”

天狗们很是不安,看黔墨的眼神里充满了惊吓和恐惧。在这异方四界,没有哪个种族不害怕黔墨。说好听点他是犬神,但实际上,简直就是个混蛋恶霸!自打司马家有了黔墨,数百年来,异方四界里的住民们都已经被他欺负遍了,花样层出不穷,大伙儿是被他闹得苦不堪言。

用住民们的话说,黔墨就是这异方四界的混世魔王,觉得这里就是自家后院,他就是这里的土皇帝,想欺负谁就欺负谁,想拔谁的毛就拔谁的毛。若不是各族联名写了告状信,还按了血手印来揭发黔墨的恶行,怕是他至今都还在作威作福。

虽然司马家收回了黔墨自由出入异方四界的资格,事情也已经过去了一两百年,但黔墨留下的恐惧和阴影依然未散。想天狗一族也不弱,可惜并非黔墨的对手,当年多少族人被这黑狗当鸡一般撵着玩,如今回想起来都还会禁不住一身恶寒。

不过相比之下,黔墨看它们这些住民就亲切的多,俨然是一副再见“心爱玩具”的眼神:“你们不在自家地盘呆着,都围在这里干嘛?是不是想搞些什么有意思的事?”

“你、要你管!你别过来!”

天狗们又是后退了一米多,还摆出了迎敌的架势,转而就见司马晴黑着脸上前:“你们刚刚的话我都听见了,现在炎箐长老不在,准备去找毕方族的麻烦是吧?”

“这异方四界是我司马家说了算,既然你们住进了这里,就禁止私下斗殴,就得遵守我们司马家的规矩!”司马晴一副统治者的派头,不想天狗那边的气场竟骤然冷了下来。





请输入5到80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