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冒险  >  猎奇档案人  >  第48章:都老实点

第48章:都老实点

3100 2017-12-01 15:09:01

那幽暗的森林似无边际,而藏在红色石壁后的狰一族同这森林的深处一样,异方四界里谁也不知道是什么样子。但其他的部族一定想不到,这不过只是狰一族用来自保的障眼法。

它们对外故意装作神秘强大,高高在上,实际却并没有什么能摆上台面的技能。也正因如此,狰一族才会在毕方和天狗之间周旋牟利,一是保个平安,二是想弄点好处来增强自身的力量。然而纸包不住火,搬石头砸了自己的脚。毕方一族已然倾巢出动直奔森林。就算它们现在打不过天狗,但对付狰还是信心十足。

“族长!族长不好了!毕方那些鸟就快飞到森林了!”

狰的探子急急来报,宝座上的族长早就是愁眉苦脸,站在他身边的迅烈则低着头不敢作声。那红墙石壁不过是个防御用的幌子,一旦毕方族打破了石壁就会知道,他们一族的实力压根不怎么样。到那个时候,狰一族恐怕不仅仅要吃大亏,还会成为整个异方四界的笑柄。

“迅烈,给你个戴罪立功的机会,现在快去找天狗过来救援,顺便把动静弄大点,越大越好。”族长沉声,眼中眸光锋锐,而作为他的心腹,迅烈马上就领会了其中涵义。

“是!”

迅烈飞奔而起,如一阵电光从红墙石壁中猛飚直出,同时分身出了五个幻影,分别奔向了不同的方位。大约一个小时之后,毕方族大军压境,已经到了森林入口,而天空那头的白衣黑羽压压成群,与青翎红斑的毕方对峙于幽暗森林的入口上空。

整个异方四界喧嚣吵闹,闻讯赶来看热闹的部族犹似蚂蚁汇聚,叽叽喳喳的在森林入口周围堵了一圈又一圈。

“狰,你们这些长角的骗子,果然早就背地里和臭天狗蛇鼠一窝了!”

毕方族忿忿不平,今次真是被狰骗的好惨。而狰一方的军队并没有同天狗站在一起,让局面变成了三军对垒。

“毕方,你们不要血口喷人,这次本就是你们跟天狗之间的恩怨,我们不过是看哪边有诚意就帮哪边而已。”狰的族长振振有词,毕方当然是白眼回敬。

“两面派,不要脸。”

而这时候天狗那边笑道:“说起不要脸,这异方四界中谁还比得上你们毕方啊?今天事已至此,都已经来了,你我之间多少年的恩怨也该有个了结了吧。”

毕方族炎箐长老不在,天狗们当然想要一战,毕竟是胜券在握的好事。但毕方也不是傻子,不想吃这个眼前亏,只是围观看热闹的家伙太多,若这么灰头土脸的打道回府,以后可就颜面扫地了。

进退两难,三方僵持,却狰这边一直在左顾右盼。终于,派出去的探子回来了:

“族长,来了!就快到了!”话音刚落,天边就是出现了一个黑影,如一道漆黑的风岚速速赶来。

众人遥遥望去,不知是哪路神仙,可随着黑影逐渐清晰,脸色竟全都就急转直下:

“黔墨!是黔墨!快跑呀!”

围观群众们顿时炸锅,各个抱头鼠窜,避恐不及。从天上看去,就好似流动的沥青浓浆,汹涌的奔向四面八方,没一会儿便散成细流,彻底消失在了苍茫无垠的大地中。

“黔墨,你还真是个臭虫,见你都跟见了鬼似的。”司马晴抱臂站在黔墨头顶,骋奔御风,飞扬的风衣同黔墨的原形一样招摇。此刻现场只剩了天狗和毕方,还有正在森林里偷笑的狰。

“你、你们不是已经走了吗!”天狗们见了黔墨又是退避三舍,而毕方们表面默不作声,心里却和狰一样,当黔墨和司马晴是救星。

此刻局面变得微妙,不过天狗这次注定是要背锅了。

“这话应该我来问你们吧,叫你们回去等着,水源的事我自然会解决,现在这么大阵势来掐架,你们是想怎样?”司马晴责难质问,天狗们无话可说。

最近烦心事已经够多,司马晴实在不想在这些神兽精怪的鸡毛蒜皮上浪费精神:“你们都别再闹了,否则别怪我司马家不客气!”

司马晴没有多留,撂下狠话便乘黔墨离开,出了异方四界后直往现世中的阴山去。维系异方四界除了内部阵眼,还有五个外部阵眼,乃是构建异方四界的奠基,而位于阴山的阵眼五行属水,正是修复异方四界内部水源的所在。

如今人类文明发达,钢筋水泥的踪影随处可见,不想竟然连阴山深处都无所避免。那繁复的脚手架垒砌在山林之中,机械车辆吵杂的声音清晰可辨,位于高处的工人擦了把热汗,才是拿起水壶就给呆住。

他使劲盯着天空的远处,确定自己看到了不得了的东西:“狗、狗狗狗、有只大黑狗在飞!”

