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冒险  >  猎奇档案人  >  第43章:就算了吧

第43章:就算了吧

3074 2017-11-10 16:38:00

什么是生死时速。就是追赶生而逃离死的脚步。一个人能有多快,纯粹取决于他的信念和顽强。别墅的二楼像充满诡异的另外一个世界,深黑的暗影如渲染般急速侵蚀着光明——它们蔓延过墙壁、壁板,就像电影中被快进的白天和黑夜的交替,一路追赶着隐身的司马晴。

楼下,黔墨引发的骚乱还在继续,但很快众人的目光就被二楼的异象吸引。

别墅里灯火通明,有巨大的落地窗和玻璃,现在还是阳光明媚的午后,可二楼却好像提前进入了夜晚。那黑暗滚滚涂满了一切,甚至顺着楼梯开始往一楼蔓延。

“啊——”

有人发出了惊恐尖叫,不知道这究竟是怎么回事,而一声尖叫仿佛触动了什么,随之而来的是一股强力的飓风!

那风力好似爆破强劲,呼啸而来的瞬间就是把厅堂中的一切都吹飞出去!墙壁倒塌,万物抛空,不管是人还是东西,就连那些停在外面的车辆,此刻也全都被抛出了别墅近半公里!

“怎、怎么回事!”舒薇脸色惨白,四周围分明狼藉一片,人仰马翻,还有不少车辆都轮子朝天的倒着,可她的认知上却很难找到实感。

“泱泱!泱泱你没事吧?”舒薇在混乱中找到了秦泱泱,便见保镖们已经急匆匆往别墅的方向赶,而黔墨却不见踪迹。

人们心有余悸,脑中一片混乱,有的选择逃离,有的则想回去看看。然而奇怪的是,别墅的方向竟再找不到之前的路,就连来时的路也全然不见踪影。

这里本该是绿树环绕的羊肠小道,此刻一阵飓风之后,竟成了方位难辨的荒郊野岭。有人找到了之前汽车留下的轮胎痕迹,顺着一路回去,便发现了之前停在路上的一辆车。

那是司马晴的车。

这车本该停在桥头,却现在根本看不见桥!

“……不见了?”舒薇和秦泱泱一眼对视,一切诡异的遭遇让她们心里的恐惧无限膨胀。她们甚至开始怀疑,这辆车是不是真的停在桥头,而司马晴和黔墨,又是不是真的和她们一起来过这里。

她们也不知道此刻脑子里究竟在想些什么可怕的事,只是想快点回家,快点和人群一起离开这里。

午后的阳光耀眼,可每个人心里都在瑟瑟发抖。手机完全没有信号,在过了司马晴的车一两公里的地方才终于能够报警。而在她们努力求援的这段时间里,别墅那边已然快尘埃落定。

只是,现在的别墅已经不再是别墅了。

此时此刻,那片土地被笼罩在深深的阴霾里,而作为幻界原型的木屋模型早就成了一片废渣。面对黑暗侵吞,为了避免这里的所有人成为人质,司马晴不得不施以强大的灵力将整个幻界粉碎。

之前的飓风不过是幻界被破造成,但正好将信徒们送到了安全的地方。但可惜的是,并没有见到黄大仙的身影。留下和司马晴、黔墨纠缠的,只有那些个保镖而已。

“你倒是厉害,逃离的暗影魔障的同时还能施展那样的术法,破了主人的幻界。就这一点而言,你们司马家的人确实不错。”

保镖们是相当训练有素的术士,而且他们事先就在周围准备了不少埋伏,导致司马晴还未发现黄大仙的身影就追丢了。黔墨的鼻子也多少受了周围阵法的影响,这会儿被几个保镖缠住也是十分懊恼。

但面对敌人的夸赞,司马晴可一点儿都不高兴:“你们知道司马家?”

“自上古就存在的天官一族,作为‘内行人’怎么可能不知道。而且会管这档子闲事的,想来想去也只能是你们了。”保镖倒是直言不讳,惹了司马晴一声冷笑。

“哼,既然知道那就好说了,你们的主人——那个黄大仙有什么目的?这样大规模的饲养凶煞,玩弄人命,究竟想干什么!”

“我们只是跟班的,你觉得我们会知道?”领头的保镖笑笑,却话音未落,黔墨的骨刃就已经指住了他的咽喉。

“就你们这种三脚猫,还是趁有命在,快点都说了吧。”

而那人不答,眯眼打量了黔墨一会儿才道:“早就听说司马家养了只犬神,没想到居然会是这么个吊儿郎当的样子。”

“少废话!”黔墨眸光一冷,刀刃又近了一分,在那人咽喉上刺出了血迹。而这些人并非不反抗,只是因为他们此刻正和司马晴之间以阵法对峙着,谁也空不出手轻举妄动。

双方都维持着十分强大的阵法,空气中有两股巨大的力量正在碰撞胶着。但司马晴以一对多,她自然是赢了,而且黔墨现在主宰着全盘,这些人已经输了。

却……

“呵呵。”领头的保镖忽然笑了,问黔墨的一句话有恃无恐,“犬神,你确定,自己可以杀人?”

