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冒险  >  猎奇档案人  >  第29章:建木神殿

第29章:建木神殿

3058 2017-10-27 19:03:04

异方四界风景如画,各族居住在自己的领地里,安守本分。但今天也不知怎么了,毕方族的地界上吵吵闹闹,动静十分的大。不过家丑不可外扬。毕方身为神兽,自古便是骄傲的很,出了这样的事,自然是不会张扬出去。也好在别族敬畏它们是神兽,一般不敢怎么过去惹事儿。

而在毕方族的地界上,那群神兽的鸟都已经快要气疯了。本以为老祖之死、死魂封印之事,他们司马家人多少会有些愧疚,结果怎料才谈判完了二十分钟,他们居然就强行把地界上的禁制给破了。简直太恶劣了!

“找出来!他们肯定还在这里!为了我们一族的颜面,绝对不能就这么放过他们!”

毕方族现任长老带领着大部队在林中搜寻,范围当然不仅仅是毕方族的地界。但它们又怎会想到,要找的人其实早就全不在了。

毕方族心高气傲,为了所谓的神兽的颜面,足足找了三个小时,踏平了公界的一座小丘,还拔光了半座小山的草木。却不知有人捷足先登,早是额去了它们空掉的老巢。

数千年的演变和修炼,毕方族如今也学人类建造了自己的村落,只不过鸟儿终归是鸟儿,它们住的都是树屋,睡的全是草窝。

村落中巨木如林,碧绿茵茵。一颗颗壮硕的千年古木高如塔楼,枝粗叶阔,枝干上盘旋的藤蔓最少也有一人腰粗,交错延绵而上,望不见顶在何处。只能看见隐匿于树上的一座座鸟屋,以及如穗般簌簌垂落下来的青藤。

“当真是好一番美景,着实令人赏心悦目。黄泉可不曾有这般如画的仙境。”红发的男人走在村中,兴致高昂的欣赏着四周,似乎一身被血迹污染的军服只是假象,美艳的丽颜上瞧不出丝毫受了重伤的模样。

而他的军帽上,站着一只小小的鸟儿。这鸟儿青底红斑,毛色十分美丽,喙是白色,眼如精石,但却只有一只脚。并且这只脚上还绑着一条灵力凝成的线,线的另一头,自然是在红发男人的手中。

“哼,我告诉你,等炎箐长老它们回来了,绝对不会放过你!”那小小的毕方在头顶叫嚣着,男人只是一脸的不以为意,当作没有听见,继续欣赏着周围的景致。

他一路走着,老远就能瞧见远处最大的一棵树。那树直冲苍天,颇有气势,看就是村中最重要的场所。即便这只毕方不肯告知神殿所在,男人心里也已有答案,却不曾想到,这神殿座落的大树竟会是只树精,且大有来头。

“《山海经》有载,建木形状如牛,拉下的树皮如缨带黄蛇,叶似罗网,果如栾树。真想不到,传说于诸神之战中被斩断的建木,竟有部分会在这异方四界中幸存下来。”

男人一眼便认出了这棵树的特异,说着还伸手拉下了一条树皮,转而感叹:“珍稀是好,但知如今这建木,怕是已不能再成为连通天地的阶梯了吧。”

他独自言语了一大堆,就见那巨大的树洞之上睁开了一只眼睛,随后有声音从天而来:“你是何人,为何擅闯毕方族神殿?司马家保我灵魄,允我一席生存之地,我自当为他们守护毕方族。若你没有信物,便速速离开。”

却男人说道:“我虽无信物,但对司马一族颇为关注,若真要说起,我与他们勉强能算作同僚吧。倘若无事,我有怎会带伤来此。所以你还是别多管闲事,先小憩一会儿吧。”

说罢,男人手中就是凝聚了一簇光华。那光华温润,慈悲且柔软,闪现的瞬间,树洞上偌大的眼睛便困倦的阖上了。

“你你、你到底是谁!”军帽上的毕方鸟十分吃惊。这建木的修为远比毕方族长老的高深,可这男人竟说睡就让它睡了。只是话音才落,就又是一簇光华笼罩了过来。

“带路辛苦,你也该休息了。”男人冷凉的嗓音不带情绪,无论关怀或者寒暄,他口中所说出的话语都像是一种平淡无奇的课文朗诵,就连现在的电子语音都比他的话听着有情调。

那军帽上的毕方鸟睡去的时候,秀发艳红的身影已迈着端正的步伐走向了建木下偌大的树洞。树洞内十分空旷,好似另一个无垠的宇宙,不分天地,浩瀚无际,只有一座巨大的石碑在黑暗中无光自亮。

