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冒险  >  猎奇档案人  >  第26章:没得商量

第26章:没得商量

3091 2017-10-14 16:07:00

毕方之讹火专烧死魂,但若火中带血,则会是攻击利器!很显然,毕方一族现在,正是冲着他们来的。而入异方四界,都需同司马家缔结契约,受司马家的保护和约束。

异方四界中灵力充沛,生活在这里的精怪妖兽都可以潜心修炼。毕方本就是神兽,资质较高,千年前它们一族就已经拥有了人形。只不过样貌上还是有些异族之相,并且身上都拥有司马家的咒印。

那咒印就在眉心,一旦异方四界中的住民违反约定,司马家便可以用术法制服他们。但也并非不问青红皂白。毕方一族向来善良,现在做出这样的事,一定有他们的原因。

而面对司马晴的质问,毕方族领头之人则是嗤之以鼻:“哼,你们这些卑鄙无耻的炎黄子孙,我们再也不要相信你们了!”

“当年老祖随黄帝离开,一去不返,还说什么答应了镇守泰山死魂封印。那时祖上就觉得事有蹊跷,而黄帝和风后还做戏,拿出了老祖的信物,就这么骗了我们!你们实在是太不要脸了!”

毕方破口大骂,完全是把司马晴当作了泄愤的靶子:“这好几千年来,我们一直以灵力供养着老祖的信物,就是为了听老祖亲自答复一句。结果老祖却半点音信都没有!”

“……”司马晴很是尴尬,这回还真是给黄帝背了个大黑锅啊。想不到黄帝做事竟这么缺德,怕毕方族人会跟他们老祖联络,早早就让素女以琴音催眠了老祖,让老祖在死魂封印一睡不醒。

但骗毕方老祖镇守死魂封印这个黑锅,司马晴觉得背着实在冤枉:“你们也知道是黄帝干的,现在找我们司马家算账,是不是太牵强了?就算我们统称炎黄子孙,但也不是全都流着黄帝的血呀。”

“就是,你们要是再敢骂我家小晴,可别怪我对你们不客气!”黔墨一步站出来,瞪着那些毕方。但万万想不到的是,这个节骨眼上,那红毛竟然胳膊肘往外拐,帮毕方族说起话来。

“老祖苏醒时定然通过信物之灵力同族人联系过,讲清了原委,估计还说了司马家的坏话吧。作为天官,当年决定死魂封印之事,司马家必然也参与讨论过了。却明知老祖被坑了,司马晴数千年来也没有同毕方族说出真相。”

“哼!他们和黄帝一样德行,怎么可能会说出真相!”毕方气呼呼接过了话头,指着司马晴。

“你们今天来的正好,大家把话都说清楚了。之前老祖联系过我们,却中途灵力就散了,那之后就再也没有老祖的消息。再后来,与老祖性命相连的信物就是化作了灰烬。说!是不是你们为了抓老祖回去镇守死魂封印,而对老祖下了毒手!”

“乖乖,这误会可真太了。”司马晴已然头疼,现在就算把这死红毛推出去,怕是毕方族也不会相信司马家的话。而且看这个局面,想说服毕方派人去镇守封印,绝对比成仙还渺茫!

可黔墨已经揪住了红毛的衣服:“你什么意思,刚刚说那些话,好像讲的跟你什么关系都没有似的。毕方老祖的事你最清楚,你现在马上去跟这些臭鸟说明白!”

“司马家的犬神当真是缺乏管教,连个基本礼数都不懂。”红毛冷言冷语,丽颜若霜冻的雕塑,“现在就算我说了又如何,你觉得他们会信?况且你的智力还真是残缺,难道没有看出来,他们现在的态度很明显,是不会答应帮忙镇守死魂封印的。”

“那又怎么样?那你也应该把真相说出来!”黔墨才不管什么礼数不礼数,何况对于这样一个来历不明、敌友不知的家伙,讲礼貌难道不显得可笑吗!

黔墨杀气腾腾的,忍这个红毛真的已经很久了,但毕方族对他们的争吵毫无兴趣:“你们少在这里假惺惺的演戏,想再让我们相信你们,除非让老祖复生!”

“司马家的,我们今天就是出了异方四界,就是攻击了你们,就是违反了约定。但那也是你们不仁不义在先!有种的,你们只管制裁我们,把我们都杀了,也好让大家都看看清楚,你们司马家的真面目!”

毕方的这些话简直让司马晴想一头撞死,一个个都这么激动,眼下怎么好好交流?但死魂封印可等不了了,如果毕方族不愿帮忙,后果可是谁都承担不起的!

