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冒险  >  猎奇档案人  >  第45章:无从画起

第45章:无从画起

3092 2017-11-12 19:16:00

那双漆黑星亮的眼中阴霾弥漫,质问的眼神似乎要将司马晴的心都挖出来。他莫名其妙的话令人不解,现在这事跟裴昶又有什么关系,他这种荒谬的想法究竟从何而来?

“你胡说些什么呢。”司马晴瞪着黔墨,就算她确实怀疑过红毛是裴昶,可那已经证实了是个可笑的猜测。但这并不代表这可以成为诋毁她的理由。

她司马晴不是那种糊涂的女人,作为司马家下一代准家主的她,比谁都要懂得认清现实!

可黔墨挑眉,眼中依然是她看不透的讽刺:“最先提到裴昶的人是你,说他的存在被抹去的人也是你。从头到尾提及裴昶这个名字的只有你,可我们谁都没有见过这个裴昶。”

“要不你现在就画一个给我看看吧,让我看看这个‘你喜欢的人’到底长的什么模样。”黔墨字字句句都冷若冰霜,话间已从她身上拿走了神笔,塞到了她的手里。

这样的对话简直莫名其妙。原本只是在说多恶鬼王的事,却不知怎么话题的中心就成了裴昶。司马晴从不知道,黔墨对裴昶竟是这么在意的。

神笔虽然可以画物成真,但也可以像普通笔一样使用。而司马晴很快就发现,黔墨的在意根本就是种故意的残忍!

“怎么了,画啊?不是你喜欢的人吗,应该信手拈来吧。”黔墨逼迫般催促,冷酷的眼中亦是藏着心疼。

他看到司马晴的手在发抖,看到她的眼眶在变红,看到手中的笔根本无从画起——

此时此刻司马晴才忽然发觉到,自己,竟是想不起裴昶的模样了!

“为什么……你为什么要这样做……”司马晴仿佛被掏空了身体,那眼角的泪痣将她衬得憔悴,而手中的笔已如破碎般狠狠跌落。

哐当。

那轻盈的一声吵耳至极,仿若重锤敲了司马晴脑海空白,而在这样的空白里,唯独黔墨的回答是清清楚楚:

“对我而言,司马家就是一切。多恶鬼王也好,那个裴昶也好,只要是伤害你们的人,我绝不放过!”

六百多年,黔墨的想法从来不曾改变。他生气,是因为这些家伙伤害了司马家人。他在意,是因为在司马家六百年,只有司马晴让他最是挂心。

他不过是害怕,害怕司马晴会为了裴昶而作出什么傻事来。这人间百态他已经看了六百多年,也许现在的司马晴还没有发觉,她对多恶鬼王报以的这种信任,背后多多少少是和裴昶有关。

然而黔墨也只是猜测,就算再了解司马晴,他也终究无法窥透她的内心。人心是世上最复杂的东西,因此他所能做的,也只有继续在她身边而已。

***

凶煞手链的事,司马晴应该记上一功,加上泰山死魂封印,司马红双现在可以颇为自满的在本家长辈面前夸赞孙女一番,但每每想要认可她的时候,这任性又叛逆的孙女就总是会惹司马红双发火。

在本家呆了没两天,司马晴就又是不知所踪,而且电话也打不通。这行为同之前不愿继任家主时的她别无二致,叫司马红双怎么能不怒火中烧:

“这个臭丫头,就没有一天是听话的!”司马红双大吼,桌面上都被她一掌拍出了浅浅的手印。

司马志本是过来取任务资料的,却在这里听了司马红双一顿抱怨,瞅瞅那手印便是劝道:“大姑姑,你就少操点心吧。这次凶煞手链的事,小晴不是做的很好吗,没准儿她现在又是发现了别的事件。”

“很好?你觉得她做的很好?”司马红双难以置信的瞪眼过来,在老四面前她从不打官腔。

“我之前就告诉过她,要有身为家主的自觉。她往后要肩负的是整个司马家,要以大局为重。她的安全就是司马家的安全!可她倒好,气都不通一声就单枪匹马跑去抓那个黄大仙,而且那家伙居然还那么危险,幸亏这次只是轻伤,要有个三长两短,我拿什么交代!”

司马红双越说越气,言辞之间无不透着对孙女担心,然而这女人强势了一辈子,却就是没有学会表达关爱的方法。

对于这样的大姑姑,司马志多少年也习惯了,这会儿也只能继续劝着:“你就放心吧,不是还有黔墨在吗?”

“黔墨?哼!”提到黔墨,司马红双又是来气,“就是因为有黔墨在,那丫头才会这样。小晴就是黔墨给宠坏的,什么都依着她,两个人成天一起胡来!”

