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冒险  >  猎奇档案人  >  第25章:三观爆炸

第25章:三观爆炸

3046 2017-10-13 16:06:00

月明星稀,鬼驹所拉的马车停在半空,有云层掩护,地下人看不见马车上这幽冥的鬼火。之后马夫寻了一会儿,便是将车降落在了一处四周荒芜的国道旁。

“你在此等候。”红毛交代完马夫,就又屈指捏了个咒。此刻已是深夜,究竟在什么位置的国道,司马晴和黔墨也不清楚,只是在红毛捏完咒后,就听见了一阵引擎呱噪的刺耳声。

空寂无人的国道看上去荒芜而老旧,单排路灯的光也十分昏黄,悠悠远远的前方只有黑暗。但就是那样的黑暗里,引擎的轰鸣由远及近,彷如沸腾暴戾的兽鸣,携着一道黑影飞速而来——

法拉利,GTC4Lusso……

整辆车出现在眼前的瞬间,司马晴的大脑完全是一片空白。眼前这老旧的地方算绝不是个完美的舞台,但恰恰是这样的老旧和沉默,近乎完美的衬托出了这辆豪车的惊艳。

司马晴的脑子里还在轰炸,但绝不是因为这辆车的市价。毕竟几百万的跑车,他们司马家也有不少。她只是不敢相信,这车居然是那个红毛鬼畜的?

但车上无人,显然也只能是那红毛用术法召唤而来。

司马晴还在发呆,而红毛已经打开了车门:“前面不远就有人家,我载你们过去。”

“哼!”黔墨对车从来没有兴趣,在他眼里,所谓的豪车还赶不上K记的鸡腿。一个白眼将红毛的君子之礼甩飞,黔墨就是拉着司马晴坐了上去,由着红毛给他们当司机。

红毛说的人家,是国道上十分常见的私人门面,补胎洗车,打尖吃饭,环境都不怎么上档次,甚至有些脏乱。也幸好是深夜,大多数店都关了门,否则红毛的这辆法拉利,怕是会成为爆炸性的看点。

走运的是,这里有一家招待所,价格也很便宜,一晚上就五十块钱。所以房间当然也就不怎么样了。

“鬼驹畏光,你们在此处休息几个时辰,天亮前启程。”红毛还是一口古语,司马晴越想越觉得他和那辆法拉利不搭,这就好像是忽然有一天,你居然看见法海开了一辆百万豪车,简直是、都不知道该怎么去吐槽了!

可是。

红毛的气质完全能够驾驭住那辆车,因此司马晴一点也不怀疑车主的真实性。而黔墨见她一直傻呆呆的,火气就是上来:

“不就是有辆车吗,你犯得着这样花痴?”黔墨嘟着嘴。今夜为了应付恶修罗,他也废了不少事,之前扎头发的皮筋儿都断了,这会儿脑后稍长的头发散着,倒显得他没有平时那么元气精神。

然而庆幸的是,黔墨的一双眼已经恢复了正常。想起之前双眼异象的一幕,司马晴不免有些忧心:

“黔墨,刚刚对付那么多恶修罗,你没事吧?”司马晴尽量问的平常,但黔墨竟炸毛了。

“我当然没事!但你呢?你刚刚在干什么?你是不是吃撑了,脑子坏了,就那么几个恶修罗,你居然发疯用‘净灵诀’?你不要命是不是!”

不提这事还好,一提,黔墨就是大发雷霆,甚至连名带姓的叫了她:“司马晴,你以后能不能别这么冲动?你要出事了,让我怎么办?还有你奶奶,司马家,你是不是都不用管了!”

“我……”司马晴被骂的狗血淋头,但黔墨根本就不给她说话的机会。

“我什么我,你事情都已经做了,还有什么好我我我的!我知道,你就是怕有漏网之鱼,之后咱们司马家会被那个死红毛给小瞧了,说连几个恶修罗都处理不好。但你能不能多考虑一下你自己,那是意气用事的时候吗?”

“意气用事?”司马晴有些想笑,但也十分吃惊。原来黔墨以为自己是为了司马家意气用事?

“我说黔墨大人。”司马晴本还被骂的不知所措,却这会儿实在忍不住的笑,“我对司马家怎么样,你最清楚不过了。维护尊严是维护尊严,但我是绝对不会搞什么意气用事的,我又不是奶奶。”

她这番话在理,却黔墨有些听不懂了:“那你为什么用‘净灵诀’?”

