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冒险  >  猎奇档案人  >  第47章:搬石砸脚

第47章:搬石砸脚

3078 2017-11-29 15:05:00

世间人心难测,人性则更为复杂,所以人能成为万物之灵、站在食物链的顶端,说是因为平时想得多也不过分。但其他大部分种族就不同了,想法上比较单纯纯粹,故而导致一点小事都能记仇。

关于天狗和毕方两族之间的恩怨,无非也就是领地、食物和环境。而这其中的故事,怕是说上几百年都说不完。因为就算是不小心被毕方踩了一脚的芝麻小事,天狗也都会拿出来说一说。

此时此刻,这些天狗们的头上就像笼罩着一层看不见的阴云,就算隔着面具都能感觉到它们那一股子怨气。就冲着这个架势,是个人都知道它们要开始倒苦水、数落毕方族的种种不是,所以司马晴赶紧抢在前头,让这群居委会大妈般的天狗打住:

“行了行了,你们少给我做出这副样子。总之私下斗殴就是不行,再说毕方那些鸟心眼小,你们又不是第一天知道,就让着它们点呗。而且天狗在山海经中也勉强算是犬神,犬神应该热爱和平才对,哪像你们,成天跟小媳妇似的吵吵闹闹,累不累啊?”

司马晴不过随便举个例子,岂料还被天狗们抓了痛脚:“什么和平?你司马家可是养了只祸斗,有什么立场说这话!”

“反正也被听见了,我们今天就把话都给说清楚。以前毕方干的那些龌龊事就算了,我们也一直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是前些天,那些毕方就是为了找你司马晴,把公界都破坏成什么样子了?讹火烧的到处都是,山崩地陷,害我们一族那边的水源都改了道,这惹了多大的麻烦!”

天狗们不依,还把矛头全对准了司马晴:“就是!要不是你去招惹那些臭鸟,事情能变成这样?我们现在取点水就得飞几十里地,这事你司马晴负不负责?”

“一个巴掌拍不响,要不是毕方那些疯鸟乱发癫,事儿也成不了这样!这事它们也得负一半的责任!它们毁了我们的水源,我们就去烧了它们的鸟窝!”

“对!烧了它们的鸟窝!”

“吹垮它们的村子!”

天狗们一个接一个的举着拳头高呼,场面俨然成了某种革命起义。司马晴完全没有想到,上次的事竟留下了这么个后遗症:

“好了好了,我都知道了,你们先安静一下!”司马晴试图控制局面,但天狗们已如炸了锅。

“干掉蠢鸟——”

“踏平鸟窝——”

“有鸟没我——有我没鸟——”

如果猎奇圈子里也有所谓的雪橇三傻,那么其中两个肯定非毕方和天狗一族莫属。这些口号让司马晴哭笑不得,真不知道他们是从哪个电视里学来的。却这时候劲风骤起,一道巨大的阴霾遮盖而下。

“唔唔唔!”

逆光中,黔墨化为了原形,那漆黑的祸斗如山峦一般,一双眼贼精而明亮,獠牙森森,喉咙中警告的低吼顿时令天狗们再不敢作声。

司马晴一脸苦恼,果然对付这些神兽动物还是得用原始的方法,不过她可不能丢了统治者的地位,随即蹬地一起,就是站到了黔墨头上:

“水源的事我会负责的,你们就不要再闹了,先回去吧,我保证水源很快会恢复。”司马晴许下了承诺,天狗们尽管没说什么,但不甘心的情绪就像无线电波般不断在传递着,瞅瞅凶神恶煞的黔墨,最后只得选择离开。

成群结队的白衣黑羽展翅于空,场面倒也壮观,而挥动羽翼间是天狗们才能听见的密语。那偌大的黑翼下藏着声波的交流,约是飞过了两座山头,乘风的白衣便如轻烟跌落了踪迹。

异方四界无边无际,源于现世却远比现世广阔。绿水青山间,蓝天白云下,数不尽的景致藏于此间。章莪山寸草不生,美玉无限,而附近的阴山则水源充沛,有着众多瑰丽斑斓的贝壳,但在两山相间处却阴寒潮湿,生长着奇异的森林。

入此处便无日光,也不会有月亮的光辉,只有莹莹发亮的植被树木延绵不尽。乍一看十分唯美,但走一段就会令人脊背发凉。

“说实话,我真不喜欢这地儿。”一只天狗搓了搓肩膀,总觉得那些发光的树木就像一双双无时无刻盯着自己的眼睛。

天狗是祥瑞之兽,和毕方一样,对阴浊之气过重的情况不太耐受,但它们现在别无选择。走着走着,前方就是出现了一堵巨大的石墙。那些石头色泽殷红,悠悠生着微光,怎么看都有些毛骨悚然。

