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冒险  >  猎奇档案人  >  第27章:最后时限

第27章:最后时限

3048 2017-10-27 12:08:43

异方四界是司马家人耗费无数心里而创建的净土,为的是能给精怪妖兽们一个公平的待遇。它们是异族,但同样也有生存的权力。

这异方四界中灵力充沛,一直保留着上古时的原始风貌。海纳百川,江河湖泊,森林荒漠,居住着无数妖怪灵精。而一旦入住这里,也就意味着必须遵守和司马家之间的约定——不得擅出,不得纷争。

数千年时光过去,异方四界中的住民们一直都是友好相处,但今天惹祸的却成了司马家。如果毕方老祖和死魂封印的事闹大了,对司马家的威信自然会有负面影响,因此就算进入异方四界,司马晴也不想被别人发现。

异方四界无穷无尽,数千年来一直在缓慢的膨胀,至今就连司马家人,也不知道这里究竟是有多大。

毕方族所在之处山清水秀,山如绿嶂,水若婵娟,现在的地球上可绝对找不出这样的风景。司马晴一行人用隐身术偷偷进来,而到了毕方族的地界,却不得不停下了。

“啧,它们居然还真设下了十分强大的禁制。”司马晴试探再三,确定再往前一步就会被毕方族发现。

黔墨四周围嗅了嗅,然后翻了个白眼:“我看就别跟那些蠢鸟废话了,咱们直接打进去,把这个红毛交个它们,什么事情就都解决了。”

司马晴也不是不想这么做,但能解决最好,如果反倒弄巧成拙,这个节骨眼上再跟毕方族的关系恶化,死魂封印就真收不了场了。

而那红毛妖孽竟跟来巡察的老佛爷似的,腰挺背直的站着,冷冰冰说着风凉话:“司马家的异方四界,阴司天界都一直赞许有加,却如今看来,倒是高估你们了。”

“你能不能闭嘴?”司马晴冲红毛吼了一句,要不是他捅的娄子,事情也不会变成这样。怎料这红毛完全不知悔改,还高高在上的嘲笑他们。

“我若闭嘴,你们定然后悔。”男人的站姿有着军人特有的气质,言辞中还甚有些霸道总裁的意味,“如今我有一计,你们听是不听?”

“有话就说,有屁就放。”黔墨对红毛没有半分好脸色,如果司马晴允许的话,他肯定早就把这个红毛砍了一万刀不止。

便是听男人说道:“毕方一族正是在气头上,怕是很难会听解释,尤其是你们司马家的解释。因此我认为,倒不如还是强行突破,先抓一只毕方去救龙山燃眉之急。至于死魂封印之事,届时我们手中也算有了人质,再跟毕方族讨价还价也不迟。”

“我呸!还人质?亏你想的出来!”司马晴大骂,这红毛简直就是在把司马家往火坑里推。同样都提议的是硬来,可红毛和黔墨之间的差别实在太大。

司马晴和黔墨现在算是看明白了。这红毛妖孽当真是自私自利,凡事只看结果,压根都不管过程和之后的烂摊子怎么收拾。而这一点,死魂封印就是最好的例子!

但红毛不以为然,又是搬出一堆歪理:“所谓兵不厌诈,难道你们连这个都不知道?如今确实不适合跟毕方族正面冲突,我们大可用计‘偷走’一只毕方。待解决完了龙山夜叉,若你们觉得人质不好,也可以向那只毕方解释。若能说动那毕方,到时候在毕方族面前,至少还有毕方愿意相信司马家。”

这男人的话乍一听似乎在理,可细想就会发现,不管怎么样的方法,最后掉进火坑都还是司马家。这红毛本就不是司马家人,到时候大可以拍屁股走人,说事不关己。

司马晴现在真的很想打他,所以唤出附魔棒就冲了上去:“你这个龌龊小人,二次元变态狂。我现在就抓了你,把你交给毕方族处置!”

“早说了这家伙不是好东西!”黔墨立马唤出了骨刀,终于是可以打这红毛了,而男人同样亮出了手套上的铁爪。

三人打的不可开交,但红毛身手极其灵活,并且司马晴主意到了,这家伙就算出招也不会有鬼气散出。到底为什么,他真是阴司之人吗?

红发男人身份成谜,他的目的也令人费解,而且再次交手,他竟依然没有全力以赴的意思。树林中灵力燥动,冲击阵阵,却风摇叶舞之中,那红发的身影好似不断闪现的霓虹,如绿海中无规律沉浮出没的一点晕红,就是让人难以捕捉。

“啧,让你跑!”司马晴屈指而动,灵光骤现,便见周围出现了数个半虚半实的黑影。他们行如风,快如电,转眼就是从四面八方包围了那红发男人。

包围网逐渐缩小,黑影们手中又是释放出漆黑的线。这些线就像流动的沥青,相互交叠,转眼就成了一张网直扑红毛。

说时迟那时快,如此成败瞬间,红毛竟反身冲向了黔墨——锵锵,铁爪与骨刃交锋,短短数秒钟的时间,火石电光,攻守逆转不下百次!

