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冒险  >  猎奇档案人  >  第51章:灯下访客

第51章:灯下访客

3059 2017-12-07 15:07:00

江敏这么一吼,气氛一下就尴尬起来,然而司马晴可不吃这套,看了江敏一眼,直接就把她当空气忽略掉了:

“老爷子,一个石雕摆件,您会不会太紧张了点?”司马晴赔笑说道,可态度很是强势,毕竟兹事体大,而且她也不是什么好好先生。

老爷子看看他俩,又看了看石像,犹豫片刻后娓娓道来:“这家里的风水是活神仙亲自布置的,不能乱动,尤其是这个石雕摆件。妙言大师千叮万嘱过,万万碰不得,哪怕是挪动一寸都会坏了我江家的气运。”

“妙言大师?”司马晴蹙眉,指了指老爷子的手,“刚才看您的手链十分特别,也是妙言大师给的?”

“哦,是啊,这个是祖上传下来的东西,当年也是老辈从妙言大师那里求来的。”江老爷子推起袖子,露出了晶石手链,而司马晴的眸光又沉了一分。

本以为妙言大师是黄大仙的另一个身份,但如果是祖上传下来的手链,那么妙言大师很可能是黄大仙的师祖。不管怎样,妙言大师肯定同黄大仙脱不了干系,没准现在这个宅子已经交给了黄大仙来处理。

“老爷子,那个妙言大师今年高寿?一般什么时候来?”司马晴装作感兴趣的模样,再次试探,怎料得到的答案相当意外。

“妙言大师每年都会来一次,不过都在年初左右,你们现在可见不上。”老爷子笑道,还摆了摆手,“妙言大师可是活神仙,年轻着呢,想见的人多了去了,但没有仙缘可不行。”

江老爷子摆着谱,言外之意是司马晴他们没有仙缘,见不到妙言大师。而这个时候司马玹蔺说道:

“江老爷子,我们大老远来一趟也不容易,这个课题又很重要,我还指望着靠它拿奖呢。既然这个石雕不能带走,我们也不强求,只是想……看能不能多呆一天。这宅子里值得研究的文物太多了,我们想再多看看。”

司马玹蔺这话让司马晴眼中一亮,想不到这家伙反应还挺快的,如果能在老宅多留些时间,那么他们就能主动出击了。

而话才说完,江敏就是黑着个脸:“为什么要多留你们一天,谁知道你们想干什么!”

“敏敏!”江老爷子呵斥。本来作为有头有脸的豪门,也应该拿出点风度,毕竟人家来研究历史也是正当理由,就算要拒绝,那也不能是江敏这样的说辞。却因为江敏的莽撞,江家的面子就更难拉下,想拒绝都难,否则万一他们出去找记者乱说些什么,那江家股市的行情多少得受影响。

江老爷子毕竟是老江湖,这点利害关系自然清楚,便做了个笑脸人,答应了司马玹蔺的请求。

之后司马晴和司马玹蔺继续演戏,在宅子里到处转悠着拍照,而既然留宿,江老爷子和江敏也就没有多作陪,由着两人随便参观。

司马晴和司马玹蔺也不是白痴,老宅里到处都有监控,也不敢做什么太大动作,只是将宅子里九遁的九个阵眼再次确认了一遍。

江敏回了自己房间上网,而监控室里,江老爷子一直看着宅子里转悠的两人,身边的管家和他一样,眉头一直皱着:

“老爷,您觉得是巧合吗?我总觉得,他们好像一直在妙言大师说的几个聚气正位上转悠,该不会想动什么歪脑筋吧。”

“是不是歪脑筋就不清楚了,但这两个人肯定有问题。”江老爷子眯了眯眼,“现在人已经来了,再调查背景也来不及了,一定看好他们两个,明天中午之前让他们走。”

“好,我现在就去和保镖打声招呼。”

管家照江老爷子的意思部署好了安保工作,晚些时候就是喊了司马玹蔺他们吃饭。晚餐是标准的法国菜,一顿吃下来各种讲究,司马晴只觉得幸好黔墨不在,因为那吃货最讨厌法国菜和日料。用他的话说,好吃是好吃,就是份量太少了点!

这会儿想起黔墨,司马晴就解除了屏蔽,心念传音额喊了他:“喂,在干嘛呢?外面情况怎么样?”

