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冒险  >  猎奇档案人  >  第13章:家族梦魇

第13章:家族梦魇

2050 2017-10-01 15:50:00

“司马小姐,这山上的事都已经解决了?”武警指挥官充满了疑惑,今天晚上的行动这么大阵势,可他却半点因由都不清楚。

司马晴一眼就认出了武警的着装和标志,但她记得,自己似乎并没有要求武警出动。

“今晚这么大的行动,叫来武警也是以防万一嘛。”市长窘迫的笑了笑,而对于这个解释,司马晴也没有追究什么,只是露出了职业的微笑,与诸位领导握手。

“这次的事情差不多都已经解决了。非常感谢各位的配合,大家都辛苦了。”司马晴握起手来,还真有几分领导风范,但武警指挥官可不是这么好糊弄的。

“司马小姐,既然这事情都已经解决,火灾也不是不能控制,为什么还要彻底封山三天?”指挥官迫切想要知道蛛丝马迹,可马上就被市长瞪了一眼。

“唉呀,我说你这个人怎么这么多事儿呢?”公安厅长赶紧拉走了指挥官,随后市长又是赔笑送着司马晴。

“不好意思啊司马小姐,我们擅自调动了武警过来。”

“没事,也都是为了老百姓的安全嘛。”司马晴寒暄着,之后就先和市长一起坐缆车下了山。市长一路欲言又止的表情,她全都看在眼里,还有那双紧紧裹着胸前西装的手。

到了山下,接送司马晴的车就在不远处,看她准备先回宾馆了,市长终究还是从衣服里拿着那个夜视仪:

“那个,司马小姐,我有件事……”市长有些尴尬,又还是一口气豁了出去,“刚刚山上的那个怪物,到底是什么?你明明说了不让我们过问这些,但又为什么,要给我这个夜视仪呢?”

市长心里要问的实在太多,情急之下也只说了两个最重要的。而司马晴笑得玩味,嘴角的痣更增添了几分顽皮。

“那是黄泉跑出来的一种凶兽,现在已经被我送回去了。”她轻描淡写着,随后指了指夜视仪,“上面画的灵文我就不擦了,反正以后用到的机会也不大。”

“至于为什么要给你看嘛……”司马晴想了想,神色中隐约多了些悲哀,却终究什么都没有说,上车回了宾馆。

无名英雄这个词,对司马家来说或许是太过沉重了些,但等话真到了嘴边,司马晴才发现:说出真相,似乎比默默承受真相更加艰难。

司马家守护了几千年的真相,如今想要说出来,怕是真需要超乎想像的勇气呢……

今晚收拾了凶兽,解决了恶修罗,但关于四叔的生死依然毫无线索。司马晴回了宾馆就一直在发呆,她看着镜中的自己——过着司马家人生活的自己,忽然觉得,之前在巴黎参加毕业考试的那个司马晴竟是那么的不真实。

和裴昶在一起渡过的时光,也是那么的虚幻。

如果现实都变得如同镜花水月,那么真正的梦魇,又该是什么样子?从小到大,已经经历过太多悲伤的司马晴,对于这个答案并不清楚。有时候梦魇太多,反而会觉得梦魇已然不像梦魇。只不过有一件事,她觉得一定是可怕的,那便是司马家若违逆天命所要付出的代价:

据说四代家主司马刈性格叛逆,声称绝不履行族长之职,结果整个司马家禽畜不产、孕妇不生,直到六年后他乖乖重操旧业,所有生育才恢复正常。而那以后,司马刈再不敢懈怠,开始对先代和自己收集到的资料进行整理,汇编成了猎奇手札。之后,历代继承人都会对其内容进行扩充更新,终成奇书始祖《山海经》。

司马家自古就受皇族权贵的秘密支持,故秦始皇才执着寻找长生不老药,还特地在陵墓中建了一处可与外界连通的书阁,好让司马家危难时有处躲避,也能将所收集的资料好好保存。但作为交换,就算嬴政没有找到不死药,以后司马家发现了复活之法,也一定要让他最先享受。

然而秦始皇寻药影响深远,这事触怒了阴司十殿阎罗,托梦告诫当时的家主,不要霍乱人间的生死秩序,于是司马家决定,让鬼神之说退出历史舞台。《山海经》十八卷之后的内容,也就没再向世人公开。

之后经过多年商讨,族里终于定下方案,托付那时拥有第三继承人资格的司马谈处理。却谁知他不幸病逝。可他的儿子司马迁不负众望,用一本《史记》洗清了神话传说。

然比起历史,收罗奇闻异事更让司马家人忙碌,史官很早以前就成了家族的次要职业,一般由家主同辈的继承人候补负责。同时,因司马迁和汉武帝闹僵,家族又不愿再共享鬼神信息,所以他们只好避世隐居,低调继续着自己的记录工作。

这以后,那些世世代代所收集到的历史轶闻,再不会被公众知晓。司马家的继承者仿佛变成了真相的影子,明明一直存在着,却永远得不到应有的肯定。

少了与统治者的牵连,家族的重心就更放在了猎奇上。除了好奇心旺盛的少数人之外,历代继承者普遍处于一种自我迷失的状态,不明白为什么非得背负这种莫名其妙的宿命。而等到族人回过神时,曾经继承司马家的那种荣耀,竟已然成了避恐不及的魔障!

家族衰落。分崩离析。司马晴从未在家族历史中找到一丁点值得骄傲的地方。如果这对司马家来说才是现实,忤逆天职则是梦魇。那么,司马晴真的很想问天问命,问他们家族存在的使命究竟为何。

是为了六百年前闯下大祸?

是为了出生就注定要承受危险,然后默默无闻的为任务牺牲?

还是为了把像裴昶、像四婶、像她母亲这样无辜的人牵连进来?

司马晴真的不懂这样的宿命,也真的无法接受身边的人一个接着一个的失踪出事。找不到裴昶是她没用,找不到四叔是她没用,现在的她,究竟又能做些什么!

“司马晴,你究竟有什么用?”她看着镜中的自己,当真失望至极,抓起手边的遥控器就是狠狠砸了过去!





请输入5到800个字