司马晴很是震惊,红毛这个瞬间绝对是动了真功夫,竟让她都完全看不清两人之间的路数。而红毛不但成功摆脱了黔墨,更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从司马晴的面前闪过。

可恶,她竟完全没有防备!

当那头红发飞窜远离,司马晴唤出的黑影们早已经再次追了上去。黔墨也是很不甘心,提着骨刀紧跟在黑影们的后面。

司马晴当即咬破手指,画了道神行符直追而上,手中的枪一直在瞄准那个红毛。

砰砰!

两声枪响,却次次都被红毛躲闪过去,子弹只从军靴上擦过。“啧!”司马晴不爽,她九岁就能独自拿下一只凶煞魍魉,不信今天就是制服不了这个可恶的红发妖孽。

“五行万影听令,收!”司马晴五指一拢,那些黑影即刻便成了一面面漆黑的令旗,咻咻猛扎在了红毛周身的五个方位。

这是五行降魔阵的改进版,虽然用起来便捷迅速,但所涵盖的范围甚大,耗费的灵力也不少。但面对和泥鳅一般的对手,眼下也只有这样做了。

阵法落定的瞬间,方圆一公里内的活物皆会被牢牢困住,这里连红毛也不例外。

“你逃不了了。”司马晴步步靠近,冰冷的枪口定定瞄准着那张丽颜的眉心,“你别以为我不会开枪,现在也别再说些乱七八糟的鬼话,回答我的问题。你到底是什么人,究竟想干什么。”

这场和红毛之间的游戏,司马晴跟黔墨都已经玩够了,忍耐也已经到了极限。不管这红毛是不是阴司所属,现在都必须要有个了断。

唰一声冷风掠过,黔墨的骨刀也架住了红毛的脖子:“别耍花样,老实交代吧,也许还能给你留个全尸。”

面对司马晴和黔墨的步步紧逼,男人那张素来没有表情的丽颜上,头一次出现了细微的情绪:“我说的话句句属实,是你们不肯信我罢了。想不到司马家的人如此没有耐心,当真令我有些许失望。”

“哼,我司马家的人,从来都对别人的评价没兴趣。”司马晴冷冷,黑洞洞的枪口已然抵上了红发男的额头。便见她又在指尖凝起一簇光,随后抚过了枪身,就是整支枪都裹了一层幽幽的紫芒。

“这是你最后的机会了。五行降魔阵配上诛煞罡炁,就算你真是十殿阎罗,恐怕也要灰飞烟灭了。”司马晴给他最后通牒,现在只要扣下扳机,他便会像气球一般炸裂,连齑粉都不剩。

而那双绛红的眼瞳一直注视着司马晴,可以从他的眼中清楚看到司马晴的倒影:“既然你当真不记得我了,那便动手吧。”

一句话轻细如风,但也清晰如刺。司马晴当即怔了怔:难道之前的都不多想和错觉,这家伙果然认识自己?

“小晴,别听他瞎说。这家伙满嘴谎话,就是个骗子。”黔墨紧着眉头,他才不会相信这个红毛一丝一毫。

却男人无奈:“犬神只忠于自己的主人,对你而言,除了主人的话,他人言辞恐怕都只是耳旁风吧?”

“女人,你家犬神着实缺乏管教,往后应当多教导他一些规矩才是。”都已经到了这种境地,红毛竟还在顾左右而言他,司马晴非常恼火。

“回答我的问题!”那枪口重重在男人额头上推了一下,此时此刻,她才不会搭理这家伙的胡言乱语。

可红发的男人还是那样凝视着她,深色军帽下的一双眼睛仿佛是在要求着:再想想,再想想或许就能记起他了。

“……”司马晴有一瞬的动摇,但作为司马家人,所背负的责任终究是在这一刻战胜了私念。在死魂封印将要崩坏的现在,在龙山幸存者性命攸关的现在,必须大局为重,容不得半点错漏和不确定的因素。

“我数三,你还不开口,就别怪我。”

她给了最后的时限,也是仅剩的生机,沉默片刻,薄唇便不停顿的读出了冰冷的数字:

“一。”

“二。”

“三。”

砰!

一声枪响得毫不犹豫,司马晴扣下了扳机,同样也落定了作为司马家未来家主的决心。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