司马红双的抱怨可谓是无休无止,殊不知在司马晴心里,倒是觉得自己还得成天哄着黔墨。

人潮喧嚣的火车站,司马晴刚从K记出来,买了一大堆的炸鸡,而某个吃货则没心没肺的坐在广场花坛边大吃特吃,理所应当的等着她的补给。

司马晴真不知道自己上辈子是不是欠了他的,凭什么之前明明被他欺负了,这会儿还要像自己做错了似的给他买吃的?而且最过分的,是他居然还一副完全问心无愧的死相!

“吃吧吃吧,吃死你算了!”司马晴把炸鸡往他怀里一塞,看看时间,距离检票还有半小时。

而黔墨还当真是有理得不行:“多恶鬼王这么大的事,我替你瞒着小红双他们,只请我吃东西已经算便宜你了好吗?”

“是是是,便宜我了,一个人能吃一百个人的,我真是谢谢你了!”司马晴一个白眼,但黔墨也没怎么在听,吃了一会儿就又把东西都塞给了她。

“帮我看着,我去上个厕所。”

还看着?她又不是藏骨头的狗洞!

司马晴心里正骂,旁边椅子上就坐下了个大包小包的阿姨,挨个检查了之后就瞅了瞅司马晴怀里的那一堆吃的:

“小姑娘,你买这么多,一个人吃的完吗?这种垃圾食品吃多了对身体不好!”也不怪阿姨多事,是司马晴怀里的吃的确实多得离谱。

“不是的,这个不是我吃的。”司马晴很是尴尬,她可还不喜欢被人当作大胃王,可谁知阿姨斩钉截铁的指着她怀里。

“吃就吃了嘛,要虚心接受批评呀!这好些都吃了一半、还连着骨头撂在那儿,不是你吃的是谁?”

司马晴头都大了,这黑锅背的真冤枉,正准备收拾东西换个地儿,余光就瞅见阿姨的袋子里好像都是狗粮、肉罐头和宠物零食。

“阿姨,您家里养狗啊?”司马晴多嘴问了一句,怎料阿姨的话匣子瞬间就打开了。

“是呀是呀,我家里那只金毛可乖了,通人性的很啊!你说什么它都知道!我这次去日本旅游,自己都没买多少东西,全都是给它带的!”

“你看看这个!还有这个!这个口味的狗粮,网上都买不到的!”阿姨不亦乐乎的一样样拿出来展示,而司马晴则是一脸不屑。

“阿姨,说句实话吧,我家里也养狗,还是只很大的狗。狗这个东西,你有时候真不能对它太好,不然就蹬鼻子上脸,不知哪天就骑到你头上去了!”

“怎么会呢?”阿姨显然不信,而司马晴就这么和她聊了起来。等吐槽得差不多了,司马晴口中的“狗”就上完厕所回来了。

“时间差不多了,进去等吧。”司马晴立刻就把一堆吃的塞给了黔墨,两手空空的走在了前面。而那阿姨最后还拉着黔墨叮嘱了一句。

“小伙子,你女朋友家的狗也太不像话了,让她别心软,该教训的时候就得教训!”

这阿姨的话没头没脑的,黔墨只能傻傻哦了一声,不过转念一想,小晴家的狗,那不就是自己这个犬神吗?

“喂!你刚刚和那个大妈说什么呢?”黔墨追上去问她,却她一脸迷之笑容。

“你猜啊。”

“我猜什么猜,你肯定说我坏话了!”

“我说没有,你信吗?”

“信你,我就是猪!”

“那你还问什么。”

……

两人就这么吵着闹着进了站,上了车,此行的目的地自然是毕方族所在的章莪山。有件事情,司马晴必须亲自额去找炎箐长老弄明白,而事关多恶鬼王,他们不想将行踪暴露给司马家,这才放弃了联系族人开空间门,选择了普通的出行方式。

对于来去匆匆的司马家人,能像这般悠哉出行的机会少之又少,司马晴和黔墨都难免觉得新鲜,一路都是欢声笑语,心情大好。

不过等到了章莪山,两人的面孔又都是严肃起来。

归根究底,毕方族肯原谅司马家,全看的是多恶鬼王的面子,因此再次打开异方四界的入口,司马晴和黔墨心里都有些悬着。然而一路到了毕方族的地界,他们都没有遭到袭击,情况似乎比预想中的要好。

却不想有些高兴的太早了。

“站住!你们又来这里做什么?”才到毕方族的村口,两只毕方就是凶神恶煞的把他们拦了下来。

“虽然我们答应了帮忙镇守死魂封印,但并不代表跟司马家合好了。就算不说黄帝的事,你们上次绑架我们的人去龙山,这笔帐炎箐长老不跟你们算,我们可不会不算!”

这话简直让司马晴崩溃,真想不到毕方这上古神兽一族,块头那么大,却心眼居然小的和芝麻一样!





请输入5到80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