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冒险  >  猎奇档案人  >  第38章:醉翁之意

第38章:醉翁之意

3124 2017-11-05 19:10:06

繁华喧闹的街道上,岳宾焦急上了一辆出租车,目的地竟然是医院。司马晴一直跟在岳宾后面,最后止步于血液科的病房外。

她立刻转头去了楼梯间,趴在窗台上,乍一看似乎是在眺望远方,实际则屈指而动,以术法在病房的天花板上展开了一双无形的大眼睛——

“都说不用来了,待会儿我妈会过来送饭的。”病床上的女人十分消瘦,气色很差,可面对岳宾时依然保持着恬淡的微笑。

而岳宾,神色充满了悲伤:“怎么能不来呢,今天不是出检查结果吗。”

“检查了这么多次,每回都一样,今天的结果,我看也不会有什么结果了。”女人些许叹息,却不知她究竟是绝望还是乐观。

女人的话让岳宾沉默了许久,之后他握住了妻子的手:“小文,没事的,如果还是没有结果,那也是最好的结果吧。不管怎么样,你的病一天不知道怎么回事,就还有希望。”

“岳宾。”小文浅浅唤着,回握住了那手,“就算了吧,你就听我的吧。都快一年了,到现在是什么病都查不出来,肯定不会是太好的结果。”

“小文,你别说这种话了,我……”

“你今天又是打车来的对吧?”小文打断了岳宾的话,而这个问句让岳宾哑口无言。

“岳宾,你就把离婚协议书签了吧,以后少来些医院,万一真被谁发现了,你和舒薇的事怎么办?舒薇是个好女孩,别害了人家。”

话说到这里,岳宾的神色更加痛苦:“别说了,小文,你再别说了。我也不想这样,是我的错,是我对不起你。”

“没什么对不起的,我们走到今天这步,是我们有缘无份吧。要不是我得了病,你或许也就不会舒薇在一起,但正是因为有舒薇,如果哪天我走了,那也有人照顾你,我也放心了。”小文如圣母一般宽慰着岳宾,而将一切看在眼里的司马晴已然不止震惊的程度。

岳宾的妻子生了病,之后舒薇填补了岳宾的空虚和寂寞,而小文知道这一切之后,居然主动提出离婚,让岳宾去追求幸福?

这桥段怎么看都非常狗血,可当现实摆在眼前的时候,着实让人觉得万分的无奈和叹息。司马晴完全没想到会有这样的事,总觉得实在不合常理,多少太过矫情。

而这个时候,医生到了病房里。

“怎么样,检查报告出来了没有?”岳宾十分急切,对妻子病情的结果非常关心。但这让司马晴更加看不懂了。如果小文的病情无大碍,那岳宾是不是就要抛弃舒薇了,而小文还不会坚持离婚吗。

医生的答案成了关键,司马晴也如看电影般对剧情投入。可医生摇头:“这次检查的结果和之前没什么差别,不过又多了一些未知的病原体。关于这方面,国内实在没有先例,现在先拿到国外去检验了,结果可能还要再晚一些才能出来。”

“未知的病原体?”岳宾愣了愣,抓着医生问道,“那是不是说,如果能弄清楚这些病原体,就能知道小文是得的什么病了?”

“理论上应该是这样。”医生点点头,“我们现在对这件事也很关注,你们放心吧,一有结果,会马上通知你们的。你妻子的病情目前还很稳定,大可以不用那么担心。”

医生的话不知算好消息还是坏消息,岳宾和小文的表情微妙且复杂,而司马晴心里也唏嘘不已。

随着医生的离开,那天花板上的眼睛也悄然阖上,司马晴也离开了医院。本以为舒薇是不是被渣男骗了,可谁能想到竟然会是这样的事。

“黔墨,你那边怎么样?”出了医院,司马晴心念传音给了黔墨,而听得出来,黔墨正在喝饮料。

“没怎么样,舒薇坐地铁回家了,我在她家门口,要进去吗?”

“别,你先来陆家嘴跟我汇合吧。”司马晴让黔墨过来找她,顺便把医院的事都跟他说了一遍,而说完之后,黔墨就已经到了她的面前。

舒薇住在曹家渡一带,但黔墨过来陆家嘴也就只用了这么一小会儿功夫。尽管之前为裴昶的事和司马晴发了一通火,可发过也就过了,似乎谁也没有真的记着。而岳宾和他妻子的事,黔墨居然还在幸灾乐祸。

“我看这样吧,你就去找舒薇摊牌,看她知不知道这些,顺便把那个凶煞也解决了。”黔墨贼笑着,一条胳膊搭在司马晴的肩上,显然等着看舒薇的好戏。

“怎么有你这么八卦的犬神?”司马晴咧嘴白了他一眼,然而说归说,手机却已经拿了出来,点开微信就和舒薇聊了几句,说自己还在上海玩着没走,约她出来唱K,顺便有件重要的事想问她,别喊岳宾。

