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冒险  >  猎奇档案人  >  第40章:大仙幻界

第40章:大仙幻界

3137 2017-11-07 19:08:00

薯片、汽水、炸鸡、烤肠……此时此刻,纯白简洁的办公室内充满了食物混杂的味道,而茶几前的年轻男子正慵懒的窝在沙发——准确来说是吃了一堆的垃圾里。

那后脑的小辫梳的俏皮,脖子上的皮项圈显眼,他左手拿着牛肉包,右手则还在翻找着APP里的外卖:“嗯……这个不好吃,这个吧……好像吃腻了啊……”

“老北京炸酱面?唉,算了,不喜欢。”黔墨十分苦恼的自言自语着,作为一个大魔王级别的吃货,总觉得胃口上是越来越难满足了。然而这样的场面,着实把推门而入的人吓了一跳。

“我的妈呀!黔墨,这才多长时间啊,你怎么把屋里搞成这样了!”这青年一身工装,戴着无框眼镜,但眼镜下的脸早就被惊得变形了。

“发财,你来的正好,有没有好吃的介绍给我呀?这北京的东西,吃来吃去就都是这些,怪没意思的!”黔墨拿着手机过来,而司马发财的内心已然崩溃。

“嘶——”他头大的揉了揉太阳穴,“我说黔墨大哥,北京好吃的可不少,就你这个吃法,吃出银河系恐怕都不能满足啊!”

“别这么说嘛,你还是不是我兄弟?”黔墨搂着人家肩膀示好,但却被挣脱开了。

“不敢当,你可是咱们司马家的犬神,一人之下万人之上,谁敢和你是兄弟?你每次来本部,不搞出个大垃圾山就已经谢天谢地了好吗。”司马发财推了推眼镜,转头已经开始收拾屋子,实在难以想像黔墨自家的房间会是个什么样的狗窝德行。

而看着这个一本正经又爱抱怨的家伙,黔墨无趣的撇了撇嘴:“什么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咱小晴对我可好了,我们是平起平坐的。”

“是是是,你家小晴最好啦,你对主人的忠心天地可表。”司马发财调侃着,不想这时候黔墨的手机响了。

“不是吧你,还有外卖?”司马发财的头都炸了,而黔墨已经拿着手机出去了。

这里是北京某机关大楼的内部,也正是司马家猎奇档案馆的本部。部门规模不算大,只占了两层楼,却里面存放的资料都属国家机密。除了高级领导有查阅权限,其他人一律不得靠近,而这里的职员,仅限于司马家人。

所以,除了轮流值班的三五人,平时这个猎奇档案部里基本看不见有谁工作,给家主准备的办公室一年有三百六十天都是空的。也就只有前段时间死魂封印的事那阵,这里才灯火通明的忙碌了一些天。

现在事情过去,这里又恢复了老样子。二三十台电脑只有一台开着,供今天值班的司马发财使用。然而说到工作内容……

本家人会先在窥天阁把资料整理出来,然后传送到这里归档——本应该是这样没错。但本家人根本没时间、也懒得整理,大半年也传不了多少东西过来。这事曾经被上头批评过,因此现在每个月,本家那边就会随便传本扫描件到这里,让值班的人自己慢慢整理,反正值班也挺闲,算是给他们找点事做,也免得让上头觉得司马家人都在游手好闲。

可在黔墨看来,小晴、小志还有小红双他们就是嫌麻烦,不过他自己也没资格说这话就是。想想窥天阁里积攒了数千年的卷宗、而且时不时就会更新,整理成电子档案的工作怕是全宇宙最麻烦的事儿了吧。

“哎哟,做人难,做司马家的人更难。”黔墨拿着手机从办公室出来,来电的自然是司马晴。

“黔墨,手链怎么样了,修好了没?”司马晴拿着电话,舒薇就在她的身旁,而黔墨这头则是去问了司马发财。

“我拿来的手链查清楚了没有?”

“哦,是了。”司马发财被垃圾冲昏了头,这才想起来口袋里的手链,“我刚刚已经查对过了,这手链应该是一种寄生蛊的载体,让凶煞寄生在宿主体内,但这种蛊太古老了,反正我这边电脑里没什么记载,或许窥天阁那儿能找到什么线索。”

黔墨开着免提,司马发财的结论司马晴听得很清楚,然而窥天阁那么大,找起来不知道还要多少时间,舒薇这边却已经等不了了。

“修好了吗?我明天可就要去找黄大仙了,如果没有手链的话,肯定进不去的。”舒薇追问着,也不知道黔墨怎么说,反正司马晴很快就挂了线。

“放心吧,师傅说明天就能修好了,保证和之前的一模一样。那就先这样吧,你好好休息,我明天和黔墨一起过来。”司马晴自说自话的就准备走,完全不给舒薇半点主动权。

在舒薇印象里,司马晴从前大学的时候就是这样决断,一旦有所决定,那么结果很难改变。就和说完便挂电话的坏习惯一样,不知是任性还是独断。只不过对于司马晴,舒薇从不敢说有多了解,现在看着她离开的背影,舒薇觉得,她好像比以前更乖张更难以接近了。