领队的天狗站到了石墙前,犹豫片刻还是摊开了手掌,那掌心凝聚着一簇光芒,却是还未打向石墙,墙面上就已如水面般荡漾起了涟漪,便见一只兽从涟漪中央高傲且挺拔的慢步而出。

“你们终于是想好了?”那兽缓缓开口,全身赤红,形似猎豹,但有五条尾巴,额头上还生有十分尖锐的硬角。

“看来你一直在等我们。”天狗的领队蹙眉,不爽的看着这家伙,“若不是司马晴发现了我们,我们才不会来找你。”

“司马晴来了?”那兽些许惊讶,随后咧嘴露出獠牙,像是在嘲笑天狗,“早让你们来找我,那样就不会遇到司马晴了。”

“少废话,总之我们不想就这么就算了,你有办法就快点说。”天狗没什么好语气,想自家一族也算名门,眼下有求于人自然不甘心,而那兽故意卖关子,缓缓从它们身边走了过去,只留了它们一个背影。

“放心,交给我吧。”

那兽对天狗们不屑一顾,远离的背影渐渐模糊,最终幻化成了一个人影,脚下每点一步就是瞬移百里,不出半个小时,他已然站在了毕方族的村口。而毕方地界外的禁制对他无效,是因为毕方族欢迎之至。

“迅烈大人,您终于来啦!快请快请!”两只毕方热情相迎,走在翠绿的村中,迅烈一身赤练火甲也成为了一道靓丽风景,不少毕方族人都从树屋里探出头来瞧他。

现在炎箐长老不在,神殿不可擅入,主事的毕方就在小会堂里等着,见到迅烈同样是点头哈腰的赔笑:

“迅烈大人过来,是不是天狗那边有了什么动静?”

“废话,不然我跑来干嘛。”迅烈眼不看人,吹吹自己的指甲,很是趾高气昂,“之前水源的事,天狗已经准备对你们报复了,趁着炎箐不在,他们要烧了你们村子。”

“什么!”毕方们大惊,“简直太可恶了!那群假面具简直欺人太甚!我们跟他们拼了!”

“拼?炎箐不在,就你们这几个拿什么和天狗拼?”迅烈斜眼瞅着它们,很是鄙视,而毕方们也都低了头,半天才有人问了一句。

“那……迅烈大人可愿意帮我们?”

“哼。”迅烈一声冷笑,就在等它们这句话,“章莪山原本寸草不生,最后还是靠了司马家,才在这异方四界的复制品里让半座山有了绿色植被。我狰一族本来也是章莪山的住民,但有植被的地方都被你们抢了去,只好住到那破森林里。现在天狗欺负你们,我们为什么要帮忙?”

“这……”

迅烈的话让毕方们哑口无言,而迅烈又是说道:“其实要我们帮忙也可以,把你们毕方族的建木树根分一些出来,我们就帮你们拖延住天狗的进攻,等炎箐回来。”

“建木树根?”毕方们瞪眼看着迅烈,这家伙当真是可恶,之前为了让他帮忙打听天狗的动静,毕方族已经给了他不少蒲柳仙枝做酬劳,但他居然又坐地起价,现在狮子大开口,竟连建木树根都想要。

“不行!建木可是我族至宝,是司马家让我们守护的灵力之源,别说是树根,就连半点树皮都不能给!”

“绝对不能给你!就算是被天狗烧了村子,谁也不能打建木的主意!”

毕方们炸了锅,非常愤怒。这异方四界中不知有多少部族在打建木的心思,如果建木的灵力真有个闪失,就算对异方四界没有影响,但毕方族的地位必然一落千丈,司马家对其也会失去信任。这是荣耀和颜面问题,毕方族绝不会让步。

对于这帮叽叽喳喳吵个不停的毕方鸟,迅烈已然没了耐心。既然它们不愿意付出酬劳,那么狰一族也不会帮忙,继续留在这里也没有意义。

“等等!休想走!”

见迅烈起身,两只毕方急忙就是丢出了数道讹火——狰一族以速度见长,脚程奇快,若不这样阻拦,恐怕留不住迅烈。但万万没有想到,讹火还未近身,迅烈周围就是一道旋风乍起,吹了讹火一个天女散花。

这瞬间,毕方们都是怔住,它们看的很清楚,刚刚的旋风是天狗施加在迅烈身上的护佑。

“你这个骗子,原来你早就跟臭天狗联手了!”

“抓住他,别让他跑了!”

迅烈彻底激怒了毕方一族,讹火的攻势铺天盖地。迅烈很是头大,再也没有了方才的从容和高高在上,霍地化作原形狂奔,一路讨回了那幽暗的森林。而巨大的红石壁前,早就已经没有了天狗的踪迹。

“啧!”迅烈咂嘴,一头就钻进了石壁里。





请输入5到80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