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冒险  >  猎奇档案人  >  第7章:非常行事

第7章:非常行事

2154 2017-09-25 15:06:14

“小晴?!”

黔墨大惊,不过转瞬的时间,他就已经将她抱到了床上,用指尖凝起的黑芒在她眉心探了探——果然,之前那个仓库邪气太重,给她的身体造成了不小的负担,又这么一天闹下来,终于是撑不住了。

“都多大人了,就不能让我省点心吗!”黔墨担忧,嘴上责难,手中却早就开始结印。随着一道黑芒在司马晴身上铺开,她苍白的脸色便是开始好转。

片刻后,司马晴睁开了眼,但已然疲累不堪。看着正在给自己施术的黔墨,她知道自己又给他添麻烦了。

“黔墨……我……”

“好了,你什么都别说了,休息吧。”黔墨打断她,看不得她这般虚弱模样,也不想她再提裴昶或者司马家这些沉重的事。就算要说,也应该先养好精神再说,他不喜欢她受伤或者生病。

对于黔墨,司马晴很感激,感激他从小到大一直都在身边。即便,这对他来说或许只是职责所在而已。

这空了两年的房间再次有了生气,能清楚听到司马晴熟睡的呼吸。两年不见,黔墨其实挺想念她的。当初她要去法国学西点时,心里确实舍不得,但现在这样又在一起,竟仿佛两年的分别根本不曾存在过。

他们还是他们,就和过去一样,是总在一起的。

“小晴,有些路你可能永远选不了,但又有什么关系呢。就算不得不当这个家主,你也还是你自己。不管你是司马家的家主,还是司马晴,这一生,我都会与你站在一起的。”

收了治疗的术法,他轻语抚着那熟睡的脸,随即周身幻化起了纯黑的雾气,现了真身原形——

那是一条通身漆黑的大狗,矫健,壮硕,足以让两个成年人同时骑跨,一双深黑的眼犀利明亮,尖锐的獠牙凶悍森冷;但却似猫儿一般,乖巧安逸的趴在了司马晴的身边,同她并头睡去。

第二天,司马晴的身体已经恢复。黔墨早就让巴黎那边的人准备了门,他知道司马晴现在应该还不想留在海南。

距离毕业还有一个月,司马晴还是想为自己普通人的时光画上一个圆满的结束,所以就回去学院附近的公寓。而且,如果这么留在海南,不通过正式手续回国的话,海关那儿怕又是要添不少麻烦。

不过头疼的是,黔墨这家伙竟跟着她一起去了巴黎赖吃赖喝。准备毕业作品的时候,只要一不留神,刚做好的西饼点心就会被他吃个精光。但这样还不算,在公寓里经常以她的男友自称,跑去隔壁左右蹭吃蹭喝。

所谓狗改不了吃屎,有了吃喝就丢了脸皮,说的就是黔墨这种!而且赶他走吧,就会拿着他的护照在你面前显摆,说他也是海关入境来的合法公民。

司马晴懒得和他贫,想的最多的,还是该怎么追查裴昶的行踪。

说实话,她心里没底,可始终对裴昶的遭遇愤懑不已。而且,大概是答应了继任家主的缘故,这一个月里,奶奶和司马家的人居然一次都没有来烦过自己。

然而即便如此,一个月后,多亏了黔墨的“鼎力相助”,司马晴的毕业考核终于是不及格落空。好在导师给了她一次补考的机会,可面包才烤到一半,就是接到了奶奶的电话:

“小晴,算时间,你今天应该毕业了吧。”

“哼,您老的时间可掐的真准,片刻都不耽误呀。”司马晴冷冷讽刺,可奶奶现在没空吵架。

“小晴,这事本来打算等你回来再说,但情况紧急,人手实在不够。而且你都要回来继任了,这次就当是继任前的考查吧,看看你和黔墨配合的怎么样。”

“哼!”司马晴白眼嗤笑。司马红双还是老样子,说话做事从来不留余地。可之后的话,让她神色大变。

“小晴,我不是在和你开玩笑,也没空磨磨唧唧。你四叔出事了,现在人也联系不上,你赶快买最快的机票回来,直接去泰安。”

“你说什么?四叔怎么了!”司马晴冲着电话吼。四叔是家里对她最好的人,当她是亲闺女一般。

父母那样,裴昶失踪,如果四叔再出事的话……

司马晴不敢多想,也没耐心听电话,赶紧订了机票,带黔墨离开了学校。而她那个所谓的“普通人的证明”的毕业证,怕是注定拿不到了。

也许是之前大吵一架,又也许是要继任家主了,奶奶这次倒是没有把四叔的事瞒着她。不过可笑的是,四叔生死攸关,奶奶竟还能说出继任考查这种话。

司马家的人出事,那多是出的人命关天的大事,况且泰安的泰山,自古就不是个太平地儿。

司马晴照常规订了机票,但却没有照常规回国的打算。花的时间越多,四叔就越危险。所以她提前就打专线电话联系了国内高层,让直接在济南机场行个方便,并且把入境审核的程序也给省掉。

司马家自古就与上面联系密切,他们所做之事,某种角度来说也是守护一方国泰民安。非常时行非常事,这点毋庸置疑。

飞机从巴黎起飞后,到了约定时间,司马晴和黔墨就是去了洗手间,画空间门直接到了济南机场的后勤处。打过招呼便驱车前往泰安。  

最近一个多月,泰安市自杀案件飙升,而大部分轻生者都毫无自杀倾向,死得既突然又莫名其妙。但事实上,这样的情况并非只出现在泰安,大概每隔十年,一定会有某个地方的自杀率飞涨,约两个月后便又恢复正常。

这种毫无头绪却明显有问题的诡异事件,在警界内部数不甚数,从来都只是警员们茶余饭后的八卦,却没想到,竟会引起了上头的重视。

之前派来的专家小组,领头的中年人叫司马志,神神叨叨的什么也不说,也不让人问。事情只让人一头雾,不知他们究竟在查什么。而查着查着,几个人就是进了泰山再没出来,搜救也是无果。

这不,刚向上头反馈了情况,现在就又增派了两个年轻人过来。

两个娃娃年纪小,架子倒是大得很,尤其是那姑娘。一来就让各领导封路戒严,还什么原因都不让问,总用一句“有问题找上头说”堵得大伙儿哑口无言。

领导们也不是没打电话确认,得到回答也就是那句话:

别问那么多,无条件的积极配合他们就是。





请输入5到80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