黔墨一句话问住了司马晴。她的修为还不够火候,用净灵诀相当危险。可那样的情况下,若是不将邪气全都一并净化,她是真的怕黔墨出事。

但这些,她不会告诉黔墨。

“我也修炼了这么多年,想着试试呗。”司马晴吊儿郎当的找了个借口,而黔墨则被她气的语塞。

叉腰做着深呼吸,在屋里走了几个来回,黔墨才是没好气的指着她:

“躺好,给你疗伤。”

“好!”司马晴得了便宜卖乖,之后黔墨以血气在她体内走了几遍,她的感觉就是好多了,便这么睡了过去。而黔墨可没有闲着,一直在窗帘后面监视着楼下车里的红毛。

那家伙似乎什么都没做,只是坐在车里等着他们。却蓦地,绛红的一双眼对上了黔墨漆黑的眸!

这瞬间,万籁寂静,可两人的目光谁也没有退缩。只是,黔墨的眼神充满了杀意,而那红毛却轻如鸿毛般无甚情绪,却也不移开,就这么和黔墨对看着。

两人之间的时光好比静止,某种无声的较量一直都在继续。也不知过了多久,红毛抬起了手腕,指了指他的手表,提醒黔墨:

该起床了。

“哼!”黔墨冷冷,甩了窗帘转身,但并没有叫醒司马晴。消耗过度后的她,睡眠是非常重要恢复过程,睡得不好,身体状态很难恢复。

黔墨静静背着司马晴下了楼,之后上了红毛的车一起回了国道,再是转乘鬼驹马车,赶往毕方的地界。

上古时,毕方一族确实生活在现世,可始皇帝寻长生不死药触怒阴司之后,司马家除了在文献史料上的掩盖和贡献,暗中也耗费了不少精力和时间,将《山海经》和各类神话典籍上有所记载的精怪妖兽们都转移到了别处。

那处叫做异方四界,是司马家以现世地方为原形所筑造的异度空间。而在精怪妖兽越来越难生存的今天,为维护平衡,异方四界也算是司马家给它们的一方居所。

三界之中,异方四界的存在虽然不是什么秘密,但开启它的方法只有司马家知道。当然,现世之大,天官并非只司马一家,各方天官都有自己的做事方式,他们之间也几乎从不往来,以免发生不必要的冲突和麻烦。

中国境内,司马家主事,要去毕方族还是少不了他们的帮助。乘坐鬼驹的速度绝对快过飞机,但途中并不会感觉到任何风力阻挠。

日出之前,马车就是达到了长留山以西的地方,而长留山的东边,就是海拔六千多米的四大神山之一的阿尼玛卿山。即便相隔甚远,也依然能够看到雪山的巍峨壮丽。

司马家人从小东奔西走,高原反应对他们来说几乎不存在。而红毛和黔墨一路无话,直到司马晴一觉醒来,极度尴尬的气氛才稍微缓解了一些。也多亏黔墨疗伤,又睡了个好觉,司马晴现在的状态相当之好。

一行人的目的地自然是山海经中所记载的章莪山,位于今天的青海湖境内。鬼驹离开之后,他们又在山中徒步走了几公里,便见司马晴停了脚步,随手抓取了一把土壤。

司马晴阖眼屈指,默念了一段简单的咒语,那手中的土壤就是化为了一颗褐色的宝石,不过形状倒是有几分奇特。

红毛尽管是个面瘫,但此刻一双眼睛可没有移开视线,可见对开启异方四界的方法,他也有些好奇。之后就见司马晴拿出了弹夹,将形如子弹的宝石装了进去。

“原来如此。”红毛眯眼发出一句感叹,心中了然,随即司马晴的枪口已经对准了半空。

“砰”一声枪响,那空中就是开启一道往异世界的漩涡,好似杯中不断旋转的黑咖啡,无法窥探其中奥秘。

异方四界的入口卷着烈风,这情景同一些穿越剧里的颇为相似,但可惜的是,穿越时空虽然不是异想天开,但实施那样的术法,代价是极其可怕的。而为了建立这个异方四界,司马家人亦是付出了十几代人的努力。

“走吧。”司马晴手中捏诀,唤风汇聚于他们脚下,却正要飘然而起时,那入口的漩涡中竟突然爆出了一股力量。

“快闪开!”黔墨抱起司马晴就躲,同时还朝红毛踹了一脚。虽然好像是在帮他躲过一劫,但红毛压根就不需要帮助。

那深色军服、鲜红秀发的颀长身影在空中完美旋过一个弧度,既避开了黔墨的一脚,又闪过了从异方四界来的攻击。而三个人都看的很清楚,攻击他们的正是毕方的讹火!

呼呼——

青冥色的火光凶猛无比,却这些讹火同死魂封印中的不同,火心带有一抹腥红。司马晴沉了脸色,凤目犀利,看着从漩涡中接连出来的一队人:

“异方四界是我司马家主宰之域,你们现在什么意思?没我司马家的准许,就这么堂而皇之的跑出来,不要命了吗。”





请输入5到80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