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冒险  >  猎奇档案人  >  第28章:被摆一道

第28章:被摆一道

3128 2017-10-27 12:08:48

诛煞罡炁,乾坤必破,任何防御在它面前都不过是薄纸一张,而诛煞罡炁包裹下的子弹,则是夺命的利器!

霎那间,红发男人倾碎成粉,却那是满地的光片剪影。

“什么?”司马晴吃惊,而黔墨已然嗅到了那家伙的气息,嗖一声点地追了过去。

“他跑了!”黔墨手中骨刀即散。这刀形似脊骨,当然,也正是黔墨化为人形时所多出的一截骨头。骨刀顷刻间散开成数十小节,又有幻影辅助,好似扫射的暗器,咻咻打在树林的枝叶上。

犬神的嗅觉绝对强悍,更何况黔墨之前还咬过那红毛一口,对他的气味了如指掌。黔墨刚才就觉得那里有问题,现在立刻就是反应了过来,对树林中那些奇怪的气味齐齐击破。

这红发妖孽不但法力高强,应变能力也同样让司马晴不得不佩服。之前那般紧急的追击中,他居然还有施展金蝉脱壳的闲暇,并且化整为零,将自己藏身于树林!然而不等黔墨骨刃全部落下,林中的一些枝叶就旋转飞起,最终收拢合并成了一道绛红的人影,再是眨眼,那美貌惊为天人的男人就是出现了。

五行降魔阵居然对他无效?

司马晴最先想到的还是这个。他们分明还在阵内,可阵法对这个红毛毫无束缚能力。为什么?难道精怪邪祟,他根本不在其中?

“你到底什么来历,究竟是不是阴司之人?”司马晴无法不问,而黔墨已然纵身跃起,骨刃回手成刀,冲了上去。

“管他是谁,抓了再说!”黔墨的劈砍直接红毛的铁爪,但骨刃在黔墨手中得心应手,招式变幻无穷,拆分合并,千变万化,且犬神的力量似烈风呼啸,黒焰绿芒,阴邪诡谲,所波及的植被全都在瞬间枯萎凋零。

“你竟是邪兽?”红毛一语浅浅的惊叹,冰山般的丽颜露出了些许觉得有意思的表情。

六百多年来,黔墨使出全力战斗的次数不超过三次,而这红发男人面对如此攻势的黔墨,依然好像不是那么吃力。可司马晴还是注意到了,红毛的周身似乎隐约多了一层微微的光华。只是太过薄弱,看的并不是那么确定。

“啧!”现在也不是观战的时候,司马晴拿出毛笔,蹬地而起,临空疾书出了一副巨大的咒纹。随着最后一笔落定,咒纹由虚变实,司马晴踏符文之顶,一个漂亮的跟头翻到了咒纹背后:

“破!”空翻一掌,一气呵成,司马晴将那咒纹重重推向了红发男人,可谁知道……

“呵呵。”那妖孽忽然弯眉一笑,正面硬吃了黔墨一刀不说,脚下猛然蹬地,陡地向后跳去。

那是!

司马晴和黔墨大惊,猝不及防,完全没想到这家伙居然存了这样的心思!

红发男人纵身向后一跃,那处正是毕方族的地界。他全然不顾地界外所设下的禁制,也不管禁制会对他造成何种的伤害,只这么不管不顾的往禁制上撞去——那巨大的咒纹直冲男人,但他早已经同禁制相撞。

嘭!

地界外的禁制被撞得一响,随即红发男人身上就被发力所伤,哧哧冒出细微的闪光。却即便如此,他依然试图冲入禁制,取值捏咒,同禁制抗衡。再这么下去,别说强闯禁制会被毕方族发现,司马晴那巨大的咒纹也会同禁制相撞,两败俱伤。

但一切已经来不及了。

他最初的目的,就是想利用司马晴他们攻击禁制,如此,毕方族一定会出来拼命!

可恶!

司马晴和黔墨咬牙切齿,只见那家伙已经强行闯入了禁制,接踵而至的便是咒纹的撞击——轰!

一瞬间地动山摇,两股庞大的力量对冲,搅起了强烈的旋风。“小晴!”黔墨护住司马晴趴下,为她当了盾牌,等再起身时,毕方族的禁制已经烟消云散,而那红毛则捂着伤口,嘴角挂血,坐在地上笑着。

这还是第一次见这红毛露出这种笑容,着实摄人心魄的美,但却是因为不可饶恕的事!

