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冒险  >  猎奇档案人  >  第3章:天官天职

第3章:天官天职

2249 2017-09-21 15:56:51

司马晴和黔墨都是一惊,这蜪犬也不知吃了多少人,染了多少污.秽,邪气竟变得如此之强!

“黔墨!”司马晴沉声,而黔墨早已经开始行动。

邪气膨胀的黑暗中,司马晴天眼被遮,但依然能看到暗红色的光芒不断闪现——那是黔墨的攻击,并且从蜪犬接连的惨叫声就能猜到,它根本不是黔墨的对手。

当然,也不可能是。

“吼吼吼——”蜪犬发出了前所未有的惨烈嘶吼,黑暗中,有红芒似断裂的闪电,毫不留情的戳穿了它的脊梁。

“小晴。”黔墨悠哉喊了一声,司马晴随即朝着声音抬头,就是感觉到一滴血甩在了眉心。

就在黔墨的血碰到眉心的霎那,天眼重开,金光再起,司马晴笔在手中,应声而起,直跃上蜪犬的脊背,速速勾画完了之前被打断的符咒。

笔锋离皮的一瞬,符咒发出了强烈的光芒,司马晴跃空再起,两手结印神速:

“天地玄黄,四方万兽,归宗于虚,阖!”封印之法一气呵成,掌心直覆符咒正中,搅起邪气疯狂涌动,如海中漩涡般急速涌向司马晴的五指之间。

弥漫仓库的邪气若黑色的云海潮汐,尽数被吞没在那纤细的五指下,待到黑暗散尽,那蜪犬已成了个黑色的布偶娃娃,被司马晴拿在手里。

哐——

这时候,仓库厚重的铁门被一双手轻易打开,刺眼的阳光宛如神祇降临般照耀而入。司马晴抬眼,看到的是门前黔墨逆光的背影。

两年不见,他还是那样,总穿着一身休闲明快的衣服,后脑上扎着短小的辫子。也还是那样,生死时刻,总会让人觉得无比可靠,犹如一缕希望,守护着他们司马家。

“还是外面的空气好啊——我在里面都快给熏死了。”黔墨深深吸了口气,迎头便见笼罩着仓库外围的金光砰然散尽。

“刚刚好,五分钟,不多不少!不过小晴啊……”他回头看来,深黑的眼睛比星辰明亮,“那毛笔虽然可以画物成真,但效力也只有五分钟,你难道就没有觉得不爽?以前我让你爷爷给我画了好大一只鸡腿,结果吃下去了,时间一过,肚子立马就空了。那次差点就把我饿死。”

这个吃货!

司马晴心里崩溃,脸上却严肃:“这可是我们司马家家主的信物,当年马良送给祖先的神笔,你居然敢这么用?再说了,做人不要贪心,五分钟已经很多了好吗!”

是啊,对于生死时刻,对于胜负关键,五分钟,足以拯救许多、乃至千千万万生灵的命。

自上古颛顼时担任天官以来,司马家便负责记录人世间的历史事、神奇事。他们既是世界的旁观者,也是搜寻轶闻遗事的猎奇人。至于究竟为什么要世代沿袭,除了第一任天官的老祖宗之外谁也不知,明白的只有一点:

这件事,他们司马家人非做不可!

时至今日,千百年世事变迁,司马家的处境也几度大起大落,而唯一不变的是他们的天职——依然默默记录着世间历史,依然追寻着、更新着他们的猎奇档案。

世界会变,人类会变,那些精怪妖兽也同样会变。司马家的路是一条没有尽头的路,就好比这次的蜪犬。

蜪犬变了,有了变异和凶暴的可能,甚至可以伪装无害来骗人。

不知什么时候开始,司马家所记录的档案已经成了某种重要的依据。不管是为了什么,又或者守护什么,司马晴觉得,这深不见底的宿命,他们是永远不可能摆脱的。

“黔墨,你说我们为什么要生在司马家,为什么没有选择的权力。奶奶他们说这使命应该值得骄傲,可我们总在默默无闻的付出,总在默默无闻的牺牲。我们死了那么多人,守护了这个世间,可这个世间,又给了我们什么?”

司马晴眯眼看着灼耀的太阳,手中紧紧捏着那个蜪犬娃娃。她并不是想争名逐利,她只是心疼司马家的牺牲。心疼他们如此付出,到头来也只能用自己是无名英雄的借口来自我慰藉。

还有她的父母。

一想到父母,司马晴就痛的揪心。或许这份使命是伟大而崇高的,但为什么这样的重担,就只让司马家独自承受?

阳光下,黔墨静静看着她的侧脸。司马家的人,黔墨已经和他们相处了几百年,也像这样默默的看了几百年。但纵然是比司马晴还要叛逆的人,最终也还是会肩负起他们的使命。

这样的司马家,黔墨看的久了,处的久了,渐渐的,就算心疼,竟也变得不知道还能说些什么了。

“小晴。”他如叹息,像要促膝长谈,却忽然牛头不对马嘴,扛上她就跑。

“警察来了!”

黔墨耳朵灵,黔墨鼻子好使,所以他说来了,那就一定是来了。而且黔墨跑起来,快的就像一阵风。

不过几分钟,他们就已经跑到了远处,途中确实和成群结队的警车错身而过。只要蜪犬不被发现,仓库里的那些尸体该怎么定论,那就是法国警方的事。

但在司马晴看来,黔墨这家伙还是老样子,做事讲话老是不着边际。这才在马路边放了自己下来,就是凑近了脑袋在她身上到处嗅:

“噗噗,噗噗噗……” 阳光下,他脖子上的项圈铭牌非常晃眼,让司马晴有点瞎,赶紧躲开了他。

“你干什么?我身上可没藏吃的!”

“别动。”黔墨压着嗓音,一把抓住了她的肩膀,样子不像是在开玩笑。他认真注视着她。然后慢慢的的靠近,在那鼻尖上舔了一下?

“……”司马晴愣愣,瞪圆了眼,但看黔墨一脸沉思的抿嘴咀嚼,品尝着刚刚舔到的味道。而片刻后似乎有了结论,二话不说就是拉起她的手:

“你过来。”

黔墨大步流星,将她带到了最近的公厕,直接进了男厕,关了蹲间的门:“脱衣服。”

他毫不犹疑,认真极了,而司马晴脸上一黑:“你疯了吧!我已经不是原来那个小丫头了!”

“有差别吗?好了,快点,我有些事想要确认一下。”黔墨催促,深黑的眼眸定定注视着司马晴。他平时就像个孩子,没心没肺,成天只知道吃喝玩乐睡,可他认真起来的时候,却多少会让人觉得害怕。

小时候,司马晴经常和黔墨一起洗澡睡觉,黔墨还经常让她骑在背上,带着她玩,但初中之后,这些事司马晴就没再干过了。只不过或许在黔墨眼里,自己依然还是过去那个孩子吧。要知道四叔都已经五十岁了,黔墨也还是小志小志的叫他。

“好吧。”司马晴有些无奈,最后终究背过身去,开始宽衣解带。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