“你!”黔墨怒目,骨刀在手中紧了又紧。他可以弑神杀魔,却不能够伤人性命——这是和司马家的契约,也是他作为守护兽的一道底线。

可是!

“黔墨!”司马晴一声呵斥,提醒他不要中了对方的激将法。然而她心里明白,黔墨是祸斗,是嗜血的邪兽,那杀戮的本性并非说压制就能压制。否则他们之间也不需要契约,不需要关键时刻以防万一的、主人对犬神的命令!

黔墨咬牙切齿,无论是怒火还挑衅,他的内心都在渴望着砍了这些家伙。因为他们……因为他们,竟然让小晴为了发动术法而弄的如此遍体鳞伤!

不管是那个黄大仙还是他们,小晴现在满身伤和术法的反噬,全是这些家伙一手造成!他明明就是保护她的犬神,然而却是在这样的时候无能为力。

他恨!

就像在泰山的时候一样,面对独自承受一切的司马晴,他却只能被命令束缚着动弹不得。

他恨!

“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把知道的都说出来。”黔墨咬得字字句句,那深黑的眼中泛起了幽绿的光。

他周身正凝聚着某种不祥的气息——那是哪怕忤逆命令也要砍下一刀的决意。这背影司马晴看得清楚,就像保镖同样能读懂他此刻的眼神,却是嘴角依然泛起了笑容:

“我倒是很想看看不听话的犬神会有什么下场,但可惜,时间到了。”

一语落地,强大的法力忽然从天而降,就像是有千斤重的墙壁骤然压下,一时间措手不及,让黔墨和司马晴都趴在了地上。而那法力在保镖们身上镀了层光,看来是空间传送的阵法,是先行一步的黄大仙要来接走这些人了。

“休想……”黔墨牙缝中挤出一句,眼眸中幽绿的星芒绽仿若鬼火。一瞬间,巨大的力量从黔墨身体炸裂开来,那手中的骨刀锵一声挥起,刃锋的戾气竟是将压在头顶的莫大法力削断了一层!

保镖们都是吃了一惊,想不到这样的处境下,这犬神还挥出如此强悍一刀。而比起保镖,更吃惊的人是司马晴。

黔墨如今的实力不过是原本祸斗的十分之一,而他现在的一刀,绝对已经超出了那十分之一的界限。果然,龙山时候的事情还是对黔墨产生了影响了麽?

司马晴找不到证据,这样的想法只不过是猜测而已。但这样的黔墨让她不安。她怕有一天黔墨真成了所谓的“不听话的犬神”而被司马家下令处决!

“算了黔墨!算了吧……”司马晴回过神的时候,口中已经喊出了这句不像她会说的话。而黔墨显然愣住了。

他印象中的司马晴可不会轻言放弃,更何况现在转机就在眼前:“为什么?我今天非得抓住他们不可!”

黔墨心里不甘,这帮家伙让小晴吃了这么多苦,现在居然就这么让他们走吗?

绝不!

“唔唔唔……”黔墨喉咙深处发出了野兽般的低鸣,那周身的力量越发膨胀起来,脚边甚至已经溢出了黑气,开始枯萎着周遭的草地。

“黔墨!”司马晴拼死再喊了一声,这一声是警告、是制止、更是某种暗示:

她让他算了,她让他不要再纠缠了,否则的话……

“小晴,就算是命令,我也不会再轻易停手。泰山的事,我不想再发生第二次。”黔墨没有回头,那背影如此坚决,这瞬间竟让司马晴心如刀绞。

泰山那晚,原来他不是在生气,是一直都在自责啊!

然而事与愿违,司马晴说不上是幸运还是不幸,就在他们短暂的对话的时间里,黄大仙的术法已经完成,那些保镖们全都在法力消散的气流中消失无踪。

阴暗褪尽,静下来的山林中重新迎来了阳光,但此刻黔墨的身影却是那么的阴霾黯然。

他站着没动,就像是吃了一生中最惨痛失败的败将。他静立了很久,而司马晴就这么看了他很久。却蓦地一声响,他转身瞬间狠狠将那鲜红的骨刀插在了地上!

锵!

这声音惊了司马晴一跳,就仿佛是黔墨对自己无声的一句咆哮:

为什么要阻止他!

司马晴说不出话,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就这么满身伤的一动不动,任由着黔墨同自己错身而过,像个撒气孩子般丢了她独自一人。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