“你们先冷静点,听我解释好不好?”司马晴实在没辙了,却毕方族一行已经转身离开,走前还撂下了狠话。

“这异方四界是你们的没错,但老祖之死若不给我们一个交代,哪怕玉石俱焚,你们也休想进我毕方族的领地半步!我们不要解释,只要交代!”

司马晴完全没有想到,性情那么温顺的毕方,这次居然会如此强硬。半空中异方四界的通路还孤单单开着,而红毛的面前,黔墨已经唤出了他那腥红的骨刀。

“你做什么?”司马晴赶紧拦在黔墨身前,这红毛总归是阴司之人,万一真出点什么事情,十殿阎罗那儿真就解释不清楚了。

可黔墨现在,眼中只有红毛一人:“敢做不敢认,你真是连龟孙子都不如。既然你不敢亲自给毕方族一个交代,那我就帮你一把!”

“黔墨!”司马晴抓住他的刀,现在绝不是冲动的时候。而到了这样的地步,红发男人竟依然是事不关己的模样。

“交代我自然会给,但那是在死魂封印之事解决以后。”

“哼,那这么说,死魂封印的事,是永远都解决不了了?”黔墨冷笑,唰一声手中生风,两米长的腥红骨刀就是指住了男人。而刀刃下,已然稀疏落下了几根男人的断发。

“别以为你长的像二次元人妖,就真的很强。之前我也没有动真格的,再战过,你就未必那么走运了。”黔墨压着嗓音,漆黑的眼眸中绿光幽幽。

这次,他是要来真的了。

司马晴蹙眉,也不能怪黔墨冲动,这个红毛男的行为确实令人费解,而且让人不爽。蓦地,她也拿出了枪,对准了男人:

“你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之前不让夜叉说出你的身份?你破坏死魂封印,真的只是为了对付夜叉?你明明可以先找司马家求援,直接来异方四界找毕方帮忙,为什么非要冒险去动死魂封印!”

这些原本早就应该问的问题,直到现在才终于说了出来。但司马晴和黔墨都知道,这男人绝对不会老实回答。

“我说过,时候到了,我的身份你们自然会知晓。现在即便怀疑,也恕我无法奉告。”他轻描淡写一般,说着又正了正他的军帽。

“早先我便同你们讲过,若你们只想内讧的话,就请回吧。”

“内讧?我们跟你可从来都不是同伴。”黔墨冷冷,手中的刀一直紧握着,“之前赶我们走是想用激将法,现在又赶我们走,是因为已经解决了龙山的事,异方四界也入口也打开了,所以嫌我们妨碍你了是吗?”

面对黔墨的质问,男人选择了沉默。但这种沉默却是意味深长的。之后他又习惯性的翻篇,把话题转向了别处:

“如果你们不相信我,我无话可说,不过夜叉和死魂封印之事刻不容缓。且不说死魂封印,正被夜叉附体的那几个人,都还活着。但终究是肉身凡胎,经不起夜叉的折腾。若不快些请毕方过去,怕是龙山又要多几条冤魂了。”

这家伙总是这样,拿正义言辞来咄咄逼人。后面的话即便他不说,司马晴也能猜出来,肯定又会搬出司马家应该分轻重那套。但没办法的是,先去龙山救人确实比较重要。死魂封印或许还能支撑两三天,可那些人却只剩不到十二个小时了。

“让我们先相信你也可以,不过我要在你身上种下咒术,免得之后你跑了,都不知道去哪里找人。”司马晴提出了条件,而一贯任性又没心没肺的黔墨,这会儿竟难得的靠谱。

“他精通术法,修为不低,咒术恐怕不保险呢。”黔墨上前一步,漆黑深邃的眼直勾勾看着红毛。

“你应该不介意让我来吧?”黔墨嘴角挂着坏笑,目光充满了攻击性,而红毛和之前一样,只要司马晴和黔墨能配合行动,对任何要求都没有意见。

他没作声,向黔墨摊了摊手,示意请便。怎料黔墨实在惊人,二话不说就抓起他的胳膊,狠张大了嘴!

“……”司马晴整个人都愣了一下。黔墨这嘴可张的不一般,已然不是人类的嘴了,而是足有半个人头大的狗嘴!

终于逮着了报复出气的机会,黔墨这家伙还真是不留情呐,不过,干得好!

司马晴眼中不觉露出了些许笑意,看那胳膊被狗牙一口咬的血肉模糊,她心里居然一点都不觉得过分。反正最后结果也如她所料,不管被黔墨咬成什么样子,那红毛随便捏了个咒,就是简单把胳膊治好了。

“如何,你们可满意?”红毛依旧毫无表情,让人完全读不出情绪,可美得妖异的眉宇间,始终盘踞着一股视他人为无物的冷傲。





请输入5到80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