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冒险  >  猎奇档案人  >  第4章:存在之谜

第4章:存在之谜

2111 2017-09-22 16:30:57

司马晴皮肤很白,但身上的伤却不少,留下了许多抹不去的疤痕。这些痕迹附着在她的身上,让原本姣好的身段变得有些触目惊心。

黔墨微微眯了眯眼,指尖缓缓抚过了她蝴蝶骨上的一道长疤,然后,把那黑色内.衣的扣带也松了。

“喂?!”司马晴大惊,捂着胸口回头瞪来。而黔墨耸耸肩膀,甩着手。

“放心吧,咱们什么关系?你还信不过我?”

“你!”司马晴无言以对,再次转了过去。而黔墨一口咬破了指尖,以血在她背上画着某种纹样。

“到底怎么了?”司马晴实在不解,但黔墨并没有答话。她身上的气味有些奇怪,所以现在必须确认一下,只是现在除了司马晴的气味,黔墨还嗅到了别的什么,抬眼一瞅,竟是在隔间上面的空隙里,瞧见了一双偷窥的眼睛。

臭不要脸!

黔墨蓦地怒了,那眼神可怖至极,瞪向过去的瞬间,无形的力量就是夺去了偷窥男人的意识。之后隔壁的门就是开了,那男人则神情呆滞的离开了厕所。

司马晴对此并未察觉,黔墨的手也没有停下,而待纹样完成,一股热浪就是侵袭了司马晴的身体,从背后直入,转而流遍全身,再是,一股黑气从身体里被逼了出来!

这是!

黔墨蹙眉,几分惊异。这股邪气看似平常,但气味是他从不曾闻过的。而司马晴陡然跪了下去,痛苦的捂着脑袋。

此时此刻,她脑海中画面流转,一些被抹去的记忆正在复苏回暖:

“裴昶,毕业之前我想告诉你一件事,我喜欢你很久了。”

“司马晴,如果我说我也喜欢你,你毕业之后,会愿意和我一起去香港吗?我跟爸妈说起过你,家里也都已经安排好了。只要你愿意,我们可以一起去香港,跟着最有名的西点大师学习。未来,我想和你一起并肩而行。”

是了。

是了,她想起来了!

她怎么会忘了呢,怎么会忘了那个给了她普通人恋情的男孩!

她告白,不过想给自己短暂的普通人生涯画上一个句号,但谁知道,裴昶却给了她超乎预计的惊和喜。那张机票,是她答应了裴昶的证据。因为她不想错过裴昶,因为她天真的奢望着,裴昶能够带她逃离司马家的宿命。

昨天下午,她去找裴昶,是想告诉他一直瞒着他的关于司马家的秘密。但结果却是,关于裴昶的记忆竟突然被消除了!

“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到底是谁干的!”司马晴暴怒的嘶叫,连眼眶都气得发红,一把撞开黔墨,也不顾上衣服。

“小晴?”黔墨拿着她的外套追上去,给她裹上,却她看到公厕门口,一个法国人正魔症般不停抽着自己耳光。

啪啪的抽,鼻血都打出来了。

“啧!”司马晴心烦,指尖隔空一点便消了咒法,但也没空管是不是黔墨的恶作剧,之后直奔马路,拦了出租车往裴昶的公寓——也就是早上莫名醒来的地方。

“没有,果然没有!”

她像个疯子,里里外外都找不见裴昶。敲了隔壁几家所有人的门,得到的回答全部一样:

不认识这个人。

“黔墨……黔墨,你听我说,裴昶的存在被抹去了,关于他的事情,所有认识他的人都忘记了!”

她像是兔子一样惊恐无措,红着眼眶,看着黔墨。虽没有哭,可眼泪还是一颗颗的从眼角滚了下来,只让黔墨一脸缄默。

她从小就不是个轻易落泪的倔脾气,所以现在,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做。

“裴……昶,是谁?”黔墨问的小心翼翼,而司马晴更难过了。

“他是,他是我……喜欢的人。”

她喜欢的人?

黔墨愣愣:

“……哦。”

事情没头没脑的就这么发生了,如果不是黔墨,司马晴怕是也会不记得有过裴昶这个人。

要抹去一个人的存在,这并不是一件小事。存在一旦消失,就算是父母亲人,也都不会再记得他。但这世间的秩序是相对且平衡的,如果裴昶变得不存在了,那么曾经裴昶所扮演的角色、所存在的身份,自然会有另外一个人、以合理的方式来替代。

所以,裴昶的宿舍里,现在已经住进了另外一个男孩,自称是裴家的养子,就这么堂而皇之的接替了裴昶的位置。

而司马晴认识这个人,他之前并不姓裴,只是在学院门口乞讨的一个乞丐。听说家里是移民来法国做生意的,之后家里破产,父母自杀,也就沦落至此。

这样的人不会起眼,这样的身份安排起来也非常便利,只要让原本的他和父母一起自杀了就行——

这世间冥冥中就是存在着这样的平衡,同一个世界,绝不会出现两个完全一样的人。如果存在,这世界就会必然设法“合理的除去一个”。否则,时空独立的悖论和漏洞,引发的蝴蝶效应将会让这个时空崩裂毁灭。换言之,这也就是所谓的天道之一!

可是,有人取代了裴昶,那原本的裴昶又在哪里?

活要见人,死要见尸。这一切如此诡异,司马晴绝不会善罢甘休:“我要回去,找那个老太婆问清楚!”

“你觉得是红双做的?”黔墨吃惊,而司马晴已经从他手里拿回了自己的毛笔。

“除了她,我想不到第二个人!”

司马红双——她的奶奶,为了迫使自己老实接任家主之位,有什么手段是不能用的,有什么事情是做不出来的?!

司马晴提笔就在墙上画了起来,完全不顾公寓里其他人的眼光。这些眼光有惊异,有神奇,但更多的则是目瞪口呆。

她三两笔就勾勒出了一扇栩栩如生的门扉,门上还有极为繁复的咒纹印记。

喀嚓!

门才画完,司马晴一把就是推开,气冲冲大步走了进去,把公寓里围观的国际友人全都看傻了:

这门居然成了真的,这简直是太神奇了!

老外们都伸长着脖子,但这门分明触手可及,近在咫尺,可每每要跨步而入,身体就是不听使唤的停在原地。

没有司马家人的准许,旁人根本无法入内。所以最后,这些老外也只能纷纷拿出手机拍照,发到网上赚眼球。

可没有几分钟,门就自己消失了,就像根本没有存在过一样。





请输入5到80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