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冒险  >  猎奇档案人  >  第39章:晶石手链

第39章:晶石手链

3048 2017-11-06 19:07:00

灯光迷幻的KTV包间并不宽敞,没有了电子屏幕的光亮就更显得压抑。舒薇可没有幽闭恐惧症,却现在忽然头昏脑胀,两眼发黑,觉得包厢里的气味难闻至极。

“舒薇,你怎么了?”司马晴上前扶住了她,而凝聚着微光的指尖已快速在她背后点了三处。

“啊……”舒薇只觉浑身疼痛,身体的力气被一瞬抽飞,就在意识远离的一刻,她隐约在司马晴的背后看到了什么。

那似乎,是一团大大的黑影。

“黔墨,动手!”

舒薇昏倒的瞬间,司马晴一声厉呵,同时抱起舒薇就是一个翻身堵住了门。

包厢里一直都是三个人,只不过黔墨被施加了隐身咒。也就是刚刚的一瞬,司马晴解开了之前施加在舒薇身上的术法,而那一团忽然出现的黑影,正是被包厢中阵法逼出来的凶煞!

此时此刻,包厢中的阵法已经全面启动,灵力的光芒比灯光更加迷幻,从四面包裹着凶煞,完全将它罩在了灵光里。

“哧——哧——”

那凶煞无形,就似一团烂泥棉絮,仅顶部有只金色的眼睛。被笼罩光芒里的它,现在的感觉并不好。

这阵法本就是为了逼凶煞现形,眼下这包厢对它来说就好比一间充满了毒气的密室。但它之前一直被封死在舒薇的体内,现在松了禁锢,自然会本能的逃出来,却想不到外面会是更大的牢笼!

咻咻——不过眨眼时间,黔墨的血凝鞭就如藤蔓缠住了凶煞,但那身体太软,黑影立刻似泥浆一般从缝隙中流了出来。

“想跑?”司马晴眸光一冷,屈指捏咒,便是笼罩凶煞的阵法光芒更坚固了一层。然而意想不到的是,舒薇的脸色立刻变得惨白,并且露出了十分痛苦的表情。

“小晴,舒薇好像不对劲!”包厢里只能听见黔墨的身影,但看不见黔墨的人影。司马晴是背对着舒薇,这会儿回头才发现了异样。

“什么……”司马晴怔怔,心里闪过了不好了预感。按理说,既然凶煞已经现身,那么就应该和舒薇再没有牵连,可现在看起来,舒薇似乎也承受着和凶煞同样的痛苦。

回想之前的细节,司马晴很快找到了验证这个猜测的蛛丝马迹——舒薇一进包厢就说过这里的气味难闻,但作为人类,自然不会觉得包厢有什么,可若是凶煞的话……

“糟了。”司马晴沉声,立刻就是捏动了手诀。看来舒薇并不是故意找茬儿说这里臭,而是因为,她的身体已经和凶煞共生了吗?

锵!

蓦地,笼罩凶煞的灵光壁炸裂一闪,刚刚才加固的光亮便是褪去。而随着阵法效力的减弱,舒薇的脸色和表情明显好转。

“还真是这样。”司马晴喃喃,完全没料到事情会这么棘手。如果现在就除去凶煞,舒薇的生命也将受到威胁。

“哧——哧——”

那凶煞的眼珠急急转动,像在感叹捡回一条命,又像是在和司马晴示威。却就是这样短促的时间里,凶煞泥浆般的身体奔流着,一股脑全钻进了舒薇的衣袖中。

“啧!”司马晴措手不及,连忙推起了舒薇的袖子,却并没有发现凶煞入体留下的印记。而舒薇手上最显眼的东西,就是一条晶石手链。

这手链很漂亮,但映入眼眸的时候,司马晴皱起了眉头。

***

熟悉的环境和味道,熟悉的舒适度和柔软,舒薇睁开眼睛,发现正躺在自家的床上。

“我怎么回来了?”舒薇有些混乱,她记得之前明明就在KTV里,也并没有喝酒,但后来的事居然完全记不得了。

“怎么会呢……难道是做梦,司马晴没有约我?”舒薇努力回想着,可答案依然一片空白,但一身名牌和没卸的妆告诉她,自己确实去过KTV。

舒薇觉得身体有些笨重,不过并不影响她翻找自己包中的财物。见东西都在,舒薇这才稍稍放心了些,之后准备打电话给司马晴,却发现半小时前有一通未接来电。

“对啊,都已经这个时候了,差点就忘记了。”舒薇记起什么,赶紧回拨了过去,“喂,您好,我是你们的客户,452号的舒薇。”

“对对对,是啊,我明天就过去,你们帮我预约一下吧。”这电话让她的心情变得不错,却才推起了袖子就又神色大变。

“手链呢?我的手链怎么不见了!”舒薇急急翻找着包和口袋,把所有东西全都倒了出来,但并没有收获。

“司马晴,一定是司马晴!”她赶紧拿手机,怎料还没拨通电话,自家大门就是开了。出去一看,进来的人正是司马晴。

“这到底怎么回事?你为什么在我家?我的手链呢,你是不是偷了我的手链!”舒薇的措辞很难听,但司马晴并没有放在心上。

“你还真不记得了吗?昨天你喝多了,摔了一跤,手链给摔断了。”司马晴放好钥匙,还完全不把自己当外人的从冰箱里拿了饮料来喝。

舒薇也没空在意这些,只是一脸迷糊:“我喝多了?我们昨天喝酒了?”