“咿——”

一声鸣叫响彻了天地,那正是毕方族发出的信号。

“现在大家都已没有退路,反正和毕方族开战已成定局,倒不如考虑该如何埋伏,抢到先手,抓一只毕方回去。”红毛带着笑容,可那态度和所说出的话,简直叫人火冒三丈。

“卑鄙小人!”司马晴切齿的骂道,枪口再次瞄准了红毛。他现在伤势不轻,就算要和毕方翻脸,那也得先解决了这妖孽。

却就在此刻,黔墨已经听见了毕方族的脚步声。毕方族本就是戒备状态,来得快也算是在意料之中。而那红毛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指着旁边的树丛:

“若再耽误下去,可就来不及埋伏了。”

司马晴狠狠瞪了红毛一眼,心里气得不行,却也无法否认,眼下也只有他所说的方法了。很快,他们就是抓着红毛,捏了隐身咒藏了起来。而前脚才是躲好,后脚毕方族的人就已经到了。

看架势,这一队毕方应该是先行的头阵,主力很快就会跟上。面对空无一人的树林,它们也很是诧异,随即就是分开成数个小组,分头进行搜索。而司马晴几个人根本没有走远,两只毕方没一会儿便朝着这边过来。

“你看着红毛,我去抓人。”司马晴心念传音给黔墨,却谁知道,红毛竟突然跳了出去,还解开了身上的隐身咒。

“抓住他!”

两只毕方即刻就是大呼,催动法力就是朝着红毛攻去。然而它们又岂是红毛的对手。即便重伤,红毛也转手一掌打飞了一只毕方,随后行踪飘忽的跑进了树林深处。

“快跟着他!”司马晴下令,同时已经冲向了受伤的毕方,而黔墨则继续隐身追着红毛走了。

此刻正是绝佳的机会,定要在其他毕方赶来之前抓住这只落单的。这对司马晴来说并不是什么难事,轻松就用术法困住了毕方,将它封进了一颗子弹里。但让她吃惊的是,黔墨回来的也太快了点。

“……”司马晴十分诧异的看着黔墨,而黔墨已经气的面露凶光。

“追丢了,一起追他的毕方也不见了。”

“怎么可能?”司马晴瞪眼,这才多大会儿功夫竟都没影了,实在是太难以接受了。黔墨现在也不想说话,拉上司马晴就是赶紧离开。

毕方的援军已到了附近,之前的先锋队也听到动静急急赶了回来。但黔墨还是快它们半程,带司马晴逃到了山的那边。

“他受了那么重的伤,还能带着一只毕方消失?你之前不是在他身上咬了一口吗,这样都追丢了?”司马晴依然难以置信,黔墨也同样觉得匪夷所思。

“我之前咬他一口,不仅仅是为了记住气味,还在他体内留下了十分隐晦的邪气。但刚刚我已经确定过了,他不但掩盖了气味,似乎还净化了我的邪气。”

“净化了?”司马晴几分愣神。如果红毛真是阴司之人,那么绝不会有净化的能力。可如果他不是阴司之人,又怎么能够随意就召唤来黄泉鬼驹?

这个男人身上的谜团实在太多,除了身份可疑,来历不明,还有他之前说过的那句话。

“黔墨,你还记不记得,之前他说,说我当真不记得他了……”司马晴想的入神,思绪万千,一时间心中突然生出了一种十分荒唐的想法:

这个红毛会不会是……

黔墨皱了皱眉头,盯着司马晴看了片刻,似乎从她的表情里找出了什么蛛丝马迹,随后说道:“那家伙鬼话连篇,可能是当时为了拖延时间来金蝉脱壳也说不定。”

“倒也是。”司马晴有些自嘲的苦笑,想了想,就是拿出了那颗封着毕方的子弹给了黔墨。

“这个你先拿着,毕方就在里面。龙山的夜叉有混元伞困住,那个红毛肯定会回去的。你速度快,先回龙山救人。”司马晴话才说完,黔墨就是接了一句追问。

“那你呢?你不会是想留在这里找他吧?”黔墨的话显然不是表面上的意思那么简单。他是看着司马晴长大的,他是司马晴在家族最亲近的人,但他从来都没有告诉过司马晴,他能读懂司马晴每一个细微的表情,他能轻易看破司马晴的每一句谎言。

而一无所知的司马晴,这会儿还在装傻吃惊着:“我留下怎么会是找那个红毛呢?现在都已经进来毕方族了,事情也变成了这样,我当然是得找机会去和毕方族的长老谈谈死魂封印的事啊!”

如果不是黔墨,旁人都会觉得司马晴这话没毛病,然而偏偏,她面前的就是黔墨。

“……”黔墨稍许沉默了片刻,最后却是并没有揭穿。他知道,司马晴看似不拘小节,其实是个很脸皮很薄的人。她也是女孩,只不过非得被套上了一个司马家家主的坚硬外壳。

“那好吧,你自己小心点,有事立刻叫我。”黔墨没有多说,就当作是信了她,而她还冲着他笑。

“行了,放心吧,那些鸟再生气,也没胆子杀我。”司马晴打趣,却不知这一瞬间在黔墨心里,觉得她是这么的没心肝。

“你还真是想象力丰富呢。”黔墨面无表情的酸了一句,就这么头也不回的飞身走了,只留了司马晴一脸莫名其妙。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