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冒险  >  猎奇档案人  >  第8章:壶天惊魂

第8章:壶天惊魂

2247 2017-09-26 16:39:30

市长和公安厅长,亲自去机场接的司马晴和黔墨,路上也已经都和他们把大致情况说了一下。

上个月司马晴回家找奶奶吵架的时候,四叔就不在。时间上看,四叔应该从那时候就在调查这里的事情了。

到了泰安,老远就看见山里萦绕着不祥的雾气和云朵,司马晴有不好的预感,总觉得这次的事情恐怕不简单。而黔墨是一贯的没心没肺,在济南机场就是买了一堆零食和特产,从上车吃到下车,等到了会议室还在吃。

而且好好的一个男孩子,长的也还不错,却非得脖子上挂个狗牌,弄的不伦不类!领导们一脸堪忧,开会时没少看黔墨那吃货,但好在,司马晴比他瞧着可靠多了。

初步的封山戒严令定下之后,会议也就告一段落。事不宜迟,司马晴和黔墨今晚就会进山,现在先回宾馆稍作准备。

市长很客气,亲自送他们去了宾馆,不过还是忍不住担心和好奇,多问了一句:“司马小姐,就你们两个真的不要紧吗?之前那个司马先生也是不要我们的人,结果出了事。我看,你们还是带些增援吧。”

“千万别,人多了反而更危险,一死一大片的。”司马晴拒绝,一时间嘴快,不小心吓到了市长。

赶紧又道:“市长,你的想法我能理解,也感谢你们的关心。而且我也知道,你们心里有很多不明白的地方。但是我奉劝一句,我们的事情,你们最好不要知道,否则只会增添不必要的危险。这是为了你们好。”

司马晴这话在市长看来或许是不近人情,甚至有些端着架子,可这是事实。外界永远不会知道司马家面对的是何种危险。

而他们,也早就习惯了旁人的误解。除了让公众恐慌,爆料真相似乎并没有什么太大的作用。所以,倒不如省点心实在。

***

古人云:泰山吞西华,压南衡,驾中嵩,轶北恒,为五岳之长。

泰山之大驰名中外,旅游旺季更是人海如潮。尽管下午四点就已经下达了临时封山的命令,但到晚上十点,依然有大量游客滞留在山路上,还有不少打算看日出的人东躲西藏。

许多旅游公司的车程班次因此混乱,无法及时到位。戒严封路,只出不进,也导致了交通拥堵。交管局虽然已经调动了全部力量,但处理起来还是相当棘手。总而言之,警方和旅游局是被弄得焦头烂额,但市政厅方面却不能给出一个明确的理由。他们此刻和那些在山路上等待疏散的游客一样,心里充满了怨念。不过好在门票全额退还,也算是找了点心理平衡。

月上枝头,云影相彰。泰山上的月色着实不差,然而就在月亮隐遁入云的时候,壶天阁的背灯处,一个人影悄无声息从人群中穿了过去。等云褪月显,就听人惊呼:

“快看!房顶上好像有个人!”

“对对对!真的有个人!”

一时间,游客和管理人员纷纷朝阁楼顶上看去,发现居然还真站着个青年人,那样子怎么看都像……要跳楼?

便是下一秒,人群里就冲出来了夫妻两个,满脸惊吓的喊着:

“陈骁!陈骁你在干什么呀!你赶紧下来啊!”

“儿子啊!我的儿子!你怎么上那里去了!”

壶天阁早就封锁,游客只能过门洞,谁也不知道这小伙子是怎么爬上去的。而且周围都有打灯,虽然不是特别亮,但也不至于有人爬上去了都不知道吧……

“快!快开门让我上去!”陈骁的父亲拽着工作人员,而那边已经在手忙脚乱的开锁开门。

壶天阁下,陈骁的母亲一直在喊,可儿子压根就听不见似的,哭的她整个人都已经不知道该怎么办了。游客中有人报警,位于山上的警力很快就赶到了现场。但一时间也不可能找来谈判专家,只能让消防的人赶紧上来,准备气垫。

壶天阁差不多在泰山半山腰,现在又是夜晚,山路难行,救援不知能不能尽快到位。众人都为那叫陈骁的小伙儿紧紧捏着冷汗,眼看陈骁的父亲和几个民警已经上了阁楼,准备搬梯子上房顶,却人群中忽然炸出了一声厉呵:

“都别动!不能上去!”

众人怔了怔,闻声回头,便见从人群中走来个年轻女孩。她短发干练,穿着精致的黑色风衣,甚有几分特工队长的派头,身后还跟着几个人。但儿子都要跳楼了,陈骁的父亲怎么可能会听司马晴的话?

“让开!都给我让开!”

男人推开了身边的工作人员,抢过梯子就是架到了屋檐上。而这个瞬间,司马晴蹬地就起,踩石踏树点人头,好像电影大片里的演员,眨眼就到了城楼上,一脚踢飞了那个梯子!

一时间众人哑然,全都惊呆,只有陈骁的父亲抓着司马晴大吼:“你想干什么!你到底是谁!我儿子都要死了!你什么意思!”

陈骁的父亲已经抓狂,此刻城楼下又是炸出陈骁母亲的尖叫:

“啊——”

蓦地,所有人的视线又都转移到了城楼之上——刚刚还只有陈骁一个人的房顶,不知什么时候又多出来了一个青年,从背后死死抱住了陈骁。

此时此刻,壶天阁所有的灯光都集中在城楼上,无数双眼睛都看的清清楚楚。那青年使劲抱着陈骁,而陈骁就像是一条奋力挣扎的疯狗,并且面相凶神恶煞,像是十分痛苦。

“别伤害我儿子!千万不要伤害我儿子!”陈骁的母亲呼喊着,脸色惨白,浑身上下都在发抖。而城楼上,两个青年的处境是相当危险,彼此之间的拉扯十分激烈,好几次脚下都差点在房顶的边缘踩空。

砰砰砰!

房顶的一些瓦碎掉落,每一声都是砸得众人心惊肉跳——这可不是拍戏,可没有什么安全锁和防护绳,如果不慎从上面摔下来,就算不死也是终生残废啊!

“陈骁!陈骁!你等着爸爸!你可千万不要做傻事啊!”陈骁的父亲都急哭了,没了梯子,就打算徒手从柱子爬上去。

他们的儿子,可是考上了梦寐以求的学校,这次泰山旅游就是为了给儿子庆祝。但为什么,好端端的就会想要自杀了呀!

陈骁的父亲心急如焚,但司马晴再一次阻止了他:“叔叔,你听我说,你一定要相信我,只要听我的,你儿子一定平安无事。”

“你看那里。那个就是泰安市的市长。我可以用市长的人格担保,一定救下你儿子。”司马晴指着城楼下的市长,而市长被卖了都不知道,还在火急火燎的打电话叫救援。

只是忽然“哈啾”一声,打了个喷嚏。





请输入5到80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