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冒险  >  猎奇档案人  >  第44章:手中之物

第44章:手中之物

3095 2017-11-11 19:13:00

树林的午后是美好的,那青年逆光而行,对女人不闻不问,但走了还不到五米,他又一脸不爽的折返回去,背对着司马晴蹲了下来:

“上来吧,我背你。”

一句话稀松平常,司马晴却笑了,毫不客气的趴在了他的背上。刚刚还臭着脸的黔墨这会儿已是没了脾气,手中一收,那腥红的骨刀亦是在树林中悄然散去。

回去的路上,黔墨老远就听见了吵杂的人声。为避免不必要的麻烦,司马晴直接给整辆车下了隐身咒,就这么从等待救援的人群旁呼啸而过。

两人一路无话,心情有些沉重。这次行动失败,多少也是因为他们的莽撞。而且可笑的是,亏司马晴准备了一大包东西,最后竟连那个黄大仙的面都没见着。

总觉得,像是被人给耍了。

司马晴心里不爽,脚下将油门压得更低。车速飙升,这时候她的手机却响了,号码是舒薇。

“小晴,总算是打通了!你们在哪儿呢?大家都已经出来了,等着警察派车过来送我们回家,你和黔墨人呢?”舒薇很是焦急,尽管妒忌司马晴,可还是多少拿她当个朋友的。

但司马晴并不能跟她说是实话:“我们也不知道啊,刚刚忽然好大的风,我跟黔墨被吹到树林里了,走了半天才找到车,修了一会儿,现在已经在高速上了。我跟你打了好多电话,都打不通,你和秦泱泱没事吧?”

“你们已经上高速了?”舒薇惊呼,之前司马晴的明明停在那里,现在怎么比他们提前回家了。不过得知人没事就好,舒薇也算松了口气,可司马晴却拜托了她一件奇怪的事。

“舒薇,你们大家现在都还在一起吧?如果在一起的话,能不能帮我把大家的电话都留一下。黔墨最近在做业务员,需要电话号码当业绩,你就帮帮忙吧。”

“啊?”舒薇吃惊又为难,要电话号码可是一件麻烦事儿。而黔墨那家伙脑筋转也卡快,随即把电话拿了过去。

“是啊舒薇,朋友一场,你就帮帮我呗。我保证请你到最好的馆子吃大餐!你就和那些人说黄大仙给你打过电话,今天出了点事,现在得重新留一下联系方式。”黔墨说的有鼻子有眼,但吃大餐从来就只能打动他自己而已。

“我才不要!我去要电话号码,人家还不把我当骗子看,以为我要干什么呢!”舒薇才不买账,而另一方面,出事之后有人打过黄大仙的前台电话,可已经提示为空号。这究竟发生了什么,他们完全是一头雾水,说给警方听了也不相信。

而这时候,司马晴再次接过了电话:“舒薇,一千块,帮黔墨要一下电话吧。”

司马晴干脆直接,这让舒薇非常恼火,可,她不和钱过不去呢!

“那好,你先网上转给我。”舒薇话才说完,手机已经响了提示音,千元到账。

靠!

舒薇气得想摔手机,已经彻底不相信司马晴家里破产这事,然而无奈,她舒薇真就这么点出息。

这次抓黄大仙的事搞砸了,但这些女人的死活司马晴不可能不管。回去之后,奶奶很快就召集了大家开会,也找上面寻求了帮助。

当天去找黄大仙的虽然才一两百人,但这些人都有相互介绍来的,熟人之间自然有联系方式,因此靠着这一两百人,上面派出的警力很快就查到了六百多人。尽管从编号上推测的数目远不止这些,但这六百人多人已经是目前能追查到的所有了。而至于那个黄大仙,完全没有任何头绪,也从来没有谁见过他的真面目。

黄大仙此人已经加入了司马家的通缉名单,同时要解除六百多人的寄生蛊也不是容易的事情。

警方租用了上海的一座剧院,分批次传召了这些女人。由司马家以咒术集体催眠,再以阵法拔出蛊咒,破坏契约。而相当令人震惊的是,每人手链中寄生的凶煞数量都不一样,最多的竟然寄生了四只!