“不然呢?”司马晴想都不想就答,看上去似乎真有其事,“昨天不就是说岳宾是有妇之夫嘛,之后你就大喝特喝,还把我臭骂了一顿。你不会断片断的这么严重吧?”

“……”舒薇愣在原地,为岳宾的事骂司马晴这些她确实有点印象,所以说昨天自己真的喝酒了?

舒薇辨不出真假,毕竟刚刚醒来的时候身体确实不太舒服,何况相比之下,还是晶石手链更加重要:

“手链呢,我的手链呢?”舒薇非常紧张,像是失去了什么传家宝似的,司马晴则试探起来。

“这么紧张干嘛,我看那个手链也不是很名贵的东西,不会是岳宾送的定情信物吧?”

“司马晴,我没空跟你开玩笑,快把手链给我!”舒薇的情绪很激动,瞪着的眼睛里能清楚看到一条条血丝。

司马晴不禁微微蹙眉,却继续嬉笑道:“这么凶干嘛?不告诉我手链怎么来的,我就不告诉你手链在哪。”

“司马晴!”舒薇气得跺脚,恨不得上去跟她掐架,但以前遇到流氓、司马晴一打五的事迹还清楚留在脑子里,所以最后只好咬牙选择了妥协。

“这是我去年从一个大师那里求来的护身符。”舒薇仅此一句,不愿意再说更多,不耐烦的伸着手,“快还给我。”

然而司马晴耸肩道:“那手链都断了,我让黔墨拿去修了。”

“在哪儿修?”舒薇很急切,可这时候的司马晴忽然陷入沉默,用一种十分犀利的目光打量着她。

舒薇愣愣,她知道司马晴的这种眼神。那双凤目中隐约透着一股寒冷的肃杀之气,就像电影中常年生活在危险中的主角。只是舒薇不明,身为一个富家小姐的司马晴,为什么会有这么可怕的眼神。

“怎、怎么了?”舒薇下意识的胆怯起来,而司马晴的眼睛一直不曾从她身上移开。

“舒薇,你说的这个大师,是谁呀。”

“啊?”舒薇再次一愣,面对司马晴危险的目光,她的视线选择了躲闪,但潜意识却在告诉自己不要隐瞒。

“反正大家都喊他黄大仙,也是朋友介绍我认识的。只要找他开光做法事就能转运,非常灵,我可以作证的。”舒薇说着偷偷瞅了司马晴一眼,发现她的眼神更尖锐了。

“哦?”司马晴笑笑,“你是说戴着他的手链,就能转运?”

“是啊。”面的这样的司马晴,舒薇也不敢不说,“毕业之后,我的生活一直不太顺利,为了能入职天择恒大,我就找了黄大仙。之后果然就一直顺风顺水,和岳宾的感情也是。现在公司里也不知道我们的事,而且他老婆也不反对我们。”

“小晴,不是我迷信,这个黄大仙真的很灵,我的朋友也是因为他,现在过的非常幸福。”舒薇生怕司马晴不信,担心她会嘲笑自己,可谁知道司马晴冰冷的脸忽然就变了。

“真的假的?这么好的事你居然不告诉我?”那张气质独特的脸笑开,眼角的痣让司马晴看上去像个调皮的少女。

“舒薇,你也知道我家里不如以前了,如果那个黄大仙真这么灵,你可得带我去看看呀!”司马晴亲昵的挽住了舒薇,好像她们真的是好闺蜜一般。

舒薇僵硬了一秒,印象里的司马晴可不是这种性格,然而转念想想,如果这大小姐真的家道中落了,那自己岂不是现在就高她一等,而且还能卖她一个大大的人情?

“好吧好吧,遇到我也算你运气,黄大仙可不是谁都有缘结识的,而且我正好预约了明天过去。”舒薇得意起来,一副高高在上的面孔看着司马晴。

“如果你想和我一起去的话,就得听我的,绝对不能乱说话,知道吗?人家可是大仙,万一说错了什么,当心遭天谴。”

“行行行,我都听你的!”司马晴讨好赔笑着,而舒薇再次伸出了手。

“那就快把手链还我,不然咱们谁都去不了。”





请输入5到80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