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冒险  >  猎奇档案人  >  第20章:神兽之死

第20章:神兽之死

2129 2017-10-08 16:00:00

偌大的泰山此刻静谧,光线将男人的一头红发染的十分炫目。这个人很强,轻而易举就擒住了黔墨,无非是在用一种相对平和的方式向司马晴示威。只是,司马晴始终感觉不到他的敌意。

司马晴打量着他,审视着他,希望能看出些蛛丝马迹,可惜并没有找到答案。现在黔墨在他手里,为了黔墨的安全,司马晴选择先放下了枪。

“小晴!”黔墨显然不满意,与生俱来的好胜心更让他心里憋气。但司马晴又何尝不是窝了一肚子的闷气。

但。

既然说有异象,且这家伙似乎也不是敌人,所以作为司马家人,似乎有责任去龙山一趟调查清楚。更何况这红毛清楚表态,此事和死魂封印有关联。

“好,我们就跟你走一趟。”司马晴最终选择了答应。而黔墨即便窝火,但也不能违抗司马晴的命令。

算上收拾东西的时间,他们从泰山到目的地龙山仅用了不到一小时,乘的是那男人准备的鬼驹——

这种马生长于黄泉,饮忘川水、食冤魂念,体重比生魄还要轻上两钱,能攀山入海、追云逐月,世间不会再有比它更快的坐骑。

鬼驹数量极少,相当罕贵,但这男人随便一个电话,就有黄泉马厩的马夫牵来了三匹!

司马晴断定男人在阴司地位不低,可他身上竟没有一丝幽冥鬼气——也就是人在撞鬼时产生的阴森之感。

关于男人的身份,司马晴和黔墨用心念讨论了一路,正要开口问个明白,半空中就远远看到一处山坳里青光摇曳。

“毕方的讹火?”

司马晴心中一紧,甩起马鞭率先俯冲了过去,而到跟前才知,那私人飞机大小的神兽竟只剩下了一堆皮骨!

毕方的死状凄惨无比,似乎被什么撕扯得支离破碎,还被吸光了血肉。但比起这些,想到死魂封印的司马晴和黔墨,顿时脑子里就是炸了锅。而那红毛十分镇定的围着毕方的尸体转了一圈,看上去,似乎他早就已经知道这件事了。

难道是之前的那个电话?

司马晴和黔墨对视一眼,不约而同的沉了眸光。而那男人只专心着毕方,用手指托起了尸骸上的一簇泛黑的讹火,深深皱了眉头,却不想这个瞬间,头顶有雷光骤现!

嘎啦——正当红发妖孽专注于讹火的时候,数条鬼爪般的锁链竟陡然钻出了地面,直冲他的手脚锁去!

却他反应极快,撑地跳开的同时便伸出了手套上的铁爪,一个反身就是又挡开了黔墨从背后偷袭的骨刀。岂料就在这个霎那,他防不甚防,脊梁突然被有什么射中,身体顿时就脱了力,而那些穷追不舍的鬼爪锁链也趁机死死锁了上来。

司马晴和黔墨的联合进攻十分迅猛,不过转眼的时间就擒获了这红发妖孽,也算是为之前的失败挽回了一些颜面。

“鬼骨钉、缚魂锁,就算十殿阎罗也没法简单挣脱。”司马晴几分得意,将折叠式弩枪放入风衣下的武装带,又拿一枚鬼骨钉抵上了男人的喉咙:

“虽然不知道你是怎么藏住鬼气的,可阴司之物终究是阴司之物,差点高估了你。”司马晴一双凤目斜瞅着他,嘴角的笑被那颗小痣衬托得十分俏皮。

“我来猜猜看。你是黄泉的鬼捕,还是个捕头,奉命追捕各种阴司逃犯,然后遇上恶修罗。恶修罗也属死魂,善于隐藏附身。鬼捕不能伤人,但这只又太厉害,赶不出来。所以你就想一箭双雕,不伤生魄也能杀它,而能够做到这点的,只有毕方专烧死魂的讹火。”

“也就是说,死魂封印就是你破坏的。”司马晴一声压低,咬的十分笃定,“你之后两去泰山,是因为你还是担心封印的情况,结果收到手下的电话,说毕方被……”

话到此处,司马晴忽然一愣,想到了某个错漏,而男人则面无表情的替她点破:“讹火确是恶修罗的天敌,但恶修罗可杀不了毕方。”

男人一脸淡然和从容,好像害死了毕方、破坏了死魂封印、闯了如此大祸也没有什么所谓,而那双绛色的瞳,还轻蔑朝着毕方的尸骸瞅了瞅:“你家犬神应能闻出来,此处残余的邪气不止一种。”

黔墨冷了他一眼,尽管不想承认,但这红毛说的确实没错。

“这里残留的邪气是有恶修罗的,不过大部分是另一种。这种气味我一起闻过,如果没记错的话,这应该是夜叉族的气味。”黔墨沉声说着,指尖挑起了一簇尸骸上余留的讹火。

现在这毕方死了,但死前必定斗争过一番。它所残留下的讹火,原本青冥色的火焰中染有乌黑。显然是凶手留下的痕迹。

黔墨盯着那火看了看,又嗅了嗅,竟突然一口吃了进去!

今天的湘西龙山是阴天,天地间灰蒙蒙的色泽笼罩着毕方的尸骸,越看越是让人心里发堵。但这并不影响黔墨吃东西。

“嗯……嗯呣嗯呣……”他咀嚼着那火焰,叉着腰,边品边说,“味差很小,但很复杂……嗯呣、嗯呣……至少,也有三只夜叉吧!”

“你是猪啊?乱吃什么呀!”司马晴简直被他吓死,结果这么一吼,害黔墨直接把那团火给吞下去了。

“天呐!”司马晴简直崩溃,顿时就白了脸要过去,却是才起身,背后就传来一声淡定的质问。

“女人,你放心不拿鬼骨钉指着我了?”

男人不带情绪的声音太过冰冷,司马晴根本听不出是嘲讽还是警告,停脚转身的时候,黔墨已电光般闪过来,护在了自己前面。

司马晴在黔墨身后看的很清楚,那红毛妖孽本是被缚魂牢牢呈大字形给困在地上,现在竟稍微用力就挣脱了手脚的束缚,起身后便要去拔刺在脊梁中的鬼骨钉,却在手快要够到的时候放弃了。似乎觉得这样扎在背上,能够让司马晴和黔墨稍稍放下戒心。

“……为……什么……”司马晴惊得语塞,但男人淡然依旧,拍掉身上的灰土。

“怎么自己才讲的话就忘了,不说若是十殿阎罗,废些时间就能挣脱吗。”

“十殿……阎……罗……”司马晴有点怀疑自己的听力,眼睛瞪得铜铃大,不是太敢相信。抓恶修罗这样的小事,几时也需要阎罗王亲自出马了?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