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冒险  >  猎奇档案人  >  第11章:明朝之过

第11章:明朝之过

2123 2017-09-29 15:48:00

空中雷电焦明,而女人同怪兽之间的交流却是种奇异的安静。

“开什么玩笑。你说四叔他们都已经抓住你了,最后又突然走了,让你趁机逃脱?”司马晴很不愉快,这话在她看来简直就是无稽之谈。以四叔的实力,而且当时还有一队司马家的精英,怎么可能白白让抓到的猎物给跑了?

“你如果不说实话,就别怪我让你形神俱灭!”司马晴冷了眸光,但怪兽只如兔子般的在瑟瑟发抖。

兽类向来惜命,不会如人类滑头。看它现在这副模样,怕是也不敢在司马晴面前撒谎。如果它所言是真,那么当时,四叔很可能是发现了其他更紧急的情况,因此才顾不上这头。

司马晴用审问的目光打量着怪兽,细想片刻,觉得这事疑点重重,不能武断定论。

“好,我就再给你一次机会。第二个问题。”司马晴沉了嗓音,犀利的眸光陡然森冷。

“多恶鬼王在哪儿?”

如果可以,司马晴现在并不想提及多恶鬼王这个名字,这多少会让她觉得自己是在帮奶奶做事。

但,多恶鬼王,毕竟是杀害了她爷爷的凶手!

司马晴对爷爷的记忆几乎没有,只有从小到大,奶奶着魔般的怨念和愤怒,时时刻刻都在提醒着司马家,绝对不能放过多恶鬼王。

司马晴其实心里明白,这些年支撑着奶奶掌管司马家的动力,除了帮父亲和自己守住家主之位,剩下的,就只有找到多恶鬼王为爷爷报仇。这次四叔的事也一样。四叔之所以来泰山追这怪兽,初衷定然是为了寻找多恶鬼王的线索。

然而可惜的是,怪兽的回答相当不尽人意。

“不认识他?”司马晴蹙眉,已然有些懊恼,“六百多年前忘川河突然改道,冲向地狱,趁机跑出来的恶鬼修罗为了离开阴间黄泉,还集结成军队在鬼门关打了一仗。多恶鬼王是很厉害的猛将,你这个来自黄泉的凶兽,怎么可能不认识他?”

司马晴一再逼问,但这黄泉凶兽还是无法提供任何线索。而六百多年前的那次意外,也是司马家有史以来最大的失误,放出了无数恶鬼修罗。正是为了弥补这个过错,从明朝开始,司马家作为天官的职责也开始变得不再纯粹,不得不兼顾起守护现世的使命。

正因如此,司马家人也必须面对更大的危险,必须去接受更多的牺牲和生离死别。

司马晴不喜欢奶奶,可不代表她不爱奶奶。他们终究是血浓于水的亲人,奶奶终究是抚养她长大的人。她比谁都明白奶奶的痛苦。时至今日,爷爷葬礼上哭疯的奶奶的样子,她依然历历在目。

只可惜,关于多恶鬼王行踪的线索实在太少,这次似乎又要落空。而且更棘手的是,就连四叔也失踪了,不知究竟卷入了什么事件里。

该查的一个没查到,眼下的局面还越发扑朔迷离。司马晴有些头大,心里不好的预感越来越强。老天爷也真是会跟她找麻烦,仿佛是在跟她这个司马家家主收留学两年的利息,才刚开始就来了这么个轮番轰炸。

也罢。

司马晴有些失了激情,纵身从凶兽背上跳了下去,稳稳落在了黔墨跟前。

“一个线索都没有?”黔墨满嘴无趣,亦是有些沮丧。尽管脚下凹坑踩得更深,但拽住凶兽这件事,对他不过小菜一碟。

司马晴没有回答他的明知故问,拿出笔就在不远处的石壁上画了个门,推开就是到了一间地下室模样的仓库。

这仓库约有百八十个平方,大到欧洲中世纪的奢华棺柩,小到深海鲛人的七彩泪珠,放满了各式各样的珍稀玩意,简直就是一座私人博物馆。只不过,看这些乱的摆放和厚厚的灰尘就能猜出,这些俗物还都入不得司马家的眼,顶多是些偶尔会用上的杂物而已。

而在离门不远的地方,有一张四角镶玉的乌木桌,上面胡乱堆着道家的黄符纸,以及盛有五种不同颜色墨水的砚台。这五种墨分别对应着五行中的五种元素,写成相应的神符后再结手诀,只要时机掌握正确,就能唤出力量强大的五行降魔阵。

不过司马晴并没有看它们,只在桌旁的架子上拿了一串古老的头骨项链。

这项链上的头骨均来自刚成形的胎儿,如此看,还真有些吓人。但司马晴早就对这些东西习以为常。反倒是黔墨现在,对拿着项链出来的她很是不满:

“不是吧,真要送它回黄泉啊?那也太便宜它了吧!”

这凶兽并非只是巨大,周身更散发着凶厉怨怼,也就是黄泉飘荡着的一种瘴气,能瞬间侵蚀生人三魂七魄,使其对人世不再留念。某种程度上说,黄泉凶手撞上恶修罗爆发,导致的自杀率可不是开玩笑的。

“它害了那么多人,还什么线索都提供不了,你干嘛不让我直接砍了它?”黔墨很是懊恼,但司马晴知道,他的懊恼绝不是出于维护正义。

“知道你手痒,但是不行。”

“为什么啊!你们司马家和十殿阎罗的约定里,只说不能擅自处置恶修罗那些。这只明明就是凶兽,为什么也还要给他们送回去!”黔墨不依不饶,但司马晴依旧拒绝,拿着毛笔继续画着开启黄泉通道所需的其他东西:

“它当年是凑热闹贪玩,才趁乱一起跑了出来。说到底都是阴司的东西,咱们又不是什么拯救世界的驱魔大师,反正它也愿意回去,就帮个忙又怎么样呢?”

“小晴,话可不能这样说。我让你给我带根骨头都不愿意,你现在却对它一个凶兽就这么好?”黔墨咧嘴叨叨,气的腮帮子直鼓鼓,而司马晴已三两笔勾勒出了一条无头蛇、一颗活人心。

之后,她将蛇缠绕在项链上,再把项链圈在心脏外,然后抽出藏在袖子里的青铜匕首,笔直插于心脏里。随着几句默念的冥文,幽蓝的黄泉之焰便从蛇身迸出,转眼填满整个项链圈。又见焰火陡然蹿高,蓦地从圈中脱离,分成数枚光华,流星般冲向天际——

当那光华没入云霄的一瞬,闪电浮游,闷雷滚滚,半空中犹似出现一堵巨大的毛玻璃墙,隐约能看到墙后的青蓝景致,以及红铜色的忘川河水!





请输入5到80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