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冒险  >  猎奇档案人  >  第12章:犬神神酿

第12章:犬神神酿

2050 2017-09-30 15:50:00

忘川两岸,朱曼沙华,花叶永隔,断肠天涯。这哀伤的词句写尽凄凉,而这壮阔的场面,却也只是属于司马家的孤独风光。

黔墨仰着头,看着凶兽和黄泉通道,沉思的脸上全是舍不得:“小晴,真不能让我砍了它?”

“不能!”司马晴再次拒绝,严肃说教,“黔墨,你可以斩神斩魔斩妖怪,但绝不能伤人,不能杀阴司的东西。和我司马家缔结契约就是这一么回事,你忘了吗?”

黔墨撅着嘴没做声,最后也不知是哪里学来的熊孩子脾气,竟十分粗鲁的牵拽着“红线”,丢垃圾一般,将那巨大的凶兽给抡进了通路里!

呼啦——

黔墨撒气的动作引得热浪滚滚,那莫大的力量涟漪般绽开,浸透山石,穿彻植被,空气中似有无形的闷响在鼓噪震荡;

呼啦——

凶兽坠入,那黄泉通路的入口开始收缩闭合,人类所未知的力量在山中游荡,却于山脚下某处洞穴的深处,无声息带起了成片幽冥的光亮;

呼啦——

那未知的洞穴中燃起了一片青色火光,仿佛有生命般的追逐着黄泉之力,渐渐蔓延着,悄然伸展着,不知是从何来,将要向何处去;

呼啦啦啦——

当莫大的飓风扫过身体,黄泉通路终于在司马晴和黔墨的面前彻底关闭,空中不曾留下半点痕迹,却是那未知黑暗中的火光已经点起,还在一点点的朝着月光的照耀处行进。

此刻的黔墨和司马晴无知无觉,而丢完凶兽后,黔墨手中的五根“红线”也全都回到了他的指尖里。

这些“红线”是黔墨的血。除了捆猎物方便快捷,当成鞭子抽人也完全没有问题。不过黔墨最喜欢的还是化骨为刃,用那霸气十足的两米长刀斩杀敌人。

作为司马家的犬神,自明朝开始,黔墨已经侍奉了司马家六百多年。为弥补当年在阴司闯下的大祸,司马家必须面对更大的危险,黔墨正是为此而生。而随着黔墨的诞生,司马家也就有了神酿酒。

神酿是司马家家主地位的象征,也是和黔墨缔结契约的必需品。每当家族中有新成员诞生,长辈们就会取婴儿的脐带血以秘法酿下一坛。如此,就算本家血脉断绝,司马家的天职也不会失去传承。

一直以来,本家对血脉的保护都非常重视,自古人丁兴旺。但六百年前的事之后,世间平衡多少受到了冲击,邪气紊乱,修罗作恶,精怪暴动。司马家牺牲倍增,血脉因此凋零。而黔墨的存在,也可以看作是司马家血脉的保护伞。

倘若前任家主倒下时,继承人年纪还小,则正式继位之前就会先完成和黔墨契约交替,如此便可以最大程度的保护血脉安全。司马晴便是这样。可如果家主无后,也就只能挑选旁系继承家主之位,但旁系若要成为新的本家,血脉延续至少得千年才可沉积出本家该有的力量。

司马家曾经也有过内乱,但当时本家血脉并未断绝,然而也正是血脉的差距,最后本家才又夺回了主导。

司马家自上古就司天官职,血脉自然不同于常人。而常人若要学司马家这般修行,就是不可为而为之,乃逆天之道,那后果……

他们早就在四婶的身上看到过。

早些年,四叔的儿子在一次任务中遇险。四婶并不是司马家的人,但当时为救儿子,不惜以自身承受了术法,结果不但没有救出儿子,四婶自己也是结局凄惨。

儿子不在了,所以四叔才一直将司马晴当作亲闺女。而四婶逆天而行,非攻击性的损伤严重侵蚀了她的身体和魂魄。不到五年时间,四婶已经双目失明,四肢也彻底没了知觉。听说最多再有五年,四婶的三魂七魄就会力竭消散。到那个时候,四婶要么变成死人,要么就是活死人。

如今四婶只能在疗养院中等待终结来临,而四叔因为自责和伤心,从来不敢去看望四婶,只一心扑在司马家的任务上。

司马家都是苦命之人,这个家族数千年所积压起的悲哀实在太多太多。至少司马晴是这么认为。

四婶的疗养院就在山东,正好离泰安也不是很远。司马晴还打算找到四叔了就劝他一起去看看四婶,但现在看来,怕是遥遥无期了。

“唉!”司马晴很是沮丧,忙活了一个晚上,最后却什么都没查到,但也不知是好是坏,正在这个时候,她看见脚下的山腹中忽然出现了火光。

那火势极强极猛,而且相当诡异。司马晴看的很清楚,火焰出现的一瞬间,似乎是幽冥的青色,但眨眼就是成了普通的火光。但是那些火仿佛生了翅膀,出现之后就是速速远去,翻过山脊便没了踪影,只留下途径处火舌并起……

***

“火势已经得到控制,绝不会对大家造成威胁,请大家不要慌乱,注意下山时的安全!”

“门票会全额退还,希望大家保持冷静,积极友好的配合相关工作!”

原本安宁的夜开始下起了小雨,山路上各处的广播都在滚动播放同样的信息。为避免一些好奇心重的游客漏网,几分钟前,数个巡山小队也带着扩音喇叭出发。

着火的几个区域都离旅游景区很远,本没必要把警戒等级提高。却因司马晴的一再坚持,才把局面弄成了这样。

各级领导实在不明白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但市长心里却是有数。所以当司马晴从山上下来的时候,市长什么都没有多问,只是有些担忧:

“司马小姐,你怎么是一个人下来的?那个助手的小伙子呢?”市长想起之前的怪兽还心有余悸,而这样的神情骗不过司马晴。

但司马晴也只是意味深长的对市长笑了笑:“没事,不用管他,我还有些事情让他去办了。”

“……哦,这样啊。”市长点点头。尽管他们说的是黔墨,可眼神的交流中显然有着不方便明说的秘密。

市长似乎还有话要讲,但这时候,莫名其妙了一晚上的武警指挥官,一头挡在了司马晴的面前。





请输入5到80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