呼声惊动了旁边其他人,可目光汇聚过去的时候却什么都没有瞧见。

“你是不是中午饭吃少了,饿的眼花了?怎么可能有狗在天上飞,肯定是哪儿来的飞机。”

面对质疑,那工人没有答话,只依然死死盯着远处。他刚刚明明就看见一只会飞的大黑狗,而且狗头上似乎还站着有人,怎么一眨眼的功夫就什么都没有了?

“好了,别发傻了,快干活儿吧!还有四十分钟就下班了,待会儿晚上多吃点,别给把脑子给饿坏了。”

“可不是吗,原本脑子就不好,咱们才只能在工地当个工人,可千万别给饿成脑残了。”

工人们调侃着再次回到了各自的岗位上,殊不知本在空中的狗和人此刻已然到了工地附近的树林里,老远就能看见工地上高高挂起大字:

腾跃地产。

一个地产开发商居然投资在这种深山老林,肯定不会是建写字楼或者商业小区,司马晴唯一能想到的答案就是针对富人消遣的高级度假村一类,而身边的黔墨已经忍不住抱怨起来:

“小晴,你说他们是不是故意的?竟然在咱们阵眼上盖房子!”

“确实挺糟心的,也不知道是哪个傻缺给他们批的项目。”司马晴有点崩溃,随后又道,“黔墨,你给奶奶打个电话,问问她什么情况。”

怎料黔墨往地上一坐,玩起了手边的草:“刚刚好像有人说我是臭虫来着,既然是臭虫,就还是别乱打电话了,免得被骂。”

“喂,开个玩笑你也记仇?”司马晴难以置信,而那“臭虫”已经躺下了,铁了心不干。

“你狠,看我以后还给不给你买炸鸡!”咧咧嘴,司马晴终于还是自己掏出了手机,刚一开机,无数的未接来电和短信就轰炸一般往外冒。只是翻的太快,号码又几乎都是重复,她并没有发现那串不一样的数字。

而旁边,黔墨一下子就坐起来,幸灾乐祸的瞅着她的手机,“快打吧,小红双肯定有很——多话要跟你说呢。”

“滚边儿去!”司马晴白了他一眼,转念一想,忽然扑到了他身上,一把就将他的手机给摸走了。开机一看,未接来电和短信可一点儿都不比自己的少。

司马晴拿黔墨的手机打给了奶奶,电话一通就是厉声的质问:“臭小子,你还知道开机?你们到底怎么回事,你是不是也被小晴的臭毛病传染了,动不动就一声不吭的玩失踪,电话也关机,你们是不是想气死我?是不是非逼着我给你们下个蛊!”

“下蛊也太狠了点吧,至于么。”司马晴懒散回了一句,而电话那头的司马红双愣了好一会儿。

“小晴?”

“对,就是我,我用黔墨手机给你打的。”司马晴面无表情,对奶奶的动怒早就习以为常。他们之间也不存在什么祖孙的唠嗑,所以直接就是进入了正题。

“异方四界出了点小麻烦,我跟黔墨过来解决。现在水源的阵眼需要修复,但阴山这里竟然有开发商盖房子,还正巧在阵眼上。”

“有这种事?”司马红双蹙眉,之后又听司马晴继续说。

“这个公司叫腾跃地产,现在地基还没打起来,对阵眼影响还不大,你赶紧给上面说一下,让他们查查是谁,和老总说赶紧停止这个项目。不然房子一旦盖起来,阵眼可就完了。”

司马晴公事公办的口吻,虽然还没有正式继任,但家主的架子端起来毫不费劲。不过没想到的是,司马红双竟直接就拒绝了:

“这事恐怕没那么容易,如果我猜的没错,他们老总估计姓江。要是这样的话,上面可拦不住他们的项目。”

“为什么?”司马晴很是疑惑,旁边黔墨也是竖着耳朵听的一清二楚。

“这个姓江的背景很深,他们公司的后台可不一般,而且关系非常的复杂,不是三言两语就能说清楚的。早些年,他们江家还找你爷爷去做过法事……”

“啊?咱们又不是和尚道士,还给人做法事?”司马晴万分吃惊,爷爷曾经可是司马家的家主,江家居然让他去做这么掉价的事,而黔墨同样惊讶,他可不知道还有这种事。

“小红双,这都什么时候的事?千风什么时候给人家做过法事了?”黔墨抢过手机,换成了免提,电话那头的司马红双则一声沉沉的叹息。

“唉!”





请输入5到80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