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冒险  >  猎奇档案人  >  第50章:九进老宅

第50章:九进老宅

3073 2017-12-05 15:09:01

“你留在外面,不要轻举妄动。”司马晴对黔墨说道,又冷冷看了司马玹蔺一眼,“我们进去吧。”

“好啊。”司马玹蔺乐意之至,两人随即就去按了门铃。

老宅虽老,但江家的翻修却让它依然容光焕发,朱漆的大门巍峨阔气,新中带旧,散发着浓郁的文化底蕴。同北京的四合院相比,又是别有一番风味和情调。司马玹蔺几分陶醉在这历史的古老气息中,而不远处的黔墨已经僵硬成了化石。

小晴居然都不犹豫一下,就选择了和司马玹蔺一起……

“等!”黔墨像个被丢弃的孩子,却呼唤还没出口,老宅的大门就已经开了。

“你们是……”管家打量着门口的两人,司马玹蔺马上就拿出了自己的证件。一番简单的说明,管家便迎了他们进去,那朱漆的大门嘭一声关上,像是把黔墨的心都夹碎了。

“司马晴!”黔墨用心念传音大吼了一声,炸的司马晴脑中一抽,也就条件反射的抱怨了一句。

“你干嘛啊?”

“我,我也要去!你想想办法嘛!”黔墨满嘴任性,司马晴也是头大。

“不进来怎么想办法,你以为我想和司马玹蔺一起?”

“我不管,总之你快点想办法把我接进去!你就不准和司马玹蔺单独在一起!”黔墨这三岁孩子脾气也是没谁了,司马晴懒得哄他,干脆把心念传音给屏蔽了,气得大门外的黔墨直跳脚。

“司马晴你什么意思?我还不是为了你好!没良心的女人!”黔墨在外面冲着门大吼,路过的行人都投来了异样的目光。

“哼!气死我了!不管你了,老子吃东西去!”黔墨气急败坏,而司马晴和司马玹蔺此刻已经随管家到了中堂。坐了片刻,就是传来了电动轮椅的声音。

江老爷子今年六十八,两鬓已白,不过保养的挺好,面色红润,皮肤光滑。所谓千金难买老来瘦,江老爷子的身材也是恰到好处。除了他座下的轮椅。

“二位不好意思,我这腿年轻时候受过伤,现在年纪大了,后遗症就来了,一天也走不了几步路,别见怪。”江老爷子很是礼貌,说起话也和蔼可亲,第一印象和那个纨绔的腾跃地产似乎沾不上边。

“听说二位是名校的历史教授,想来我这老宅考察?”

“正是。”司马玹蔺礼貌微笑,拿出了自己的名片,“老爷子,您这祖宅历史悠久,而且气势恢宏,我们正在做一个古建筑的课题,希望可以在您这取材作为资料。”

“如果是这样,那倒是没什么问题,但如果又是省里的意思,想把这儿养老送终的地儿改为博物馆,我老头子可就不答应了。”江老爷子收下了名片,看似闲话家常,却心明眼亮得很。

“您放心,我们绝对不是省里的人,只是取材做课题,不信您可以给学校打电话。”司马玹蔺赔笑打着官腔,而江老爷子仅是试探,真打电话也不至于。就算真打电话,司马玹蔺那边其实也早就做好了准备。

寒暄的话也没有太多,但足够证明这个老头不好招呼,显然这次司马玹蔺功不可没。司马晴装作是司马玹蔺的学生,一直都没说话。

江老爷子打量着他们,对于课题取材的事儿多少还是半信半疑,不过客人已经请进来了,地主之谊还是要尽的:

“既然你们是来取材的,就别耽误时间,虽然不能当做博物馆开放,但我们老宅的文化和历史还是挺想宣传出去的。”江老爷子说着转了轮椅,看样子是准备亲自带他们参观,之后又对管家说。

“你去忙吧,喊敏敏过来陪我行了。”

“好。”管家颔首,走后没一会儿就是来了个十八九岁的小姑娘,进来的第一句话就惊呆了司马晴和司马玹蔺。

“爸爸!”

爸爸?

两人瞠目结舌,江老爷子居然还有这么小的闺女!

司马玹蔺一脸浆糊,他调查的情报里可没有这么个人,江家的几个儿女最小的都四十三了,这丫头怎么回事?