石碑形似一只巨大的毕方鸟,毕方族亦是以灵力在表面上了层绚丽色彩。而男人静静看了一会儿,心中难免几分唏嘘——他认得出来,这雕刻石碑,正是泰山死魂封印下的毕方老祖。

树洞内极其幽静,那些毕方也不知何时才能回来。男人觉得有些无聊,脱了军帽便在石碑下随意的坐了,然后拿出了手机,点开了音乐软件选择起来:

《地藏本愿经传统版》;

《地藏本愿经方言版》;

《地藏本愿经说唱版》……

“嗯,不然就这个好了。”他自言自语,似乎还挺苦恼,最后按下了《地藏本愿经英文版》,便是奇怪的唱经声开始在神殿里回响起来的,而他自然是听的十分陶醉。

单曲循环,男人静静享受着经文,修长的手指还跟着节奏敲打着,浑然忘我。也不知过了多久,神殿的中忽然起了杀意,感觉到的一刻,极其炽烈的讹火已是迎头痛击而来!

霎那间灼风骤起,无光的神殿内艳红高窜,深黑无垠的空间转眼竟是红莲遍布。便见那男人屈指而动,红莲瞬化烈焰,形似游龙,飞天遁地,气势若破云之箭,尽散了讹火,铮铮指住了刚到的毕方族一行。

“红莲业火?”毕方族为首之人微微蹙眉,他一身长袍,青须及地,看就是在族中极其具有威望的。

“你就是炎箐长老?”红发男人悠然起身,关了音乐,收了手机,重新戴好军帽后理了理衣服,非常礼貌而客气的朝着毕方们走去。

“你不是司马家的人。”炎箐眯眼,表情并不是那么轻松。现在毕方一族已经被红莲业火瞄准,如果轻举妄动,恐怕连灵魄都要被烧个干净。

局面已然被男人全权捏在手里,那冰冷的嗓音似剧毒的蛇牙,不带情绪的悠悠说道:“关于死魂封印一事,我特地过来给你们一个交代,也好解除你们和司马家的误会。”

“你?”炎箐几分质疑,而男人承认的十分爽快。

“不错。破坏死魂封印的是我,放出老祖的也是我,连累老祖牺牲的还是我。”男人供认不讳,绛红的眼中无波无澜。

“我往龙山围剿逃犯,需要毕方族讹火相助,但我同司马家有些误会,不方便出面找他们援手,便是去了泰山死魂封印,破了碧瑶玉石笼,唤醒了毕方老祖。却不想龙山除了恶修罗,竟还有夜叉大将之后坐镇。老祖本是感恩才答应帮我,谁料最后却惨遭夜叉毒手。”

事情的来龙去脉讲的十分清楚,而炎箐长老冷笑:“哼,佛家地藏王帮手阴司监管地狱,渡无数凶灵恶煞成佛,亦收做麾下司职。其中多恶鬼王可是大名鼎鼎的猛将,红莲业火烧尽枉法不悔之徒,绝不留情。”

“你这红莲业火如此厉害,区区几个夜叉又能算的了什么?”炎箐质疑着男人,怀疑他是在袒护司马家的失误。但男人依旧一脸冷然和笃定:

“毕方老祖沉睡千万年,刚刚苏醒,力量自然还未恢复。夜叉会在龙山,纯属意外,若我事先知晓,绝不会让老祖冒险。”

“现在老祖都已经死了,你当然怎么说都行咯!”有毕方指着骂道,却被男人绛红的眼瞳一眼瞪的闭嘴。

“我多恶鬼王从不说谎,且不做无用之事。现在我已经亲自来给你们毕方族一个交代,还希望你们不要咄咄逼人。我于地狱数千年,但对现世之事还是关注的。而且唤醒你们老祖的时候,它还告诉我,你们其实曾经去过泰山。”

那绛红的眼无情盯着毕方族人,也确实在它们脸上看到了心虚模样,便继续揭穿道:“上古时候,素女的琴声其实并不如传说中那般有效,尤其是毕方始祖的神兽,岂能那么轻易就入睡长眠的?”

“如果不是黄帝先用碧瑶玉石的笼子困住了老祖,就凭素女的琴声,老祖怕是沉睡之前就已经逃走了。”话到此处,炎箐长老的脸色越发是有些难看。

“你到底想说什么?”

多恶鬼王浅浅一笑:“你们祖上曾去泰山死魂封印,试图救出老祖,却无力破除碧瑶玉笼,因此不了了之。你们老祖当时还未睡深,故而知道此事。后来我唤醒它,也就告诉了我。”

“你们明明就知道老祖所在,现在却是在司马家面前装傻,说司马家知情不报,欺骗了你们。这个黑锅,你们甩的是不是有些过分了?”

男人绛红的瞳陡然冷了下来,审问的目光和强大的气场,让毕方一族的心虚原形毕露。而炎箐长老竟破罐破摔起来:

“堂堂多恶鬼王,如今也学会要挟别人了?”





请输入5到80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