“什么怎么样?不怎么样!老子正和司马元严在无锡小吃街逍遥快活呢,谁管你们那破宅子!”黔墨不爽极了,但从速答这点就能看出,他其实一直都在等着司马晴来哄自己。

司马晴心里笑着:“哦?就这么会儿功夫,你就跑回无锡找那宅男了?行,那你们慢慢吃,可省着点钱,我这边江老爷子可阔气了,开了大餐,还说给你留点的,现在看来是不用担心了。”

“你!你这个狠毒的女人!”黔墨大骂,说完就把心念传音给断了,看来是被气得不轻。

“哈哈!”司马晴忍不住笑了出来,见江老爷子他们都瞅着自己,赶紧咳了两声继续用餐。等酒足饭饱之后,散步自然是少不了的,而司马晴和司马玹蔺选择了分开行动,司马玹蔺去了后院,司马晴则又回到了正中院的那个石雕前。

果不其然,白天还看不到半个人影的院子里,现在有两个人高马大的保镖柱子一样杵着,而且宅子里的监控镜头也会随着司马晴的移动而移动——盯人盯得这么明目张胆,这江老爷子还真是挺“厚道”。

“哼。”司马晴笑笑,回房间时正巧碰上司马玹蔺也回来。两人的客房在一个院子,门对着门,司马玹蔺殷勤的多绕了一截路,愣是抢在前面帮司马晴开了房门。

却司马晴冷脸并没进去:“就在外面说吧,你那边怎么样?”

“挺顺利,虽然老爷子加派了安保,不过他们才不知道我们做了什么。”司马玹蔺微笑回答,似乎热脸贴冷屁股早就习以为常。

对于司马玹蔺这张万年不变的殷勤脸,司马晴当真一秒钟都不想多看,狠狠吸了口气才耐着性子说道:

“司马玹蔺,现在是二十一世纪,族里那些不过是备用的方案,你就这么当真?司马家这么多代人,有哪一代最后真的那样做了?你不觉得你现在的行为很封建很可笑吗?你一个历史系的教授,选择多的是。”

“我并不觉得可笑呀。不管是不是备用的方案,我就是觉得你挺好啊。”司马玹蔺依然那般谦和有礼的微笑着,就像一团软硬不吃的棉花。司马晴实在看不下去,进屋嘭一声关了门。

这闭门羹相当有力,门框上的浮灰都被震了下来,在司马玹蔺的金丝眼镜上落了一层,而他的脸上依然笑着,只是灰尘后的眼神如月光冰冷……

更深露重,小镇的夜晚弥漫着浅浅的寒气,星夜下一道黑影划破苍穹,便是江家老宅的大门前多了两个人影。

“我说黔墨大哥,你可一定要把钱还给我啊,那可是我一个月的工资呀!”司马元严哭丧着脸,手里万分揪心的攥着手机。之前刷二维码付账都没功夫看账单,现在那心里头都凉的结了冰。

黔墨这家伙先开始只是吃点小吃特色,之后也不知道发了什么疯,非得去一家相当高级的馆子,结账时候说自己钱不够,就差那么一点,让司马元严先垫一下,可谁知道这是个深不见底的大坑,黔墨说的一点,竟是把他一个月的工资都赔进去了。

“下星期M社就出新游戏了,我还准备入手个艾提斯女神的限量手办,还有我的三代掌机、全新VR和手柄……这下连漫展都没有钱去了啊啊啊……”

司马元严肠子都悔青了,挠着原本就是一团鸡窝的鸡窝头,恨不得投胎了重新来过人生才好。而黔墨才不管他这些玩意儿,手里捏着那张两万多的账单,脸上是得意的不行。

待会儿他就把这账单甩到司马晴脸上,让那恶毒的女人知道,自己今天也是吃了大餐的!却转而神色一紧,黔墨单手拎起司马元严就跳到了旁边的路灯上。

小镇比较偏僻,路灯不多,灯光就是投射在黑暗中的一个个断断续续的圆盘,显得萧条且诡异。黔墨纯黑的眸中精亮着锋芒,身下路灯投射出的光圈清晰映在他的瞳孔里——在那里,规则的脚步清晰可辨,鞋底碰撞地面的响动正在靠近。

那人从黑暗深处来,深色的军装,身姿修长挺拔,红色的秀发温顺垂落在肩膀以下,可气场却让人难以接近。

“……”司马元严下意识咽了咽口水,非妖即邪,非凶即煞,这个男人实在妖孽,简直就像是二次元里走出来的,甚至视觉画风都跟这三次元的现世违和强烈。然而,他身上竟感觉不到半点邪异的气息。

瞧黔墨此刻的反应,显然是认识这个妖孽,而那双绛红的眸已然看向了黔墨!一瞬间空气仿佛凝固,两人的对视触发了某种无形的火花,气场的碰撞中满是危险一触即发。

这什么情况?

这红毛是谁?

司马元严心跳都快了起来,雷光刃的微光已暗暗攥在掌中——无锡分部这边的人本就不多,出任务各奔东西就只留了他看家,如果现在真要出什么状况,也只有他这个宅男能帮忙了!





请输入5到80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