大概是过于吃惊,两人的反应一目了然,而江老爷子也不生气,似乎还挺乐意把这姑娘介绍给人认识:

“这是我的小女儿,江敏,前两年才刚刚把她接回来。要不是她妈妈去了,我都还不知道自己漏了这么大个闺女。其他几个孩子都忙,平时就只有她在身边陪我。”

江老爷子介绍这私生女的很是得意,丝毫没有当成一件丑事。从年龄上算,他有这闺女的时候怎么也五十岁了,多半是在炫耀自己老当益壮吧。

司马晴浅浅咧嘴,微笑中透露着尴尬,不过这些野棉花的八卦她是没有兴趣,眼下重要的是怎么让江老爷子终止阴山的项目。这老宅子里有高人布下的禁制,那么风水上肯定也是做了讲究的,因此从风水入手自然是首选方案。

借着取材的由头,江老爷子和江敏带他们参观了整个宅子。这老宅从外面看已经规模不小,其中更是别有洞天。院落相接,亭廊花苑,假山景致,锦鲤红池……无论从布局还是装修设计,老宅都无可挑剔,古色古香,完全保留了明清时候的风貌,就连装空调的屋子也只限于少数。

尽管家里的佣人也有十几个,但在这么大宅子里还是显得冷清,几乎看不见什么人,可监控摄像头随处能见。

一圈逛下来,司马玹蔺心里已经数的很清楚,这老宅乃是九进院的规模,如此同宅中所设的奇门九遁也就吻合了。当然,这般规模的民宅放在古代,那可是要杀头诛九族的大罪,想必最初可能就只七进院,剩下两进是后来才加盖的。而左右两跨边上的长廊院落也显然比其他屋子要新些。

司马玹蔺一直在和江老爷子研究宅子的历史,引开他的注意力。司马晴拿着手机拍照,看的却全是宅子里的风水布局。

这小镇位于山中,山脉之行,有气随焉。江家老宅顺山开坪,坪地气缓,房屋背山而坐;靠山为元宝,则为己身背宝,定出财神管家,金银珠宝,一生荣禄。大局上看,老宅取象绝佳,而宅内也是可圈可点。

阳宅之福祸,先见乎气色。凡屋宇虽旧,气色光明精彩,其家必定兴发。江家老宅地气门气皆旺,这绝对是福贵不断之势。宅中树木抱弯,竹木回环,红池锦鲤为龙,秀水朝门。这些都是招财招福的好风水。

然而。

物极必反!

江家老宅的风水太完美了,完美到完美本身就成了致命的缺陷,成了风水局中的异象。就好比一片生机盎然的绿洲,表面上福泽满溢,却绿洲之下尽是未知的危机。就好似一艘平稳航行的小船,却船下之水是滔天的巨浪。

这样的风水局太可怕了,即便是司马家祖上几代人都未必见过。

“教授。”司马晴拉了拉司马玹蔺的衣服,示意借一步说话,而江敏推了江老爷子到锦鲤池边喂鱼赏玩。

喂鱼的饲料平时就放在池边,江敏把饲料拿给了江老爷子。由于坐着轮椅,老爷子离鱼池总隔着一段,不得不伸长了手投食,却就是这样的动作,再次震惊了司马晴。

她看的非常清楚,江老爷子的手上,竟然戴着黄大仙的晶石手链!

司马晴惊得说不出话,心里的疑云蹭蹭直冒。司马玹蔺顺着她的视线看去,也发现了晶石手链,脸上的表情同样惊愕不已。

两人的视线太过直白,引江老爷子看了过来:“怎么样,问题讨论完了吗?”

“哦,差不多了!”司马玹蔺赶紧收敛,回到演戏的状态,“之前咱们中院见到的那个石雕,能不能再过去看一看?”

江老爷子没有拒绝,一行人再次回到了中院。这中院宽敞,四方皆空,仅正中央摆放着一座约小腿高的石雕。从大小上看,这样的摆设非常怪异,同空旷的院子十分不称。却是从风水的角度,这石雕恰巧构筑起了整个江家老宅的吉格。

此处是老宅正中,不仅仅是整个风水局的核心,也是宅院所布九遁的中心。且不说九遁如何,这吉中匿凶、杀机重重的风水必然留不得,而只要破了此处……

“江老爷子,这尊石雕颇为奇异,我觉得很有研究的价值,不知道能不能借我带回去研究几天?”司马玹蔺给了个提议,司马晴也跟着帮腔。

“是啊老爷子,您这院子这么大,只摆这么个小东西实在太奇怪了。而且这个石雕样貌丑陋,张牙舞爪,看上面的图腾,很像西域失传千年的古老部族,您就借我们回去研究几天吧。”

司马晴边说边靠近了石雕,还伸手摸了一把,吓得老爷子赶紧按下按钮,轮椅飞车般的冲过去:

“使不得使不得!这个石雕可不能拿走呀!”老爷子紧张的不行,差点从轮椅上栽下去,好在江敏及时拉住了他。

“你们别太过分了,我爸爸好意带你们参观,你们不要得寸进尺!”江敏有些生气,尽管才认回这个富爸爸没两年,但大小姐脾气倒是像模像样。





请输入5到80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