女人之间的聚会,舒薇向来都很有兴趣,穿上了名牌衣服,拿上了名牌包包,涂了名牌化妆品,然后花点钱叫了辆高级车去赴约。只不过司马晴约见的地方,是一家再普通不过的KTV。

舒薇一脸嫌弃,在服务生的带领下进了包间,惺惺作态着把名牌包往显眼的地方一摆:“小晴,你想唱K应该早点和我说啊,如果知道你订了这种地方,我肯定会让你取消的。”

“我看要不还是换个地儿吧,这味道也太难闻了。你放心,我知道个好去处,我请客,不用你付账。” 舒薇边说边打量完了这个包厢,手还在鼻子前摆了摆,很不习惯这里的味道。

醉翁之意不在酒,上次夜宵显然还没让舒薇炫耀个够本,但司马晴原本也不是来唱歌的:“就这里吧,我有他们的优惠卷,钱都付了。”

“什么,你司马大小姐居然也有用优惠卷的一天啊?真的假的?”舒薇大笑起来,一个劲儿嘲讽,“这到底是怎么了,又是当什么管理员,又是用优惠卷,小晴,你家是不是出了什么事,落魄了呀?”

舒薇笑得不亦乐乎,觉得自己忽然就高出了司马晴好几个档次,殊不知司马晴之所以选择这里,完全是因为它在地理条件上最为符合——早在舒薇过来之前,包厢里就已经布下了阵法,正是按照卷宗上记载的方式,准备了专门对付凶煞的陷阱。

面对舒薇的冷嘲热讽,司马晴并没有反驳什么,而是拿遥控器关掉了包厢里的音乐:“舒薇,有件很重要的事我想问问你。”

“朋友一场,有什么话就直说吧。”舒薇扬着下巴,笃定了司马晴莫不是想要借钱,却不料吃了一惊。

“舒薇,之前黔墨有点发烧,我陪他去医院打针的时候偶然遇到了岳宾,然后嘛……”司马晴话还没说完,舒薇的脸色就变了,显然知道司马晴想要说些什么。

“看来,你好像都知道啊?”司马晴直接换了种方式询问,而舒薇的脸色更难看了,纠结片刻后,那张脸就是冷了下来。

“没错,我都知道,岳宾就是有老婆的人,而且还是我一个公司的上级。但那又怎么了?我和岳宾的事,她老婆都没说什么,跟你有什么关系!”舒薇咬牙切齿瞪着眼,对司马晴充满了敌意。

而司马晴无辜的笑了笑:“不是,我只是问问,怕你被人骗了。”

“那我还真要谢谢你了!”舒薇尖利着眼神,怒火中烧,“司马晴,如果你今天是想来教训我,或者看我笑话的,我劝你还是免了吧!”

舒薇很不愉快,反应非常激烈,可见她对岳宾的事一直都很在意。见面不到半小时,舒薇已经不想再呆下去,起身拿了包就要走。

“你别生气嘛,我这不也是关心你?”司马晴赶紧拉住她,可却被一把手狠狠甩开。

“司马晴,你就别再假惺惺了,你心里想什么,真的以为我不知道吗!”舒薇瞪着眼,充满了妒忌和怨恨,“你不就是家里有几个臭钱,所以大学那会儿故意来找我显摆吗!”

“显摆?”司马晴眨眨眼,她可不记得自己做过这样的事,而话说到这个份上,舒薇也不准备再绕圈子。

“哼,你天天穿好的用好的,还有直升机接送,就连校长和导师都要看司马家的面子,不敢管你的事。可你还成天闷闷不乐的装孤独,是想做给谁看呀?跟我一起去吃那些便宜馆子,难道不是心里可怜我没有你有钱吗!”

“司马晴,我告诉你,我是没有你那么好的家境,但我过的也不比你差。风水轮流转,你等着瞧吧,总有一天我会比你过的更好!”

舒薇的话让司马晴惊讶,她从来没有过舒薇说的这些想法,但事实上,别人却不一定会这么看待。

事情太过滑稽,以至于司马晴不由得笑了出来:“哈哈哈,还风水轮流转呢。舒薇啊,你其实一直都过的比我好呀。”

“你什么意思!”舒薇不懂她这无奈的苦笑,不明白是不是什么新的挖苦方式,可司马晴的话却越来越难理解。

“舒薇,虽然你做了小三,但在我看来,这也是再普通不过的一种人生。我到底过的什么样的生活,你永远都不会懂的。”

“什么?”舒薇蹙眉,无疑觉得这又是一种羞辱,而这一刻不知是不是错觉,她似乎看到,司马晴的眼中有一道光亮闪过。





请输入5到80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