拔出的凶煞数以千计,上头也派了大量的术士支援司马家进行封印。整个行动进行了五天五夜,最终凶煞全都成功封印,但是那些厄运就……

因果循环,逆天而行必然会尝到恶果,此乃天道,纵然司马家再强大也无力扭转。自己种下的因谁也不能替你承担,那些被吞噬掉的生魄和在契约中付出的阳寿也无法挽回。这些女人们依然什么都不知道的戴着黄大仙的手链,但那“庇护”早就不灵验了。

她们开始倒霉,开始不顺利,甚至是面对着疾病和死亡的噩耗。秦泱泱的癌症在劫难逃,而岳宾妻子的病情也终于有了眉目。病毒源的检测结果很理想,那只是一种新型的慢性病,对生命没有威胁,不出半年就能治愈,夫妻俩还准备要宝宝。

岳宾同舒薇之间的感情变故,多少也跟厄运回转有关。幸运的是舒薇积累的厄运不深,如今不过是终结了一段不属于她的爱情。听说舒薇默默离开了天择恒大,离开上海重新开始。但这样又何尝不是好的。

当然,关于她们的这些事情都是很久以后了,眼下的司马晴没空理会这些。她迷惘裴昶的事,忧虑黄大仙的事,以及……

“女人,此番多亏有你,现赠夜叉一只以表谢意,后吾于阴司自当如实禀报司马家之功,大可宽心。”

海南别墅的房间里,司马晴静静看着手心的那行留言,已经沉思了许久。想的太过投入,以至于没有听见门外兴匆匆的脚步声。

“小晴!我喊了发财他们几个玩王者农药,咱们开黑去……”黔墨也不敲门,进去就看见司马晴急急藏起了手中的光。

“那是什么?”黔墨几分狐疑,虽然很微弱,但确实感觉到了一些奇异的法力。而且,这个法力还很熟悉。

别看黔墨粗枝大叶,其实洞察力极其敏锐。司马晴知道瞒不过他,何况原本就在纠结要不要告诉他,只是现在这么突然,实在不知道该怎么说。

见她回避躲闪,黔墨倒是直截了当:“那红毛又来找你了?”

黔墨不喜欢那家伙,提到他的时候整张脸都臭了,眼神中还充满了敌意。所以司马晴才头大:

“黔墨,你先不要激动,听我慢慢说?”

“好,你说。”黔墨抱起胳膊,不耐烦的模样看着她。司马晴犹豫了片刻,才是把手掌摊开。

“这是他偷偷留在我口袋里的,上次的事不管怎样,实际上最大的功臣是他。我当时留在毕方族,偷听到了他和炎箐长老的对话,是他出面让毕方族帮手解决死魂封印的。”

“那又怎么样?说起来,那些臭鸟为什么要听他的,他又能给它们什么好处?而且,送我们一只夜叉是几个意思?要让我们对他感恩戴德吗?”黔墨很是不爽,觉得司马晴的解释完全没有说服力。

“小晴,既然你手里有这个留言,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要瞒到现在。”

司马晴很是苦恼,再三犹豫之后才说出了红毛的真实身份:

“因为,他是多恶鬼王。”

黔墨狠狠一怔,像是听错,但司马晴夺躲闪的目光却验证着这话的真实。房间里的气氛陡然静了下来,黔墨显然在隐忍着某种爆发。

“你再说一遍,说清楚。”黔墨的声音很冷,充斥着怒火。对于爷爷司马千风的死,族里最不能接受的不仅是奶奶,还有他黔墨。

司马千风也曾是黔墨缔结契约的主人,而他死去的方式,无疑是黔墨最难承认的失败!

司马晴知道黔墨的忠诚,也知道司马家对黔墨而言的重要。这里是他的归宿,是他存在的意义,可有些情况,她也希望黔墨能够理解。

当年爷爷的死只有奶奶一人目睹,但那也是最后的一幕。事实究竟如何只有爷爷和多恶鬼王清楚,如果真如奶奶所看到的那样,那现在司马晴所知道的多恶鬼王实在出入太大。

“他可以为了不相干的黄帝去承担罪责,甚至要下阿鼻地狱,那为什么又会这么多年都不来给司马家一个交代?我觉得这背后或许还有别的原因,我瞒着不说,就是想先弄明白这些。”

司马晴和黔墨解释了很多,把想说的全都告诉了他。而黔墨只是一直沉默着,看司马晴的那种眼神,就好像是在嘲讽她天真幼稚。

“你不相信我?”司马晴有些失落,但这也在意料之中,却黔墨一声嗤笑。

“小晴,你别傻了。如果他真就是多恶鬼王,他的话你也相信?也许他这么做就是为了误导你,来给他杀了千风这件事开脱!”

“可是就算这样,那也不用等到现在才来开脱吧?”司马晴还是觉得于理不合,而黔墨一直十分阴沉的盯着她。

“那你现在告诉我这些是想怎样?”黔墨压低了嗓音,一步逼近将她堵在了墙角。

“小晴,我其实早就想问,你是不是因为裴昶的事整个人都傻了。现在说那红毛是多恶鬼王,之前又还在怀疑他是不是裴昶。你到底怎么回事?是不是只要和裴昶有关,就算是瞎想出来的,你都要这样包庇下去?”





请输入5到80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