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冒险  >  猎奇档案人  >  第17章:事到如今

第17章:事到如今

2058 2017-10-05 15:57:00

司马志当即唤起了术法飞身而起,直追青光,这是多年经验积累出的条件反射,但速度差距太大,最终也只在空中捡到了一枚青底红斑的羽毛。

难道是毕方?

司马志神色骤变,各种历史资料他可比黔墨、司马晴熟悉的多,当即就是想到了泰山的死魂封印。谁料趁着他脱离阵法的时候,那黄泉凶兽竟从阵中挣脱出去了。

司马志几人没有再管黄泉凶兽,当务之急是追查毕方之事。他们急急忙忙朝着青光出现的地方赶去,最后果真找到了死魂封印的入口……

回忆那日的经历下来,病房里的气氛变得更加凝重。

死魂封印的位置,自从轩辕黄帝死后就再无人知晓,司马志也实在惊奇,竟是有人找到了这里,并且还破除了入口的屏障,进去洞内,唤醒了沉睡数千年的那只毕方鸟!

“到底是谁,他究竟想干什么,我实在是想不出头绪啊。”司马志叹息,棘手的事态让他愁眉不展。而在场的几个本家人都是沉默不语,包括司马红双的脸色也十分难看。

“不管怎么样,现在最重要的还是死魂封印。”司马红双想了想,当即做了决断,“老四,我给你和你的人两天休息,之后马上回本家帮忙。”

奶奶还是如此刚烈,就像个机器般不近人情,可四叔他们平安回来,司马晴心里的包袱也总算是放下了不少。

据四叔说,他们在泰山已经抓了不少恶修罗,那天附身陈骁的应该是个漏网之鱼。否则,泰山今年“失足坠崖”之类的意外,怕是绝对不会少。

而四叔他们发现洞口的时候,被封锁了数千年的邪气如井喷般的往外涌,当时的场景着实非常可怕。尽管他们施术驱散了不少邪气之后才进去,但终究还是被侵蚀严重,无力离开,只得用最后的力量张了道结界,等待救援。

好在是黔墨发现了结界,否则后果如何,司马晴当真不敢想。

死魂封印事态紧急,眼下最重要的还是先找到毕方。尽管司马家知道毕方一族现居何处,但暂且还不想节外生枝去找它们。毕竟镇守死魂封印的那只毕方是黄帝亲点,又已经镇压了封印数千年,其力量可不是现在的毕方后代能比。

再者,开启死魂封印所在的山洞、唤醒毕方,这些事情都绝不容易。那个神秘人既然不惜大费周章,必然是有事需要毕方去做。因此司马家现在能做的,除了看着死魂封印,就是在网络、官方等各种渠道上关注情报,守株待兔,看何时会有和毕方有关的怪事发生。

即便有公安部帮手,但全球的信息量毕竟太大,司马家上下还是需要全部动员,只要处理完任务,有时间就必须去甄别情报新闻。而几位本家的叔叔婶婶,也会轮流守在窥天阁的占星轮前。

在离开四叔的病房之后,奶奶就是着急大家开了个紧急会议,把这些相关的事情都商榷安排了下来。

从小,奶奶就会带着司马晴参加这种会议,让她熟悉身为家主的工作和职责。但司马晴发自内心的抵触,初中开始就再也没参加过。然,生疏多年后的第一次会议,司马晴却意外没觉得厌烦。

似乎从裴昶失踪的事件开始,她心中对家主这两个字的态度就发生了某种微妙的改变。此刻甚至觉得,如果这家主的位置让自己来坐,一定做不到奶奶这般精明果断。

长这么大,司马晴第一次对奶奶的感觉不是讨厌和可怕,而是厉害和敬佩。会议上,她一直看着奶奶,她从未这么认真且仔细的看过奶奶。

奶奶真的老了,皱纹真的多了,可她领导下的司马家却是越来越好了。司马晴心情很复杂,会议上也没有说什么话,而会后,奶奶单独留下了她:

“小晴,这次的事,我也没想到会这么严重。但是我之前说了,这是你继任家主之前的考核。你能不能服众,全看这次的表现了。”

司马红双还是老样子,开口闭口都是为了司马家,为了司马晴能继任家主,从来都不会像一个奶奶一般和孙女说话。她嘴里永远都是要求,永远都是施加压力让你去做好某件事。

可司马晴现在,一点儿都不觉得烦。

“我知道,我会处理好的。”司马晴答的淡然,这种态度不仅奶奶意外,就连她自己也是。

屋里的白炽灯很亮,奶奶有些吃惊的看着她,似乎非常不适应这种没有争吵的对话,而司马晴只是回避着目光。

不吵架了,司马晴也不知道还能和奶奶说些什么。细细回想起来,他们祖孙俩还真没有过和平交流的时候。因此这个瞬间,司马晴甚至开始想一个很奇怪的问题:

究竟是该把她当奶奶,还是当作家主和上司?

“那个,我还要回泰山一趟,在洞口布个阵法,免得有人或者野兽误入就糟了。”

司马晴草草说了一句就是离开,心里却一直在觉得荒诞可笑——事到如今,都已经这么多年了,忽然要做回正常的祖孙,怕是也有些强人所难了呢……

之后回泰山,还是多亏了那两个在宾馆待命的手下。只不过要频繁往来死魂封印和本家之间,还是需要用术法固定住开在洞口旁的空间门。

这种固定的方法比较麻烦,司马晴上午到的山洞,一直忙活到下午才搞定。而且这种术法还不能维持太久,必须每隔几个小时就加固维护一次,否则功亏一篑。

“唉。”大概是觉得麻烦,司马晴叹了口气,而此刻夕阳下可以清楚的看见,偌大的洞口还源源不断的有邪气的黑雾弥漫出来。

这样可怖的邪气,也难怪四叔他们会九死一生。但如果不是有黔墨在身边,司马晴肯定也早就和四叔他们一样惨了。

黔墨是司马家的犬神,家主的守护兽。他很阳光,很开朗,还会卖萌撒娇。可世间又有谁能想的到,如此纯粹的一个大男孩,却并不是毕方那种名声光鲜的神兽,而是传说中臭名昭彰、凶暴成性的邪兽——

祸斗!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