对舒薇而言,司马晴就好像生活在一个距离自己很遥远的世界里,她不知道那是什么样的世界,又或许那就是所谓的有钱人的世界;但她唯一明白的是,司马晴的世界,大概是自己永远都无法理解的……

第二天,司马晴和黔墨如约出现,当然还带来了那条晶石手链。尽管不清楚这种寄生蛊的细节,但从共生这点不难推测,一旦手链被破坏、或者是凶煞受伤害,后果都将会给舒薇带来危险。

然而万变不离其宗。既然是蛊,只要找到下蛊的人,答案自然会浮出水面。因此对于这个黄大仙,司马晴心里早已经充满了期待。

按照舒薇的指示,司马晴开车出了市区,而就算上了司马家的车,舒薇手链里的凶煞果然也没有任何反应。

这一路上三人都很安静,除了黔墨一直吃个不停。他们出了上海,但并没有上高速,在国道走了没多久,舒薇就指了一条不知名的小路。这条路很偏僻,说是条废路也不差不多,路面状况很差,一路颠簸,却周围的车一点儿不少。

“这些都是去找黄大仙的?”司马晴像是随口问问,而都已经到了现在,舒薇也没有什么好隐瞒的。

“大师的信徒很多,我是452号,也就是第452个人。大师每年只来两个月,这个祥云石的手链,每隔一年就要来找大师重新施法护佑,不然就不灵了。所以,如果你真要求大师救你,那么你明年这个时候一定得来找他。”

舒薇已经把司马晴当作了即将入门的准信徒,并且如果介绍人来,黄大仙那儿还能拿到折扣。不想司马晴却问道:

“舒薇,你有没有想过黄大仙只是个骗钱的神棍?”

“这不可能!黄大仙收费并不贵,一个人一次就只收三百,如果真是神棍,至少也得三千吧!”舒薇对黄大仙坚决维护,而看周遭的车也大都是很普通的车,甚至还有的士。可见这个黄大仙的目的确实不是钱。

一个神棍,如果不是为了钱财,那么其中目的就相当可疑了。尤其这黄大仙,还会用凶煞下蛊!

“哼,那还真是个‘大仙’啊。”司马晴冷笑调侃,随后说的深沉,“舒薇,因果报应你应该知道吧。如果靠这个黄大仙获得了连连不断的好运,就不怕哪一天恶报会一起降临吗。”

司马晴并非危言耸听,这世间因果有报,此乃天道。而凶煞现在给了他们好处,等往后时间一到,必然是要讨债的。否则凶煞为什么不叫菩萨,那个黄大仙又要规定一年为期。这其中的后果,但凡世间的“明理人”都能一眼识破,可众生愚昧,能抵制诱惑的又有几个?

“不会的,黄大仙说过,只要按照他说的做,物极必反的事情绝对不会发生的。我那朋友已经连续去了四年了,从没有出过事。你如果害怕,那就回去吧。”舒薇一副看不起司马晴的样子,趾高气昂起来。

“而且黄大仙也不是交钱都收,要八字吻合的人才能受到他的庇佑。”舒薇很是得意,却司马晴微微变了神色。

“八字吻合?”她喃喃,从后视镜看了黔墨一眼,而黔墨也正好看了她。两人显然意识到了什么,但并没有和舒薇明说。

之后一路,司马晴的眉头就没有松开过,眼看前方有桥,却一脚刹车!

“干嘛!怎么了?”舒薇惊了一身汗,这一脚急刹真的很是吓人,而司马晴的眼神更可怕。

幻界?

那凤目微微眯了眯,也不给舒薇一个解释就下了车,蹲在上桥的地方摸了摸地上的泥土,而黔墨的心念传音已经过来:

“司马家的车可不一般,如果就这么开进去,那个大仙肯定会发现的。”黔墨心念传音的时候已经下车,并且开了后备箱拿包。

“到底怎么了?”舒薇一脸迷糊的跟着下来,而司马晴已经过来帮忙拿东西。

“没什么,车抛锚了,走进去吧。”司马晴轻描淡写着,背上大包就弃车走了。黔墨也是一言不发跟了上去,只有舒薇还在状况外。

“不是吧,后面还有一两公里呢!”舒薇赶紧跟上他们,可不想被丢在这荒山野岭,但想不通的是,这两人为什么要背着登山包呀?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